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春秋我为王 > 第1101章 不绝如缕

第1101章 不绝如缕

        ps:陈恒东遁走的应该是邶殿邑,而不是高密,在此更正,第二章在晚上

        ……

        外面万余大军围城,城内却仅有千余守卒,而且城垣低矮,甲兵劣钝。杞维倒是有自知之明,他乖乖地听从了子夏的“请求”,打开城门,同意鲁军的“借道”,并愿意无偿提供赵军十日的口粮杞国的总人口不到三万,再多的话他也拿不出来。

        这之后,杞维将一切事务都交给淳于城的大夫们处理,自己跑回简陋的宫室里生闷气去了。他生气的不是子夏为赵侯来杞国探路的意图,而是气他不愿意说实话,未曾把自己当做朋友。

        子夏也是位君子,见杞维如此,心有惭愧,在他的斡旋下,这支鲁军总算是照顾了杞国,大军没有进入淳于城,而是在外驻扎。他们在休憩一夜后便前往缘陵,只留下少数人随子夏看护后路,统筹粮草。

        正如子夏所言,他们这次行经杞国,的确是为了借道而来。这支军队的统帅是在赵吴战争里立下大功的冉求,在前年淮泗地区的战争结束后,冉求便被调到东鲁,配合驻守莒城的国、高、晏三家反攻琅琊。

        投靠齐国的莒子在国内没什么号召力,大夫们宁可投靠赵国也不愿意跟着他一起发疯。进攻很顺利,在夺回琅琊,解救琅琊山上已经当了快一年野人的徐承和水军将士后,冉求又奉命在莒国驻扎,在赵国伐齐的战争里,作为东线统帅,麾下除了东鲁一个军外,还有晏氏、鲍氏的家兵。

        齐国在其东境也有几段长城,一直从穆陵关延伸到即墨城,然而冉求早就看出来了,这段长城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杞国。

        齐国在即墨城和穆陵关都驻扎重兵,唯独杞国是个空白区,子夏以游士身份入杞国探访,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掘开一段长城,沿着潍水进入淳于,再深入齐国腹地,就成了东线的既定战略。

        如今战略已经完成了一半,不过对于主帅冉求,以及许多鲁国人而言,他们对于脚下的杞国,一向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当年杞国弱小,夹在齐国、鲁国之间,经常受到侵扰,历史上鲁国就多次借口杞君不敬,多次攻打杞国,侵占杞国田地。杞国为求自保,便和晋国结盟,杞隐公做成了一次一本万利的买卖:他将女儿送给晋悼公为妾,结果就生下了晋平公。

        这下杞国就相当于抱上了一个大腿,等到晋平公长大后,拗不过老妈的耳旁风,决定扶持杞国,帮助他们把都城迁回淳于。非但如此,晋还为杞国向鲁国讨要杞田,鲁国被迫答应。

        可暗地里上,鲁人对于晋国过分偏袒杞国十分愤怒,他们愤愤不平地说道:“杞国,是夏朝的后代,而用夷礼。鲁国,是周公的后代,而与晋国同姓。如今晋国不担心周室的衰微,反而保护夏朝的残馀,真是岂有此理!把杞国全部送给鲁国还差不多,岂能损害鲁国利益而肥杞!”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四五十年,两代人的时间,然而有些根深蒂固的地域性格是难以扭转的。在冉求等鲁国士人心目中,现如今鲁国既然已经和赵车同轨书同文,几乎合为一体,那就应该把当年晋国没有做的事情做掉,将杞国的城邑并入鲁国疆域!至于杞人,把他们迁到某个穷乡僻壤继续祭祀夏后氏社稷即可。

        不过这些话尚在冉求肚子里,没有轻易说出来。上一次因为司马子牛的死,导致冉求情绪激动多说了一些对于南子和天道教的是非,这间接导致赵无恤将宋国分割,让乐氏驻守彭城,如今两年过去了,宋国依旧是东西分治的状态。

        冉求很有分寸,对君臣关系十分敏感,他知道,有些话要看准时机来说才行,而且他也不能确定,此战若能一举破齐,赵侯会如何对待齐、鲁、杞,乃至于莒国。

        这东方的形势,依然未明啊……

        但有一点冉求是肯定的,那就是不管是哪一国,战后如何被分割,延续也好,灭亡也好,新生也好,大家都必须老老实实呆在赵侯划定的新秩序之下!

        就这样,在七月初时,冉求让鲍息率领他的家兵数千人拖住穆陵关齐军,让晏圉带着数千人进攻齐国东方重镇即墨,他自己则带着主力,利用杞国这处空白,一路北上,深入齐国腹地,饮马潍河下游,也就是后世的潍坊。

        抵达此处后,冉求距离他的战略目标已经很近了。

        邶殿,这就是冉求即将进攻的地方!

        ……

        邶殿,也就是后世的山东昌邑,这里原本是东夷莱夷的地盘,在两百年前,齐庄公征服此处后,开始设立邶殿,经过两个世纪的发展,这里已经开发得不错,被齐国作为东方的别都,拥有一片繁荣的城邑群,人口近十万,煮盐业和渔业都很发达,是胶西的核心地带。

        除了经济发达外,此地还南亘潍河,北枕少海,山川襟带,屏蔽

        东西,是连接临淄和东莱的要地,所以赵无恤才在制定战略时,让东线的冉求以此作为进军终点。

        只可惜,冉求还是来的晚了那么几天,在兵临邶殿后他才得知,就在数日前,陈恒已经从临淄带着数千人来到邶殿,却未作太多停顿,留下一些兵卒断后后,便渡过潍水、胶莱河继续东去了。

        “这陈恒真是比狐狸还狡猾,更长着一只犬马般的鼻子。”冉求知道陈恒是君上最难缠的敌人,倒不是因为他强大,而是锲而不舍地与赵侯作对,大概是因为他们都是窃国大盗的缘故?

        若能将陈恒杀死或擒拿,必然是大功一件,这次又让他跑了,冉求不免有些遗憾。

        不过他还是截住了陈恒的尾巴,后方有陈氏族人陈豹带着一批贵族和百姓过来,便被鲁军阻拦,不得前进,如此一来,齐国便被割裂为东西两段了。

        冉求谨慎,没有贸然渡过潍水去追击陈恒,东莱地区丘陵密布,不熟悉地形交通的话很容易吃亏。他的任务就是攻克邶殿,扼死东莱,然后向西与赵无恤汇合。

        七月上旬,经过近十天的鏖战后,人心惶惶的邶殿终于被攻克,冉求留下千余人驻留此地后,便带着主力向西进发,七月十五日,济南、长城、胶西三支军队完成会师,除了都城和东莱,齐国其余地区均已被赵鲁军队攻克。

        就这样,近十万大军包围了临淄,齐国的社稷,陈氏的存亡,不绝如缕!(未完待续。)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19/19840/145721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