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21、太昊遗迹(上)

021、太昊遗迹(上)

        这个时候再返回村寨是不可能了,他们所在之处又是存草不生的裸露岩峰,风很大空气很冷,确实也找不到合适过夜的地方。虎娃心想盘瓠这几年经常跟狩猎队伍进山,也不知在山野中过了多少次夜了,应该比自己更有经验,于是又跟着它奋力向上攀登。

        他们当然没有去翻越巨峰最高处的尖顶,而是翻过了两座积雪的峰顶间一个相对较低、容易穿过的坳。在他们到达山坳之前,天已经黑了,但前方的上山脊线却仿佛镀着了一层金光,天空中的云层也有反光,所以还能隐约看见四周的景物。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攀登这样的山峰是异常危险的,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更何况是徒手攀爬。昏暗中并不能完全看清周围的景物,风化的岩石很容易坍塌,低处堆积的碎石也会形成滑坡,还有很多暗藏的裂隙与谷壑。但虎娃此刻已拥有相当敏锐的感知,就算不用眼睛看,昏暗中也可以勉强跟随盘瓠快速赶路。

        当虎娃登上山脊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愣住了,明白了盘瓠为何一定要冒着天黑翻过山顶。他来处山脚下,远方的路村此时应已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族人们也都已经回屋睡觉了,可虎娃却感觉迎面的阳光刺眼——山这边的天居然还是亮的!

        无论是路村还是花海村,都位于连绵的群峰环抱之间,虎娃小的时候,除了头顶的天空,能展开的视线从来没有超出过周围十里之外。后来他迈过断崖到了花海村,见到了高原上美丽的大湖,那已是视野最为开阔的风景了,但花海仍在群山之中。

        在村中每天太阳落山后,就意味着天黑了,但虎娃今天第一次走上了太阳每天都会落下的、那远方的山顶,在太阳落山之后又一次看见了太阳。一轮圆日就悬在更远方的山脊线之上,虽不像是正午时那么炽烈,但仍然金光耀眼、难以直视,而周围的半天云霞都被染红了。

        更遥远的山脊、尚未落下的太阳,比虎娃的立足处更低,因此阳光竟是以接近于平射的微弱仰射角度照来的。假如虎娃背后有一片巨大的遮挡物,影子将会投射在比他更高的位置,虎娃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甚至连想都没想到过。

        他此刻站在极高处,甚至比远方的太阳位置还要高,身前身后极目望去一览无余,视线不知能穿透多少里的距离。从这里回头看不见远方的花海,却可以看见围绕花海的峰顶,这种感受是对心神的极大震憾与冲击,仿佛整个天地都无限的打开了,而人站在其间显得是那么渺小。

        虎娃并非一般人,他感受到这种震憾与冲击,有那么一瞬间进入了奇异的定境,仿佛自己的身形也舒展开来、融入到这天地之中,接受着这无穷无尽的意境洗炼,而他的心神则在与天地同化的形骸放游、体悟着前所未有的玄妙。

        是盘瓠的吼吠声将虎娃从这种奇异的定境中惊醒,应该是催促他赶紧下山,眼看远方的太阳已经落到了遥远的山脊线上,这里也很快要天黑了。虎娃跟着盘瓠快速跑下山时不禁在心中暗想,假如有人的速度足够快,能够追赶太阳在苍穹上的脚步,那么他眼前的太阳是否就会永不落山?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他们又进入到一片原始丛林中,盘瓠领着虎娃爬上了一株参天巨木,很高处有一片很多条枝桠同时张开的地方,还算宽阔平坦,既能窥探地面上的各种动静,又被茂密的树冠遮挡,显得安全而隐蔽。这一带最常见的树木是冷杉,只有一根粗壮笔直的主干和细小的横枝,盘瓠能找到这么一株奇异的大树并不容易,看来就是它上次经过这里时所选择的宿营地。

        当天夜里他们就在树上过夜,虎娃选择了一个尽量舒服的姿势盘坐,后半夜又躺下来睡觉,而盘瓠则人模狗样的也盘坐在一旁。由于是在山野中过夜,虎娃不论是定坐还是睡觉都保持着一种自然的警觉,一旦受到惊扰,就会立刻有所反应而醒来。

        这一夜虎娃似醒非醒了好几次,他能听见地面上有微弱的沙沙响动,带着某种原因危险的气息,但还不至于对大树上的他造成威胁。听声响并非猛兽,而是一些爬行动物和各种毒虫。

        天亮后爬下巨树继续赶路,山这边是一片谷地,最低处也要比路村高多了。除了他们昨天过夜的那片丛林之外,这里的植被并不算很茂盛,气候较冷、环境相对与世隔绝,并没有大型动物出没,但是在初秋的季节里却有很多毒虫。比如虎娃就发现了不少蜈蚣,有的竟然有两尺多长,仅仅看样子就知道毒性很厉害,假如被蜇一口谁都不会好受。

