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申公豹传承 > 第十二章 三十六神通之胎化易形

第十二章 三十六神通之胎化易形

        此方世界的武道,就是打磨筋骨肉身,增强力量,使人肉身具有降龙伏虎之力,虽然力大无穷,却于性命并无半点增益,不明天时地利,最后只能成为世间一抹尘埃。

        是以此方世界的武道强者,长长效忠于世俗凡间的朝廷,或为一方豪强,或为朝廷军伍之人。

        只是站了一炷香的时间,玉独秀就感觉到一股劲在自己体内运行,不断打磨冲击自己的筋骨,增强体魄。

        修行者法力有益寿延年之神效,法力在身则不老不死,当真是长生中人。

        “哥,你在做什么?”看着玉独秀摆着奇异造型在那里站着,玉十娘趴在门口好奇道。

        玉独秀眨眨眼睛,没有说话,站桩之时最好不要轻易开口,免得体内精气外泄。

        过了一会,玉独秀缓缓收功,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我在锻炼身体”。

        太上化龙真诀自然而然在体内运转,不断滋润着已经到了疲劳极限的经脉,玉独秀恍然发现,在这个世界武道可以很快突破的,有了法力的辅助,人身体就等于脱去束缚,没有极限,只要有时间,就可以不断进步。

        玉独秀伸了伸腰,周身经脉轻轻轰鸣,随后却见玉独秀站在院子转悠一圈,方才提起木桶,向着小河边行去。

        站桩的好处不单单是这些,更重要的是那一滴龙血在悄无声息的被血液滋润着,每时每刻玉独秀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肌肤骨骼在不断变化。

        “空有法力在身,却没有术法神通护体,我此时与凡人无异”玉独秀将木桶放在河边,喃喃自语。

        过了一会,却见玉独秀猛然间一拍脑袋:“我怎么这么蠢,前世阅遍道家典籍,里面不乏种种神通,不过当时时间末法,神通隐没,大家只以为是迷信,并没有人去相信”。

        前世没有法力,这神通自然无法练成,但这个世界呢?。

        玉独秀闭目沉思,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前世所读过的所有道家典籍,以及那临终前的道藏,化为一本本道书,悬浮在脑海,无数的文字在脑海中飞舞。

        看着那不断飞舞的文字,玉独秀此时心生沉浸其中,似乎发现这文字中有一种玄奥莫测的联系。

        满天的文字在不断吞噬演化,不断撞击出文明智慧的火花。

        一梦千秋,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玉独秀再睁开眼之时,眼中一道神光闪过:“原来如此,道家的真正秘典就隐藏着这无数的典籍之中,不过被人以杂乱的规律打乱了罢了”。

        玉独秀看了看天色,起身拿起鱼桶,晃晃悠悠的向着家中走去。

        心不在焉的做完一顿晚饭,玉独秀回到房间,进入冥冥之中,观想自己的识海,此时再无满天文字,只有一个篆书的古朴书籍,书籍上书:“道家真传,三十六神通”。

        这三十六神通不分大小,各有用处。

        无数的信息走马观花一般在玉独秀脑海中闪过,最终玉独秀将念头定在了胎化易形之上。

        三十六神通之一,胎化易形乃是了不得的筑基神通,修炼此神通,可以让一个人的身体逐渐接近先天状态,更容易感悟大道,弥补自身的残缺,让一个人的身躯变得真正完美无缺。

        当然了,作为道家的无上神通之一,胎化易形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还有更多玄奥妙用,尚待一一挖掘。

        “这神通修炼有难有易,胎化易形要选择一个最容易修成的部位开始”玉独秀自语,开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最终将目光看向了自己是手掌:“手掌虽然不是人身上最坚硬的地方,也不是最柔软的地方,但却是人最关键的地方”。

