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17、水婆婆打猴子(下)

017、水婆婆打猴子(下)

        水婆婆的竹杖并没有直接落下来打中猴子,它从天空飞过的时候,站在桥头的虎娃分明听见了水声,或者说不是听见而是感觉到的,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激流从天空卷过。

        竹杖是凌空虚打,可是落下的流水冲击之力却好似无处不在,地上的猴子根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招架,只能慌乱的举起了梭枪想挡上一挡。只听“咔”的一声,梭枪就断成了好几截,猴子被打得筋断骨折栽倒在地。他之所以还剩了一口气没当场毙命,是水婆婆要留住他的小命好问话。

        虎娃张着小嘴一脸惊叹之色,就与盘瓠看见他打倒犀渠兽时的表情差不多。虎娃当年亲眼见过山爷施法凌空定住那凶悍的怪鸟,就发生在他的记忆之初,虽未曾见过水婆婆动手对敌,但想来她的本事爷是非常大的。

        所以虎娃对水婆婆有多大本事并不感到特别吃惊,但亲眼见到这样的神奇手段,仍然深为震憾。那根竹杖在空中打了个旋,又无声无息的飞回到水婆婆手中。虎娃的视线以及身子也跟着竹杖的飞行轨迹转了过来,他惊叹道:“水婆婆,您好厉害呀!”

        水婆婆笑着走过木桥道:“我当然很厉害,但只对坏人厉害。”

        虎娃又说道:“其实我能打倒他的!”听他的语气,竟然是自己能搞定、不劳本事这么大的水婆婆亲自动手的意思。

        水婆婆又笑了,伸手摸着他的脑袋说:“我知道,你是个能干的好孩子,跑得很快石头打的也准,哨子还吹得这么响,等长大了一定是族中最出色的勇士!……你回去告诉族人都不要再过来了,也暂时别回答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交给我来处理就好,我回头会告诉大家的。”

        虎娃一指远处的高崖道:“那上面还有人,听见哨子都跑回去了。”

        水婆婆点了点头:“我知道,山爷也知道,已经都处理了。你不必再害怕,也不要告诉族人、让他们都害怕,记住了吗?”

        虎娃不太清楚水婆婆为何不让他将这件事告诉族人,但他刚才确实是吓着了,水婆婆大概也不想让族人都吓着吧,于是点了点头,很听话的走过木桥回到了村寨。很多族人听见竹哨声刚刚跑出来,就被虎娃拦住了。他转述了水婆婆的话,让大家就在村寨里不要乱跑。

        就在虎娃转身对向那高崖时,那边的激斗早已结束,没有人看见动静,就连虎娃都没看见。花海村的人听见哨音也向这边赶来,但他们来得更晚,在湖边通往山林的路口就被适时出现的蛊辛族长拦住了,蛊辛也同样将族人劝了回去。

        水婆婆和虎娃说话时是满面笑容,使人一看见就忘记了害怕,但她打发走虎娃走向猴子的时候,神情却变得一片肃杀,令人不寒而颤。猴子身受重伤动弹不得,被水婆婆用竹杖挑进了山林,她与山爷等人汇合了,然后就再没有别人见过猴子。

        当天黄昏,路村与花海村的族人都听说了一个令他们大为震惊的消息。因犯下大过、被驱逐出花海村的猴子竟不思悔改,违背誓言又来到了附近的密林中潜伏,手持梭枪居然想截杀单独经过的虎娃。机灵的虎娃吹哨示警,赶来的水婆婆于蛊辛等人拿下猴子,已将之处决了他并弃于深壑。

        淳朴的族人们感到难以理解——怎么会有猴子这种人!而若山和蛊辛分别告诉族人,其实猴子只是从微小的错误开始的,但一错再错却不知正途所在,终于落于万劫不复的深渊尸骨无存,他的下场是自找的。

        族人们所知的都是事实,但他们并不了解其中还有更复杂曲折的内情、更令人害怕或愤怒的真相,只有若山、若水、仲壮、叔壮还有蛊辛等几名参与者完全知情。虎娃也知道猴子另有同伙,但他没有亲眼看见那些人,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

        事后山爷告诉虎娃,那些人都是猴子请来帮忙的坏蛋。如今猴子已经被处决了,那些坏蛋也都被打发掉了,以后不必再担心。但是这些事情没必要告诉族人们、让他们觉得害怕,只需提醒他们别做与猴子一样的错事就好。

        坏蛋就是已经腐坏了不能吃的蛋,假如吃了味道很恶心而且会让人生病,不论是天鹅蛋还是鸡蛋都一样。它可以用来形容图谋不轨做坏事的人,这是一种比喻,而虎娃从小就懂得什么叫比喻。他一向很听山爷的话,所以也保守了这个秘密。

