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37、三打无支祁

037、三打无支祁

        因为庚辰到来,伯禹暂时收拢了军阵,将这位仙家迎入军营大帐中。听说了淮泽水妖作乱的详情,庚辰拄长戟叹道:“若是伯羿仍在,哪容这等妖孽猖狂!”

        别说伯羿在时,就算崇伯鲧当年未殒落时,也没见无支祁冒泡啊。但这话很容易无意间得罪人啊,难道伯禹等一众高人就是废物吗?而伯禹等人也知道这位仙家只是无心之叹,倒也没多想。

        其实这么多高人并非收拾不了一个无支祁,只是有所顾忌,想尽量用最小的代价而已。如今庚辰手神器长戟而来,情况有变,众高人又重新商议了一番。庚辰最后建议道:“与其在此试探等候,不如直接逼那无支祁出手。只要它敢出淮泽,我等自令其再无退路。”

        巫明点头道:“与其等待那无支祁袭扰,其实不如主动逼他出手。庚辰道友手持长戟有破空之能、可直斩淮泽深处,如今我们已可用此手段。”

        众仙家推演一番,皆认可其计,于是就改变了原先的计划,又详细商定了行动方案。伯禹命七阵军队撤走,包括芈连、伯益、善察、云起等人都回到涂山部那边去了,同时通知淮泽周边民众暂时转移到安全地带。

        三天后,淮泽风平浪静,就在通往下游淮水的出水口上空,庚辰持戟而立。这里是伯禹率彭铿部的两支军阵与无支祁第一番大战的战场,淮水两岸的山峰已被轰平,淮水下游的河道皆已疏浚完毕,但相邻淮泽的这一段尚未彻底掘通。

        伯禹一声令下,敖广化为一条蛟龙跃入淮泽并祭出了神器夔角,在岸边卷起了巨浪。他如今也是一位水族妖王啊,前一阵子总看着淮泽水妖兴风作浪,今天终于轮着他大显神通了。淮泽中的巨浪向岸边卷来时,庚辰突然挥长戟一斩。

        淮泽出水口豁然被切开,敖广趁势携风浪冲向下游。他曾经冲开大江水道,对此已驾轻就熟,如今虽无东海洪流下冲的巨力相助,但淮泽水道是现成的,沿着水道走就行。洪峰滚滚携浪涌直奔羽山脚下,敖广大喝一声,又硬生生冲开了第二段尚未被掘通的淤塞水道。

        大水回旋从羽山脚下冲过,很快就到了东祝城境内的出海口处,敖广奋力把最后第三段淤塞处也给冲开了。淮泽之水自此畅通无阻,浊浪滚滚直泄汪洋。

        最后由人工掘开水道与敖广施展控水之法冲开,完全是两回事,敖广带起的水流速度极快,将人工挖掘的水道冲切得更为顺畅。而第一段淤塞处是庚辰挥戟斩开的,有点类似于防风氏斩开巫云山之妙,就是为敖广引大水冲入汪洋蓄势蓄力。

        淮泽东岸这么大的动静,无支祁想不被惊动都不行,它若若不及时出手阻止,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淮泽的面积越来越小、水越来越浅、大片土地将露出水面。

        但庚辰根本就没有给无支祁反应的时间,他挥戟劈开淮泽出水口后,甚至都没有理会敖广的后续动作,直接飞上了淮泽深处,又奋力挥戟一劈。

        刚才那一劈只是切开淮泽出水口,庚辰没费干什么劲,而这一击却是尽了全力。只见金甲巨人现身半空,手中长戟化为数百丈斩进了深水之中。此戟的神通妙用仿佛能穿透空间,如此大的神威,却没有在水面上激起一丝浪花。

        长戟直接斩在了仙家洞府的禁制上,巨大的淮泽水面回荡起一圈圈的涟漪,天地间仿佛都发出嗡鸣声。却没有激起惊天动地的巨浪涌起,那一圈圈涟漪涌到岸边也不过是数尺高,就算伯禹没有提前下令让岸边民众都转移到安全地带,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长戟以破空之威直斩水府,深水中情况可就不一样了,当场就不知震晕了多少小妖,水府的仙家禁制瞬间就呈欲破碎之势。

        远处云端上,虎娃和玄源正在观望。玄源问道:“夫君先前欲请防风氏出手,恐也不仅是让他斩开淮泽水道、并防备无支祁袭扰吧?”

