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节 天子的本质

第四节 天子的本质

        走出寝宫,刘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装,再回头看了看寝宫的模样。

        记得前世穿越之后,他靠着那点从两千年后带来的粗浅历史常识和可笑的政治见解,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

        当初,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那个现在还在襁褓里的刘彘,对其无比恐惧。

        可惜,他忘了一点,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也是直到很多年之后,他才醒悟到这一点,可惜那时候已经晚了。

        好在如今重新来过之后,他对于这个时代已经不在陌生,他甚至闭着眼睛就能背出当朝文武百官的籍贯背景及之后活跃在政坛上的那些巨头的发迹史。

        透过历史的迷雾,很多事情,刘德已然了然于胸。

        譬如说,直到目前为止,他的便宜老爹都没想过立储这件事情。

        甚至是之后册立他的长兄刘荣为太子,也不过是权宜之计。

        听起来很好笑。

        但作为一个过来人,当刘德复盘整个过程时,这却是唯一的解释。

        在前世的最后的几年,刘德每每想及此事,都会扼腕叹息,若他早知如此,当初就不会犯下……

        事后诸葛亮,当然不过是嘴炮而已。

        但是,当重活到这穿越之初的时候。

        刘德就成了先知!

        “我这个便宜老爹啊……”刘德在心里叹息一声。

        用一组数据可以很完美的再现当今天子刘启的为人与性格。

        当今天子刘启在他十六岁的时候生下了他的第一个儿子刘荣。

        头三年,刘德的便宜老妈粟姬为他生下了三个儿子,刘荣、刘德自己与刘阏。

        然后是程姬,在三年内生下了两个儿子,刘余跟刘非。

        中间程姬的侍女唐姬为刘德的便宜老爸生下了一个儿子刘发。

        然后就是贾夫人在三年里分别生下刘彭祖与刘胜。

        这其中除了程姬趁着贾夫人怀孕,再次为刘启生下一个儿子刘端外,其他妃嫔颗粒无收。

        之后八年,天子再未有子嗣出生,直到王娡出现,为天子生下了刘彘。

        将直到目前为止所有皇子的出生年月与生母列一个表出来,很清晰的就能看到,当今天子刘启,不是一个花心大萝卜,而是一个很专一的皇帝,只不过他的专一只能维持三到四年,在此期间,他基本只宠一人,但是只要超过期限,他就会迅速的转移目标。

        而当刘德便宜老爹的精力放到朝政上时,就出现了另外一个情况。

        晁错现在够威风够得势吧,几乎他上奏的奏折没有不被批准的。

        但是,吴楚七国乱起,晁错却是几乎被骗着拉到了街头腰斩。

        再之后,周亚夫因为战功简在帝心,一段时间内,几乎就是君臣相得的典范。

        但是,当周亚夫在储君问题上跟其较劲之后,周亚夫迅速从云端跌落到了谷底,最后竟然被投进廷尉大狱!

        从晁错到周亚夫,刘德的这个便宜老爹完完全全的违背了汉室长久以来‘将相不辱’的传统。

        所谓的将相不辱,是当初贾谊向先帝提出来,并成为成例的一个不成文的传统。

        即公侯将相这一级的大臣,只要不是触犯谋反等大逆不道的罪行,那么就要给对方一个体面的结局。

        通常是所谓的不流血而死。

        像当年赫赫有名的车骑将军薄昭就是第一个享受到这个待遇的大臣。

        可是晁错与周亚夫,一个御史大夫,一个担任过太尉的丞相,两个都一度与刘启关系极为亲密,却都没有享受到这个待遇。

        看清楚这些,就很清楚,当今天子刘启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了。

        当你对他有用时或者他喜欢你的时候,予取予求,没有不答应的。

        但当你对他没有利用价值或者他已经厌烦你时,聪明点的自己滚蛋吧。

        所以,重生之后,刘德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尽可能的让刘启看到他的价值所在。

        但是,想当太子,仅仅表现出现才能与价值远远不够的。

        一个好汉三个帮,还得有一个比较强力的势力帮助他,否则就算坐上太子位子,用不了几天就得被人赶下去。

        而前世的经历告诉刘德,他的母族,纯粹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刘荣被废,一半的责任归粟姬,一半的责任归那帮不省心舅舅们。

        想要不重蹈刘荣的覆辙,唯一的办法就是跳出粟氏外戚这个巨坑。

        而唯一能帮刘德跳出粟氏巨坑的人,刘德在前世想来想去,最后发现竟然只有薄皇后。

        薄皇后没有子嗣,这是致命伤。

        而刘德自己有一大帮坑爹的外戚,这同样是致命伤。

        若能过继到薄氏名下,那么,两方的难题都迎刃而解。

        尤为重要的是,薄氏外戚在长安经营二十几年,却很少有丑闻传出。

        当然,此事急不得,而且,不能由刘德提出,得让薄皇后去求天子,然后他再顺水推舟。

        至于薄皇后皇位之位不稳这件事情在刘德看来不值一提。

        想着这些事情,刘德慢慢的就穿过了长廊,来到了灵堂外侧。

        他环顾一下四周,然后猫着腰,回到他最初跪的地方,规规矩矩的跪下来。

        “皇兄,你方才去哪了?”刘德刚一跪下,身后一个阴柔的声音就悄悄的问道。

        刘德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他的八皇弟刘端。

        十一个兄弟里,也只有他有这种腔调。

        “没什么,就是去探望了一下母后……”刘德没有回头,悄声道:“皇弟别分心,用心做自己的本分事情就是了!”

        对于刘端,刘德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前世穿越之初,两人关系倒还不错。

        只是之后各自封王以后相见的机会日渐稀少,所以,渐渐的没了往来,只是听说这位弟弟干了许多出格的事情。

        但是,刘德却从来没有厌恶过这个弟弟,更没有像其他兄弟一般,见了他就躲。

        实在是,刘德知道,这个弟弟其实是个可怜人。

        刘端出生之后就被发现身体有残缺。

        准确的说,应该是他多了一个器官。

        这在二十一世纪,可以通过变性手术解决,但在这公元前的世界,却是无解。

        所以,世人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Ps:这章写的有点慢,可能明天我还要改一下,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够好,先这样吧,太困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