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30、水火(下)

030、水火(下)

        这些石头蛋是虎娃这些年来所搜集的“宝贝”,专门用麻包装起来放在小屋中。此刻抡向天空的**包撕开,有的石头蛋落在了地上、弹跳着滚得到处都是,有的石头蛋却疾速的砸出、飞向了天空。

        正飞聚而来的羽民族人猝不及防,发出一片惊呼与惨叫声,纷纷被石头蛋打中。大多数石头蛋打中的都是同一部位——翅骨的第一关节处。这个部位并不致命,但别忘了他们正在天上飞,不论是被打得骨折还是脱臼,哪怕只是一阵酸麻疼痛,也会立刻栽下来。

        只见祭坛周围从空中不断往下掉鸟人,而祭坛就在空地的中央,而两族战士就站在周围的屋檐下呢。羽民族人飞在高处他们够不着,可此刻就摔到眼前岂能放过,梭枪和弓箭连续射落,空地上响起一片惨嚎之声。

        而虎娃仍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元神中竟仿佛出现了一根根飞丝——水婆婆纺布时那些飞舞的葛丝!

        此刻的虎娃,真正的体会到了水婆婆纺布时那种意境,他在以御物之法也仿佛在元神中操纵飞丝。只是人们看不见这些丝,只见漫天飞舞的石头蛋。而在虎娃的感知中,神识之力化为无数道飞丝状,每一道飞丝都是石头蛋在空中飞过的轨迹。

        石头蛋可不像水珠,是虎娃从小玩得最熟、操控起来最为得心应手的东西,只要速度足够快就能打伤人。有的石头蛋打折了一位羽民族人的翅膀,随即借力弹开,就像被无形的丝挥舞操控着,接着又砸落了近处另一位敌人。

        也有的石头蛋被弹开到远处,已不太好控制轨迹与力道,至少虎娃在同时操控这么多石头蛋的情况下,很难再精确的控制这一枚,于是它便失控落地,相当于那根无形的丝断了。

        虎娃却没有理会太多,他脚边还散落着不少石头蛋,接着又有新的石头蛋跳起来砸向空中,祭坛周围这一片天空片刻间就没人了。接着空中那些石头蛋又飞向了更远的地方,砸落更多飞行的鸟人。

        如果距离太远的话,虎娃也没法控制得那么精确,更何况那些羽民族人也会闪避。他砸不中翅关节便砸向后脑、前额、太阳穴这些部位,这些飞射的石蛋在空中也是会拐弯的。

        羽民族人虽然奋力闪避,但他们飞的没有石头蛋快,周围又接二连三往下掉鸟人,有些人则重重的摔在了屋顶上。

        这些羽民族人突然遭遇意想不到的打击,又失去了作战指挥者,立时乱作一团,纷纷振翅逃散而开,有人甚至在空中撞在了一起。假如他们训练有素,又有一位能迅速判断形势的战场指挥者,其实还是可以稳住局面的,至少不会输得这么惨。

        正确的策略,应该是迅速散开队形保持与虎娃的距离,在高空形成一个环形的包围圈,然后集中力量向虎娃远程射箭。虎娃的石头蛋再厉害,也不可能飞出那么远的范围同时打落那么多的敌人,更何况他站在祭坛上就是个不动的靶子,最主要的精力恐怕要用来抵挡射向自己的箭支了。

        这话说起来简单,但哪有那么容易办到的!受过训练的军队在突然溃阵的情况下,都很难有有那样的反应,更何况是这些处于尚不开化状态下的羽民族人呢,而且虎娃也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族长大毛并没有跟随族人飞过来,羽民族人失去了战场指挥者。而大毛事先已告诉他们,只要飞到村寨上空随手射杀那些四散奔逃的人即可,是非常轻松的任务,所以他们也没想到会有别的结果,也根本没有拼命作战的而打算。一旦遭受如此沉重的意外打击,见同伴接连落地被斩杀,他们立刻就慌乱的飞逃,是完全溃散的局面,就算有大毛在场恐怕也阻止不了。

        蛊辛转过身来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目瞪口呆片刻后突然警醒过来,放声大喊道:“虎娃,拦住他们,不能让这些鸟人飞走!”

