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三十六节 张汤(3/3)

第三十六节 张汤(3/3)

        第二天,太皇太后薄氏下葬了。

        等着灵枢葬进南陵,薄皇后当场就又哭晕了,刘德跟便宜老爹在左右扶着她上的马车。

        而这个场景,被许多人看在眼里。

        无疑这是个很明显的信号,再傻的人都看出来了,刘德正在跟薄皇后迅速接近,而一旦刘德跟薄皇后结盟,只要能过继过去,那么刘德立刻就超越刘荣成为汉家皇室第一顺位的储君人选——自古以来立嫡立长的传统根深蒂固。

        葬完薄太后,孝服就算可以除下了。

        刘德终于腾出手来接收了少府拨给他的庄园跟工匠。

        少府拨的庄园在长安城外的长陵附近,跟刘邦的陵寝距离并不远。

        庄子不大,大概只有二十多顷地十多间房屋的模样。

        刘德就领着少府拨过来的工匠们,进了这庄园,首先让带来的宦官给工匠们安排住宅,同时让人将这些工匠的名册拿来给他过目。

        拿着录有工匠们名讳、籍贯与技能的竹简,刘德也是叹了一口气。

        这次少府拨了三十五名工匠跟两个监工给他。

        本来正常这种事情,自是应该交给臣子或者食客来处理。

        可他还只是一个光杆司令,只能亲力亲为了。

        “应该想办法去招几个人才来用了!”刘德心里想着,有着前世的经历,对于这个时代日后的名臣,刘德多少是有些了解的。

        现在这时候朱买臣应该在会稽砍柴,马上就要面临被老婆一脚踹开,然后开始励志之路的征途。

        只是此时会稽是吴国治下,想要招到他,略有难度!

        公孙弘倒是可以试试,假如他没在他的简历上撒谎的话,那他现在应该在麓台读书,此时不过是个一穷二白的白丁,只要出手,相信还是可以收之麾下。

        想到这里,刘德忽然一拍大腿,立即起身,吩咐左右道:“尔等先将这些工匠安置妥当,明日我再来布置任务!”

        然后他就急匆匆的坐上马车,往长安城赶去。

        一路雷风厉行,刘德直接来到了内史府,进了门,跟晁错打了个照面,然后就猫进了内史府的档案室里,开始了翻找。

        终于,一个名字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张汤,鸿固原人也,父任长安丞……现为长安灞桥令吏……

        看到这些记载,刘德都快笑疯了。

        这可是张汤啊!

        后来的一代能臣,酷吏的典型代表,也是刘德目前最最需要的人才!

        现在一个张汤对刘德来说,甚至能比的上十个公孙弘与朱买臣的合体!

        为何?

        因为张汤是法家出身。

        法家大臣最擅长的就是给上位者背锅……

        像是现在刘德准备做的许多事情,没有一个像张汤这样的人才,根本做不了!

        放下档案,刘德走出来求见晁错。

        很快,晁错就出来接见了刘德:“殿下有何吩咐?”晁错的态度比起以前多少好了些,这是因为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刘德正如一颗明星一般闪耀了起来,大势已经开始清晰,即便是再不喜刘德,晁错也得收起那些心思。

        毕竟他是法家大臣。

        而法家的臣子,离开了最高层的支持,就等于一无是处,甚至可以说立即就有杀身之祸。

        若换一个性子稍微软的,此时,早就不惜一切代价抱着刘德的大腿了!

        至于脸皮?

        政治家的脸皮是什么?

        只是晁错比较犟,所以才没有马上改变立场。

        但即便如此,晁错也不是傻瓜,自然不可能为了区区的面子,真跟刘德这个日后可能做天子承继大统的皇子杠起来。

        那样的话,他就不用混政坛,趁早回家养老了。

        “小子欲向明府讨要一人!”刘德径直说出了自己要求,一点也不怕被拒绝——作为一个有天子诏令的皇子,跟晁错要一个人,若晁错还不给的话,那么,一个目无君上的罪名就能栽上去了!

        “何人?”晁错放下手里的公文,开始郑重的问道。

        “杜陵人张汤……”刘德拱手道:“还请明府割爱!”

        “连殿下都听说张汤的名声了吗?”晁错略微惊讶一声,随即道:“张汤能被殿下看重,那是他的福气,老臣这就写公文,将张汤划归殿下!”

        “多谢明府!”刘德感激的一拱手。

        这张汤就落入他的手掌了。

        ……………………………………………………

        灞桥。

        长安一景,也是长安人流量最多的一个地方,因此,内史府单独在此设立了一个治安单位,用于维持秩序。

        湍急的人流中一个穿着青衣,腰佩短刀的年轻吏员漫步在灞桥的桥上,巡视着治安。

        周围路过他身边的人纷纷对其侧目,甚至连不远处柳树下正在歇息的几个游侠,见到他也立刻远遁而去。

        直到他走后,游侠们才出来议论着:“那就是鸿固原的张汤吧!”

        “对!就是此人!”

        “听说他可了不得啊,十四五岁就已经将汉律背的滚瓜烂熟,我听说前些日子直市的王大仗着自己舅父是少府的管事,来着灞桥收钱,结果落到他的手里,不问因由就抓进了廷尉大牢,现在都没出来呢!”

        “还好我等跑的快,要是落到他手里,那还不得……”有人后怕着说。

        这些游侠不怕一般官差,因为一般人都讲情面。

        但就怕这种古板的执行着汉律的官差,因为那没有情面可讲,落到他们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

        而这张汤幼年时就已经很有名了。

        长安的底层官吏至今仍在流传着当年张汤幼年时审问老鼠,并按照律法将那些老鼠处以傑刑的故事。

        看着张汤的背影,一个地痞吐了口吐沫,恶狠狠的道:“活该,像这种人,如此固执,怎么能得到上官的赏识?”

        他话音未落,一骑缇骑策马而来,穿着禁军甲胄的卫士,立在马上,环顾四周,问道:“鸿固原张汤何在?皇子刘德有请!”

        那地痞目瞪口呆,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这怎么可能?”

        张汤听到呼声,一时也有些不敢确信,直到那骑士再喊了一遍:“鸿固原张汤何在?”

        他这才挤开人群,走出来拱手道:“小人就是张汤!”

        那骑士下了马,看了看张汤,大礼拜道:“张公,我奉殿下之命,请您过去!”说着他还拿出了一张帛书,帛书上盖着内史府的官印:“这是内史令晁公的公文,请您过目!”

        张汤怔怔的接过公文,只看到上面写着:令内史府吏汤听皇子刘德事。其后加印了内史的官印,这是根本做不得假的!

        张汤感到无数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脑袋里一阵翻滚,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

        第三更送上了~~

        注:鸿固原即后来的杜陵。所谓杜陵是宣帝的陵寝,so,此时宣帝连精子都不是,自然不是叫杜陵了。

        求推荐收藏打赏赞~~~~~~~~~

        明天还是3更~~~

        我想上首页,请诸君助我一臂之力!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