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40、谨慎

040、谨慎

        三个月后,残存的淮泽边风雨大作,层层卷云聚集在一座山丘上空,接着又有道道惊雷劈下。四野无人,山脚下只有一头青牛静卧,抬着头有些不安地仰望天空。半日之后,风卷云舒,夕阳在湖面上映射出点点金光,又是一片宁静祥和景象。

        虎娃收起九枚紫气流转、金光闪烁的神丹。玄源从半空落下道:“夫君的修为又有精进!”

        此番成丹导致的天地异象,护法的玄源几乎都没出手,无论是风刃雨箭还是惊雷霹雳,根本就无法接近虎娃,甚至都没有惊扰到他。玄源护法只是保护山中的洞府,并尽量不使这天地异象惊扰到远处。

        虎娃却无自得之意,甚至面有忧色道:“当初我在九重天仙界,登上建木第三枝而止。因被伯羿之事惊动而下界,又经历与见证了那么多,修为自当有所精进。可是这九转紫金丹虽又成一炉,却还远远不够……”

        神农天帝当初欲炼神丹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防止万一帝乡神土有变,给那些飞升的九境地仙一条退路,让他们不至随着帝乡神土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虎娃炼成九转紫金丹时,已明白修行中所有的选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那些九境地仙既已抛却凡蜕飞升,就不可能再回到人间继续修炼了。

        但九转紫金丹并非无用,至少能护持他们的不灭神魂重归人间托舍新生、再世为凡人。那便意味着一切从头开始,飞升前的一世修行前功尽弃,但也比形神俱灭要好。可是自古飞升的地仙众多,虎娃能炼成的九转紫金丹又有多少?

        高阳天帝所开辟的北冥仙界情况未知,但九重天仙界、神农原仙界、昆仑仙界、瑶池仙界的情况虎娃已打听清楚,总计有三百多名九境飞升的地仙,飞升之后或者可称之为天仙吧。

        三百多人其实并不多,因为这是有天帝开辟帝乡神土以来,自古飞升的九境地仙总数,奈何虎娃所能炼成的九转紫金丹更有限。如今其他的各种药材倒是勉强能搜集齐全,主要是因为神农天帝早有准备,于古时便留下了神釜冈小世界,这就解决了大部分需求。

        若神釜冈小世界中的灵药不够,或者说某些种类所缺较多,虎娃还可以到天下各地去寻找,就算实在找不到,也可以用不死神药替换其中的部分,或者改换丹方、以其他效用类似的东西代替,总是有办法给凑齐的。

        也就是虎娃才能有此手段,若是换一个人就算得到了九转紫金丹传承,也不可能自如地去改换丹方。可惜就算是虎娃,也没办法解决药引的问题。上次和这次炼丹所用的药引是恒娥洒落的泪水,此物可遇不可求,如今仅仅还够再炼一炉神丹。

        玄源劝慰道:“神农天帝当初欲炼神丹,只为以防万一。帝乡神土亘古长存,指引仙家飞升永享逍遥长生,又怎会出什么意外?”

        虎娃却轻轻摇头道:“阿源,我看到的事情比你多。有些事早有征兆,只是大道玄妙尚未证。不仅是我尚未修证,就连列位天帝亦未求证。否则神农前辈未成就天帝之前,为何就有了那等念头?

        神农天帝既有此念,其他各位天帝恐怕亦有此念,我炼成九转紫金丹、完成神农天帝当年之愿,就是一种预兆。我已隐约有感,此事与我有关,或者说与我将来的修行求证有关……阿源,你可知白鳞与少昊天帝的关系?”

        玄源:“虽不能尽解其妙,但已隐约有所悟。”

        虎娃:“在凡人看来,少昊天帝这又是何必?但她那么做,必有其因、必有所求。天帝既如此,谁又能保证帝乡神土永世安然?”

        第一位飞升帝乡神土的九境地仙是谁,虎娃并不清楚。但迄今为止,最后一位飞升帝乡神土的九境地仙,应就是虎娃的师尊剑煞。剑煞飞升之后,除了北冥仙界的情况未知,其他四处帝乡神土再无九境地仙飞升。

        这恐怕跟剑煞本人没什么关系,而是与虎娃的出现有关,也与各位天帝的想法有关。虎娃在薄山传大道于天下,告诉众高人九境飞升并非谙合大道之修行;而另一方面,就算有人想抛却凡蜕飞升也找不着“路”了,因为帝乡神土不再接引。

        帝乡神土不再接引九境地仙抛却凡蜕飞升,就是在虎娃炼成九转紫金丹之后。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且不论,至少在神农天帝看来,尚无法解决已有的隐患之前,就不要再增加新的问题了。炼制三百多枚九转紫金丹尚属不可完成的任务,假如还需要更多,那就更麻烦了。

        是各位天帝开辟了帝乡神土,并在人间留下了传承指引,指引那些九境地仙抛却凡蜕飞升、永享长生逍遥。各位天帝和帝乡神土中的众地仙之间,有难以割舍的缘法牵连。所以帝乡神土若有什么变故,他们也有责任给这些仙家留一条退路。

        对于虎娃而言,他的师尊剑煞还在九重天仙界呢,帝乡神土中还多位与他有缘法牵连之人。更重要的是,哪怕很多飞升地仙与虎娃毫无关系,但虎娃却与各位天帝亦有缘法。虎娃虽是自悟修行,但他已得到的历代天帝遗泽还少吗?

