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38、人间初见无量光

038、人间初见无量光

        无支祁的脖颈被锁住,鼻子上穿挂着金铃,神通法力仍在却施展不得,浑身酥软但仍挣扎不休,动作宛若大醉之人,抖得锁链和金铃乱响。半空中忽有人叹道:“凶顽成性、躁动不休,心火犹未宁啊!”

        随着声音有一人显露了身形,赫然竟是山爷。山爷左手中托着一盏灯,看似平淡无奇,就是一盏最普通、最古朴的油灯,黄豆粒大的灯焰本毫不显眼,却在白日里也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他所在的这一方天地。

        远处的虎娃既惊且喜,他终于明白盘瓠是怎么出现的了,当然是山爷带来的。放才盘瓠突然窜出来时,虎娃就吓了一跳,因为事先竟然毫无察觉。虎娃同样也没有察觉到山爷的到来,直至山爷主动显露身形,他才窥见一丝玄妙。

        盘瓠方才应该就隐藏在山爷的灯光中,灯光本是照亮世间的,怎么还能藏住形神呢?山爷祭出油灯所照亮的地方,就是他所置身的一方天地,当他人站在灯光照不到之处,也就现不了灯光中的存在。

        在一般人的概念里,光芒虽会随着距离散减弱甚至被阻挡,但在虚空中的射界是无限的。山爷手中灯光方才不断地射出,却仿佛永远到达不了他所置身的那一方小小天地的尽头,灯光的射界看似不变但同时又在无限延伸。

        对于他人来说,若不置身其中,便感应不到;若置身其中,那边是无量之界。山爷显露身形,实际上收敛了灯光的射界,这又是何等玄妙的修为境界?看来山爷成就真仙之后,修为精进乎想象,就连虎娃都有些看不透了。

        其实真仙各有所擅治修行,虎娃亦自有隐匿形神的手段,他和玄源起先一直藏身于云端,未出手时别人同样没有察觉。但能不能现是一回事,能不能看透其手段又是另一回事,此时的山爷给人的感觉真是高深莫测呀,主要来自于他手中的那盏灯。

        虎娃定睛再望去,那盏油灯好像就是他小时候见过的,黑暗中山爷曾在石屋中点亮的那盏。而山爷显露身形后,伸右手在灯在灯光上一弹,似是弹出了一朵米粒大小的灯焰,射入了无支祁的形神中。

        无支祁立刻就不动了,但在众高人的神识感应中,他其实还在挣扎不休,可无论是企图运转法力还是扭晃强悍的原身,它所有的念头和想做出的动作,都化为了形神中那一朵灯焰的跳动。

        山爷这一手神通当真厉害!若无支祁心有不甘仍凶顽欲挣,这灯焰就不会熄灭;可是灯焰若不熄灭,他所有的挣扎都只能化为灯焰的跳动。

        虎娃与玄源已从云端飞落与山爷、盘瓠相见,并给众高人做了一番引荐。在场众人有第一次见面的,也有早就相熟的,都在今日的大战中现身,互相见礼倒是热闹,无支祁趴在那里却一时无人理会了。

        形神中的灯焰跳动,无支祁只能出凡人之声道:“你们这么多仙家高人,来对付我一个野生的妖修。”

        无支祁不服,这也难怪,今天是多少人联手欺负它一个?庚辰、东海青童、乌木由就不说了,先后出手的还有虎娃、善吒、盘瓠、丙赤、丁赤、若山,而最终把他打趴下的那一棒子,是伯禹亲手砸的。除此之外,尚有巫明、应龙、玄源未出手呢。

        这阵仗,简直快赶上轩辕帝当年收拾蚩尤了,就算换成伯羿来了,一不小心恐也得吃亏呀。

        盘瓠斜眼道:“怎么的,你不服?”

        无支祁:“当世高人纷纷出手,列位天帝派真仙下界,仗着人多取胜,我当然不服……有种就放开我,你们与我单打独斗!”

        善吒喝道:“收拾你这水猴子,你以为真需要这么多高人出手吗?大家都是为助伯禹大人治水而来,收拾你只是顺便之事。你见过开道修路吗?你只是挡在路上的一块石头。若说依仗人多,你不是号称统率领十万浪将吗?那可比我们可多多了,怎不说自己也是人多欺负人少!”

        若山却和颜悦色地看着无支祁道:“善吒道友说的不错,你这妖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我等谁也不是为了与你争胜而来,这并无所谓。今日在场之人,此前大多与伯禹素不相识,有人甚至与他无半点交情,为何众人相助的是伯禹大人,却不是你?且慢慢去想明白吧。”

        这时又有一人大喝道:“我回来啦!……咦,这谁呀?……哈哈哈,无支祁,你这妖孽也有今天?”来者正是敖广,他已从汪洋返回。

        待敖广大呼小叫一番、与众人见礼完毕之后,玄源又问道:“伯禹大人,您打算如何处置这凶妖?”

        伯禹则问道:“若山先生,我观您所施展的手段玄妙非凡,又有何建议呢?”

        若山捻须道:“这妖物凶顽,原身强悍、精气旺盛非常,不如就锁之镇淮水,天长日久缓缓消磨。”

        东海青童叹道:“这不得镇它一、两千年啊!”

        无支祁低声嘶吼道:“有种便杀了我!你们难道不敢吗?”

        盘瓠上前给了他一脚道:“你想得倒便宜!事到如今,还没有看明白自己是谁吗?都没人稀得杀你,就等着好好地镇淮水吧。哪天自己想死了,就自己死去!”

        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伯禹随即收了这凶妖,邀众高人一同去涂山部庆贺。乌木由却行礼道:“伯禹大人,我受神农天帝之托下界相助,如今凶妖已擒,当返回仙界了!”

