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29、羽民(上)

029、羽民(上)

        蛊辛等人皆背朝村寨正门站立,仰起头望着后山的方向。村寨最北是水婆婆的房子,后面的寨墙上开了一道门通往缓坡上的火麻林与菽豆田,再往上是陡坡,生长着榆树林和青冈橡。榆树相对较为低矮,而那些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青冈橡则株株高大参天。

        在那些青冈橡展开的树冠枝叶间,不知何时已停着一百多只硕大的怪鸟,再仔细看竟然不是怪鸟,而是背生双翅的人!蛊辛的心沉了下去,好似一直沉向不见底的深渊,来犯者居然是羽民族!

        路村位于那道深不见底的谷壑之北,有一条蜿蜒崎岖的山路,自西向东从中央谷地通往路村。而过了路村再往东,山中便无路,当然也没有别的部族往来经过。东边是路村人传统的猎场,山野绵延丛林无尽,但严格的说起来,更远处也并非再没有其他部族了。

        在路村以东极偏远的地方,那条谷壑的尽头处、高山中的原始丛林里,还生活着一支妖族,自古被称为羽民族。据说他们是古时大妖的后代,模样异于常人,身材都不高,成年人的个头就和正常人中十几岁的少年差不多,更特别的是——他们的背后都生有一对羽翼。

        羽民族人的翅根长在正常人的肩胛骨位置,一对长长的羽翼从肩头一直垂到小腿肚,内侧是柔软的绒毛,外侧和边缘则是坚硬的长羽,完全展开的宽度是其身高的两倍有余。据说他不在地上建筑房屋,而是住在参天大树上的巨巢中。

        与一般的鸟巢不一样,他们的巢很坚固并有屋顶,可以遮蔽山中的风雨,很像一座座树屋。还有人说他们睡着时是趴着的,那一对羽翼就盖在身上当被子。

        羽民族住在高处的树屋中,不仅是祖先的习惯而且很安全,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们会飞。尽管身材不高,可相比飞翔的禽类,他们的身体也是明显偏重的,因此并不能在高空做长距离的飞行。但他们胸背以及上肢肌肉特别发达,奋力扇动翅膀也可以飞行不短的距离,并可展开双翼在高处顺着气流滑翔出很远。

        因此群山谷壑对他们而言并非是不可逾越的阻隔,他们无需架桥开路。羽民族生活在深山野林中,附近并没有通往树屋村寨的道路,外人极难到达,他们几乎是与世隔绝。

        但羽民族也并非完全不与外人接触,他们有时也需要和其他部族交换东西,都由族长大毛率领一批族人长途飞到中央谷地。其族长大毛是羽民族中最特别的人,早年迈入初境得以修行,如今的神通法力已颇为不弱,更神奇的是,他能变化形体。

        大毛的原身与族人们一样也背生双翅,展开一对羽翼可以飞行,但他落地之后却可幻化相貌,羽翼消失与常人无异,身材也和正常人差不多,五官同样变得没那么怪异。大毛是一位四境修士,据说只有突破了四境,妖族才能掌握这种神通变化。

        羽民族每隔很长一段时间,才会由大毛率领一队族人到中央谷地和其他部族交换物产。因此各部族也知道深山中有这么一支奇异的妖族存在,但在大部分时间里很少能见到羽民族人。这支妖族也几乎不和外族打其他的交道,更别说通婚往来了。

        羽民族当然并非禽类,他们也是人,有灵智开口能言,会加工与使用工具并集体劳作,但由于他们怪异的外表,具备普通人所没有特征,因此被称为妖族。据接一些偶尔触过羽民族的人说,成年的羽民族人不仅身材像十几岁的少年,脑子也像,说话办事都有点笨笨的。

        羽民族平时与外族打交道,都是由族长大毛出面。而这位族长看上去倒是与常人无异,应该是这一支妖族中本事最大、最有见识、最聪明的一个人。除了羽民族之外,这一带蛮荒深处还有其他好几支妖族,各有各的特点,但基本上都极少与外族接触,而羽民族是其中唯一会飞的。

        对于这样的妖族,正常人见了难免会有一种非我族类的感觉,但在这样的蛮荒中,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路村人外出狩猎时,假如走得很远到了丛林深处历代活动的猎场范围最边缘时,偶尔也曾遇见羽民族人飞过。但他们几乎不打与人交道更不打招呼,数百年来基本上还是相安无事的。

        蛊辛此刻看见的就是羽民族人,他们落在路村后山的青冈巨木上,密密麻麻足有一百二十多人,且全部带着武器,明显来者不善。这是谁也没想到的情况,就算睿智的山爷为应对蛮荒中的冲突做足了各种准备,但也绝不会料到今天这一幕。

