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07、传灯(上)

007、传灯(上)

        若山微微叹了口气,他很有耐心地又换了种方式解释道:“我也会出门啊,假如我不在的时候,发生这种事又该怎么办呢?今天伯壮、仲壮他们表现得就很好,假如不是那只大鸟实在太厉害,换做一般的猛禽咱们早就被打下来了。”

        绿萝仿佛明白了,点着头道:“哦,是的,族人们都应该锻炼怎么狩猎。”然后又捏着小拳头道:“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比伯壮和仲壮还能干,也能把那坏鸟打下来!”

        若山点头微笑道:“很好,有志气!”

        而虎娃与盘瓠在旁边的小屋里吃得正欢,虽然听见了山爷与绿萝在说话,却没有理会绿萝说出了怎样的豪言壮语。这日天黑之后,族人们又都回屋睡觉了,虎娃却有事跑到若山屋里,惊讶地发现山爷正在摆弄一件他从没见过的东西。

        山爷取出了一个平时盛水的陶碟,陶碟里装的却是火麻籽榨出的油,然后将一根草茎一半浸入油中、另一半伸出碟沿外。这种草茎的内部纤维很密实萱软、吸水性非常好,能将火麻油都吸透其中。然后山爷取出燧石以火麻丝引火,点燃了草茎。

        草茎并没有迅速地燃烧,顶端升起了一朵火苗,昏暗的光线将整个石屋中的东西都隐约照亮了。虎娃看得是目瞪口呆,惊讶的问道:“山爷,这是什么?”

        山爷答道:“这是灯,用火麻油点的灯!”

        这是虎娃第一次知道世上还有“灯”这种东西,它竟如此神奇。虎娃知道什么是火,火堆可以在黑暗中发出光和热,人们可以围着它唱歌跳舞或者取暖,但这与“灯”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灯就是照破黑暗的哪一点光明。

        他由衷的赞叹道:“山爷,您真了不起!”

        若山族长苦笑道:“不是我了不起,而是我曾在山外见过灯。真正了不起的另有其人,可惜我也不知是谁。”

        山爷的谦虚却更令虎娃觉得他神通广大、几乎无所不知。虎娃看着那神奇的灯又说道:“碟子、草茎、麻籽油,村寨里都有、我都见过的,却想不到它们原来可以变成灯!”

        若山点了点头,似是自言自语道:“世上原先并没有灯,直至有人创造了它,然后才有了一种名叫灯的东西。但无论人们清不清楚什么是灯,将碟子、草茎、火麻籽这么用,它就会出现,然后可以给它起一个名字,比如叫做灯。

        也就是说,在世上根本没有灯之前,其实灯已经存在了,只看人们知不知道它,又能不能发现它、点亮它。如此看来,这世上的万事万物在没出现之前,其实都早有其存在的道理,否则它们就不会出现。万事万物之间的玄妙、无论我们知不知道、知道多少,它就一直在那里。”

        这番话对于虎娃显然太深奥了,今天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太多的震撼,山爷先是在凌晨隔空定住了那只巨大的怪鸟,天黑后竟然又点亮了一盏灯!在虎娃的眼中,山爷俨然已是神明一般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他虽听不懂山爷究竟在说什么,却将山爷方才所讲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印入了脑海中。这并非一个孩子刻意要记住什么,而就是自然留下的几乎不可磨灭印象,就像他第一次看见的这点灯光。然后虎娃又问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您今晚为何要点灯?”

        山爷看着灯光若有所思道:“因为我在想,怎样才能知晓万事万物间的玄妙、明白我们前所未知的东西?这就像在黑暗里点亮一盏灯光。”说到这里,他仿佛是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是在与虎娃这样一个孩子说话,又笑道:“天都黑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虎娃这才想起正经事:“盘瓠睡不着,总在那里直哼哼,可能是伤口很疼。您有什么办法让它不疼吗?”像这种事通常应该去找水婆婆的,可是水婆婆已经休息了,而山爷就在旁边、屋里还有动静。

        若山起身从屋角的一个陶罐中抓了一把东西,递给虎娃道:“让盘瓠吃了这些,它就能睡着了。”

        虎娃张开一双小手小心的捧住,在灯光下看了一眼,认出这是去了壳的火麻籽仁,闻气味已经是熟的。族人们都通常是直接嗑食火麻籽,味道很香,只有在需要专门榨油的时候才会先去掉壳。火麻油吃多了可能会头晕,但族人平时每次分食的火麻籽,还不至于引起头晕。

        虎娃好奇的问道:“山爷,火麻籽除了榨油点灯,还能给伤口止疼吗?”

