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十一节 科举的土壤

第四十一节 科举的土壤

        刘启正在思索时就听得刘德禀报道:“回父皇,确是儿臣自己想的!”

        刘德站起身来,看着刘启。

        其实提前将科举制度搬出来的想法,早在前世,刘德就已经想要这么办了。

        但是,那时候一个小小的河间王,拿什么参与国家大政?

        况且,前世的时候,刘德因为不熟悉这个时代,最初也不敢贸然行动。

        但是经过了前世十几年的岁月,刘德对这个时代已经有所了解了。

        首选,可以绝对肯定的一点是,此时门阀政治还在精子状态,压根就没个影。

        春秋战国时期形成的列国政治门阀豪强大族,被秦国的统一战争跟秦末的群雄逐鹿给摧毁的一干二净,连跟毛都没剩下来,以至于前世刘彘做了天子,想要找个姬氏的嫡系血脉都不容易。

        再者,刘邦底定天下,分封功臣,至今不过数十年。

        旧的贵族体系被彻底毁灭,而新的贵族政治却还在襁褓里。

        汉初的功臣彻侯们,到了如今甚至都开始步入衰亡。

        平阳侯曹参的家族三代单传,这一代的平阳侯曹寿刘德前世见过,是个十足的文弱书生,而且身体并不好。平阳侯这一系还算好的了。

        瓒候萧何的后代就是个悲剧,过去十一年,瓒候的位子换了三个人。

        留候张良的后人就更惨了,太宗孝文皇帝时就夺去了封爵,削为庶民了……

        带头大哥如此,小弟们混的也不是很好。

        舞阳侯樊哙的后代在平灭诸吕的过程中不小心成了牺牲品,太宗孝文皇帝好心给他找了旁系子弟过继过去继承香火,但奈何人家不争气,居然被人戴了顶绿帽子,等那位舞阳侯死后被人揭发,于是,舞阳侯成了历史。

        基本上,绝大多数的彻侯们,都是些米虫,不足为惧。

        更重要的是,他们手里没兵……

        枪杆子里出政权,枪杆子里出声音。

        没有枪杆子,就没有发言权。

        更何况,这科举现在进行明明是对贵族的保护!

        要知道,此时可是用竹简来记录知识的时代,竹简笨重、抄写困难而且保存不易。

        这就意味着,一般的穷人想要获取知识,难度比之隋唐是几何式上升的。

        因而,实际上知识是被贵族垄断的。

        像是许多后世随便可见的典籍,譬如《诗经》《论语》《尚书》,此时全部是被私人所霸占,藏在家里的,而且大部分是残卷。

        真实的历史上,原本的刘德能在史书上留下名字,是因为他参与了对《诗经》的抢救与保护!

        再者,读书也是要成本的,没有足够的家底,几个贫民能供得起一个人脱产读书?

        所以呢,所谓的科举,真的施行天下的话,那么必然是贵族豪强的盛宴,跟平民基本没关系!就算偶尔漏出几个平民中了,那不也无伤大雅吗?

        最最最重要的一点是——经过吕氏乱政,诸侯大臣再反扑,再接着刘德的祖父刘恒害怕功臣们功高震主,玩了一手漂亮的传接球,把陈平、周勃统统赶回封国,前后三次清洗,直接导致了一个令所有彻侯们恐惧的恶果:他们在朝廷中竟然没有了代言人。

        丞相故安候或许勉强能算是功臣里的一员,但是申屠嘉早年不过是队率,最初分封功臣,他连口汤都没喝到,直到刘德祖父太宗孝文皇帝时才混了个关内侯的爵位,后来丞相张苍病逝,这才赶鸭子上架,被任命为丞相,并封为彻侯。

        所以,其实申屠嘉跟那帮开国元勋们并不见得有多亲密,反倒是跟袁盎、石奋这样的官宦人家交情比较深。

        条候周亚夫,作为绛候周勃之子可能是跟彻侯们关系比较近的一员了。

        但周亚夫是出了名的犟驴,想走他的后门?基本上没可能。

        至于桃候刘舍、开封候陶青这两个后来都做过丞相的人。

        嗯,好吧,桃候刘舍就是刘邦当年养的应声虫项襄的后人,项襄是项羽的族人,凭什么能混一个彻侯还被赐刘姓?

        还不是因为人家卖项羽卖了一个好价钱?

