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11、山神之忧(上)

011、山神之忧(上)

        若是当年的理清水,暗中感应或试探虎娃的神气运转,就能清楚他此刻是什么状况。但如今的理清水只能默默的观望着这一切,元神中所见与普通人的观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切结论都是根据他的经验判断的,并无法确定。

        惊讶之后,理清水又感到深深的忧虑,他在为虎娃担心。有人也许会觉得很奇怪,这位大宗师为何不感到惊喜呢?原因恰恰是因为虎娃的年纪太小了,且无人指引。假如理清水的判断正确,虎娃已初境九转圆满,此时接着迈入二境修炼的话,将对他有害无利!

        在普通人直观的概念里,迈入初境修炼的主要是感知,而一个孩子来到世上逐渐长大的过程,便是各种感知器官比如眼、耳、鼻、舌、肤发育完全的生理过程。正因为有了感知,才有对世界的认识,然后去学习如何在世上生存并追求自己的人生。

        虎娃这个年纪,正伴随各种感知的发育完全,耳聪目明尤胜于成年人,所以修炼初境理论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二境中修炼的主要是筋骨,不仅是表面看上去更健康、强壮、有力,还包含着内在的洗炼,使之达到一种完美的状态。

        而虎娃的身体骨骼尚未长成,这种修炼如果进行的太早,可能会留下缺陷甚至是残疾。比如身形骨骼过早的固化,成年之后可能会成为侏儒;又比如尚且柔软的脏器无法经受那样的锻炼,将留下终身的隐患与暗伤。

        理清水以前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一个五岁的孩子就已经初境九转圆满,谁能教会他呢?所以这种问题在实际中从未发生过。但他身为当世顶尖的大宗师,从修炼的原理能推导出这种结果,所以暗暗担心,偏偏又无法去提醒谁。

        有人可能认为,这么早就能进入初境,恐堪称前所未有的绝世天才少年!但理清水并不这么认为,他所了解的高人中,大多都是在二十岁前后迈入初境的,至于是早几年还是晚几年,对今后的成就并无什么影响。

        岁月对于不同的人,概念亦不同。对于普通人而言,两岁的小孩尽管比一岁的小孩大一倍,等到了他们成年之后也是同龄人;但四十岁的人与二十岁的人之间,相差的就是一代辈份,可是如果他们都能寿数过百,其实也相差不大了。

        而像理清水这样的高人,生机旺盛寿元长久,他已经三百多岁了,就算如今受重创被禁锢在树得丘上,也还可以再坚持百年。对于这样的人,他们所获得的成就是在漫长的岁月中修炼的,至于当初是十五岁迈入初境还是二十岁迈入初境,到了这种的境界已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在普通人修炼之初还是有讲究的,比如已经到了三十岁的壮年,人在生活已阅历太多,心境早就不复当初,人的性格以及与对各种事物的观念已经成型。如果直至此时还无法迈过初境,那么这一生能迈过初境的可能性就很小了,除非有特殊的际遇转变。

        另一方面,就算很早就迈入了初境得以修炼,也不意味着就能突破更高的境界。只有突破六境,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当世高人、能留下完整的传承指引。这是绝大部分修士终身也无法达到的目标,如果到了生机元气不能继续保持巅峰状态时,还没有迈入六境,那么此生的希望就已渺茫至极。

        所以人最好要在青少年时期入初境,否则就希望极小;若在身体状态保持鼎盛之时迈不入六境,那么也就意味着终身难有希望。除此之外,具体是什么年龄修炼到什么阶段并不是那么重要,也没有入境更早便是天才的道理。而虎娃的状况是个意外,或者说纯粹是一种偶然,就连理清水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就像盘瓠不知理清水对它的期待,虎娃当然更不清楚理清水对他的担忧,他仍然快乐的生活在村寨里。原始部族里度过的童年很淳朴,几乎没有什么玩具,但所有的东西又几乎都是孩子的玩具。虎娃有个爱好,就是到溪涧旁去拣石头——样子长得像鸡蛋的石头。

        村外有一条山泉汇流成的溪涧,在山中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很多水潭,一直流向那道断崖边化为飞瀑。每到暴雨季节,便有洪流从倾泻而下,陡坡上有滚石乱飞,也有合抱粗的树木被折断或连根拔起顺水冲流,山中是十分危险的,而村寨则建造在安全的地势上。

        溪涧旁有大大小小许多从山上冲下来的卵石与块石,在晴朗的天气里,虎娃就会溜出村寨去拣石头。只要他不越过溪涧进入深山,村寨周边是相对安全的区域,大人们也不可能时刻都盯着。而盘瓠总是晃着尾巴跟在虎娃后面,就像个跟屁虫,有这条守护兽在身边,他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危险。