        今日那中央谷地中大规模的正式冲突终于要到来,山爷和水婆婆都不在村寨,连盘瓠都带走了。两族人不仅集中了那五十一名练成开山劲的战士,而且也紧急召集了二百名受过军阵训练的精壮男子,组成另外两个侧翼军阵。

        这是山爷的安排,只要摆开阵势便足以拥有取胜的力量,最终能不战而胜当然是最好。可是这样一来,村寨里就变得空虚了,若山也不敢大意,留下了蛊辛和叔壮这两位高手,另外还有五十名左右受过战斗训练的精壮男子看家。

        留下蛊辛这些人是以防万一,因为有鱼村的力量也都集结在中央谷地,不可能穿越蛮荒野径大举进犯路村和花海村。可是几年前出了鱼梁带着一支精锐队伍潜到附近的事情,山爷也不得不防备有鱼村故伎重演,不能让人趁虚而入。

        两名高手加上五十名受过战斗训练的精壮男子,足以应对各种意外状况了,山爷等人在中央谷地中便无后顾之忧。

        而蛊辛对山爷的这种安排却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出入两族的道路早就受到严格的监视,有鱼村又集结了所有的力量,不可能再派什么精锐的小股队伍来偷袭。就算要派人看家的话,按照惯例也应该留下水婆婆,怎么把自己这位花海村族长给留下来了?

        可是水婆婆却坚持要和山爷一起去中央谷底,蛊辛当然争不过她,同时也不得不服气,水婆婆的本事确实比自己大得多。蛊辛虽认为山爷是多此一举,但他还是按照商量好的计划将二十名战士留在花海村警戒,他自己则带着全副武装的另外三十人来到路村守备,顺便看看女儿及女婿叔壮。

        蛊辛万万没想到,有鱼村果然另有更险恶的安排。羽民族这不是小队偷袭,而是以举族之力进犯,不论中央谷地中的战况如何,路村与花海村今日恐将有灭族之祸。谁能想到敌人有这么多,而且他们根本不用走路,竟是从另一个方向飞来的!

        两个村落中留下的这些人,绝不是羽民族的对手!蛊辛心里很明白这一点,但他却不能露出惧怕的样子更不能转身逃避,此刻他就是两族留守众人的主心骨,哪怕是拼死,也要尽全力抵挡羽民族的进犯。

        蛊辛出声示警并率三十名战士摆开阵势准备迎敌,他身边的叔壮吹响了竹哨。这样的竹哨有好几支,是水婆婆亲手制作的,第一只便给了虎娃,就是远距离发出警报所用。叔壮吹出的哨声长而尖锐,过了片刻,花海村那边也隐约传回了两声哨音,显得比较短促。

        花海村的回应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警报,但还没发现那边有来犯的敌人。

        哨音传开的同时,那些青冈巨木上的羽民族人也突然有所动作。他们本打算偷袭,但此刻既然已惊动了对方,而这两个村寨显然也有所防备,那就赶紧动手吧。那一片青冈巨木上突然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是他们点燃了绑在箭杆上的东西。

        蛊辛又吃了一惊,一向很笨的羽民族人今天怎么变得这么聪明,竟然知道先在高处用火箭袭击?一定是那位大毛族长在发令指挥!路村的房子都是木石结构,墙大多用山中开采的石料搭建,有的也用木柱支撑,但屋顶都是用木板铺成,上面铺着编织的草帘并压着石块,一旦被火箭射中很容易燃起大火。

        羽民族人在村外的高坡巨木上,距离非常远,路村与花海村战士的弓箭根本射不到那里,但羽民族人居高临下,朝天抛射却可以射中村寨。蛊辛见势不妙又大喝一声:“散开!”

        他身后那三十名全副武装的战士迅速离开了空地中央,躲在了周围的屋檐下。蛊辛刚才的反应很快,察觉动静立刻就集合了队伍,但他看见羽民族在高处点燃火箭时,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蛊辛刚才的布置,是集合族人去守寨门,而在山中碰见大型猛兽时,狩猎队形也是这样的。可是今天的敌人是羽民族,他们会飞,虽不能长时间在高空翱翔,但短时间内振翅飞在高处却是可以的,假如他们居高临下射出弓箭,战士们很难还击,站在空地上简直就是靶子。

        三十名战士散开的同时,蛊辛却向前冲了出去,提着长弓越过祭坛,跳上村寨最后面水婆婆家的屋顶。叔壮紧跟在他的身边,扛着一大捆梭枪。蛊辛刚跳上屋顶站稳,随即张弓搭箭射了出去,精钢箭簇发出撕裂空气的尖锐啸音。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