        这里自古便无人迹到达,就算深山各部族的狩猎队伍也不会到来。虎娃也看见了究竟是什么东西伤了盘瓠,那是一条手臂粗的长蛇,鳞片坚如精铁闪着点点金光,靠近胸侧的位置竟然有几片鳞像羽毛一样张开、似刀片般锋利。

        盘瓠上次经过这里的时候,被这条突然扑出的长蛇偷袭。但盘瓠的反应很快,并没有被蛇咬中,却被鳞片擦伤了。而那条蛇也没有好下场,被盘瓠当场猎杀,虎娃经过时又看见了。但虎娃并没有来得及停下脚步细看三天前战场,盘瓠又叫着催他赶路,好尽快穿过这片毒虫出没的荒林。

        可能是因为昨日已登上了附近一带最高的山峰,今天走的路感觉比较轻松,穿过这片高原谷地并没有用太长的时间。大约在正午之前,他们又登上了另一道山脊,就是昨天看见太阳第二次落山的地方。

        登上了山脊才知道前方高度差不多山峰不止一座,起起伏伏又走了很远,到了午后来到了群山中的另一片低谷,盘瓠兴奋的叫了好几声,意思是地方到了!这条狗站定脚步往谷中比划了一番,神情略显得意,仿佛在问虎娃——你能不能在这里发现什么?

        虎娃望着那片低谷,它世群山间的一片很不起眼的小盆地,大约有几里方圆,边缘地带有很多裸露的岩石,生长着稀疏的草木。这里显得荒凉、干旱与贫瘠,几乎没有动物活动的痕迹,连毒虫都没有,是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盘瓠带他到这儿来干什么?

        虎娃闭上眼睛,释放感知去搜索,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发现,不由露出困惑之色。而盘瓠的表情明显是在笑、学着人一样的笑,然后挥了挥爪子,示意虎娃跟着他走,进入这片荒凉的谷地之后,盘瓠已经直起了身子,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穿过乱石与灌木丛,这一带没有水源,也没有根茎肥美多汁的植物生长,灌木中也不结什么可吃的野果,反而还长了很多硬刺。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动物栖息在这里,就连鸟儿都不会飞落。走到接近谷地中央的地方,前方是一片怪扭树。

        所谓“怪扭”,只是深山野民的一种称呼,它叶子有点像槐树,枝条有点像柳树。当它的树干长到一丈多高之后,枝条就会互相缠绕并向周围张开,然后一直垂到地下,远看就像一座绿色的小房子。

        这一带的草木很是低矮稀疏,接近谷地中央的怪扭树却非常茂盛,垂下的枝叶密密麻麻完全遮挡了视线。盘瓠伸爪子拨开怪扭枝条钻了进去,虎娃也跟着进入了另一片奇异的空间。

        由于茂盛的怪扭树枝条完全垂地,遮挡了外面的光线,所以在树冠下是一片黑暗,虎娃等眼睛适应了黑暗,伴随着感知的延伸才接着往前走。又经过了好几棵怪扭树,再拨开枝条却突然看见了亮光。

        这亮光并不是树梢上撒落的阳光,来自于前方一个神奇的地方,虎娃终于彻底看清了这里的地貌。谷地中央比外面看上去更低十余丈,竟有泉水分布,积成了好几片浅浅的水面,水面之间也有干燥的高地,前方铺着光洁的白色石板,居然是人工凿建的路。

        那些怪扭树就生长在水边的高坡上、围绕着谷地中央,形成了一圈密密麻麻的天然屏障,盘瓠带着虎娃穿过怪扭林,恰好走到了这条路上。两侧的浅水中竟生长着莲花,圆形的莲叶有的在半空舒展,有的铺开在水面上,其间还点缀着碗口大小的花朵。

        虎娃从来就没见过莲花,当然更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只是觉得那叶婷婷舒翠、那花娇艳多姿。而且这里莲花十分奇异,花瓣从里到外共有三层、每层有五瓣,且这五瓣颜色皆不相同。花瓣的从蕊处生出的根部颜色很浅,而过度到尖端与边缘时颜色变得最深。

        那红色的花瓣从花心处的浅粉渐变成鲜红,像晕染开的云霞又像喷薄的火焰;白色的花瓣从近乎无色透明的根部直至边缘的纯白;黄色的花瓣似是带着淡淡的金边;青色的花瓣从嫩绿过度到深翠;黑色的花瓣只在边缘显现出纯黑,根部似蓝又似紫、颜色由内向外逐渐变深。

        在花瓣环护中央娇嫩的花蕊,则几乎是透明的,隐约带着淡淡的五色光辉,也不知是它自身的光泽还是映射出花瓣的颜色。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