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节 三个世界(1)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节 三个世界(1)

        天子既然已经有了决断,大臣们自然也不会揪住不放。

        大臣们于是纷纷拜道:“伏唯陛下能作威作福,臣等谨奉诏!”

        这样的处置,也很符合当前汉室的游戏规则将相不辱。

        莫是诸侯王了,即使只是地方两千石,假如犯罪,只要不是实在太作死,基本上,都可以得到一个体面的结局。

        至于诸侯王?

        那就更不提了!

        当年,济北王刘兴居谋反,将军柴武奉命将之俘获。

        最终,刘兴居也被准许自杀谢罪。

        甚至于,其实,倘若当年的吴王刘濞投降,他甚至可能只会被长安软禁。

        像淮南厉王那般,被关在囚车里活活饿死的,只是孤例。

        对此,刘彻也没有办法改变。

        因为这是现实。

        莫是在这个西元前了,再过两千年,世界也是如此。

        统治阶级,理所当然的会照顾统治阶级,而不是相反。

        不过,这个事情,也不是没有积极意义。

        刘彻望着群臣,颇有些痛心疾的道:“朕闻之,古者诸侯建国千余岁,各守其地,各治其民,上下欢欣,生民安乐……三王五帝,由此功垂万世,德被苍生……何以今日,先有济南、淄川、济北诸王残民,后有齐王乱法?固朕德薄焉?”

        群臣一听,连忙跪下来,拜道:“臣等万死,不能佐陛下,理天下,导诸王向善……伏请陛下治罪!”

        这也是汉家的游戏规则了。

        天子绝不可能由错,天子也绝对不可能有道德上的瑕疵。

        假如有,那一定是大臣的锅。

        若不是你们辅佐不得力,何至于如此?

        但,刘彻自然不是要找大臣们的麻烦的。

        事实上,大臣们也知道,他们也都清楚,这实际上是天子在准备削减诸侯王们的权力。

        这种套路,他们早已经看多了七八年前,先帝和晁错不就是这么玩的吗?

        一个喊自己德薄,不能教育好宗室诸侯王,愧对祖宗愧对天地,恨不得杀了自己,另外一个立刻就跪下来,这都不是陛下的问题,是诸侯王们权力太大,飞扬跋扈导致的,一定要削藩。

        这二人转这么唱一回,削藩的刀子就磨得更锋利了一些。

        最后,舆论造势完毕,国家正式削藩,削出了吴楚之乱。

        不过,现在的情况,又不一样。

        如今,中央权力空前强大,武力更是强到没边。

        旁的不,就这驻扎在未央宫和长乐宫,宿卫宫廷,保卫天子的虎贲卫和羽林卫,随便拉一支出去,就足以横扫一切诸侯王的力量了就诸侯王们现在那点破铜烂铁和兵力,甚至都挡不住这两者的一根指头。

        更何况,也没有人傻到敢反抗中央了。

        天子君权天授,自证天命。

        谁敢造反,第一个镇压他的,不是别人,一定是他的卫队,甚至是他的亲信大臣!

        这是毋庸置疑的!

        当初,济南王刘辟光为何不敢造反?

        难道他就是真的那么老实?

        究其原因,其实就是没有人愿意跟他走。

        甚至是他的儿子们,也不愿意造反。

        在章丘事变后,天子诏书下达的当天,济南王刘辟光在事实上就已经被他的宦官和王宫卫队军官软禁了起来……

        所以,在今天,削藩不削藩,其实没有意义了。

        所有诸侯王都跟已经不可能再挑战中央了。

        他们的权力,每年都在被削减。

        今上即位时,诸侯王们还可以任命千石,甚至地方县令、都邮这样的要职,并且还可以向朝廷推荐他的两千石辅佐大臣的名单。

        但到了元德二年,他们的权力就只剩下了四百石官员的任免权,对军队的控制更是被削到了除了其宫廷卫队外,他们不能指挥其他任何人的地步。

        元德四年之后,特别是齐鲁四王之事后,他们连这些权力也丧失大半。

        如今的诸侯王们,只剩下了少量的四百石官员任免权力(基本上都与王国宫廷和园林事务有关)。

        再削,那可就是要削到诸侯王们最后的遮羞布王宫宫廷事务了。

        堂堂大王,连自己的宫廷之事都没有权力决定了。这打的是谁的脸?

