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十五节 目标(2/3)

第十五节 目标(2/3)

        其实,刘德真是想的太多了。

        刘武此时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管什么诗词歌赋?

        昨天晚上,在家宴散了之后,窦太后派人留下了刘武。

        这两年老母亲眼睛的视力是越发的低下,也越发的宠爱他这个幼子了。

        就在昨晚的母子亲情谈话中,老母亲一句话,顿时在刘武的心头掀起了惊天巨浪。

        “刘武啊,你要是能留在长安长伴哀家左右就好了……哀家老了,眼睛也快瞎了,不知道还能看着你几天……皇帝不是还没立太子吗?哀家琢磨着,要不,哀家找机会去跟皇帝说说,让你当皇太弟,这样你就能名正言顺留在长安,常伴哀家左右!”

        刘武昨天晚上在塌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满脑子都在不断回放老母亲的话。

        “母后昨晚的话是一时亲恩难抑,还是真的那么想?”

        “天子是否也曾同意过?”

        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不断的在刘武的脑海里沸腾着,让他血脉偾张,几乎失去理智。

        刘武是很清楚他的母后窦太后的手段的。

        她绝对不会无的放失!

        有生之年以来,刘武第一次感觉到了皇位在向他招手。

        只要一步,只要再向前迈出一步,他就是这大汉的皇太弟,将来的天子。

        出口成宪、言出法随、一言兴邦、君权天授。

        没人能拒绝这种**!

        但刘武也深知,那一步想要踏出去是何其的艰难。

        汉家天下自高皇帝以来,向来就是父传子,从未有过兄终弟及。

        这还不止!

        当今天子的态度,他也还未知。

        即算天子答应了,天子膝下十一子,也不可能答应。

        这些皇子将来都是要分封诸侯,各领一国的。

        只是,皇位的**冲昏了他的大脑,让他无法理智下来。

        当刘武在马车上看到刘德时,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他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鬼使神差的停下马车。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刘德,刘武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发现刘德不管是外表还是坐姿都俨然有着他的皇兄当今天子的几分模样,甚至那嘴角浅浅的微笑,酷似了已故的父皇。

        看着刘德的模样,刘武动了动嘴唇,原本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刘德贤侄,过些时日,等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丧葬之事完结之后,可有空来长安城外的皇庄与寡人赏析诗赋?”

        “寡人新近招徕了一位大才,姓庄名忌,做的一手好赋,寡人尝看过几篇,无论文字还是意境,皆以超凡,堪称当世之才子!”

        刘德却是被吓了一大跳。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庄忌?

        在前世刘德早已如雷贯耳了。

        而且这位庄忌还有个更了不得的儿子,那就是后世与司马相如并列的庄助。

        顿了顿神,刘德笑道:“回皇叔的话,不是侄儿不愿,实在是近些日子以来,侄儿已对诗词歌赋一类没了兴趣!”

        “哦?”刘武看上去颇为意外,问道:“这是为何?”

        “不瞒皇叔,小子也不知道为何会忽然如此……”刘德叹了一口气,按照早就想好的腹稿道:“反正就是前些日子,小子在赏析一篇诗赋时,忽然觉得,诗词歌赋全无用处!”

        刘德悲天悯人的道:“即算是一篇能流传千古的不朽名篇亦是如此!”

        “诗词歌赋,一不能填饱万民肚子,二无益国家社稷,三不能杀敌保国……要它何用?”刘德感叹道:“可能是一朝觉悟吧,自那之后,小子就再也见不得那些诗词歌赋了,见了就头疼!”

        “小子现在觉得,我汉家江山,现在需要的不是什么挥毫泼墨,指点江山、无病**的诗赋大家,而是能真正弯下腰去,检视郡县庶民的官吏!”刘德轻轻的道:“若能带领地方官员百姓,修筑一条渠道,使百姓旱涝保收,岂非远胜一篇能名传千古的不朽名篇!”

        “这……”刘武完全没料到刘德竟然对他甩出这种简直算得上闻所未闻的理论,他张了张嘴,为自己喜爱的诗赋辩解道:“可诗词歌赋乃是雅事……”

        “呵呵……”刘德笑了笑。

        刘武的话,让刘德想起了在后世那个互联网发达的时代在网上看过的一则故事。

        宋代名臣文彦博被皇帝派去督办黄河防洪,可他老人家却撂了挑子说:此非儒臣待遇。

        作为一个穿越者,刘德真的很难接受这种或者类似的腔调。

        不做实事,靠着嘴炮,社会就能进步?百姓就能温饱?

        开什么玩笑!!!!

        不过,类似这种言论,却还真不能怪到儒家头上。

        这是官僚的通病。

        因为务虚永远比务实轻松。

        就算是在后世两千多年后的大天朝,会吹牛逼的官员不是永远比干事的官员进步更快吗。

        看着刘武满脸不解的样子,刘德心知,他是无法说服刘武的。

        但是,刘德也不需要说服刘武,他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解释他变化的理由,以及一个他刷声望的机会罢了

        不过刘武的回答,也让刘德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在前世,刘彘改名刘彻登基称帝后,就干了一件事情——建元新政!

        建元新政在后世的历史书上自然是正义的化身,被无数人吹捧。

        只是亲身经历过建元新政的刘德,对此却是完全的嗤之以鼻。

        所谓的建元新政,在刘德看来,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用以排除异己,打压不同意见的闹剧。

        举个例子,建元新政开始后,刘彻所下的第一道诏令不是改善民生,更不是排除弊政而是:所举贤良,或治申韩、苏秦张仪之说,乱国政,皆罢!

        想到这里,刘德就觉得他已经找到了他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

        那就是阻止罢黩百家独尊儒术的发生。

        儒家,刘德对其没什么偏见,相反还挺欣赏儒家的某些理论,譬如说大一统的思想,中央集权的理念,以及兼济苍生的情怀。

        但是,儒家一家独大,成为唯一的统治集团那就不好了。

        失去了法家的精髓,这个民族就会变得害怕改革和变动。

        没了墨家的大师们,科学技术的发展就没人去推动了。

        当纵横家的天才们消失在政坛上,那么,外交与国际上的沟通就会越发闭塞、保守、僵硬。

        当兵家变成兵痞,名将帅才就只能看老天的意思,战略与战术就会混淆。

        至于没了罢黩百家独尊儒术,什么思想会混乱,什么文化会没人传承。

        这都是杞人忧天!

        难道说后世的学生,学了物理、化学、数学、语文、政治之后,思想就混乱了?

        开什么玩笑!

        难道说春秋战国,百家争鸣之时,思想很混乱?

        君不见,秦国七世执行同一战略,韩魏赵三国也各有各的战略,一以贯之,坚持到了最后。

        …………………………………………

        第二更!!!!!

        今天收藏涨的好慢呀~~~~~~~~~

        目前196个,今晚能涨到200吗?

        我继续去码第三更!!!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