        ……

        那些“坏蛋”是从哪儿来的,他们怎么和猴子走在了一起,山爷和蛊辛等人又怎会突然出现?此事说来话长。

        鱼梁也就是猴子口中的鱼大人,来自有鱼村,他是有鱼村中地位仅次于族长的第二号人物。有鱼村是如今这一带蛮荒中人口最多的一个部族,在这么多年的繁衍生息中,族中也会渐渐出现一些小的家族势力,他所在的那一支家族人丁兴旺,而本人有幸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如今已是一位四境高手,地位当然很重要。

        鱼梁在原始部族中,是一个非常聪明有头脑的人,从小就精于算计各种事情,他是有鱼村的狩猎队伍首领。有鱼村人所谓的狩猎,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鱼海中打渔,偶尔也会进入山中捕兽。与路村情况不太一样的是,有鱼村中有一个叫长老会的组织。

        所谓长老,是指是地位高的尊长和年纪老的人,在蛮荒中,呼人为“老”也是一种尊称,健康长寿总是令人羡慕与尊敬的。长老会以族长为首,成员包括村路年纪最大的三位长者,还包括所有已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神通法力的族人,他们决定族中的大小事务。

        有鱼村的族长鱼大壳,有率领族人号称有鱼氏、取当年清水氏而代之的野心,进而想号令蛮荒中各部族听命。鱼梁是对这个想法最坚定的支持者,并且一直在琢磨如何才能实现。垄断盐井和商贸是控制蛮荒部族最好的手段,可是这第一步野心还没等达成,就被若山联合各部族给打消了,鱼梁对此也深感不满。

        各部族这几年都在那片中央谷地建立了定居据点,鱼梁也主动请命率领一批族人来到谷地中驻守,既看护盐井也监视各部族的动静。前不久有一支商队从遥远的山外来到了蛮荒中,他们受到了有鱼村最高规格的热情接待,鱼不梁恰好有事回村见到了这支商队。

        这支商队与常见的商贩不太一样,其中显然有地位很特别的贵人,其他人都称呼这位贵人为大人。这让鱼梁很是羡慕,他在村中的地位也很高啊,所以也落下了一个毛病,私下里叫手下们称呼他为大人,感觉很是受用。

        大人的称呼只是一个小插曲,主要是那位贵客带来了很多让人大开眼界、甚至想都想不到的好东西,也有不少珍贵的货物。交换山中的特产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打听这一带蛮荒近年的情况,特别是对清水氏一族发生的变故很感兴趣,追问了很久,可惜有鱼村也不知道详细的内情。

        以前的商贩都是与各部族以物易物,彼此交换自己想要的东西,而那位贵客还特意提出,他想收集犀渠兽的角,越完整、越漂亮的角价值就越高。如果有鱼村能够搞到,他将赐给他们梦寐以求的宝物。

        这支商队只到达了有鱼村便返回了,并没有继续进入蛮荒深处,消息也只有有鱼村知道。有鱼村的族长告诉他们,清水氏一族已在八年前覆灭无存,如今这一带蛮荒中各部族以有鱼村最为强大,必将取清水氏当年的地位而代之,并能号令各部族听令。

        那位贵客听了之后也不疑有他,便点头说道:“只要你们有这个实力,我会支持你们统领蛮荒各部,并提供给你们更多的器物、帮助壮大各部族的实力。但只有一个条件,此地蛮荒各部族要臣服于平原上的巴国、听从巴国的号令,这里的勇士也要听从征召、为巴国发挥所长。只要立下功劳,国君自会有封赏。”

        蛮荒中的各部族恐怕还不太清楚什么巴国,但有鱼氏当初就是从巴原迁入深山的,他们的祖先曾是理清水的扈从,对世代相传的事情当然也有所了解。巴原上曾经有一个统一而强大的国度,就叫做巴国,不仅统御方圆三千里的平原,也是周围群山中各部族的首领。

        若将这片蛮荒中央那方圆三十里的谷地比做巴原的话,那么巴国的地位就相当于此地曾经的清水氏一族,是方圆数百里内各部族默认的首领。

        可是一百多年前,巴国国主亡故、诸子争位,三千里巴原一度陷入漫长的战乱,后来分裂为五个国度。每个国度都号称自己继承了巴国正统,也都号称巴国。

        清水氏最早也是巴国所属的部族,理清水出身于此,所受的封地也是这里,后来便回到了这里隐居、远离了巴原上的纷争战乱。对于这些深山部族,巴国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控制力,但清水氏理论上还是巴国的臣属,族人若进入巴原也得听从国君号令。

        若是巴国尚在,清水氏还应当每三年派使者向国君进贡蛮荒中特有的物产,并带回国君的赏赐。但是巴国已分裂内乱、并无共主,这百年来当然也就没有这种事情。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