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27、山爷的旧账(上)

027、山爷的旧账(上)

        若山的打算,就是让大家习练祖先传下来的开山劲,不仅传授路村人,也包括花海村的族人。两个村落加起来共有九百多名族人,除去老弱妇孺,其中能出山作战的精壮男子约有三百余人,他们全部都要修习。按照若山的估算,最后能够练成开山劲者大约能有五十人左右。

        开山劲是一套秘传功法,追求的就是远超常人的力量。它也讲究定坐行功,身心进入一种类似初境的体验中,感应全身气血运转,但更重要的是平时的勤修苦练,在非常艰苦与专注的状态下锻炼与打熬筋骨。

        这是一种有意识的主动锻炼,不同于劳作中被动的消耗体力,在运动中要保持着意识清醒、仔细感知身体的变化,特别是那种新“出现”的力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迈过这一步,大多数人就算锻炼一辈子,可能筋骨肌肉会比常人强悍,但是并不能练出开山劲。

        假如获得了这种力量,那么还更高深的功法,指引修炼者运转这种力量,反复洗炼形骸,掌握可运转与发动的劲力,使他人难以相信那股力量竟然是由血肉之躯发出的,修炼到极致甚至可以外放攻敌。比如有人靠墙站着,高手在另一边出拳打在墙上,劲力可透墙而伤人。

        这种功夫,被路村祖先称为武丁功,它是开山劲的最高境界。

        在理清水这样的大宗师看来,武丁功所呈现的身心状态,就类似于二境九转圆满,但它需要常年坚持不懈的苦练,否则这种功力就会退失。而练出开山劲的功法,也类似于修士迈入初境的过程,但这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初境。

        登天之径八层九转七十二阶,最终的目的是长生久视。无论习练者目的是不是长生,每一层境界的身心状态都是存在的,人们可以通过修炼去印证。而修炼开山劲看似艰苦,要付出无数的汗水和辛劳,且要常年坚持不懈,但在理清水眼中走得却是一条捷径。

        能练成开山劲者,其中大部分人原本是迈不过初境的。也许是勤能补拙吧,也许是因为这套秘诀所追求就是另一种目标,所以在长期而专注的艰苦习练中能得到一种类似初境的体验,甚至进而获得相当于二境的修为。但这种功法修至武丁功的境界就是极限,不可能再往上突破了。

        理清水早就看出修炼开山劲是一条永远走不同的死路,若人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修炼它也未尝不可。但如果在锻炼筋骨时损耗过度,或者练成开山劲之后过度使用力量、超过了血肉之躯所能承受,会留下内伤隐患,不仅难得长寿甚至可能会暴亡。

        理清水曾向若山指出过这些,并给了这一带各部族更高明的指引,所以路山并没有再传此功。可是今天因为形势的变化,若山终于改变了决定,部族存亡为头等大事,族人修炼开山劲的隐患倒是其次的问题了。

        若山向蛊辛详细讲解了开山劲的传承来历以及功法特点,蛊辛又惊又喜道:“原来山爷还掌握着这样一种秘传,那么方才的计划就可以实现!……习练开山劲有隐患,我们要和族人说清楚,只要不过度运用那强大的力量,也就不会造成难以弥补的内伤。”

        若山沉吟道:“长期勤修苦练,终于获得了远超常人的力量,谁不想拥有哪种畅快使用它的感觉呢?内伤隐患的是不知不觉中堆积的,这要看他们自己怎么掌控了,但我们的确必须能把话说清楚。……我们明天就召集族中所有壮年男子,让他们习练开山劲的入门功法。”

        水婆婆却突然插了一句:“还是只有男人才能习练吗?这到底是祖训,还是你若山自己的意思?”

        若山苦笑道:“自古以来,开山劲都是传男不传女。这门功法的修炼过于艰苦,劲力练成之后又过于刚猛,的确不适合女子习练。女子习练开山劲不仅难以入门,对身体的伤害也更大,祖先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

        若水冷笑道:“我还记得你当年说过的话呢——女子怎么能修炼开山劲?恐怕练到最后会变得不男不女!”