        这样的人,自然是紧跟天子的脚步,对其他同僚说拜拜了。

        开封候陶青,满朝上下谁不知道,这位御史大夫不过就是个充当门脸的傀儡,真正坐在后面遥控指挥的他的是天子跟晁错?

        而当朝廷没有了这些人的代言人后,后果开始显现。

        当官?没他们的份!

        各地郡守、各诸侯国的监督大臣、丞相、太尉这些有权有势的位置,基本没他们的份!

        想捞钱?廷尉的屠刀正愁没沾血呢!

        汉室对于彻侯犯法基本上是抓到了就绝不轻饶的原则,动不动就粗暴的废除封国。

        像是后来刘彻做了天子,借口贵族们因为供奉给先人和宗庙的黄金成色不足,大开杀戒,一口气撸掉了一百五十位列侯的爵位,统统贬为庶民。

        从这些事情就能看出来,汉室根本就没有所谓门阀的生存土壤,有的不过是肥羊跟米虫。

        至于地方上的豪强,那就更是个笑话了。

        汉室开国至今数十年,但是真正天下安定的时间才二十几年,汉太祖刘邦甚至当皇帝都在不断的领兵征讨叛乱的异姓王,吕后时期才开始慢慢安定下来,等到平灭诸吕,这汉家江山才没有太多动荡,躲进深山躲避战火的难民才开始下山安居。

        短短二十几年时间能产生个什么样的地方豪强出来?

        很浅显的一个证据就是郅都就任济南郡守,上任之后先把郡内的大户人家碾压一遍,结果杀得人头滚滚,却连声抗议都没有,济南郡甚至因此大治,达到了路不拾遗的地步!

        历史上真正的门阀政治,那要等到汉宣帝刘询认为经常变换地方郡守会妨碍政策的实施,于是,让一个郡守在一个地方任职十年甚至终生之后才开始发展,到成帝时,外戚王氏一门五候,由此开启门阀政治的大门,刘秀恢复汉室,依靠的是地主豪强的支持,投桃报李,让地方豪强坐大,东汉末年三国混战,曹魏司马氏推行九品中正制,这才最终放出了门阀势力这头怪兽。

        正是基于这些认识,刘德才敢在此时推行科举。

        因为首先,地方豪强也好,彻侯贵族,都不会拒绝也不可能拒绝科举。只有傻子才会拒绝一个明显对他们有好处的制度。

        在此时,科举非但不是贵族豪强们的拦路石,相反还是一张门票,一张能让他们光明正大的参与政治,拥有发言权的门票!

        要知道此前的所有举荐制度,都是有着很高的要求的,譬如说,首先你要在地方上有名,并且这名望还得达到一定高度,才能被举荐,或者是孝子贤孙,因为道德而被举荐。

        要知道,这年月官僚阶级跟地主豪强可还没进化到后世的地步,像什么养望之类的戏码,还没被人发明。

        所以暂时还没人敢在举荐的事情上作弊……

        再者,反对也是无效的!

        没兵没枪没权没势,谁会听他们的反对!

        当然,刘德也不会天真到马上就能让科举取代目前的举荐制度,那不现实!

        后世从隋朝开始推行科举,到宋代历经数百年光阴,科举才真正的取代举荐制度成为主流

        ………………………………………………

        嗯,确实科举在汉初是不会有阻力的。

        大家想想看,一群连举荐制度的作弊都不会的渣渣们,会想得到这科举可能会妨碍他们的未来吗?

        再一个,科举其实不算出格啦,刘彻罢黩百家独尊儒术才真正出格,好家伙一口气把黄老派、法家、纵横家全部敲死,啧啧,但也没人反对,大家反而兴致勃勃的玩起了儒皮法骨的把戏。

        对匈奴战争的胜利可能是一个原因,但更关键的是,压根没有形成一个固定的政治势力和团体,没有带头大哥,闹不起来啊~~~~~~

        嗯,今天就这一更了,明天保证4更,主要是今天白天有事情去了,晚上才来码字,结果又在书评区跟人兴致勃勃的辩论~

        Ps:感谢闲聊闲诳闲人巨巨的1888起点币打赏

        感谢指剑懿旧巨巨588起点币打赏

        感谢如初若见巨巨588起点币打赏。

        感谢所有过去未来打赏的巨巨们。

        嗯,俺是个懒货,以前都没特意感谢过巨巨们~但是~读者老爷是俺的衣食父母这我还是知道的~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