        虎娃答道:“以那防风氏的脾气,既然来了,又怎会老老实实听命于伯禹,只斩开淮泽水道,然后乖乖地防备无支祁前来袭扰?有斩空刃在手,他定然会主动斩向淮泽深处的水府,其余众高手可拢住风浪不使波及岸上,我则在此防范无支祁逃走。

        斩空刃之神通妙用就在于此,可直接破开空间劈击深水中的洞府。防风氏未来,庚辰却来了。原本我的打算是就算防风氏不亲至,我也借来斩空刃;若是借不得斩空刃,就重新祭炼武夫神剑斩空,但仓促之间终究没有斩空刃顺手。”

        他们在这里说话,洞府中的无支祁可坐不住了。无支祁有两个选择,一是聚集水府中众妖全力运转洞府禁制,坚持缩头不出,但那样硬挺着挨劈也不是办法,更不符合那凶妖的脾性。只听一声怪叫,一道白光冲出淮泽射向半空,化为巨猿向庚辰扑去。

        假如来的是防风氏,可能就站定了和无支祁动手,但庚辰既是少昊天帝委派下界相助的,当然要听从伯禹的安排。他往后疾退飞上高空,顺势回身一斩,长戟化为劈向无支祁的颈间。

        无支祁的利爪宛如神器,爪影挥出将戟影撕碎,追着庚辰也飞上了高空,从水面上被引开了。这时东海青童跃入淮泽水面上站定,化三身六臂祭出诸般神器,这些乐器奏响却听不见半点声音,只见淮泽上的涟漪尽数被抚平。

        这是伯禹事先安排的战术,他最担心情况的就是无支祁与庚辰斗法时,余波激起风浪冲毁周围岸上的村寨田园,所以东海青童的主要任务是定住风波。

        假如庚辰未及飞向高空便被无支祁缠住,两人动手时离水面太近,那么东海青童便会很吃力,想保护什么总比破坏它要难得多。还好庚辰及时抽身退向高空,也将无支祁成功引开,此时东海青童再出手感觉便很轻松。

        庚辰与无支祁在高空斗法,才真切体会到这水妖凶顽异常,有几次长戟已斩中其原身,那撕裂空间之威却不能将无支祁逼退。无支祁运转法力瞬间收敛皮开肉绽的伤口,反而趁势破开长戟的防御撕向庚辰,竟将庚辰一时逼落下风、已连续挨了它好几爪。

        幸亏庚辰已是仙家形神,而且在真仙中亦是擅于力战之辈,换一个人恐已被无支祁打落云端。乌木由原本负责掠阵、防止无支祁落败逃走,此刻挥乌藤杖也杀向了高空,杖影如虹随风蔓舞,不仅协助庚辰拦下无支祁的猛攻,更重要的是拢住法力余波。

        站在淮泽水面上的东海青童反倒没什么事做了,他原本有三个任务,一是定住风浪,二是防止其他的水妖趁机作乱,三是堵住无支祁的退路、使之无法再返回淮泽。

        现在看来淮泽中其他的水妖已残弱,根本就不敢再有动作,而庚辰将无支祁引向高空、乌木由也协助出手后,淮泽已不受斗法余波的太大影响。于是东海青童又祭神器也攻向了高空,那神器之音交织如汪洋潮啸,一波波冲击无支祁的身形。

        无支祁真是凶顽,在三大真仙有层次的合击下仍悍斗不休,吼声如炸雷连连响起。破空而来的长戟一次次被其格开,漫天舞动的杖影也被其撕碎,那汪洋潮啸更是被它一次次冲破。而且他居然就认准了庚辰,一味只朝着这位真仙扑击不止。

        无支祁分明已落下风、不可能取胜,但它硬扛三位真仙的攻击,却只盯着庚辰一人动手,悍不畏死之势也令庚辰心里颇有些发憷啊。

        身为已历天刑之真仙,庚辰下界出手相助伯禹,但他也不想莫名殒落在此,能降伏这妖孽是最好不过,但想直接斩杀它却不容易,且自己将付出的代价恐也难以承受。庚辰大喝道:“妖孽,修为如此应知进退,难道不知你是已穷途末路吗?立即认罪归降,方可免一死!”

