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太上章 > 033、宴席与刀锋(上)

033、宴席与刀锋(上)

        食鱼用箸,俗称筷子,是两根细长的小木棍,拿在手中可以夹起切好的食物。而煮熟的鱼是不用切的,直接用筷子就可以把那细嫩的肉夹下来。西岭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些蛮荒野民究竟会不会用筷子?结果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是会用的,有少数人很迟疑的看了看身边的人,虽然动作不是很熟练但也拿起了筷子。也有个别心急的家伙直接伸手了,结果手被烫了。

        这宴席和巴原上的正式宴席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每个陶盘旁边还放了一把刀,以一种半透明的黑曜石磨制成的石刀,刀脊较厚、刀尖和刀锋很直很锋利。这种刀平时能当分割猎物的匕首,也可以绑在长杆上当成梭枪的枪尖。

        宴席餐桌上放刀,在巴原各国中是一种很无礼的行为,不仅仅意味着准备食物的人没有将自己的事情做好。因为这要么是家人簇拥尊长进餐之处,要么是待客的场合,而刀是一种凶器,其仪非礼、其兆不祥,在正式的宴会上不能将锋利可伤人的刀摆上桌,食物端上来之前都要先切割好,席上之人用筷子和汤勺就可以了。

        化外野民不懂这些讲究也就罢了,但细心的西岭又发,山爷的手边并没有刀,可能是他根本用不着吧,手中的筷子使得很熟练。而别的族长手边虽有刀,但也没人拿起来,因为吃鱼用不着,基本都是用筷子加手。

        大家吃得很热闹也很专注,没过多久盘子里就只剩下了鱼骨头。鱼大壳一招手,自有族人给各位族长面前又换上一盘新的,然后大家接着埋头猛吃。

        这种好东西,就算是各部族长也是很难吃到的,因为并不是每个部族都会打渔又能找到地方打渔,而且今天的鱼味道做得特别鲜美。蛮荒族人的食量和肠胃都是很惊人的,在饥馑的时期,他们有时甚至好几天都吃不到东西。而打到猎物饱餐一顿又能顶好几天。

        各部族长的嘴都没闲着,当然就更没功夫说闲话了。西岭又注意到若山倒是提着筷子吃得不紧不慢,当别人三盘鱼都快吃完的时候,若山面前的第一盘鱼也只吃了一多半。

        西岭笑着问道:“山爷,您身穿的葛布与大壳族长身上的衣料是一样的,看似是寻常,可是仔细观察却精致非凡。绝非寻常织工所能织就,巴原上也难得一见。我看在座的有些族长亦身着同样的布料,应是这一带的特产,请问出自何人之手?”

        水婆婆亲手制成的水布,是这一带最精致的布料,也是最受各族欢迎的物产。鱼大壳身上的衣料就是水布。若山穿的也是水布衣裳,在座的好几位族长同样如此,被细心的西岭发现了。

        它是水婆婆的以神通法力、在元神定境中织就,质地轻柔舒顺简直接近于丝绸,感觉却比丝绸更为清爽。如此布料不仅精致已极且相当名贵,至少巴原上的织工们是织不出来的。

        以巴原之大、人口之多,当然也有不弱于水婆婆的高手。但别说水婆婆这等五境高手。就算普通的迈入初境得以修行者,不是各国的重要人物便是各氏族的重点培养对象,怎么可能去亲自纺布呢?

        凡是能用普通人工解决的事情,在巴原五国之中,通常情况下都不会烦劳修士动用神通法力。当然巴原上也有些衣物是以神通法力炼制的,但那绝非一般人的穿着,比如赤望丘上那些高人的衣饰,或者各国国君的袍服。则是精美异常甚至水火不侵、能防刀枪。

        但水布就是水布,它就是普通人的衣料,也是西岭所见过的最精美的葛布。想当初鱼大壳派鱼与游去找悦耕大人,所携带的礼物除了有鱼村传承的珍贵器物以及山中的物产,还有一批水布,是他们用很多盐从路村换来的。

        悦耕大人没收这些东西,甚至都没有仔细看。而是建议鱼与游,以代表蛮荒各部朝贡者的身份,带着礼物去觐见国君。他们送的礼物当然也不会被国君放在眼中,但此事的意义重大。所以国君大悦。可是鱼与游等人走后,国君出于好奇翻看这些乱七八糟的礼物时,才发现这些葛布实在太精致了,国中的织工们根本就没这种手艺!

