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12、鸡和蛋的故事(上)

012、鸡和蛋的故事(上)

        其实对于若山来说,今天也是一个发现虎娃早已迈入初境的机会,否则这孩子不可能认出猴子来。但是若山却错过了,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人是盘瓠指出来的。若山与众族人想当然的以为虎娃与盘瓠最为熟悉、明白盘瓠的意思,所以才帮盘瓠开口说了出来。

        干坏事的猴子被抓住了,但是蛊辛还没走,他又对若山说道:“今天来,还有另一个请求。我们想用三只麂子换一只活的公鸡,昨天夜里我已经说过,麂子今天都带来了,希望您能答应。”

        三只麂子换一只公鸡,假如只算肉食的话,路村人可赚大了。但蛊辛当然另有目的,他之所以集合精壮族人、大非气力在断崖上架了桥,不仅是为了亲自走过来道歉,也是为了能将活物安然带回去。

        事情的源头,还要追溯虎娃和盘瓠一年多以前做的事情。盘瓠撵过断崖的那只鸡,后来不知怎么就跑到了花海村附近,被花海村的人得到了。花海村与路村有通婚,平时打的交道也最多,他们早就听说路村人养鸡下蛋的事情,很是羡慕。

        那只母鸡就被花海村当宝贝一般供养起来,住的鸡窝比一般族人的房子还要舒服。它几乎每两天都能下一个蛋,一年多来都是如此。可是母鸡虽然下蛋,却不能孵出小鸡来,这一年多来花海村人也打听过,知道需要有公鸡配种才行。

        假如他们得到一只活的公鸡带回去配种,便可以孵出小鸡,然后花海村也将有更多的鸡,就这么养下去,将来也不必总用天鹅蛋和路村换鸡蛋了。而且天鹅下蛋是季节性的,每年的大部分时间是拣不到的,鸡肉和鸡蛋却能从此常有。

        蛊辛想得挺美啊,而若山笑着答道:“昨天夜里我也说了,这件事情先不要问我,而应该问另一个人。”

        蛊辛不解道:“我不明白山爷的意思,不问您又问谁呢,难道是水婆婆?”若山已经在路村做了很多年的族长,而若水几乎与他一样神秘。就算是花海村的族长蛊辛,也会称呼他们为山爷和水婆婆。

        水婆婆却摇了摇头,伸手一指虎娃道:“不是问我,你应该问这孩子,只要他答应了便没有问题。”

        蛊辛愣住了,他没想到山爷和水婆婆竟会这样决定,让他去问一个看上去才五、六岁的小孩。难道路村人因猴子的行为仍然对花海村很不满,所以才用这样一种方式回绝他吗?猴子昨天喊话骗人时,第一个听见的就是虎娃,今天当众指认猴子的也是虎娃。

        蛊辛又想到另一种可能,山爷和水婆婆不愿意让花海村繁育鸡群,这样就可以永远将鸡蛋这种好东西拥为己有。可是他今天带着族人来诚意道歉,山爷和水婆婆又不好当众回绝显得自己太小气,所以才让一个小孩来开口。这么点大的孩子,往往都开始有占有东西的想法,肯定不会轻易答应的。

        但见路族人均未表示异议,显然都默认了这个决定,蛊辛无奈,只得又走过去蹲下身,和颜悦色的对虎娃说:“好孩子,我们用三头麂子换你们村一只公鸡,好不好?”见虎娃没有吱声,他又补充道,“你喜不喜欢吃天鹅蛋?假如答应了,花海村以后就经常送天鹅蛋给你吃。不仅是天鹅蛋,还有天鹅肉!”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蛊辛自己都觉得脸有点发烫,他这是在**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但心里又希望虎娃还不懂事,希望这孩子只看见了三只麂子比一只公鸡的肉要多得多,却不清楚花海村人真正的打算。

        虎娃笑眯眯的扭头问身边那条狗道:“盘瓠,你喜欢吃天鹅肉吗?”

        盘瓠是条馋狗,一听这话伸着舌头使劲点头。虎娃又一脸稚气的问蛊辛道:“你们村也想孵小鸡吗?”

        蛊辛的那点小心思居然被一个孩子点破了,脸不禁当场就红了,他只有点着头答道:“是的,我们花海村有一只母鸡却没有公鸡,也想配种下蛋孵小鸡,你愿不愿意帮忙?”

