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19、梦境的演变(下)

019、梦境的演变(下)

        虎娃从小经常做一个同样的梦,梦中那秀美的山川、妙曼的身影,令他觉得是那么美好与神往,可是梦境太朦胧,他始终都记不清楚。但是当一个人反复做同样的梦时,渐渐的在意识深处也会留下印象,在身心非常安宁的状态中能回忆起那样的场景,别忘了虎娃如今已是一名二境修士。

        梦境很飘渺,那是他从未见的人、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所以只是一种“印象”,当他想将这种印象回忆清晰时,总是显得很模糊。但是最近他偶尔再做同样的梦,场景却越来越清晰,融入了很多他所见过的风景。

        他在现实中所见过的最美的山水风景,便是花海风光,于是梦境中那秀美的山川就出现在一座花海般的大湖岸边,山中有流云飞瀑、繁花翠树。但是现实中的花海边并没有那样一座山的,山上不可能有那样一个人。她的身影离得极远,可是虎娃却总能看见,仿佛穿越了时间和空间,这就是梦境的特异之处。

        虎娃如今已经知人人都会做梦,而且梦境是不同的,对自己为何总是做这样一个梦也感到很疑惑,所以开口请教山爷。

        而若山也觉得很纳闷,苦思良久并无头绪,只有对虎娃说道:“你的眼界越来越开阔,梦境也会伴随人的成长,它可能就代表着你在世上欣赏与向往的事物。比如你觉得花海很美,所以你在梦中就看见了花海般的风景。”

        虎娃并没有得到太满意的答案,就这样走了。虎娃走后若山却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与这孩子的身世来历有关?……或者,他在梦中看见了山神?嗯,这个可能性很大!山神已隐迹,但可能还在这片蛮荒中留下了某种指引或气息。假如是这样,这孩子将来真的能够迈入初境修行。”

        越这么分析,若山就越觉得有道理,认为虎娃是梦见了山神,否则没法有更合理的解释。若山虽知山神的存在,但从未亲眼见过山神本人的样子,更不知道他的名字叫理清水,甚至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若山虽然曾听见过山神的“声音”,甚至曾在山神的指引下修炼,但所谓山神的声音并不是像寻常人那样在耳边开口说话,而是一种印入脑海中的意念,包含着种种意思,能理解的时候自然就理解了。既然是无声的意念印入脑海,当然也分辨不出男女了,而山神除了自称山神之外,也从未做过其他的自我介绍。

        这是虎娃第一次对人说出他自幼所做的那个梦,山神理清水也是大吃一惊,然后暗自长出一口气,突然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世间也只有他这等高人才能理解这种奇异的事情。若山以为虎娃是梦见了山神,理清水却清楚虎娃梦见的不是自己,而且那种经历也不能完全算是梦境。

        那是有人留给虎娃的一种的意念,在懵懂婴儿的意识深处,就是当初从密室中救出虎娃的那位白衣女子所为。虎娃梦境中看见的人应该就是她,梦境中的场景也可能是她所在的地方,这是一种指引。

        能在人的脑海中留下这种指引,修为至少要突破六境,其手段又被称为神念心印。突破六境后才能施展这种手段,但也不是对任何人都能随意施展,会因对象的不同受到很大的限制。假如对方是一位已三境九转圆满的修士,那么这种限制就很小了,可在他的元神中留下尽可能复杂的神念心印,包含各种信息,就算一时接受与解读不了,对方也可以在定境中慢慢的体悟。

        但是同样的神念心印,却不能印入普通人的脑海中,否则会对人的意识造成极大的冲击,导致神智错乱。而一个刚刚出生才几个月的婴儿,感知尚未发育完全,意识既纯净又相当脆弱,是不可能留下神念心印的,就算勉强为之,这孩子恐怕当场就会变成一个白痴。

        所以那女子给虎娃留下的不能算神念心印,只是极淡、极浅的一缕意识,在柔弱的婴儿神智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因此虎娃自从有记忆始,就会记得自己经常做那样的梦,但梦中的情景又是他不可能看清的。

        这缕极淡的意识既然不能以印入婴儿的脑海、伤害他的神智,那么渐渐的也会消散无存。它虽然消散了,但并不意味着虎娃本人不会再做这样样的梦。当一个人在婴儿时期反复经历同样的梦境,也会形成潜意识,还会经常重现这种梦境,但此时梦境已属于他自己。