        玄源又说道:“既是未知、未证之事,那便悟大道随缘而为。”

        虎娃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我只是感觉帝乡神土若有变故,可能与我有关,尚参不透、便隐约有忧。……且观眼前事吧,嗯,考世已经上路了。”

        ……

        淮泽的水位退得差不多了,新露出来的大片泥泞土地重新变得干燥,春耕最忙碌的时节已过去,涂山部这才派出人押送考世前去蒲阪城。考世被封禁了一身神通法力,这么长时间虽没让他饿死,但也不可能有衣服换,考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早已没了当初的高人模样。

        开始被关在云起打造的囚笼中,而囚笼放置在一辆牛车上,涂山氏大人特意派出了一队精壮军士押,就沿洪水退后的淮泽岸边向西北方向而行,他们要先后渡过淮水和大河,才能到达蒲阪城。

        牛车的度不很快,众人至少要在路上走好几个月,每天在不同的村寨中投宿,随车还带着干粮与生火做饭的器具。幸亏淮泽大水已退,如今的道路不必绕远也不再那么难行。他们刚刚出,就被人暗中盯上了,护送的军士却浑然不觉。

        相柳来了。无支祁被镇压后,禄终终于离开了相柳部的地盘,而相柳也通过种种途径打听到了淮泽的消息。听闻考世被擒,他是大吃一惊,又听闻考世将被押送到蒲阪城、交由皋陶大人公审,他更是心惊不已。

        相柳与无支祁暗中勾结的之事,可都是通过考世联络的,相柳未及实行的计划,考世更是一清二楚,因为那本就是考世出的主意。

        假如按原计划,无支祁被册封为淮渎君,那么相柳与无支祁有联系便不算什么事;可是如今无支祁已被镇压、其所作所为早被已定性,那么勾结妖邪祸乱中华可就是大罪了。

        相柳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考世被押到蒲阪城受审,那样会使他曾经的阴谋败露、令天下各部皆知。考世前段时间被关押在涂山部,相柳却打听不出确切的地点,而且若闯入涂山部强行出手动静太大,难保会被人认出来。

        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在半路上出手,能将相柳劫走便劫走,若不好劫走则当场杀之灭口。相柳自忖以其修为手段,很轻松就能办到,届时死无对证,他与无支祁勾结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相柳当然不想让消息外泄,派谁来都不放心,所以就是自己来的,甚至跟谁都没说。他还挺谨慎,先暗中观察了几天。押送相柳的护卫虽然都是精壮军士,但在他眼中也根本算不得高手,而且周围并无什么埋伏,这才放下心来。

        押送考世的这条路,起初沿途皆是人烟村寨所在。各村寨民众如今散布四野,开挖沟渠、开垦田地,几乎到处都有人,相柳也没找到合适的出手机会。以他的修为将考世劫走其实很容易,甚至都不会在凡人面前暴露行藏,但他还是很谨慎。

        最好是在无人的地方动手,事后将痕迹抹得干干净净,令谁也不知道考世这一行人去了哪里,这才是最稳妥的计划。

        机会很快就来了,这一日押送考世的牛车转向西北,走在了暂无人涉足的淮泽岸边。路过一座山丘时,四野无人,天色不太好,空中阴云密布,众人们担心会下大雨,急着赶路穿过这一地带。

        恰在这时,云层中突然飞出一条飘带,在半空中又分化出十余道利刃直射那些军士。以相柳的修为又是偷袭出手,在正常情况下,这些军人只会死得无声无息。不料又听旁边山丘上忽有人喝道:“相柳,我已候你多时!”

        随着话音一片剑光斩来,不仅击碎了那些利刃,又分化出上百支利剑直刺云端。有高手!相柳大吃一惊,挥舞那条飘带向高空疾退。坐在山中的虎娃并未追击,高空中忽有狂风大作,一支硕大的翅膀横扫而来,应龙化出原身在上空喝道:“相柳,你果然贼心不死!”

        前方有未现身的高人拦路,高空又有应龙截杀,相柳手中的飘带化为一道烟云,身形已向湖泽中冲去,竟打算遁入水中。水面上又有东华现身,祭出数件神器奏出杀伐之音,大喝道:“既来找死,今日便成全你!”

        东华本与应龙一道去了汪洋,不就前忽接到师尊传讯,又悄然返回了淮泽,就在这里等着相柳呢。相柳自以为谨慎,却不知他动念时便已注定是自投罗网。

        虎娃根本就没把相柳当回事,只是顺手解决之,这段时间关心的其实是天帝修行与帝乡神土之事。但到了真正动手时,他仍非常谨慎,哪怕狮子扑兔亦尽全力,更何况是对付相柳这等高人。有他和玄源坐镇还不够,又把应龙和东华都叫来了。(未完待续。)8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142113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