        不能说虎娃这是聪明,就是心思直接,因为他清楚公鸡有什么用的。小公鸡可以杀了吃肉,养大了便能打鸣、经常吸引飞过的猛禽,而对族人最重要的用途就是与母鸡配种,这样母鸡才可产下能孵出小鸡的蛋来。他既然知道了也就能想到。

        所有人都在等着听虎娃怎么回答?蛊辛难解山爷和水婆婆为何要这样做,但在路村人看来,原因却很简单。因为路村最早的那一窝小鸡,就是从清水氏城寨中的鸡棚里抱回来的,它们原本属于清水氏一族。

        鸡群虽是活物,但也是一种生产鸡蛋和鸡肉的东西。在原始部族中,像这样的生产物资基本都是公有的、属于全体族人。而清水氏族人并没有全部灭绝,至少据路族人所知,还留下一个虎娃。如今在他们的心目中,虎娃已经完全是路村的族人了,所以这群鸡也归路族所有,但在处置这样的问题时,自然要问虎娃的意见。

        其实就算没有这个原因,只要山爷和水婆婆共同决定了,路族人也不会提出疑义的。只见虎娃带着纯真无瑕的笑容道:“好哇,那就换给你们一只公鸡,你自己去挑。”

        花海村的人都露出了笑容,有人还在小声的欢呼。蛊辛当然是欣喜万分,不停的对虎娃以及若山等人表示感谢,他当场就命族人将猎到的三只麂子抬了过来,然后便想去挑公鸡。若山拍着他的肩膀道:“不着急,你们从山那边来作客,还带来了这么多东西,一起吃完饭再走吧。既然虎娃已经答应了,我这个族长代表路村,再送你们一只母鸡。”

        这真是意外之喜,花海村人能带回去一公一母两只鸡还白赚了一顿饭,而且这顿饭格外丰盛。路村人当场洗剥了花海村人送来的那头野猪和一只狍子,在空地上切肉烹食。这么多肉一顿就吃得干干净净,还加上了菽豆、葛粉、榆荚粉、橡子粉等其他杂粮。

        蛊辛带来了六十多名精壮男子,和路村全体族人加在一起总共有五百多位,当然够能吃的。花海村并没有路村这么富足,族人们也很少有这样痛快吃肉、并享受如此丰富的美味杂粮的机会,他们别提有多高兴了!

        他们毫不掩饰对虎娃以及山爷等人的感谢和夸赞,觉得这个孩子和这位路村族长简直就是世上最好的人!至于做错事欺骗了路村人的猴子,那当然就更可恨了,他们一想起来就觉得羞愧。有人不禁在议论,虎娃这样的好孩子若能健康的长大,将来应该成为路村的下一任族长,而花海村的人也一定会尊敬他的。

        花海村和路村的情况不太一样,他们可没有像山爷这样一直是族长的人物,蛊辛成为族长还不到十年,所以大家观念也不同,他们会想到下一任族长的问题。

        众人都在兴高采烈的吃喝,只有猴子例外,他被远远的绑在一块大石头上闻着肉香晒太阳,刚才还有不少孩子跑到他面前吐口水呢。小姑娘绿萝对于好东西一向吃得很快,她第一个吃完了分给自己的那份食物,然后打了几个饱嗝揉着肚子在空地旁溜达,走着走着就来到了猴子面前,瞪着眼睛就这么看着他。

        这小姑娘的目光带有一种审判的意味,猴子竟有些不敢接触她的视线,闭着眼睛低下了头,耳中突然听见绿萝问道:“你叫猴子吗?长得也不像啊!你妈妈肯定是希望你手脚灵活,但也没想到你会做这种坏事吧?你说,昨天为什么要那样做?”

        远处树得丘上的理清水也在看着路村中所发生的事情,此刻不禁暗暗笑了。这个小姑娘从小遇到各种事情就爱刨根问底,而此刻说话时的神情语气,不禁使理清水回想起很多年前,他在巴国担任掌管诉讼刑罚的理正时期,也经常这么审问人。

        猴子弱弱的答道:“前天蛊辛族长和族人们商量,想用天鹅蛋、野猪与路村人换东西,我都听见了,非常想吃鸡蛋,也想能有水布做衣裳。后来我去花海边溜达,很走运的拣到了五个天鹅蛋,悄悄收起来没有交给村里,就想自己私下来交换、谁也不告诉。”

        绿萝:“原来你有五个天鹅蛋呀,那为什么不老老实实换十个鸡蛋回去呢?”

        猴子解释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到了断崖边发现山间有雾,对面的人看不见我是谁,就起了别的心思。”

        绿萝点了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明白了,但谁也不清楚她真正明白了什么。

        这时猴子又说道:“我的事情都告诉了你,你能不能也告诉我一件事?”

        绿萝瞪着他道:“你想知道什么?”

        猴子:“花海村想换一只公鸡回去,是为了和母鸡配种下蛋孵小鸡,为什么山爷和水婆婆要让虎娃那个小孩来决定答不答应呢?”

        远方的理清水听见这句话,心中就暗暗一紧,希望绿萝不要把“真相”说出来,可惜他阻止不了什么。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