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28、先天地生(下)

028、先天地生(下)

        虎娃周身的琼光渐渐敛去,舌下的那枚琅玕果已缓缓化尽了,菁华气归散于这片小世界中,而那精纯的生机气息也洗炼了虎娃的形神,仿佛在追溯生命的源头。然后只见盘瓠身边的池水涌动,有一朵浪花卷起到空中凝成透明的球状,又突然下落,兜头洒了盘瓠一身,把这条狗吓了一跳也浇了个透湿。

        原来虎娃已收功离定,看见盘瓠的傻样子,便用隔空御物之法和它开了个玩笑,虎娃毕竟还是个孩子,而孩子总是顽皮的。盘瓠汪汪叫了几声,跳入池中游了过来,蹦到白玉祭坛上乱抖毛,洒了虎娃满身满脸的水珠子。

        它认为自己很机智的找回了场子,等虎娃站起来想揪它耳朵的时候,它又蹦进莲池里躲在一片荷叶下看不见了。接着莲池中浪花涌动,一个浪头将这条狗给卷出来了。盘瓠很灵活的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落在了池岸上,在空中还不忘甩尾巴企图再溅虎娃一身水。

        但盘瓠这一次的偷袭却没有得逞,尾巴上甩出的一串水珠居然被虎娃施法凌空定住了!

        树得丘上的理清水只有叹气的份了,生长五色神莲的万年长清之泉,古往今来多少绝世高人心目中的圣地,成了这孩子和狗打闹的水池。但他也感到很欣慰,因为虎娃的御物之功竟然已能这么自如的操控无形之水,方才卷起浪头将盘瓠扔出莲池的手法很高明,而凌空定住一串水珠则更不简单。

        这些当然不是理清水教的,虎娃就是在逗狗玩。

        玩耍了半天的盘瓠最终仍然没有逃过“受苦”的命运。虎娃今天吃了一枚琅玕果,并没有它吃,于是这条狗就好像忘了莲子的事情。可是虎娃还是按照山神的吩咐,又剥开一枚莲子让这条狗带着芯芽一起吃了。

        五色神莲上的所有东西,山神都让虎娃不要乱丢,就算被剥空莲子的莲蓬,仍然要放在白玉祭坛上,从莲子上剥下的那一层青皮也得留着——这些都是不死神药啊。

        ……

        在路村与花海村两族为了应对冲突的准备中,在虎娃与盘瓠的玩耍打闹中,日子又过去了一年。在这一年时间内,虎娃带着盘瓠又悄悄去过七次太昊遗迹。理清水算是豁出去了,已无所谓败不败家,每次都让虎娃摘取一枚琅玕果服用。

        这也许不能称之为服用,虎娃只是将之含在舌下,仍然像以往一样定坐修炼,让琅玕果在神气洗炼中自然的化散,既不刻意吸收、但也不是故意不吸收其灵效。琅玕果做为一种不死神药最重要的灵效,大半化为琼光又归散于天地间,这树上的果子算是白结了。

        但虎娃的功夫却不是白练,那琼光中凝炼着天地间最精纯的生机,曾在他的形神中运转,这种修炼的结果,是拥有了令人羡慕的形神恢复能力。不论是身体的劳累还是神气的消耗,虎娃于定坐中涵养生机本源,恢复体力与法力的速度都是极快,这种感觉当然也是极好。

        假如让世间修士知道虎娃竟然如此“吃”琅玕果,恐怕太多人都会惋惜得捶胸顿足,甚至会嫉恨得发狂,哪有这么服用不死神药的?

        其实在理清水原先的计划中,本打算待虎娃突破四境后便传授他菁华诀,并让其服用一枚琅玕果试试,这么做虽然也很“浪费”,但对掌握菁华诀很有帮助,而当年的若山和若水都没有过这种待遇。

        可是理清水的这个计划也改变了,就在虎娃问琅玕果能不能吃之时,便让他“吃”了,而且后来每次都让他服用。

        至于在修炼的过程中,虎娃究竟得到了多么强大的神通法力,他的元神世界又是多么的广阔无极,这并不是他关心的问题。虎娃更关心的,可能是怎么让盘瓠乖乖的把莲子吃下去,因为后来理清水又提出了新要求,要盘瓠带着莲子上的青皮一起吃。

        莲子上的青皮入口也能完全嚼化,但那股涩味简直沁透形骸百脉,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甚至能令人控制不住地全身抽搐。而理清水却要求盘瓠在白玉法座上定坐行功,便是虎娃平时修炼的位置。

        盘瓠已入二境,渐渐开启的灵智也在成中,也能进入理清水所要求的定境。如果说理清水有偏心的话,他从感情上还是更钟爱这条狗的。盘瓠在白玉法座上定坐修炼,山神也能与它有意识沟通,至于山神说了些什么、盘瓠又听懂了什么,恐怕只有狗知道了。