        族长若山大概想不到,当初的一个“比喻”,竟养成了虎娃的这种爱好。虎娃在碎石间翻找,每发现一块样子像鸡蛋的石头,都会欢呼雀跃喜。盘瓠也会用狗爪子帮着扒拉碎石,然后叼起样子差不多的卵石跑到虎娃那里去献宝。而虎娃的要求很严格,只有几乎完全与鸡蛋一样形状的石头才会拣走,有时大半天也找不到一块,但他仍然玩得很开心。

        这样的石头虽然很少见,但虎娃隔三差五就会去找,时间一长他的小屋里也攒了一堆。有族人经过门前偶尔看见,会惊讶的叫道:“你哪来这么多鸡蛋?是不是把鸡下的蛋都拣到这里来了?快放回鸡蛋筐里去!”

        虎娃每次都要解释这写不是鸡蛋,只是样子像鸡蛋的石头,族人们进来一摸才发现真的是石头。再到后来,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这一天,虎娃又和盘瓠跑到涧流边去拣石头,对于他们来说,不停的发现就是一种乐趣。这是一个多云的天气,上午一直笼罩天空云层终于飘开,阳光落了下来,断崖飞瀑那边升起一道彩虹,接着又被弥漫起一片雾气。

        盘瓠突然直起身子向着水雾那边叫了好几声,这并非神通震吼就是普通的狗叫;而虎娃也站起身望向远处,他听见了断崖另一端传来的脚步声。假如有他人看见这一幕,可能会感到疑惑不解,这一人一狗离断崖尚有一段距离,且身边有水流声干扰,而来者远在断崖的另一端的远处,他们居然就能听见!

        断崖那边的人也听见了狗叫,知道这边有路村的人,扯开嗓门喊道:“我是花海村的,来用天鹅蛋换鸡蛋了!我还带了两条新鲜的野猪腿,能不能再换点水布?”

        断崖那边再往深山高处走,就是花海村。如果算直线距离,花海村是与路村最近的一个村落,两族之间也经常交换各种东西。但由于一条幽长的深壑割裂山谷,这两族人想见面握手可就难了,要各自往山下走几乎一整天,到达原清水氏城寨那里才能见面,且路途十分艰险。

        但是族人们也有自己的办法,人过不去却可以把东西扔过去。他们用竹子做成了抛石机一样的东西,先谈好双方要交换的物品,然后装在麻袋里抛射过去。抛射的地点并不是在谷壑最窄处,而是飞瀑附近相对平缓开阔的地方,距离大概有十几丈远,若扯足嗓门喊话,双方都能听得清。

        交换行为一般都是花海村人发起的,因为那道断崖就在路族村口外的平地尽头,经常有路村人在平地上晾晒各种物产,大晴天过来喊一声很方便。花海是深山中的湖泊,湖岸边的浅滩中生长着大片的高山芦苇,每年都有不少天鹅飞来产卵,因此花海村的人经常到湖滩上拣天鹅蛋,这也算是他们那儿的特产吧。

        天鹅蛋的比鸡蛋大得多,但是鸡蛋更好吃也更精贵,所以双方的交换条件是一个天鹅蛋换两个鸡蛋,路村人也不吃亏。用来交换的蛋都是煮熟的,否则就算有麻包裹着扔过去,落到那边也都碎了。

        今天又有一名花海村人来交换,他要用十五个天鹅蛋换三十个鸡蛋,同时还带了两条新鲜的野猪腿。路村人闻讯赶到断崖边隔空喊话,简单商量了几句,同意再换给他几尺水布。

        尺是一种长度单位,约相当于成年人从腕到肘的距离,而人的上臂从腕到肘有一根骨头就叫尺骨。最早的尺是也是用骨头刻上标线制成,想当初是清水氏族人将“尺”带入深山,后来它就成了各部族共同使用的度量单位。

        商量好了,路村人在空地上生火煮熟三十个鸡蛋,花海村的人就在那边等着,反正也没有什么别的急事。鸡蛋煮熟了再加上几尺水布,装在麻包里用竹竿抛了过去,能听见雾气那边麻包落地的声音。

        然后路村人就在这边等等着另一个麻包被抛过来,可是过了半天也不见动静。对方是怎么回事,手脚这么笨吗,这么长时间还没弄好?这时盘瓠突然对着断崖那边狂吠,虎娃也叫道:“那个人走了,他竟然忘了把东西给我们!他走的时候还在笑……”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