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十节 微服(2)

第六十节 微服(2)

        张汤的家在鸿固原之上。

        鸿固原是一片沃野,浐河与潏水在此交汇,千百年不断的冲刷,在大自然的伟力下,才形成了这么一块肥沃的平原土地。

        此时的关中,并不是后世那样,因为水土流失、环境破坏以及人类的活动而变得残破。

        沃野千里,树木成荫,鸟语花香,景色怡人,才是此时关中的真实写照。

        不单关中如此,就连此时的黄河水,听说也是清澈见人,碧波千里。

        因而,在此时黄河还不叫黄河,世人称之为大河!

        乘着马车,刘德看着道路两旁的麦田与屋舍,他问张汤:“以卿之所闻,如今关中可还能维持一夫五口治百田?”

        一夫五口百田,这是儒家与法家在政治上为数不多的共同点。

        这两个学派都认为,一夫五口百田这样的社会结构是最为理想的社会结构。

        战国初年,李悝在魏国变法,首先提倡的就是一夫五口百田的模式。

        商君在秦国变法,也沿袭了这个口号。

        汉室初立之时同样继承了这个秦代的政治理想,将之做成了一个画饼画给天下百姓看。

        不过,汉家天子碰上了一个好时机。

        秦末的大乱摧毁了旧有的一切封建贵族势力和地方豪强,同时顺手把人口从也消灭了大半,因此,最开始之时,这个画饼还真的成了现实。

        高祖刘邦用来安定天下的大杀器就是授田。

        那时候,只要是个活人,就能从刘邦的政权手里得到最低一百亩土地和相应的宅基地。

        所以,全天下立刻就臣服了。

        授田的事情,在先帝孝文皇帝执政最初之时还是在有组织有秩序的进行的。

        只是,从十年前开始,随着天下安定,人口开始上涨,而土地资源却还是只有那么多。

        授田的事情渐渐没了声息,取而代之的是,民间渐渐出现了地主,土地兼并开始出现。

        现在民间的事情,刘德不了解,但十几年后,刘德记得很清楚,自建元元年开始,土地兼并的规模开始上升,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富者阡陌连野,贫者无立锥之地的情况。

        那时候,所谓的一夫五口百亩模式自然立刻崩塌,彻底成了纸上的画饼。

        “大半还是可以维持的……”张汤想了想答道:“不过,以臣所见,已经有人开始买卖田地了……”

        他家就是典型!

        当此之世,民间厚葬成风。

        一旦有人去世,为了家风名声,稍微困难点的人家,立刻就要卖掉一些田地来筹集丧葬之费。

        即使是富裕之家,也是有些吃不消的,只有那些有封国食邑的公侯才不需要为了这些发愁。

        刘德看了看外面的田舍,点点头,此时的情况比之十几年之后应该是不同的,毕竟,文景之治也不是吹牛逼的。

        那么,他的那篇文章和政策也要相应的做出调整了。

        当马车行驶到一处十字路口时,刘德看到一个老汉带着两个垂鬓幼童在路口的桥墩下钓鱼。

        “停下!”刘德吩咐了一声,马车立刻停下来。

        刘德很清楚,张汤虽然来自于市井,但他终究也是官宦之家,跟最低层最基层的民众还是缺乏沟通的。

        社会阶级的天然隔阂,不可能让张汤真的知道那些每日在田间地头的农民的真实想法与真正处境,想了解这些,就必须弯下腰去,真正的接触农民,才能了解到此时社会的真正形态。

        于是刘德下了马车,一直跟在车旁的卫兵们立刻尾随在他身后,保护他,同时还有人爬到附近的一颗树上占据制高点。

        刘德笑呵呵的走到那个正跟两个幼童说话的老农身边,拱手问道:“敢问老丈,今年高寿?”

        在汉代,年纪大的老人不分身份阶级,统统享有特权,汉律规定,年纪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就可以见官不拜,八十岁以上,见了皇帝都不用拜。

        因此,这老农对刘德这个一看就是贵公子的年轻人的行礼并不意外。

        他笑呵呵的拉住两个调皮的小孩子的手,答道:“老汉今年已经六十有七啦!”

        “老人家身体可还好?”刘德和善的蹲下身子,看着那两个好奇的小家伙问道。

        这老农看了看刘德身后的随从,再看了看那辆规格和大小都远超一般贵族可用的马车,他本能的保护着自己道:“托贵人的福,老朽身体还好……”说着就打算收起鱼篓,带着孙子们回家。

        汉家贵族们的名声并不怎么好。

        至少在长安附近不好。

        特别是新一代的贵族子弟,平时斗鸡走狗堪称一绝,欺男霸女也不落人下。

        这些纨绔子弟,大的罪行不敢触犯,但小罪却犯个不停。

        刘德笑呵呵的拉住这老汉的手道:“老丈不用害怕,我不是那种坏人……”想了想,为了加强说服力,他道:“我乃是枳候家的子侄,奉了宫里一位殿下的命令,来此巡视民生,了解民间疾苦,以备报与圣天子参谋的!”

        本来刘德想扯一扯便宜老爹的虎皮,但话到嘴边就变了,因为他马上就想起了,假冒皇帝的旨意,在此时是大罪,称为‘矫诏’

        太宗孝文皇帝时期的外戚薄昭主要的罪责就是矫诏,因此被逼自杀,后来窦婴也是死在这个上面。

        那老农听了刘德的话,这才止住动作。不得不承认,此时的汉室皇家在民间的信誉是很高的,支持者也很多。

        这老农虽然害怕贵族,但听说了刘德是皇室成员的代表后立刻就不怕了。

        这大概也是因为中国历来就有‘都是当官的坏,皇帝一定是被蒙蔽的’这种传统的缘故。

        “贵人想知道什么呢?”老农抱住两个幼童,咧着嘴笑问道。

        “您家里现在有几口人?”

        “老汉有三子四女,长子在南军服役,次子与幼子都在家里耕田,四女也都嫁出去了……”老农想了想道:“现在老汉家里加上儿子儿媳孙子孙媳,大大小小有十几口!”

        “这两个是老汉的曾孙了……”说到这里,老农就颇为自豪的笑了起来。

        四世同堂,确实是很多人引以为傲的事情。

        …………………………………………

        那个投催更的坏蛋,放学后别走!!!!!

        让我看到又吃不着~~~~~~~~

        嗯,我打算明天开始固定一下时间更新了,再这样我自己会累垮的!

        Ps:下新书榜了,好可怜,收藏一下涨的慢了~

        现在都没2700。。。

        满地撒泼打滚Ing。

        话说,那个,我就差几十票就能上历史类的分类推荐榜了貌似,大家能多给点票票吗?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