        肯定是老刘家自己的脸啊!

        所以,群臣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只有晁错,兴致勃勃的拜道:“启奏陛下,臣错愚以为,此皆诸侯王盖无有德才之士辅佐之故,臣请陛下,遣饱之士,道德之人,赴天下诸侯王处,悉心教导,由此必可以导其向善……”

        这就是明摆着,要把诸侯王们当猪养。

        将他们的权柄,尽数剥夺。

        让他们当一个除了吃喝玩乐,就不能再去做其他任何事情的蠢货和笨蛋。

        假如晁错的建议得到肯,那么,汉室的诸侯王势力,从此就可以gg思密达了。

        他们将会跟他们的宋明同僚一样,被圈禁在王宫之内,养在温柔乡之中。

        除了斗鸡走狗,酒池肉林,他们不大可能再有其他能力。

        但,这却不是刘彻想要的结果。

        刘彻很清楚,今天,他将自己的兄弟叔伯们当猪养。

        明天,他的儿子,就会将他的儿子们当猪养。

        最终,他的子孙全部会变成猪。

        看看汉家的诸侯王们吧。

        除掉那些逗逼和腐化堕落的暴君昏王,自刘邦以来,其实可以称得上人才辈出。

        在文化方面,楚文王和楚夷王父子,天下尊崇,他们父子甚至在汉室文化界,独树一帜,创造和壮大了楚诗派。

        楚诗派的者们,遍走天下,为传播化和制度,立下了汗马功劳。

        若非他们的努力,今日的三越就不可能对中国有这么大的认同感和向心力。

        刘彻也不可能将三越看成自己人。

        在军事方面,那已故的城阳景王刘章,也算的上战功赫赫。

        燕敬王刘泽,则为汉室修葺和完善了燕蓟防线,并坚守住了右北平、辽西、辽东。

        代孝王刘参虽然被人评价中庸,但他的立场和态度却非常坚决至少,无论如何,他都为国家守住了晋阳和太原。

        外人他中庸,但谁又能知道,这个太宗不受宠的儿子是如何站在城头激励军民的?

        还有现在,刘彻的弟弟刘非,十足的武痴,只要让他打仗,什么东西都可以不管。

        甚至,在那些谋逆的诸侯王里,其实也是人才辈出。

        最典型的莫过于吴王刘濞。

        在五十年前,刘濞被高帝刘邦策命为吴王之时,他接受的吴国是一个满目苍夷,饱受战争摧残的地狱。

        当时,由于常年战乱和破坏。

        整个吴国,户口凋零,经济崩溃,治安混乱,甚至人人自危。

        别是正常的生产生活了。

        老百姓连定居的勇气也没有。

        无数人逃亡去了深山老林,大片大片的良田被废弃,一个个城市了无人烟。

        以至于,当时,南越王赵佗志得意满,有恃无恐的侵蚀吴国领土。

        更在吕后时,悍然与汉军开战。

        在那样险恶环境中,刘濞身先士卒,一边带着军队,还击南越王国的侵蚀和挑衅,一边重新整理整个吴国。

        他轻徭薄赋,不断推出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流民,还大力开展水利设施的建设和修复工程。

        短短十年,就将吴国从地狱拉回人间。

        到汉太宗上台,吴国就已经在人口、经济和文化上全面恢复过来。

        到汉太宗驾崩,二十三年间,吴国就成为了天下头号强国。

        在各诸侯王国之中,吴国经济第一,人口第一、地盘第一,甚至连福利也是第一。

        当年吴国强到什么地步?

        三越全是他的小弟,周围的楚国、齐鲁诸王,甚至淮泗地区的贵族,也基本被他控制。

        他一起兵,就拉起了三十万大军,铺天盖地,气势汹汹。

        以至于连周亚夫率领的平叛军队,都只能暂避锋芒,不敢跟他刚正面。

        至于梁**队,更是被打的丢盔弃甲,狼狈不堪,梁王刘武一日派了五个使者去长安告状,大喊撑不住了。

        要不是周亚夫奇袭吴楚大军的粮道,直接命中了刘濞的要害,恐怕此刻,长安城里的天子是谁,都未必了。

        而若当初,刘濞选择划江而治,那么,很可能就会形成南北分治的情况。

        这绝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当时的现实。

        以刘濞的才干和手腕,他若出生在春秋战国之时,未尝不能是楚庄王、秦穆公这样的人物。

        很显然,将楚文王、楚夷王父子,乃至于吴王刘濞这样的人物当猪养,完全就是在浪费。

        他们应该有更加广大的舞台,去实现他们的人生价值。

        看着晁错迫切的眼神,刘彻站起身来,挥挥手,道:“卿之议,不无不可,不过,朕觉得,不止于此!”