        若水的脾气很要强,她知道族中有祖传的开山劲,曾经也想研习,可能也不是真的想练这套秘法,就是想参照印证一番。可是当年被若山回绝了,她为此事一直耿耿于怀,直至今天还在翻旧账呢。

        蛊辛听明白了,原来两人之间还有这么一段过节,赶紧劝和道:“水婆婆,山爷的话很有道理,我方才听闻了秘法,开山劲确实不适合女子习练,山爷当年也是关心您。再说了,不仅是您,这些年来山爷谁都没有传授,因为此功法大有隐患。您如今已是五境高手,又何必再为当年这点小事介怀呢?”

        若水哼了一声道:“我也清楚它不适合女子习练,当年只是感兴趣、想研究研究而已。开口相求之后才知道,原来在若山族长眼中,我与族中其他女子并无什么区别。”

        若山一脸苦笑不知说什么才好,蛊辛只得笑着敷衍道:“这话说的!水婆婆您怎么会是寻常女子呢,而是这蛮荒中最出色的女子!山爷,您说是不?”

        若山连连点头,若水的脸色才又好看一些,又对蛊辛道:“开山劲需要长期勤修,三百名壮年男子也是你我两族中最主要的劳力,不可能全部修炼开山劲而不做别的事情,这样的话,我们也是承受不了的。”

        大规模组织族人修炼开山劲,在他人看来这是脱离劳作而无谓的消耗体力,并且是极大的消耗,会让最精壮的成年男子每天都精疲力竭,需要的食物与营养补充也远比平时多得多。一方面所有的壮劳力都脱离了劳作,另一方面又增添了比平时更多的供养负担,路村和花海村也不可能承受得起,水婆婆的担心非常有道理。

        若山沉吟道:“这几年,两个村子的物产比以前丰富多了,我们目前的储备也有不少,短时期内还是勉强能做到的。三百人也不能同时习练开山劲,将他们分成三组、轮流练习,每组练开山劲一个月,另外两组则加紧狩猎与耕作。其实平时的劳作,也是锻炼气血筋骨的一种方式,可与练功穿插进行。”

        蛊辛补充道:“假如一年之内,还练不成开山劲的那些人,就可以不必再练了。在这一年中练成开山劲的族人,则专门集中起来,让山爷指挥他们操演军阵。”

        若水今天虽然和若山翻旧账,但正经事还是分得清的,她也建议道:“练习开山劲的同时,还可以顺便操演军阵。就算这三百多人大部分练不成开山劲,但也经过了军阵训练,紧急情况下也能列阵出战。我这段时间就监督族人打造兵甲器具,有些器物的炼制,恐怕也只有我亲自动手才行。”

        若山说道:“我和你一起做,突破四境放能以法力炼制器物,如今两族中只有你我才有这等本事。”

        若水瞪了他一眼道:“都多少年了,你这脾气怎么一直都没变?有什么事情总想着自己一个人逞能!既要带领族人修炼开山劲,又要操演军阵,还得盯着有鱼村和巴原那边的动静,你能忙得过来吗,不怕把自己累死?炼制器物之事,不用商量了,就由我一个人来负责!”

        蛊辛在一旁打圆场道:“可惜我修为低微,尚无炼器之神通。但普通的用具不必都由水婆婆来操心,我自会监督族人用心打造,水婆婆只需负责最后、最关键的步骤即可。”

        若山和若水当年确实有“事”,假如不是这样,他们早成一对眷侣了。若山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就对若水有意思,可是当时的老族长却不同意若山娶若水。

        原因也不复杂,不仅因为当时的原始氏族已经开始尽量与外族通婚了,同族同姓通婚的情况越来越少;更重要的是,清水氏的祭司曾来路村提亲,他就看好若水了,老族长希望若水嫁入清水氏一族。

        若山一气之下,便离开村寨去巴原上闯荡,临走之前声称一定要闯个名堂,在巴原上成为一城之主,带着受封的氏号**。而若水的性子倒也刚烈,就是不同意嫁入清水氏一族,老族长也没办法,而且若水此时已突破三境修为,谁也不好勉强她什么。

        又过了三年,若山回来了。他并没有在巴原上当上一城之主,只是经历了战乱纷争。有意思的是,若山早就知道若水不会嫁给清水氏的祭司,他们俩还是当然的一对,所以才会回来的这么快。接着若山又成为路村新一任的族长,自己的事情那就自己决定吧。

        若山离开村寨的时候,若水当然盼着若山回来;可是若山回来之后,若水又不理他了。可能是记恨若山当初留下她一个人就这么走了,居然没有拐带她一起私奔!若山讨好哄劝的话说了很多,若水却提出了一个要求,想修习族中祖传的开山劲。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