        下一刻,胎化易形的口诀在脑海中流转而过,一股法力轻柔的流向手掌,不断慢慢的对着手掌进行玄奥的洗练。

        “等到一双手掌练成,那就算是入了门,后面就容易许多,可以同时祭炼全身,真正的胎化易形练成,这肉身无形无相,要是在辅佐内家拳,当可以增加不少力气。

        第二日玉独秀早早起床,却见小妹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外。

        “怎的起这么早?”玉独秀看着玉十娘。

        玉十娘手中捧着一本书籍,递到玉独秀面前:“哥哥最近有些得陇望蜀,这功课却是落下许多,还需要早日用功,将落下的功课弥补回来才是,整日里钓鱼虽然可以填饱肚子,但却于哥哥的前途大业有碍,钓鱼虽然可以一时丰衣足食,但却误了哥哥前程,乃是小道尔,还请哥哥能专心学习,日后自然可以考中状元,光宗耀祖”。

        看着小大人一般的玉十娘,玉独秀哭笑不得,这个妹妹太早熟,不过这份心意还是令玉独秀感动,只是此时玉独秀一心慕道,看到了一个另外的世界,甚至于前世的三十六神通就在眼前,只要有足够时间修成,度过三灾应该不成问题,成仙大业就在眼前,玉独秀食髓知味,如何能抛下这真正大业。

        是以玉独秀一步上前,却没有接过书籍,而是将手放在玉十娘的发鬓上,看着小丫头枯黄的头发,玉独秀双手在上面揉了揉,很快将小丫头的发丝弄成了鸟窝,小大人的威严瞬间消散一空,玉十娘苦心营造的气氛瞬间被玉独秀化解。

        玉十娘气恼的看着玉独秀,玉独秀爱怜的拍了拍妹妹的头:“丫头,以后的事情都由哥哥来操心,你就放心开心的玩好了,不用整日里这么累”。

        说着,玉独秀疑惑的摸了摸头:“前些日子我看到的异志录怎么不见了,十娘,你看到了吗?”。

        玉十娘目光躲闪,转过身子看向大门外,似乎无意道:“谁知道啊,书籍一直都是哥哥的宝贝,我可不敢乱动的,哥哥莫不是放在那里忘了吧,还是仔细的找找为好”。

        玉独秀点点头:“是极,却是忘记放在那里了,你去帮我找找,我去做早饭”。

        看着玉独秀的背影,玉十娘吐吐舌头,然后垂头丧气的向着屋子中走去:“唉,哥哥却是不听我的话,爹娘临终前最大心愿就是让哥哥考上状元,光宗耀祖,如今哥哥仰慕虚无缥缈的仙人传说,这可如何是好”。

        玉十娘稚嫩的脸上带着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痛苦的拍拍额头,做无奈状。

        吃过早饭,玉独秀的异志录始终没有找到,只能无奈的挑起鱼桶,向着村头的河流走去。

        今日玉独秀将木桶放入河中之后,在岸上打坐一会,浓郁的水灵气被玉独秀吸引而来,这河流曾经有真龙再次卧留,自然非同寻常,沾染了一丝丝龙气,能聚敛天地灵气,能被真龙之种看中的地方,能简单的了?。

        过了一会,经脉略感酸痛,玉独秀修习了一会胎化易形之后,在不远处找了一棵小树,手掌麻溜的将所有树叶枝杈撸去,再用刀子将其头部削成尖锐状,玉独秀站在河边,看着河水中不断沉浮的鱼虾,手掌猛的一抖,内家拳劲抖成一条线,树枝猛地向着河水中扎去。

        树杈打乱了河流的安静,附近的鱼虾四散奔逃,而玉独秀的树枝却扎在了河水中的淤泥里。

        看着空荡荡的树枝,玉独秀摸了摸树枝,轻轻拔起,心中沉吟:“怎么会这样,不是说扎鱼要扎鱼尾吗?,我明明扎了鱼尾,却为何没有扎种,反而叫鱼群都跑了”。

        玉独秀有些郁闷,自己没错,确实是前世一些流传经验弄的,甚至于小学课本还学过呢。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0/20766/102674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