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十节 齐王的问题(祝七夕快乐)

第十节 齐王的问题(祝七夕快乐)

        刘德记得,他前世从未听说过齐王刘将庐曾经代替天子出题考校过皇子。

        前世,刘将庐在他的记忆里,不过是吴楚之乱平定后自杀谢罪的一个名字,此后就被淹没于历史长河中,再未有人提起过他。

        刘德明白,历史已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拐弯了。

        怀着这样的心思,刘德跟着三个兄弟,一同对齐王刘将庐的方向稽首而礼:“请皇叔出题!”

        刘将庐却感觉像是被架上了火架。

        自高皇帝以来,宗室之中能代替天子做某某时期的,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天子心腹,亲密手足。

        如赵幽王之于孝惠,淮南厉王之于先帝。

        因此,几乎只是立刻,刘将庐就想要婉拒天子的‘好意’了。

        开什么玩笑……

        这事情若是传出去,吴楚两王会怎么想?其他诸侯又会怎么看?

        恐怕稍微敏感点的人都会将他看作亲长安的诸侯,即算不是如此看待,也不会将他看作自己人。

        只是,刘将庐话到嘴边还没出口,四个皇子就齐刷刷的朝他行礼,请他出题了。

        “罢了,罢了……”刘将庐心里感叹两声,他知道,这里是长安,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再推三阻四,恐怕少不得就得被天子‘盛情’挽留在长安了。

        “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刘将庐把心一横。他向着天子刘启一礼,然后再向四周诸侯一礼,道:“那臣就斗胆了!”

        天子淡淡的道:“齐王随意,万勿客气!”

        刘将庐便走到殿中,看了看刘荣、刘德、刘阏、刘余四兄弟,然后,他就开口道:“四位殿下,寡人就斗胆出题了!”

        他踱了两步之后,冷不丁的问道:“寡人长居齐鲁之地,愚钝不敏,只赖高皇帝遗泽,先帝怜悯,这才承袭齐王的封号,十年来战战兢兢,唯恐寡人之不敏,有伤高皇帝之德!”

        只听刘将庐说到此处,天子刘启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僵硬了,刘启已经能料到刘将庐接下来要问什么了。

        “真是好胆!”天子心里一哼,但却发作不得,只能寄希望于自己那四个儿子能懂的见风使舵、随机应变了。

        刘启坐到龙座上,闭上眼睛,心里自是多少有些懊悔的。

        却听到刘将庐继续道:“寡人尝读《诗》《书》,每每读至《小雅》常抚掌而叹。‘岂伊异人,兄弟匪他’‘岂伊异人,兄弟俱来’,诚哉是言!我汉家自高皇帝以降,历代天子皆分封兄弟叔伯为诸侯,为汉羽翼!然,寡人听闻,朝廷有意削藩,国家大政,寡人愚钝,不甚了了,因而求教四位殿下,这削藩是好还是坏?望不吝赐教!”

        刘将庐这一问刚一出口,顿时原本安静的大殿变得喧哗了起来,无数人交头接耳。

        坐在龙座上的天子更是将手掌都握的紧紧的,手指都快掐进肉了。

        “好胆!好胆啊!”天子自然是怒不可谒的,但偏偏,他还发作不了,甚至没法子责怪刘将庐。

        汉室讲究无为而治,只要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的,就可以随意讨论。。

        更何况作为天子,作为统御四海的诸侯共主,刘启也是要脸皮的。

        最起码在诸侯宗室面前,他再怎么狂怒,也要做出一个宽宏天子,仁德君主的样子。

        只是在心里道:“待朕削平了吴楚,再来与你算今日之帐!”

        同时,刘启的心里也为殿中的四个儿子担心了起来。

        实在是刘将庐这题目出的太过刁钻。

        以诗经为据,反问朝廷削藩对错。

        若赞成削藩,那么置朝廷几十年来宣传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于何地?这大汉江山还怎么维系?

        若反对削藩,那就是公然的打朝廷的脸皮了。

        等到削藩命令一下,难保被东边的诸侯们拿来做文章。

        刘启自问自己处于那个位置上,也很难回答出让人满意的答案来。

        想到此处,刘启就更加懊悔自己方才的一时冲动了。

        刘将庐却是心里颇为得意。

        天子想逼他表态,他就反将一军,逼天子表态。

        你要削藩,我不反对,但起码得解释一下为何要削他们这些兄弟手足的藩吧。

        至于天子发怒将他扣押在长安?

        若在没问这个问题前他确实担心,但这个问题一问出来,他就不担心了。

        众目睽睽之下,若天子再以其他理由扣押他,那么,自有诸侯为他抱不平,保不定,这现在的扣押会成就他将来的名声与名望,甚至帮助他夺得大位!

        当年,周文王不也是被商朝扣押在朝歌吗?

        只是……以如今的天子的性格是做不出那么愚蠢的事情的。

        在场的诸侯们,自然也是虎视眈眈的看着殿中的四位皇子。

        虽然能来长安奔丧的诸侯们大都是心向长安的,但是,若能阻止削藩策的下达,那么,他们也乐见其成,毕竟,不是谁都能忍受自己的权柄和封国利益受到损害。

        听了刘将庐的问题,刘荣的眉毛皱了起来,他张了张嘴,但话到嘴边就又咽了下去。

        面对刘将庐的问题,刘荣感觉根本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可是实打实的让他出来表态了。

        刘荣本来想站出来高声赞同削藩,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却失去了勇气。

        “这可是有着十数诸侯侧目的场所,我话若说出口,将来传遍天下,必然会得罪无数诸侯,落下一个刻薄寡恩的名头……”想到此处,刘德浑身都失去了力气,他知道,若被天下诸侯所摒弃,那他就别想坐上太子大位了,他的父皇也不可能冒着天下之大不讳选择他作为储君。

        可是若不说点什么的话,旁人怎么看他,他怎么建立起名声来?

        患得患失之间,刘荣听到了一个声音:“皇叔,小子刘德以为这削藩没有好坏之分,只看对社稷,对江山,对我汉家天下是否有所补益!”

        刘荣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了刘德那张古井无波的脸。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他怎么敢抢在我前面说话!”刘荣立刻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暴跳如雷,脸上就像冬天的寒霜一般,瞬间就白了下去。

        …………………………

        今天七夕,祝大家节日快乐。

        嗯,我也节日快乐。

        Ps:今天收藏涨的好慢啊,到现在才113个,今天就涨了13个,桑心,求安慰。

        Ps2:回书评区某位朋友的问题:其实,不管谁,不管什么经历,若是穿越到汉初,是个现代人都肯定受不了当时的饭菜的。

        更何况我大天朝号称大吃货帝国……

        Ps3:今天没有第二更了,因为要陪老婆,恩,明天3更补上今天的欠更吧。

        Ps4:求收藏点击推荐。。。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