        无支祁却怒吼回应,身化白光又一次硬生生地破开长戟的斩击,直向庚辰撞去,浑然不顾乌木由与东海青童的策应攻击。庚辰吓了一跳,凶妖真的是要拼命了,这一下要是扑中了,便能撕开他的形神、令其受重创。

        庚辰赶紧回戟横扫并抽身退避,在已占了优势的情况下,他可没打算和无支祁搏命啊。不料无支祁等的就是他这一下,庚辰后撤长戟横扫,破空之力向侧面斩开,白光突然改变了方向,沿着长戟斩出的破空缺口飞射而出,这凶妖竟然逃了!

        无支祁也不傻,它已看清了战场形势,今日不可能取胜,也无法再逃回淮泽,悍然连续扑击庚辰,就是死中求活之道,终于冲开了一个缺口遁去。只要它一脱身,众高人再想合围便难了。

        伯禹的战术安排已足够缜密了,但没想到无支祁如此擅斗,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在战场中撕开一个口子逃走。

        但无支祁并没有逃掉,他突围的方向好死不死正冲着远方的蒲阪城方位,刚刚化为一道白光遁去,就从蒲阪城的方向迎面飞来另一道光华。无支祁已避无可避,脑门被这道光华砸中,哎呀一声翻着跟头落下了云端。

        那道光华也被弹飞了,虎娃招手一引,在空中化为一个精钢琢戴在了他的右手腕上。大战至此,就连虎娃都直接现身出手了。

        无支祁化白光遁走,却被虎娃唤来的神器金刚琢砸中。金刚琢被弹飞、无支祁亦跌落云端的瞬间,这凶妖已暂时脱离了众高人的神识锁定,竟然消失不见。

        这相当于一种障眼法,变化形体、收敛气息以隐匿其行迹,但比普通的障眼法高明多了,无支祁还想用这种手段溜走。可是无论再高明的隐匿神通,又岂能在这种场合得逞?战场外的巫明还没有所动作呢,伯禹身边的善吒开启目中神光已罩定了一处地方,无支祁短小的身形再度显露出来。

        神器精钢琢都被弹飞了,无支祁当然也被砸得很远,直接落到了淮泽东岸曾被它轰平的半截山丘上。这凶妖被砸得头昏脑涨、眼冒金星,见隐匿神通已破,下意识地一个跟头翻起来仍欲继续腾空逃遁,却不知从哪里又突然窜出来一条狗。

        这是一条花尾巴狗,身形细长,个子不大但却凶得很。而无支祁同样身形短小,被这条狗一口就咬住了脚后跟。无支祁猝不及防间又一头扑倒,再想逃窜已不可能,因为他就落在了伯禹身前不远处。

        伯禹已祭出神珍铁棒,正砸在无支祁的后脊上,将这只正欲挣扎起身的凶妖再度硬生生地打跌。丙赤和丁赤已扑了上去,合力挥出一根带环的锁链,当即套住了无支祁的脖颈。虎娃既已现身,又于高空祭出一道金光射来,化为一枚金铃穿挂在无支祁的鼻子上。

        那神器锁链是轩辕天帝亲手打造,用以锁控凶妖,就是当年锁住丙赤和丁赤的东西。崇伯鲧提前放这两条妖龙自由,但神器锁链可没丢,一直就由这两条妖龙自己保管呢。八丙和丁老九看见这条锁链就来气,今日总算找着出气的对象了,锁链的首尾两环全套上了。

        那枚金铃是虎娃在彭山幽谷中采一朵金铃花打造,如今已祭炼多年,但还不是神器。以虎娃的炼器手段,想打造神器看似不难,他也炼制了很多,但神器出世皆讲究缘法,也不可勉强为之,所以他手中的金铃尚只是上品法器。

        其神通妙用可使人筋骨酥软、难以挣扎,若是在正面斗法中或很难使无支祁中招,可是此刻无支祁已被神器锁拿,趁机直接把金铃穿挂在它的鼻子上,那么它不中招也得中招了。

        等等,淮泽岸边怎么突然跑出来一条狗?在伯禹原先的安排中,可没有这条狗什么事啊?只见这条狗人立而起、摇身一晃,化为了山水君盘瓠,他居然也来凑热闹了!盘瓠也算没白来,还正好咬了无支祁一口。(未完待续。)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141859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