        一年过去了,虎娃已经十二岁多了,这一年他长得特别快,个子高了老大一截,身子骨也比以前壮实了许多,虽然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但已依稀有点大人的模样了。或许是因为服用了这么多、这么久的不死神药,他的肌肤竟带着一种莹润的玉质光辉,而将神气收束精华内敛时却没什么异状,就是比其他族人更白嫩一些。

        在这一年中,虎娃发现了一种新游戏,就是将莲池中摄出的水凝成很多水珠,然后操控这些水珠去追打满处乱跑的盘瓠。盘瓠的身形非常灵活、动作极其敏捷,可是当虎娃能自如操控的水珠越来越多的时候,它往往顾头难顾腚,最终总是被打成一条落水狗的样子。他们总是玩得很开心。

        但最近那么两个多月的时间,虎娃却一直没有再去太昊遗迹,因为盘瓠并不在村寨中。它被山爷带到了中央谷地,正在训练与军阵配合作战,因为真正的大冲突即将到来。

        虎娃却不清楚这些,他只知大人们都很忙,而盘瓠加入了山爷特别训练的战阵中,将来能够更好的保护族人。水婆婆就是这么告诉他的,而族人们也是这么认为的,真正的知情者只是族中参与决策的几位重要人物。

        在路村中时,虎娃当然坚持修炼,但他按照山神的吩咐,不让其他族人察觉。

        盘瓠不在,大人们都很忙,虎娃一个人有些无聊,他去花海那边转悠了两天,这天回来的时候站在他的小屋里,发现屋子有点小了、屋顶也有些矮了。原因当然是他长大了也长高了,这小屋还是山爷十几年前搭的。

        虎娃倒也没想去麻烦谁,他打算过两天自己重建。在他看来,如果准备好材料、动用御物之法,仅凭心意操控便可以很短的时间内建起一座新屋,可是山神不让他在族人中暴露修为,看来还得动手干活。

        这天早上,虎娃便打算找水婆婆说一声自己要盖新房子,可是中午族人吃饭时他却没有看见水婆婆。打听之后才惊讶地得知,水婆婆竟然不在村寨中,她昨天就去了中央谷地,而族中大多数精壮男子都被她带走了,难怪吃饭时村寨里少了这么多人。

        虎娃并不知道在那中央谷地中,今天很可能会爆发一场决定蛮荒未来命运的大战。穿越深山野林的路途过于艰险,未成年的孩子不适合这种长途跋涉,一不小心就会出意外,所以族人们还从来没带虎娃去过那里。

        有人问他找水婆婆干什么?虎娃便回答自己想造一座更高更大的新屋子,于是便被大家取笑了。有好几位妇人打趣说虎娃的年纪还这么小、毛还没长全呢,就开始想女人了。当男子想为自己翻新房子的时候,在部族中的含义就是想娶亲了。

        部族的男子十六岁就可以娶亲,但虎娃目前还是太小了点。有人开始追问虎娃看上了谁家的姑娘、有什么样的想法、夜里是不是梦见过什么事?问到最后把虎娃的脸都问红了。

        蛮荒部族中虽民风淳朴,除了劳作之外没有太多别的事情,男女之事倒是大家最爱谈论的话题,也是除了食物之外众人最关心、最感兴趣的东西。虎娃的年纪虽然不大但也不算太小了,他也渐渐开始接触到很多这方面的东西。这是很自然的情况,食与色,就是代表了生存与繁衍的本能。

        好不容易摆脱了一帮妇人的追问与笑话,虎娃又回到自己的小屋里休息。屋外的孩子们正在村寨中央的空地上玩耍,也有人追着公鸡母鸡到处乱跑,这是虎娃小时候曾干过的事情,如今村子里又有了许多比他年纪更小的孩子。

        就在这时,村中突然传出一声响雷般的大喝:“大家快回去,把孩子都带回屋子里,不要出来!”

        喊话者居然是花海村的族长蛊辛,他不知何时他已来到了空地中央,身穿皮甲背着箭筒,手上拿着一支硬弓,脚边还插着好几支梭枪。蛊辛的女婿叔壮站在他身旁,腰佩长刀也背着弓箭,手持梭枪神色凝重。

        蛊辛是一名三境修士,如今已有三境八转之功,而叔壮也已经拥有二境四转的修为。在他们身后还有三十余名精壮男子,其中大多数竟来自花海村,皆全副武装凝神戒备。这种场面通常只会出现在野外狩猎偶尔碰到大型猛兽时,此刻怎么会发生在村寨里呢?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