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18、坏蛋的故事(下)

018、坏蛋的故事(下)

        灭花海村、削弱路村、震慑各部族,控制虎娃继承清水氏所留下的一切、取得平原上的巴国理所应当的支持、进而成为统御整个蛮荒部族的有鱼氏,这一系列计划是多么完美,就连鱼梁也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这位天才在猴子的带领下潜入到最合适的位置,真的发现了虎娃独自出现在山野中,但他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太久,就被山爷带人给灭了,不仅计划难以实现,就连任何消息都不可能再传出去。

        ……

        而若山怎会来得这么及时?他带领一批族人在中央谷地驻守,当然不是每天看风景,除了结交各部族首领、解决各种争端,也关注着各部族的动静,特别是有鱼村的异常动态。

        一直驻守在谷地中的鱼梁前阵子回村了,再返回时却带着一队精锐的勇士,其中还有两名身怀神通的修士,随身带的武器等物也是最精良的,这立刻就引起了若山的警觉。鱼梁等人在谷地中休整了一天,然后出发进入了深山,据说是去打猎。

        鱼梁其实也不想让若山起疑,他没走前往路村的那条路,因为从那条路上去山中只有路村并无别的部族。鱼梁走的那条路在谷地另一侧,到高处有好几条分叉,通往不同的部族,有大片不属于任何部族传统猎场的区域。

        鱼梁走这条路应该不会引起谁的怀疑,可是若山偏偏早就在怀疑他。鱼梁这支队伍威胁不了花海村或路村,但是足以袭击一些弱小的部族了。而且有鱼村人通常只捕鱼很少进山林中打猎,就算打猎的话,下方的鱼海附近就可以林,没必要进入谷地再往上进入那么远的深山啊!

        有异于常情,便是可疑之处,就算鱼梁想袭击深山中很远的小部族,也不是若山想看见的。于是若山带着仲壮和叔壮,也悄悄的尾随在后面。在这样的险峻深山中追踪,既不被对方发现又不能追丢了,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

        但若山修为高超,鱼梁带的人又比较多、难免留下各种痕迹,而擅于狩猎的部族居民也擅长于追踪这些痕迹,所以一直不远不近的悄然跟着。若山发现这些人真不是来打猎的,他们带足了干粮,只是偶尔顺手猎一些东西而已。

        由于若山的距离比较远,只在后面追踪他们留下的痕迹,并没有看见鱼梁是怎么抓住猴子的,可是第二天在高处看着这支队伍经过一片开阔地带,其中却突然多了被花海村驱逐的猴子,若山也吃了一惊,暗中猜到了这些人的目的地。

        鱼梁在猴子的领路下,果然找到隐蔽的道路潜入花海附近,并登上视野良好的高处观察花海村和路村的各种动静,他们在附近偷偷摸摸转了好几天、反复的观察着。而若山一直跟着他们,还派叔壮悄悄通知了蛊辛。

        山爷没有搞清楚鱼梁究竟想干什么,所以暂时也没惊动这些人。这天鱼梁来到那片高崖上,恰好发现了虎娃独自一人在荒野中玩耍,当即决定悄悄将虎娃抓走,然后就带队离开这里,此行将极为圆满。

        由于隔着那座高崖,若山等人是在后方,他们并没有看见山崖下的虎娃。等鱼梁命令手下爬下山崖动手时,他们也觉得情况不对,摸过去也打算动手了,却恰好听见虎娃吹响了哨音。虎娃的哨音可以说是个意外,若山本打算不惊动族人悄悄解决掉鱼梁的。

        鱼梁带来的十四名手下,在攀登高崖到一半时,便被崖上飞来的箭射落毙命。若山活捉了鱼梁,但此人嘴很硬,并没有审出太多有价值的信息。倒是水婆婆抓住了猴子,问出了很多内情,可以推测出更多的东西。

        鱼梁当然不会告诉猴子山外使者到来的事情,有鱼村已经下令禁止族人私下谈论,他更不会说出自己的计划。但这些天猴子和这些人走在一起,听这些有鱼村族人的交谈,有意无意间也能知道很多事情,清楚他们是来侦察花海村以及路村的情报,那么将来肯定会有所图谋。

        所以猴子不听命令仍然追向虎娃时,鱼梁曾想射杀他,就是为了灭口。可惜鱼梁没有来得及,猴子这个活口仍落到了水婆婆手里。问清楚事情始末之后,若山等人将鱼梁与猴子也都给宰了,并悄悄处置了尸身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鱼梁和他带来的十四名精锐手下,就这样和猴子一起无声无息的丢掉了性命,就连有鱼村也不会知道他们是怎样消失的。若山等人的手段很干脆,蛮荒各部族的民风虽然古朴淳厚,但生存在险恶严酷的环境中,真起了争斗也是血腥冷酷的,没那么多留情的余地。

