三掌门 > 飞天 > 第四十五章 有人作梗(四)

第四十五章 有人作梗(四)

        没有进长丰城,三人却来到了长丰洞打探那鬼修的下落。

        长丰洞的修士几乎都已随熊啸出征,后又随熊啸去了少太山,估计少太山的各洞洞主不确定下来,长丰洞的人暂时还不会回来,目前只有一名看家的留守修士。

        听说熊啸已经成了少太山的山主,那留守修士也高兴的很,洞主高升,下面的旧部就算无法每个人都能跟着喝汤,跟着沾点光是免不了的。

        几人围成一桌享用过膳食后,留守在长丰洞的修士取来长丰城派人送来的上禀文书,上面禀报在‘千佛山’一带,又出现了商旅诡异失踪的事情。

        苗毅本就是长丰人,对‘千佛山’这个地方并不陌生,传言那里本来有许多和尚寺庙,后来这边不允许信佛,好多寺庙都被夷为了平地。

        以前他或许还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成了修士后,苗毅知道肯定和六圣后来的地盘划分有关,仙圣穆凡君不希望看到自己境内出现两种信仰,不以他为尊,那还算是他的地盘吗?自然是要铲除。

        莫盛图合上文书道:“看来那鬼修极有可能就藏在千佛山一带。”

        苗毅呵呵道:“千佛山那么大,想找个人都不容易,又何况是找个鬼,我们怎么找到他?”

        那位留守修士说道:“也不难,普通商旅已经被吓得不敢再走千佛山那一带,而那鬼修既然需要猎取人做血食,长时间无人经过必定难耐,你们可以假扮成普通商旅在那边来回经过,我想把他给引出来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那就这么办!”张树成点头拍了板,又对那留守修士交代道:“我们赶了几天的路,今晚在此休整一晚,你今晚帮我们把伪装的东西准备好,我们明天就动身!”

        夜阑人静,窣窣虫鸣……

        次日大早,旭日东升,朝霞满天。

        四只普通的马匹备好在长丰大殿外,其中一匹没有备鞍,倒是驮负了一堆大包小包的货物。

        “这是什么?”

        苗毅见留守修士拿了只类似女人胭脂粉盒之类的东西打开,帮莫盛图和张树成涂抹眉心灵台,不由好奇一问。

        “灵隐泥。”留守修士随口回了声。

        苗毅‘哦’了声,这东西他听阎修说过,还是第一次见到。

        想要隐瞒自己修为的时候,可将此物涂抹在眉心,可以隐去眉心灵台绽放的莲花光影。

        三个人都帮忙互相在眉心涂抹了一点,根据各自肤色的深浅,抹得或多或少,保持和肤色相同的颜色。

        准备妥当后,三人提着兵器翻身上马。

        骑惯了龙驹忽然骑这需要用缰绳驾驭的马匹,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可是没办法,三人要是骑着龙驹出面,人家一看就知道是修士,能把那鬼修给引诱出来才怪了。

        留守修士将那驮负货物马匹的缰绳交到了张树成的手中后,向三人拱手送别。

        他并不知道张树成和莫盛图此行除了要针对那鬼修还要针对苗毅,熊啸面授机宜的事情张树成和莫盛图也不会向别人吐露,这种事情若是传开了,熊啸能放过二人才怪了。

        三人骑着马从长丰洞出来,一踏上官道纵马驰骋了会儿后,都在相视摇头苦笑。

        骑惯了龙驹,现在骑上这东西不但是别扭,最重要的是速度,都感觉慢得像蜗牛,还不如三人用脚奔跑的速度,更不用说媲美龙驹的速度,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这是唱戏的道具,又不能扔掉。

        “这速度没有三个时辰怕是到不了‘千佛山’那一带。”莫盛图苦笑道。

        张树成看看天色,道:“不急,白天阳气太盛,鬼修虽然不似普通阴灵那么惧怕阳光,可也不太喜欢在光天化日之下露面,晚上赶到也许更合适,慢慢走吧,否则我们坐下马匹也吃不消。”

        莫盛图偏头问道:“苗兄弟,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啊?”苗毅呵呵笑道:“我觉得有你们两个出马对付那鬼修就足够了,我去简直是给你们添麻烦。莫大哥、张大哥,你们也知道小弟的坐骑胖得跟猪一样,一身的肥膘骑上去很爽,小弟骑这瘦马实在是不习惯,而且小弟这人太过老实,扮商人演戏实在演不来,不如你们两个去算了,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我去长丰城逛逛,你们诛了那鬼修再来长丰城找我如何?”

        他还真不是开玩笑,说话间已经勒停了坐骑,一副就要调头的样子。

        “不可!”

        莫盛图和张树成几乎是异口同声阻拦,也一起勒停了坐骑。

        不过话一出口,两人同时一怔,相视一眼,也意识到有点太过异口同声了。

        难道真的有问题?苗毅目光闪了闪,心里暗自嘀咕。

        他就是试探一下,没想到还真试探出了一些蹊跷,可他实在想不出自己和熊啸能有什么过结。

        莫盛图赶紧语重心长道:“苗老弟,此事本就是为你荣升洞主锦上添花,府主金口玉言,重点在你,你若是连去都不去,万一以后事情传了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在作弊。老弟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帮我们两个想想是不是?我们可不如老弟得到了府主的垂青,一旦府主怪罪下来,我们两个实在是吃罪不起!”

        “哈哈,不行就算了,就当我没说。”苗毅呵呵一笑,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对他来说,反正你们看着办,就算找到了那个鬼修,他也不准备出手,让这两个家伙去拼命就行了,事后自己捡了功劳回去当自己的洞主就好,再出什么意外就太对不住自己了。

        反正他就是对熊啸有所警惕,在别人看来熊啸是帮他,可换了他本人设身处地去想想看就会明白。

        狗日的熊啸,让老子一白莲一品的修士去对付差不多白莲三品的鬼修,你这是在帮老子?干你姥姥!

        三人继续上路,也不赶,一路上莫盛图和张树成放低了身段,不断讲些修行界的趣事来取悦苗毅,主要怕这厮一不高兴又要半路撂挑子,扭头回长丰城去逛逛。

        本来准备三人轮流牵的那载货马匹也不劳驾苗毅了。

        两个白莲三品的修士要奉承一个白莲一品的修士,是可忍孰不可忍,两人有一枪戳死这厮的冲动。

        奈何苗毅也不是吃素的,这家伙在浮光洞以一敌五的勇猛也不是吹的,两人想动手也没把握,万一让这小子给跑了,那麻烦就大了,必须要找到稳妥的机会,此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熊啸饶不了他们两个。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0/664/2015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