        那些羽民族人见势不妙,已经纷纷飞向高空,看去势竟是往南。南边的村寨外就是断崖深壑,桥已被毁,而再翻过山梁那边就是花海村。虎娃方才这一顿石头蛋打落了六十多个鸟人,而有些羽民族人在惊慌失措的躲避中飞得较低,又被空地周围的两族战士射落近十位。

        但他们还剩下五十人左右,如果飞到花海村那边继续袭击的话,就算路村这边大获全胜,花海村也将遭受大祸!情急之间蛊辛也无暇追究虎娃怎会有这等本事,当务之急要将这些逃散的羽民族人从空中截住。

        但这个要求对虎娃来说却太难了!他方才之所以能大发神威,是因为那些鸟人大多离得比较近,而此刻他们已向村外飞去了,他不可能操控那么多石头蛋追击到那么远的地方,就算能追上砸中,力道也不足以将其打落。

        假如虎娃放弃大部分石头蛋,只集中力量操控几枚的话,倒是还能再打下来几个人,但更多的羽民族人仍然会逃走。

        虎娃接下来的反应也很快,所有的石头蛋都在瞬间落地,村寨中掉得到处都是。紧接着一座石屋中突然飞出一捆捆轻飘飘的东西,先从地面擦过再急速飞向空中,那是分成小捆被细麻绳绑好、晾干了的苔藓绒草。

        这些东西很干很轻,而且碰火就能点着,散发出的烟很呛人也很熏眼睛,是村民们平时的生火、引火之物,而那间屋子就是村寨里的柴房。方才羽民族射落的那些火箭并没有全部被浇灭,有不少插在了空地上、箭杆仍在燃烧。这些苔藓绒草便从火焰上飞过,瞬间被点燃,然后又飞向了天空。

        石头蛋很沉,而相比之下这些苔藓绒草要轻得多,虎娃可以控制它们飞到更远的地方,然后在空中洒成一片。这一系列动作很快,蛊辛发出吼声,漫天石头蛋落地,紧接着引火物飞出柴房点着,又疾速的飘向了村寨之南。

        羽民族人偶尔也会用火,比如今天在族长大毛的指挥下,他们带着引火物点燃并射出了一轮火箭。但他们平时却很怕火也很少用火,就连大多数食物都是生吃的,因为在居住丛林树屋中,用火本身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而他们的牙特别尖利,可以撕开并嚼碎一般人咬不动的东西。

        虎娃此刻也是受到了羽民族人使用火箭的启发,而且事先也知道这些鸟人怕火。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反正都是山神告诉他的。

        燃烧的苔藓绒草从低空追过了那些逃窜的羽民族人,于村寨外升起,捆扎的它们的细麻绳已烧断散开,化为了一片冒烟的火幕,恰好拦住了这些鸟人的去路。着火的苔藓绒草飘在空中毫无力量,看似拦不住人,但那浓烟却能呛人熏人、火焰能将羽毛烧着。

        更何况这些羽民族人早已惊慌失措,空中突然出现一片冒烟的火幕,把他们给吓得纷纷振翅转向。这时闭着眼睛的虎娃突然伸出双手向后一招,飘在空中的一大片燃烧的苔藓绒草向回卷来,洒落在那些羽民族人的身上。

        这把大火的火种就来自于那些燃烧的火箭,可是说是羽民族人自己点的。

        天空发出阵阵怪叫,很多鸟人的羽翼被点燃了,有人落到地面打滚,有人惊恐的往回飞。而蛊辛发出那一声大叫之后,便提着箭冲向了正面的寨门,跳上寨墙朝天连射,而其他的战士也跳上了屋顶,不停的射出箭支。

        蛊辛箭无虚发,一箭射落一位羽民族人,有的鸟人翅膀上带着火落地打滚,也被赶来的战士刺杀。羽民族飞在天上的时候当然难斗,他们的上肢力量很不错,可是由于善于飞行的缘故,腿和胳膊几乎差不多粗,落在地上又背着长长的羽翼,矮小的身材动作就显得很笨拙,再加上除了短弓又没有配别的武器,身上还带着火,根本就不是两族战士的对手。

        剩下的羽民族人除了被蛊辛与战士们射落,又有不少人是被虎娃的石头蛋打下来的。虎娃最后那一下扬起火海回卷后,就不再控制那些飘散的苔藓绒草,接着又操控石头蛋砸向空中。

        虎娃这次只操纵了一枚石头蛋,就是那枚最像鸡蛋的宝贝石头,因为距离很远而那些鸟人又在满天乱窜,需要集中力量才能将其打落。假如再远的一点的话,他的石头蛋就够不着了。最终的结果是一位羽民族人都没逃出去,有几个飞得最远最有可能逃出战局的鸟人,皆被蛊辛的箭及时射落。

        这番大战惊心动魄,但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村寨外南边的空地上还有火光在燃烧,被点燃羽翼的羽民族人受伤落地后在打滚哀嚎。村寨中央仍有短箭插在空地上,绑着可燃物的箭杆尚未燃尽,到处滚落着羽民族人,有的已被射杀,而暂时尚未丧生者正被已冲出屋子的路族人围住斩杀。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4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