        山爷解释道:“这种东西每次吃一点是没事的,但是吃太多了人就会发晕。至于止疼,是因为我特别处理过,倒不是普通的火麻籽都可以这么用。”见虎娃还捧着火麻籽仁站在那里,他又问道:“你还有别的事吗?”

        虎娃拿到了东西并没走,当然还有事,他仰着小脸,带着满是崇拜的神情很突兀的问道:“为什么那只怪鸟能隔空抓走东西,而红嘴隼、林枭却不能,是因为那只怪鸟特别大吗?”

        若山怔了怔,这才答道:“那倒不是,只有因为它有很特别的本事。”

        虎娃:“和林枭、红嘴隼不一样的本事吗?这种本事就是能隔空抓东西吗?那样的怪鸟都有这种本事吗?”

        若山:“也不是这样的,那种鸟叫白翎蛊雕,但并非所有的白翎蛊雕都有这种本事,它很罕见。说不定有的林枭或红嘴隼也有这种本事,但同样非常罕见。”

        这种事情是很难向虎娃解释明白的,哪怕与一个成年人都说不清,但虎娃却点着小脑袋很认真的答道:“哦,我明白了!”

        若山反问:“你明白什么了?”

        虎娃:“我本来还想问——为什么族长你能定住那只怪鸟,别人却不行?原来是族长也有特别的本事,而村里别的人却不会!是不是这样啊?”

        若山又怔了怔,点头道:“是这样的。”

        虎娃:“可是怎么才能有那种本事呢,是不是要当了族长才行?”

        若山连忙又摇头道:“不是的!我先学会了、炼成了,然后才当了族长。”

        虎娃:“为什么您能学会这样的本事,而村里的别人却不会呢?要怎样才能学会呢?”

        若山想了想才答道:“这不是一般人天生就会的本事,也不是人人都能学会的,还需要天赋和运气。它就像点亮了一盏灯,黑暗中别人原本看不见的东西,你却看见了。”

        虎娃:“哦,我明白了,要会点灯才能学会这种本事。”

        若山哭笑不得道:“也不是说会点灯就能学会它,这只是一个比喻,懂吗?比如我们说一块石头的样子像鸡蛋,这就叫比喻,但石头不是鸡蛋。……算了,你还太小,当长大的就会明白的!盘瓠又在哼哼了,你快回去吧。”

        族人眼中几乎是无所不知的族长山爷,此刻在虎娃的连番追问下也快招架不住了,赶紧打发这孩子回去。虎娃走后,若山仍坐石桌边静静的看着那一点灯光,伸手又将那截充作灯芯的草茎往外拨了拨。

        一个苗条的身影走了进来,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者是水婆婆。她坐到了若山对面,轻声问道:“你今晚为何要点灯?”

        若山仿佛早就知道她会来,并无半点惊讶的神色,视线离开点灯光上落在她的脸上,轻声答道:“因为在灯光下能看清你的样子。”

        此刻虎娃已经喂盘瓠吃完了那些火麻籽仁,盘瓠不再哼唧、很快就晕晕乎乎的睡着了。而虎娃想着刚才山爷说的话,他好像有点明白什么叫比喻了,但其他的事情又好像更糊涂了。他倒也没什么多余的心思,只是想想而已,感觉比盘瓠还要晕乎,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若山和若水说话的声音很小,虎娃并没有听见,他也不知道山爷今晚点灯其实是为了等水婆婆。若水问了若山与虎娃一样的问题,可是若山给出了完全不一样的答案。假如虎娃听见了可能会感觉更困惑,水婆婆长什么样子,难道山爷不清楚吗,还要特意点灯看?

        就算山爷想看,又何必黑夜里点灯费油呢?大白天看得多清楚啊!像这样的困惑,等到他长大成人后,也许自然就会明白了;但山爷回答他的那些话,在这蛮荒之中,世世代代无数族人,终其一生也不会有答案。不明白就不明白吧,这世上本就有无穷无尽的未知玄妙。

        灯光中,若山又说道:“刚才虎娃来过,问了不少问题,正是我曾经想过的。”

        若水:“我也听见了,这孩子还太小,无法对他说明白。”

        若山却说道:“就算他已经是成人,我们又能真的说明白吗?你我当初有幸迈入初境、又得到了山神的指点,一路修炼至今,知道神通法力是怎么回事、也知道怎样去运用它。可是我们能否向族人解释清楚——它为什么会存在,我们又为何能修成?

        很多年了,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了。可是今晚点亮灯光的时候,我又在想,世上早就存在着这样的玄妙,只看人们能否发现它、又能发现多少?而我们所知道的毕竟还太少!——当年我曾过问过山神,山神也是这样回答的。”

        说话时他扭头望向了屋外,蛮荒中夜色无边,而他点亮的灯光,只能隐约照见这间石屋内的东西。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