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25、无名(上)

025、无名(上)

        蛮荒中的生活原始而单调,日复一日的时光看似无尽的漫长,几年的时间在生命中会显得很短暂。这里的族人夭折率和意外死亡率虽然非常高,但是健康的幸存者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呈现出一种很古朴的状态,很多人往往年近百岁而气力不衰,直至某天寿元已尽、忽然而逝。

        这也是一种自然选择的结果,健康的人会很健康,而生老病死并没有给人们留下太多的回避与拖延的余地。在蛮荒部族中,有许多人一辈子可能只会做一件事或几件事,因为并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事实上他们也不会更多,因此往往可以用所做的事情来称呼一个人或一个部族。

        比如路村的祖先武丁,他曾经就是为巴君开路的,后世族人便以路为姓。再比如有鱼村人,他们主要就是以打鱼为生,后来族人便都姓鱼。但蛮荒中的变化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到来的,以至于很多人都没有清晰的意识到。

        而在鱼梁带着那一队精锐手下失踪后不久,有鱼村的长老们便意识到他们已遭遇了意外,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这对有鱼村的打击是沉重的,意味着他们企图偷袭花海村或路村的计划失败了,可能将无法再凭自己的力量与路村全面对抗、统领蛮荒各部族。

        假如这件事另有内情,说不定还会引来血腥的报复,有杀身灭族之祸。于是族长鱼大壳做了个决定,派族中最出色、也是他最器重的一位晚辈鱼与游离开了有鱼村。鱼于游率领一队族人带着族中历代传承最珍贵的器物,还有在蛮荒中收集的珍稀物产,穿越那艰险崎岖的道路,下山去了巴原。

        那条路的尽头是如今巴原五国中的相室国的地盘,鱼大壳让鱼与游去寻找上次来到路村的那位使者悦耕大人。有鱼村以举族之力供奉或者说是贿赂,希望得到这位大人的一个承诺,帮助有鱼村平定蛮荒各部的纷争,建立一个部族联盟,该联盟将效忠于相室国的国君。

        自从巴国分裂之后,周边群山中蛮荒各部族也就没有了共主,山野来朝的事情近百年来几乎没有出现过。悦耕大人见到鱼与游一行很意外,他随即想到如果国君知道有这么一队“使者”来朝,一定会非常高兴。他们送来的东西倒是其次,但这件事情的意义非常重大。

        悦耕特意让有鱼村的这十几位族人先好好洗漱休息,并让他们都穿上了鞋、换了几件新衣服。但为了表明他们的身份,还让他们披着原先的皮袍,服饰仍是原先的样子,只是打扮的更加干净正式。悦耕又教了他们一些需要注意的礼节,带着鱼与游等人去觐见国君。

        于鱼与游的身份变了,他不再是简单的来给悦耕大人送礼,而是代表一个蛮荒中的部落联盟向国君朝贡。相室国君果然大喜过望,厚赏了悦耕大人,并赏赐了鱼与游等人以及蛮荒中这个所谓的“部族联盟”不少东西。

        鱼与游便乘机告诉国君,如今不仅巴原内乱,蛮荒中各部族的形势也很混乱,部族联盟多有纷争不服共主,因此多年来不曾朝见国君、请国君恕罪。这些话有的是鱼与游自己想的,有的是那位悦耕大人教他说的。

        有鱼村人要想实现目的,这么做是最好的选择,而悦耕大人也不能白受他们的好处,自然会设法帮他们的忙。

        由于路途遥远,生产亦不发达,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地方,做一件事情往往很慢,但只要没有意外情况的出现,人们就会一直做下去。国君让悦耕大人负责此事,应有鱼一族的要求先是赐给了他们一批武器和巴原上的物产,并派人护送这支队伍回有鱼村。

        对于有鱼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国君赏赐的东西,而是相室国派来的人。原本在巴原上地位很普通的来客,在有鱼村被奉为上宾。

        那几人中有农师,教有鱼村人如何使用他们带来的农具、尝试着在附近开辟田地、种植巴原上的作物,并仿造与制作更多的新农具。几人中也有兵师,教有鱼村的精壮男子使用武器,最重要的是战阵操练,有一些锋锐的武器则是从巴原中带来的。

        相室国君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炫耀国威和君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来的好处。只要各部族形成以有鱼氏为首的稳定联盟,将来就可以在这里招募勇士、征集各种特有的物产,当然有助于强盛国力。而且巴原周边不止这一片蛮荒,如果以此为基础,用同样的方式收复其他的蛮荒各部,相室国将国力大盛。所以这不仅是一种瑞兆,也是一个开始。