        “尚书令……”刘彻看向汲黯,吩咐道:“去将《大汉一统寰宇图》取来……”

        “诺!”后者立刻恭身领命,片刻之后,就有四位武士,抬着一个巨大的被刻在屏风上的地图,来到场中。

        刘彻站起来,走下场内,望着那地图。

        地图上,山川林立,河流遍布,九州之外,塞上草原,广阔无边,河西之外,西域风情,让人沉醉。

        “笔来!”凝视着地图,刘彻道。

        立刻就有人奉上一支毛笔,刘彻接过来,在地图上划出一根直线,这条线,沿着长城的关山,直接将整个世界一分为二。

        然后,他挥挥手,又有人递来一支染了蓝色墨水的毛笔,他再在地图上画下一跟线,这条线条,沿着葱岭,再次将世界分开。

        然后,刘彻负手,看向群臣,道:“此朕对世界的划分!”

        “长城之内,神州之土,先帝基业,祖宗陵寝所在,为诸夏之本,天下之中,号中国也……”他缓缓道:“从今以后,朕将不再分封神州寸土……除原诸侯、列侯之外,所有贵族之土,皆在其外……推恩令,亦如是……”

        刘彻是很清楚,汉家贵族,尤其是那些老牌贵族的心态的。

        这些人里面,固然有人积极开拓,希望再立新功,但也有许多人做着躺在祖宗功劳簿上醉生梦死,混吃等死的渣渣。

        若他什么都不做,这些渣渣肯定也乐得一边享受国家强大的红利,一边继续混吃等死当年,刘彻用加恩令时就现了这些渣渣的这个心态。

        许多人,自己根本不愿意去安东开拓,他们只是派了个庶子甚至是旁支去安东封国打理,自己呢继续宅在长安,或是沉迷于赛马、赌马,或是迷醉于歌姬的温柔乡里。

        反正,他们又不缺钱花。

        对外战争的胜利,更是使得他们的财富越来越多。

        既然这样,那他们肯定是不肯挪窝的。

        他们连安东都不愿意去,还能指望他们主动去塞外甚至西域、中亚开拓?

        别做梦了!

        而这些人手里面,却握有大量的社会资源和财富。

        刘彻肯定不能坐视这些家伙带着这些资源和财富去地下。

        他必须想个办法,从他们手里抠出来。

        而诸侯王们,也是如此。

        看看齐鲁诸王吧!

        一个个醉生梦死,一个个腐朽堕落。

        还有那个燕王刘定国,完全就是丢光了自己父祖的脸面。

        归根结底,刘彻觉得,还是这些渣渣生活太安逸太舒坦了。

        还是要丢出去。

        让外面的磨难来磨砺他们。

        这样才能成才啊!

        群臣听了,却都是一下子就议论了起来。

        许多大腹便便的列侯们一下子就面色难看了起来。

        不过好在,天子并没有马上要赶他们去塞外,只是让他们的子嗣去塞外。

        这样一想,他们倒也不反对了。

        而那些想要开拓和进取的人,尤其是那些新兴军功贵族们,则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天子这是要干嘛?

        毫无疑问,是分蛋糕啊!

        这可是大家伙期待已久的事情!

        许多人立刻就伸长了脖子,望着地图上的那三个世界。

        天子现在已经的很清楚了从今以后,神州本土,将不再分封,也就是,未来的诸侯王子弟、列侯子弟甚至皇子皇孙,都将不在拥有在长城内的封国。

        大家都要一起去外面闯荡,去外面建立自己的基业和王国。

        这等于是一场全新的洗牌。

        对安逸现状的人来,这是灾难。

        但对于那些迫不及待想要建立自己的功业的人来,这就是天籁!(未完待续。)8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146127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