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要做皇帝 > 第六十二节 奏疏与汲黯

第六十二节 奏疏与汲黯

        回到未央宫后,刘德的脑子里依然还在回荡今天的所见所闻。

        提着笔,刘德在帛书上写下第一句话:儿臣刘德谨闻:洪范八政,一曰食,二曰货。

        写下这一句的时候,刘德也有些感慨,洪范相传是大禹所著,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古老的政治书籍,而尚在原始部落愚昧之中时,老祖宗们就意识到了,为政的根本,这就不得不让后人有些惭愧。

        刘德接着写道:民以食为天,食在货前,乡间长者曾言:民无三年之积,不足称其家;国无九年之用,不足以称其国。故舜命后稷‘黎民祖饥’是为政首,殷周之盛,诗书所述,要在安民,富而教化,易云:天地之大德曰生。

        写到这里,刘德就酝酿了一下情绪,同时将心里所想的东西整理一下,再接着写下去:今一夫狭五口而治百田,亩岁收三石,为粟三百石,除三十一之税,余两百九十石,食人月两石,五人终岁百二十石,余有百七十石,石四十,为钱六千八百。尝社闾新春之祀,用钱八百,余钱六千。衣,人率用钱五百,五人终岁两千五百,余有三千五百;粮种耕具,百亩用钱两千,余有千五百,口赋,五人终岁六百,余有九百;刍藁徭役之税,用钱千三百,不足五百,不幸疾病死葬之费及上赋敛又未及此,农夫常有不劝耕之心!

        这一段是刘德仿照李悝当年的一篇变法缴文所写。

        将这一段写完,再看了看,刘德觉得还是比较满意的,基本上符合如今的社会情况。

        而且这种用数据说话的东西,通常是会令人信服的!

        当然,某些地方是稍微有些夸张的。

        但是不夸张一点,怎么引起便宜老爹的重视,怎么让他刷声望呢?

        “既然农民如此的苦,那怎么减轻农民负担呢?”刘德知道,已到图穷匕见之时,于是他提起笔,继续写下去。

        这一写,就一直写到夜半之时,刘德实在撑不住才和衣就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刘德继续伏案书写,到了中午,才总算将初稿写好。

        他拿起帛书,仔细看了看,叹了一声:“文笔比之晁错还是不如!”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身为穿越者,能勉强写出这样一篇算的上标准的奏疏,已经很不错了。

        “要是这时能有个饱读诗书之人来与我润色就好了!”刘德感叹着。

        一般而言,天子的诏令和朝廷的决议,都是有着专门的文人来润色之后,再颁布天下的,否则,像当年刘邦那种老粗,发出的诏书,怎么可能那么文绉绉?

        只是刘德没有这个条件啊!

        一个能给正式公文润色的文人,那起码是诗书传家的名门之后,有着海量的阅读量,对各种经典都倒背如流,可惜,这样的人才,如今是少之又少!

        不太可能会跑到刘德碗里。

        正感慨着,门口有个宦官来通报道:“殿下,宫外有一个名叫汲黯的人,持着少府监的令符求见!”

        “快请!”刘德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连自己没穿鞋都忘记了,直接就光着脚跑了出去。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刘德心里感慨着。

        若非这汲黯自己找上门来了,刘德都快被这两天的忙碌给忘记了他曾答应过少府监的事情!

        刘德就这样光着脚一路狂奔,跑到了宫门口——刚开始,他确实是忘记穿鞋了,但后来嘛……呵呵呵……刘德的节操你懂的!

        在宫门口,刘德见到了前些日子见过的少府监成毅。

        在成毅身边跟着一位看上去年纪不大,略显青涩的年轻士子。

        此人头戴进贤冠,腰佩长剑,身材不高,但却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羸弱士子,起码,站立在一旁的模样还颇有些刚毅的味道。

        “汲先生安在?”刘德见了就高叫一声,一点也不压抑自己求贤如渴的心思。

        “臣拜见殿下!”成毅见到刘德立刻就行礼,他身边的那个士子也跟着拜道:“小臣汲黯拜见殿下!”

        然后,汲黯就看到了这位他将来的主君的脚是光着的。

        汲黯此时虽然在家乡有些名气,但,像这样被一个人看重还是头一回,特别是此人还是天子血脉,当朝殿下,顿时就感动了起来,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重视自己的明主了。

        刘德却是毫不客气的走过去,扶起汲黯,道:“先生今安在,何以相见之晚也!”

        说完也不管满脸惊愕的成毅,更不理一脸不解的汲黯,就这样拉着汲黯的手,朝宫内走去。

        汲黯被刘德拉着,心里却是上上下下的打着鼓。

        他虽然年少成名,但却也还没有名到连长安的皇子都听说过的地步。

        于是他好奇的问道:“殿下,何以知小臣?”

        刘德嘿嘿一笑,这却是装X装过头了。

        不过,没关系,他是皇子,这种小事根本无需费力,他笑道:“先生之父,清誉名满长安,俗谚曰: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想来,先生也应是当世英才!”

        汲黯的父亲当年确实是朝廷的大夫官,只不过,名气却未必有那么大就是了。

        只是,谁家的小孩不是将自己的父亲看做英雄的?

        有了这个解释,汲黯勉勉强强也就相信了。

        刘德拉着汲黯,进了自己的寝殿,主客分坐之后,刘德道:“先生即来,可愿暂屈于我之幕僚?”

        刘德一点也不给汲黯拒绝的机会,道:“幕僚之职,暂时虽然给不了先生什么名分与官职,但却是我之左右肱骨,不知先生可愿意?”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汲黯觉得自己要是拒绝,恐怕就要狠狠的得罪这位皇子殿下了。

        更何况,他本身就是来投奔刘德的,于是立即出列拜道:“臣黯拜见殿下!”

        这就是确立了君臣从属关系了。

        刘德哈哈大笑道:“汲卿快快请起!”说着就扶起汲黯,亲切的将他扶到位子上坐下,然后问道:“卿现在可有空?”

        既然来了这么个廉价的优质劳动力,刘德若还不懂剥削,那就干脆可以找块豆腐去撞死了!

        …………………………………………………………

        最近几章会特别难写,嗯,要查阅的资料和考量的东西非常多,所以会写的比较慢,请大家见谅!总之,我会尽量争取写出一些合乎逻辑和当时情况的文章出来,即使YY也会适当~

        唔,话又说回来,不是西汉时人,只靠资料和文献,真的很难将当时的情况写的详细,所以适当的YY和春秋笔法,还请大家海涵~~

        嗯,今天就这一更了00

        大家别急,下周估计三江,我今天已经过了初审~~~so……我要存稿,明天开始都会写3-4章,但只发2章~--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8/18795/91049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