        至于鱼与游,并没有跟随族人返回有鱼村,这位年轻的初境修士在鱼大壳的授意下,向悦耕大人提出请求,希望难呢过在巴原上寻访高人,拜师修炼更强大的秘法,请悦耕大人为之引介。

        这也是鱼大壳留下的一个退路,假如将来与路村的冲突演化到决战难免,虽然拥有绝对的胜算,但也不得不考虑其他结果。万一有鱼一族最终败亡,还留下了最后的血脉种子,不至于完全族灭,甚至还有复仇的希望。

        ……

        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虎娃对这些事仍是一无所知。山神理清水虽然看见了蛮荒中发生的一切,却什么都没有告诉这个孩子,也没通过虎娃去提醒若山等人任何事情。因为他和虎娃约定,不要将有关太昊遗迹的一切事情说出去,当然也包括虎娃在这里能“见到”山神的事情。

        蛮荒各部族中的孩子,男孩在十二岁之前、女孩在十岁之前通常是不参加集体劳作的,他们的任务只是健康的长大、将来成为族中新的力量。他们在观察中学习大人所做的很多事情,比如在村寨里看人们加工各种用具,并适当打下手帮忙,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玩耍,而玩耍也是一种锻炼。

        虎娃和盘瓠是路村最特别的两个“孩子”,他们每天跑得都比较远,偶尔还不回村过夜。一条狗通常寿命只有十几岁,到了十来岁的时候,生命往往已经由壮年进入了暮年,恐怕不能再称之为“孩子”了。

        但族人以前从来没养过狗,盘瓠是族中唯一的狗,从小就和族人一起长大,而且自以为是族人的一员,那么它的心态和行止也就像族中的孩子。另一方面,自从开启灵智得以修炼之后,盘瓠的寿元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不能以普通的狗来衡量,相对而言它还处于一种特殊的童蒙时期。

        就在他们从太昊遗迹返回村寨后不久,虎娃发现了一件事,盘瓠身上的伤痕消失了。受了伤只要没送命,迟早都会好的,伤口也会愈合,但有些痕迹却不能完全消失。盘瓠身上有两道伤,一道在肩头,是三、四岁的时候被那只怪鸟的尖喙划伤的,当时差一点就见到骨头了,虽然被水婆婆治好了,但是伤痕还能看见。另一道伤口在腰侧,前往太昊遗迹的路上被那条突然窜出来的怪蛇所伤。

        第二道伤口完全长好后,然没有留下伤痕,如此也倒罢了,可是原先在肩头上伤痕也消失了,就算用手指扒开狗毛仔细寻找,也发现不了它曾经受过伤的样子。这让虎娃觉得很惊讶也很高兴,但他如今已懂得什么叫修炼,所以也没有太过大惊小怪,心中暗想可能这是洗练形骸的效果吧。

        这确实是修炼之功,但通常情况下没这么神奇,更主要的是那五色神莲藕的强大灵效。盘瓠适时用恰当的方法炼化吸收了那些灵效,虽然不像虎娃那么完美,但得到的好处也是巨大的。否则在它从一境突破二境之时,旧伤发作会让这条狗很难受,甚至饱受折磨成为无法突破的障碍,因为二境修炼主要就是洗练筋骨腑脏,旧伤暗疾都是隐患。

        盘瓠就是从太昊遗迹回来后不久,初境九转圆满迈入二境,继续它的自悟修行之旅,过程很顺利,并没有碰到太大的麻烦,但二境修炼对它来说,岁月可能比初境还要漫长。虎娃则在回来的路上二境九转圆满,但他一直仍在二境修炼之中,不仅精力充沛、身轻体健远离伤病,而且感觉总是那么舒服、清爽。这就是虎娃想要的,或者说他并不需要去想。

        时间又过去了三年,这三年中虎娃始终在修炼二境,他早已九转圆满,但也无所谓圆满不圆满,就是在这样一种天然混成的状态里,每天过的都很开心。他每过一两个月时间便悄悄去一次太昊遗迹,不算太频繁,也没有引起族人的疑心。可能是大家对他总是跑到外面玩早已习惯,渐渐熟视无睹,而虎娃每次都会带着盘瓠。

        那处“修炼宝地”中,有十二株龙血宝树、五株琅玕树,池中开放了八十一朵五色神莲,围绕莲花共有九百七十二片莲叶,另外还有十八枚结了莲子的莲蓬。虎娃在定境中,神气那奇异的小世界融为一体,对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已熟悉无比,虽然还不清楚它们叫什么名字。但这也没关系,天地万物最初本就无名。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