        正因为如此,若山才想尽量避免更多的血腥冲突,搞不好大家会同归于尽的。

        事情的最终结果,就连花海村与路村的族人都不知情,更别提其他人了。若山与蛊辛并不是不相信族人,但知道的人多了,难免会走漏风声。族人们只知虎娃吹响哨音是因为猴子悄悄跑回来想伤害他,而猴子已被处决,山村部族又恢复了宁静。

        ……

        天黑之后,若山已经处理完所有的事情,稍有些倦意,但他并没有休息,坐在屋中又点亮了那盏油灯。豆粒大小的灯光燃起,照见了整间屋子内的情形,他一扭头问道:“虎娃,你怎么还没睡,又找来我有事吗?”

        虎娃不知何时已站在门口,走进来答道:“山爷,是您叫我有空来的呀!您怎么又点亮油灯了?”

        若山笑了:“我是要你明天来,没让你半夜不睡觉来找我啊。点灯,当然是给你照亮的。好孩子,你今天的表现真不错,是怎么知道吹哨示警的?”

        虎娃:“是水婆婆告诉我的呀,遇到危险就吹响哨子。”

        山爷追问道:“你是怎么发现危险的?”这一问事出有因,假如虎娃等那些人已经爬到山崖下、拿着武器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就算来得及吹哨子恐怕也跑不掉,一定是提前发现了危险。

        虎娃眨了眨眼睛答道:“我今天想去瀑布下面拣石头蛋,走过去的时候恰好听见上面有人说话,是猴子的声音,他要人抓住我。我当时只听见声音还没看见人,赶紧转身走了,到了山路上吹响哨子就跑。”

        若山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以后碰到这种事情也要小心。现在没事了,你回去睡觉吧,记住水婆婆和我叮嘱你的话,不要对别人说多什么。”

        虎娃一向很听山爷的话,点头答应一声就回去了,走到门口时却又问了一句:“山爷,那我以后还能不能跑出去玩?”

        若山又笑了:“能,当然能,就和以前一样。猴子已经被水婆婆处决了,事情也都已经解决了。”

        虎娃回屋之后忽然微微皱了皱眉,因为他察觉到又有人进了山爷的屋子,正是水婆婆。原来水婆婆也找山爷有事呀?虎娃倒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便自己休息了,睡之前仍然定坐于小床上行功修炼。

        水婆婆的身形飘然进了若山的屋子,坐在了油灯的对面。她与若山说的话,虎娃并没有刻意去听,就算凝神想听也是听不见的,因为两人都运转法力拢住了声息。水婆婆说道:“有鱼村应该想偷袭花海村,鱼梁是来探路的,这么做很蠢!”

        若山叹了口气道:“他们有这个想法,我明白原因,但是真的太蠢了。想灭花海村,需要集合他们全族精锐的战士发起偷袭,蛮荒路途艰险、距离又这么远,假如真有这种行动,又怎么可能不被发现呢?”

        若水:“我只是觉得奇怪,他们为何要这么做?”

        若山:“我也觉得奇怪,可能只是一种痴心妄想吧。我们更只要有所警觉,便不可能让他们得逞。但经过了这件事,他们应该也不会乱动了。”

        在若山和若水看来,鱼梁此番探路,若真的是打算在将来集合族中战士搞偷袭,这种想法是很愚蠢的。无论是有鱼村还是路村,都不可能动用全部的力量跑到别人的地盘上征伐。艰险而漫长的道路就是最大的屏障,且这样的动作不可能不被人察觉。

        有鱼村再强大,也没有能力大举远征路村或花海村,路村和花海村也是同样情况。谁要这么做了,简直就等于自己找死,在谷地中的平常冲突,与劳师远袭、发动存亡之战完全是两回事。

        而如今有鱼村莫名损失了一队最精锐的勇士,其中还有鱼梁这样一位四境高手和另外两名二境修士。他们可不是普通的族人,有鱼村原先若是手脚俱全,此刻至少等于被剁掉了一只胳膊,短时间内既不敢也无力再挑起什么争端了。

        水婆婆又说道:“猴子是在半路上遇到鱼梁他们的,他告诉了鱼梁虎娃的身世来历,而这些人一个都没走脱,消息并没有传出去。”

        若山:“真没想到,这件事是三年前绿萝无意中告诉猴子的,我已经吩咐过,知情者严禁再提及此事,也不许私下谈论。至于花海村那边,如今也只有蛊辛知晓,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水婆婆也叹息道:“虎娃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世,这样也好!如果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清水氏覆灭的真相,那就永远也不要让他知道。……我刚才听见你问虎娃的话了,这孩子真的很难得。我感觉再过几年,他一定能迈入初境的,假如能得到世间真正的高人指点,成就绝不会亚于你我。”

        若山感慨道:“若是山神还在就好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