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节 推恩(上)

第五节 推恩(上)

        刘德这一跪,个就又跪了半多时辰。

        这时,一直跪在灵堂前方的天子才站起身来,抹去眼泪,道:“太皇太后临终前曾握朕之手,遗命朕:一切后事尽从先帝遗诏,令天下臣民毋禁娶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自当给丧事服临者,皆无践。经带无过三寸,毋布车及兵器、毋发民男女哭临宫殿,非旦夕临时,毋得擅哭……朕不孝,不能遵令而行,哀伤不能自制,此朕之过也!”

        “陛下节哀……”文武百官,在场诸侯连忙跪拜。

        “传朕令,自即刻起,一切丧事礼仪,皆从太皇太后遗命,臣工毋得违令……”

        “诺!”

        刘德听得此话,心里长长的出了口气。

        随着便宜老爹的命令,这丧礼中的苦日子算是到头了。

        其实假如要按照太皇太后的遗命,像现在这种场景都是不该出现的。

        只是,前年先帝去世,按照其遗照,丧事规模甚至还比不上寻常小国诸侯王的葬礼,就连普通人家都会依照传统的哭丧仪式与戴孝时间都被严格限制与缩减。

        当时,因为是天子遗诏,所以,便宜老爹不得不执行。

        而等到了今年,太皇太后驾崩。

        再依照其遗诏效仿先帝的葬礼,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才有了今日的哭丧仪式。

        说到底,今日的一切种种其实是做给天下诸侯看的表演罢了。

        假如刘德没记错的话,此时,汉家江山,已经进入一个风雨飘摇的时期。

        现在还是内史的晁错在朝堂上上跳下窜,积极准备着削藩。

        晁错要削藩,天下诸侯,特别是南方那些诸侯国,自然不愿意。

        单单看看如今出现在葬礼上的诸侯人数就能知道——除了跟便宜老爹是亲兄弟的梁王刘武,以及刘德的堂兄代王刘恭之外,也就只有寥寥几个诸侯王是亲自来到长安奔丧的,南方的实力派诸侯王里就来了一个齐王刘将庐。

        实力最强的吴王刘濞、楚王刘戊、赵王刘遂,都只是派了个代表过来。

        甚至一年之后吴楚七国之乱的导火索就是有人告发楚王刘戊在太皇太后丧礼期间饮酒作乐,于是被大喜过望的晁错揪住小鞭子,削减封国,由此导致楚王刘戊与吴王刘濞打起清君侧的旗号,起兵反叛,然后,赵王刘遂、胶西王刘卯、济南王刘辟光、淄川王刘贤、胶东王刘雄渠等起兵响应,大半个中国一夜之间狼烟四起。

        前世的时候,刘德此时正被人按上一个‘不孝’的罪名,给按在地上狂揍。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因而,即使他知道吴楚之乱将来,却也没办法利用吴楚之乱来为他自己赢取一些筹码。

        现在么……

        “皇兄,你怎么回事?”刘德正神游物外的时候,冷不丁被人拉住袖子,轻声问道:“母妃很生气呢!”

        刘德回头一看,发现是他的胞弟刘阏,不由得为之一愣。

        比起其他十个兄弟,刘德对刘阏的感情是最复杂的。

        前世穿越之后,顶着一个‘不孝’的帽子,一段时间里,几乎人人都避着刘德,就连刘荣都不怎么搭理他。

        在刘德那段被软禁在皇宫中等待审判的日子里,是刘阏每日都找些机会里跟他说话聊天。

        可惜……

        刘德记得三年后,刘阏就病死了,谥为临江哀王,又过了两年,太子刘荣废为临江王,再两年后,刘荣自杀……

        转身握住刘阏的手,刘德拍了拍他的肩膀,答非所问道:“没事,母妃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等她气消了就好了……”

        这倒是事实。

        这两年,随着便宜老爹当了皇帝,便宜老妈粟姬的脾气与日俱增,兼之更年期的原因,常常会无缘无故的发火,然后又无缘无故的消气。

        “皇弟,去为兄那里坐坐如何?”刘德想了想,建议道。

        对于粟姬,对于刘荣,刘德前世已经尽力了尽心了,因此并不在乎他们怎么看自己。

        但是刘阏……

        想着前世身陷囫囵之时陪伴着他的刘阏,刘德就不能无动于衷了。

        “不管刘阏的命运会否改变……”刘德在心中想着:“我至少先努力一下,看看能否不让他被封去湖广……”

        在汉室历史上,有两个禁忌封国,一个是临江,先后死了两个君主,且都是英年早逝。

        另外一个就是燕国,封为燕王的几乎没有好下场……

        燕王们大部分是自己作死。

        但临江就是水土有问题了。

        临江国大概是在后世的湖北荆门一带,此时的湖广,可不是后世的鱼米之乡,根本没被怎么开发过,天气又潮湿闷热,娇生惯养的皇子去了那样的一个地方,身子差点的肯定难保染上什么疾病。

        刘德也知,他的这个胞弟,才能只能说是一般,因此,并不受便宜老爹所喜。

        所以,才被封在临江国。

        要知道,就连当初背负着‘不孝’罪名帽子的刘德都被封在了河间,逗比刘端都捞了个胶东国。

        众多兄弟里,封国条件最差的就是刘阏的临江国跟刘发的长沙国。

        原因嘛……

        就这两人在皇室诸多皇子中没什么存在感。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刘德忘记怎么回家了……

        说起来好笑,但却也很容易理解。

        前世,刘德穿越之后就被人指责‘不孝’,然后就被软禁了起来。

        等好不容易出了小黑屋,屁股还没做热,就被封为河间王了。

        这期间,他统共只在皇宫中属于他的皇子殿里过了一个月的生活。

        再之后,刘德就再也没回过那个小窝了。

        算算时间,少说也有十几年了。

        所以,他根本不记得自己的家在那个方向也是正常的。

        ……………………………………

        晚上还有一更

        假如大家喜欢的话,请收藏吧。

        这本书没内签,我是裸奔,只能靠大家了。

        以前的责编不在了,嗯,我算是个没人理的家伙吧,呵呵……

        当然我自己要负最大责任。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