        看来偏远的蛮荒中的原始部族也不可小看啊,竟有这等能工巧匠!国君既有此感慨,才会更愿意派人帮助蛮荒各部,同时更想建立部落联盟为其臣属。这种精美的葛布是有鱼村的人携带的礼物,有鱼村还自称是蛮荒各部的领袖,那么想都不用想,此物就是他们部族特有的物产了。

        可是今天西岭却看见若山等人也身穿同样的布料,所以就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也算是没话找话吧,否则就这么干坐着看大家吃,气氛略有点尴尬。若山刚要答话,离得最近的另一位族长也听见了,扯着大嗓门嚷道:“君使大人,您是说水布吗?它是路村的水婆婆亲手织成,在这里很受欢迎啊,大家的水布都是从路村换来的!”

        这位族长吃得最快,第三盘鱼已经空了,所以他才有功夫插嘴。西岭闻言微微一怔,原来此等精美的葛布并非有鱼村所产,反而是来自路村。而编织水布者,应该就是鱼大壳所说的另一位难对付的高人若水。今天大家给这位水婆婆留了座位,她本人却没有到场。

        原来是一位境界高深的修士,竟在蛮荒中织布,难怪可织成此等布料了。就这么一个微小的细节,已令西岭对若山以及路村的感观大为改变,心中甚至隐约感觉,他支持有鱼村劝说与震慑各部族结盟的计划好像有点不对劲。

        众族长都放开食量毫不客气,仿佛端多少盘来就能吃多少盘下去,有人甚至在想吃完这么好吃的一顿,明天或者后天都不用再吃东西了。鱼大壳看着这场面有点发晕啊,这些都是凌晨时分组织族人特意打的新鲜鱼,赶紧运到中央谷地中做好,本以为已经足够了,但看样子好像还是有点少啊,必须控制一下了。

        当第三盘鱼吃空了之后,那些族长们一抹嘴,发现没有鱼再端上来,于是问道:“大壳,已经吃完了吗?”他们倒也知足,并没有催着再要。

        鱼大壳笑着站起身道:“还有还有,正在做呢,诸位不要着急!……趁此功夫,我有些话要对大家讲。今天之所以请诸位族长来到这里吃鱼,主要是为了欢迎来到这里的贵客,巴国国君派来的使者西岭大人!”

        若山率先起身再度对西岭大人表示问候与欢迎,其余各族长也跟随若山起身问好,算是都打过招呼了。蛮荒中的很多族人可能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巴国,但在座的毕竟都是各部族长,近年来都在中央谷地建立了定居点,也常见到巴原来的商贩,倒是都了解情况,他们也对国君使者的到来非常好奇。

        这里的鱼虽好吃,但是没有酒,西岭大人起身致意,就以竹筒杯中的山泉敬各位族长。众族长都觉得挺有意思,吃饭的时候怎么还有这种讲究,纷纷嘻嘻哈哈的学着样子把竹筒里的水都喝了,也恰好都吃鱼吃渴了。

        然后西岭高声道:“我奉国君之命而来。如今巴原上纷争已延续多年,国君亦有平定巴原之志,将招抚各族部属。数年之前,悦耕大人奉国君之命,来到这里探看清水氏一族,获知清水氏一族已不在。

        而后有使者代表此地各部族向国君朝贡,有鱼村族长鱼大壳告知悦耕大人,有鱼一族已继承清水氏之地,将率蛮荒各部结成联盟,重归巴国臣属之位。国君派我来协助完成定盟之事,并向各族表达敬意与谢意。”

        各部族长纷纷惊讶道:“有这回事吗,我们怎么不知道?……山爷,这件事你清楚吗?”

        鱼大壳赶紧说道:“就算诸位中有人先前不清楚,今天不就清楚了吗?之所以请大家来吃鱼,就是为了商议此事。恰好君使大人在场,今日就可以商定了。”

        若山问道:“大壳,你召集各部族长,商议结盟之事,究竟是怎样的打算呢?”

        鱼大壳咳嗽一声道:“联合各部结成统一联盟,在中央谷地中筑城,受封于巴国。而后开凿扩建通往巴原的道路,迎接国君的赏赐、打通与山外的往来,这是对各部都是有利的。山爷,您说呢?”

        若山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扭头问道:“大家以为呢?”

        不少人皆答道:“听上去倒是不错啊,但我们还是不太明白。……山爷,我们听您的!”

        若山又问鱼大壳道:“你刚才说的话倒是不错,可是在这片谷地上筑城,可不是简单的功夫,需要调集各部族之力经营多年。请问这座城建成之后又属于谁、何人领巴国之封、筑城开路又由谁来指挥调配各部族之人力、物力?”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7/17322/7990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