        庚辰则将手中那根长戟递给伯禹道:“淮泽妖患已平,我亦当返回瑶池仙界复命。此神器且留在伯禹大人手中,说不定将来仍有用。待中华治水成功后,我自会将之召回。”

        而东海青童来到虎娃面前下拜道:“先前师尊未现身时已赐器,如今现身相见,再请赐名!”

        东海青童方才已经拜见过虎娃,此刻又当众提出了要求。他们是在薄山顶上认识的,虎娃曾说过拜师要看缘法,那么缘法就在此时此地了。古人的名号很复杂,往往有各种各样不同的称呼。在修行传承中,也有尊长赐弟子名号的,比如盘瓠就在武夫丘被赐名汪汪。

        虎娃原先的弟子,比如藤金、藤花,名字就是他给起的;而太乙、黄鹤等人,虎娃并未另赐名号,因为感觉没那个必要,或者说在师承中就沿用了他们原先的名号。但师尊若特意赐名号的话,也是一种正式收徒的象征。

        虎娃微笑道:“既如此,为师就叫你东华吧,华光东出,若玄之甫悟……东华,你且起身。”

        除了玄源,在场其他人先前并不知虎娃与东海青童的关系,此刻闻说究竟,纷纷上前恭贺。东华原打算事毕后回汪洋中继续修行,今日正式拜师之后,便问师尊还有何吩咐?虎娃倒没什么别事情,便让他继续自回汪洋修炼。

        应龙因淮泽之事被伯禹从汪洋中唤来,事毕后也没打算久留。东华便辞别师尊,便与应龙结伴东去汪洋,其余众人则跟随伯禹暂且回到了涂山部。

        等候在这里的各部族领听闻无支祁已被镇压,立刻命人向各地部众报喜,涂山氏大人设宴庆贺。

        淮泽之水奔流七日、渐渐平缓,大片土地重新露出水面,而水面已不再继续下降。原先浩瀚的淮泽只在低洼处留下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湖泊,很多湖泊之间仍有水道相连,总面积已不足原先的五分之一。

        伯禹治水,当然不是要把所有的湖泽都排干,保留丰富的水系对当地民众的生产生活都是有利的。其中最大的一个湖泊后来又称富陵泽,就是原无支祁的洞府所在。以富陵泽为中心,这一带的地形地貌在漫长的势力年代中又多有变化,就是后世所谓洪泽湖的雏形。

        伯禹当然没有只顾着庆祝,又派善吒与敖广杀入淮泽深处,很轻松地就攻破了无支祁留下的洞府,并将之彻底毁去。残存的水妖见无支祁已被擒获,再加上淮泽正在渐渐消失,早已四散逃遁,仅此一事,它们已不敢再作乱。

        也有少数水妖未及逃走。叉尾妖王已阵亡,刀头妖王原本重伤未愈,而馋草妖王后来也受了伤,这两位无支祁手下最大的帮凶被擒获,则被当场斩杀、给了个痛快。

        疏通下游淮水,平定水妖之患,只是淮泽流域治水的第一步,接下来还要按伯禹制定的治水方略、集合人力物力继续推进,想见明显成效至少也需好几年功夫。可是若没有这第一步成功,哪怕再过多少年也难治淮泽之水。

        伯禹再次与各部族领商议下一步的治水方案时,事情已极为顺利,人人皆对他言听计从。各部领任务时争相踊跃,因为他们已能看到即将取得的收获。待淮泽水退之后,又过了半个月,伯禹终于起程离开了涂山部。

        虽已与各部君商定了治水计划,但他还要亲自去实地考量。有很多具体的事情,不是和部族领说清楚了就可以了,实际执行过程中还会有很多问题出现,事先无法预计,都需要具体解决。

        这段时间,伯禹都住在涂山洞府里,自有青丘相伴。但是青丘并没有随伯禹一起离开涂山,这里就是她世代修炼的洞府,她也是此地部族的守护者。其实以青丘的修为,平时住在哪里并无所谓,她想见伯禹也不难,只是伯禹治水时确实不适合带着家眷。

        夫妻两人私下里的事情不必为外人多言,第二天伯禹出时,青丘并未现身,涂山氏大人率众一直送到了领地边界,临别时意味深长道:“今日在此地召集淮泽各部族领,有朝一日,或可见您又在涂山会盟天下众君。”

        伯禹还是赤足拄杖步行,身边仍只有伯益、敖广、善察、善吒与云起,后面跟着一辆两匹枣红马拉的白香木马车。

        无支祁哪去了?当淮泽水退之后,在残留的大湖边,无支祁被镇在了一座山丘下,此山在后世被称为龟山。就算无支祁有通天手段,此生也无法脱困,亦无人能救得了它。谁也不知它究竟被镇了多久、又是在什么时候消失的?

        还有一个人好像被大家暂时遗忘了,就是那位被拿下的考世先生。考世原本被伯禹收于囚笼,打算与商章等四位伯君一样处置。可是后来淮泽水妖再无兴风作浪的机会,考世的小命反而被保住了。

        伯禹要行走各部治水,也不能把考世带在身边,便托涂山部派人将之送到蒲阪关押。

        伯禹辞别涂山部送行众人后,前方下一个部族的迎接人员尚未到来,忽有一位仙家现身于大道中央,手拄一根树枝打磨成的长杖,远远地向伯禹行了一礼。伯禹离得还挺远呢,赶紧快步上前,此时巫明已现身道:“巫讴,你怎么来了?”

        巫讴答道:“天帝派我下界寻找玄珠。”

        巫明:“又派你来,那我呢?”

        巫讴:“天帝还让我问你,你可寻得了玄珠?”(未完待续。)8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141922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