        人的意识很玄妙,既然梦境的场景是那么飘渺,当它自然成为虎娃本人的梦境时,就会凭着想象填补很多他本人在现实中看见的东西,使它变得清晰,甚至能赋予梦境各种不同的变化。比如在虎娃最近的梦中,他就看见了那飘渺的山峰矗立在如花海般的大湖岸边。

        理清水为何会长出一口气呢?因为他终于打消了盘踞在心头八年来的一个阴影。虽然明知道谁也不可能派一个婴儿来做卧底,但理清水的心中却不可能不有所疑忌。

        不能责怪理清水过于小心或者是多心了,无论是谁有他那样的经历、在如今的处境中,行事都不得不万分谨慎。其实近年来,理清水已经渐渐猜出了那女子的身份,答案令人惊讶,她很应该就是巴原七煞中最年轻的玄煞!

        ……

        巴原七煞是巴原一带七位传说中的高人,在普通人心目中借是神仙一般的存在,认为他们有飞天遁地、呼风唤雨、移转日月之能,仅听名号就令人敬畏无比。但身为七煞之首的理清水却很清楚,他们不过是一些境界高深的修士而已,行走世间时偶露手段震惊巴原,所以才会留下如此声名。

        七煞的名号最早就是从理清水开始的。理清水曾是巴国理正,主掌讼狱刑罚,亲手处置过很多恶贯满盈之徒。有一次他抓住了几位重犯,但这几人却与国君有旧。国君知道理清水不会放人,而且罪证确凿已没有赦免的理由,无奈之下就调理清水去主持巴国学宫,这是一个令举国尊重而不是举国害怕的职位。

        而下一任理正则为国王的这几位朋友脱罪、把他们给放了。

        理清水刚刚主持学宫不久,国君突然亡故,储君不知被何人暗杀,当时的理正大人无力查出真凶并稳定局势,诸子趁机争位导致巴国陷入内乱。都城在内战中被毁、学宫亦被废。理清水离开学宫后突破六境并菁华诀大成,当他在回乡的途中恰好遇见一伙强人在一个村庄中**掳掠,正是曾经被他拿下收监的那伙国君的朋友。

        理清水并没有显露身份,出手将这些人当场诛杀,当被救的村民问他是谁时,他便回答为“清”。巴国内乱中,很多层被理清水定罪、关押中死囚也趁机逃了出来。这些罪徒有的投靠到争王诸子帐下效力,替他们在对手的地盘上杀人放火;有的则聚集在一起于混乱的巴原上为非作歹。

        理清水诛杀了第一批人之后,自觉不能就这么离去,为人之事要有始有终。虽然他已不再是理正大人,而巴国也不复存在,但他知道很多人曾犯过怎样的罪行。那些穷凶极恶之徒是被他亲手拿下审问定罪的,如今不思悔改仍在乱世中作恶,所犯下的罪行甚至比当年更盛,理清水觉得自己有责任把当年的事情做完。

        于是理清水行走巴原,将那些逃脱大狱、又继续作恶的罪人一一找到并清除,他没有泄露自己原先的身份,但威名与凶名却传遍了巴原,被人称为清煞。

        清煞之名是一个发端,再后来的一百年多年间,有不同的高人因为种种原因震慑巴原,又被人称为白煞、苍煞、象煞、剑煞、命煞与玄煞,与最早的清煞合称巴原七煞。玄煞是其中出现的最晚也是最年轻的一位,她得此名号也就是近年的事情。

        理清水只认识巴原七煞中的另外三位,当然没见过比他年轻了三百多岁的玄煞。由于在蛮荒中隐居,他对玄煞的情况也并不了解,只知道有这么个人、也出自赤望丘而已。理清水对自己的清煞之名尚不在意,更不会去特意打听这种事情了。

        近年来理清水被禁锢在树得丘中枯坐,也开始关注山外的情况,尤其是那些外来的商贩私下里所谈的各种事情,他才渐渐了解到有关玄煞的传闻。玄煞出身赤望丘的白额氏一族,虽不是白煞的嫡系后人,但也是共祖同族。据说她不到双十年华便迈入六境,并修成了少昊天帝所传的吞形诀。

        赤望丘是巴原边域的一处宝地,白额氏不仅占据了那座传说中凡人难见的神山,其族人还控制了山脚下巴原边域的大片沃野,附近很多小部族都听从白额氏的号令。巴原内乱的最终结果是分裂成五国,临近的两国也曾打过白额氏的主意,想把这片沃野和各个部族纳入自己的统御之中。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