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二十章 大丫鬟

第二十章 大丫鬟

        “哎哟!这到底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又闹起来了?”

        能在贾府里这般肆无忌惮的高声嚷嚷的,只有王熙凤。

        王熙凤心里其实也在骂娘,这阖府几百上千号人,一天不知道多少事等她来处理。

        偏偏家里有两个连她都惹不起的小祖宗,成天给她惹出一些没屁.眼子的烂事,让她得赔笑处理。

        这做掌家大妇的媳妇,最头疼的就是遇见刁钻的小叔子和小姑子。

        得!这两样她都遇到了。

        跟随王熙凤进来的,还有两个丫鬟装束的丫头,两女相貌虽也温柔可人,但比起房间内林妹妹等人,还是差了一大筹。

        两个丫头看起来也不过十二三岁,脸上的神色却很稳重,显得很成熟。

        贾环回忆了下,在整部红楼中,似乎所有的正面女角色都比男的成熟,懂事……

        “你们这到底是在哭呢还是在笑呢?李妈妈跑去禀报太太,说你们闹的天翻地覆,偏偏太太那里有急事走不开,就先打发我来看看。宝玉,林妹妹,你们俩仔细一点,今儿老太太和太太都不爽利。刚才赵姨娘就因为一点事,好生吃了一顿排揎。要不是看在环兄弟今天刚好的面上,哼哼!”

        王熙凤心里有火,却不好直接教训两个小祖宗,只能指桑骂槐一番。

        只是,刚说完这番话,王熙凤又看见贾环睁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看。

        王熙凤多聪明的人,心眼儿一转便知道原因,没好气的笑骂道:“你那老娘哪日里不遭人骂上两回她自己都不舒服,你看我作甚?放心吧,没大事。有老爷在,谁还能真拿她怎么着不成?

        太太那么好的性子,寻日里都不管俗事,要不是你那姨娘自己管不住嘴,硬往太太跟前戳事,你当谁爱理她?”

        王熙凤骂着,自己都觉得既好气又好笑,想不通这世上怎么会有赵姨娘这种奇葩。

        明明蠢的跟什么似的,偏偏自以为是,爱耍一些明眼人一眼就能看透的小聪明。

        当天被教训了第二天就忘了,又开始在王夫人面前刺儿啊刺儿……

        典型的伤疤没好就忘了痛。

        王熙凤有时候是真觉得太太脾性好,若赵姨娘是贾琏的偏房,早就让她寻个法子给撵走,要么直接弄死了事。

        她又不是没这么干过……

        “说说吧,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我就回太太去了,有事就赶紧说事!”

        收敛了心思,王熙凤打趣着笑罢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两个少儿少女。

        这一对不知愁滋味的少年少女啊……

        听到王熙凤的话,本就已经有些悔意的贾宝玉登时抬起头道:“没事,本来就没事,你没见我们都快笑的不行了。是李妈妈多事,她这老货最讨人厌了。”

        “二爷,你的玉呢?”

        一直站在王熙凤身后的那个相貌平平的丫头忽然开口道,语气不是很好。

        “宝玉,袭人这丫头听说你闹事,拿玉撒气,可是着急坏了。你还不快安慰安慰她!”

        王熙凤见宝黛二人无事,不用她再费心费力的浪费唇舌去哄,倒也轻松下来,乐得打趣别人一番。

        袭人,原来她就是袭人。

        贾环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孩儿,心里却不自禁的哂笑了声。

        当初贾环第一遍读红楼的时候,最羡慕的就是贾宝玉这纨绔膏粱居然有这么贴心的一个丫鬟,服侍的面面周到,还那么贤惠。

        读第二遍的时候,就隐隐感觉哪里不对劲了。这丫头,好像,好像有点贤惠过头了。

        读到第三遍第四遍的时候,破绽就越来越多了。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她自己和贾宝玉暗地里玩儿嗨皮游戏,却跑去给王夫人告状,言语里明着暗着的意思就是要防备贾宝玉做出一些越格的事。

        结果就是,她的月例份子涨到了小妾的级别,在王夫人心目中的的分量也更重了。

        然而,相应的,在王夫人的心里,院子里其他姑娘的形象又成什么了呢?

        ……

        言归正传,袭人听到王熙凤的打趣后,居然没好气回瞪了她一眼,嗔道:“二.奶奶,你就会拿我这个奴婢当乐子,还是主子呢!”

        不知是心里有成见还是先入为主的原因,又或是疑神疑鬼缘故,总之,贾环听到这话,就觉得袭人这个女孩儿太会琢磨人心了。

        在贾环看来,袭人这句话,完全就是针对着王熙凤的性格来的。

        王熙凤性格爽利,不喜欢扭扭捏捏的丫头。

        但是,出身贵门的她,却将上下尊卑的那一套思想刻入了骨髓,最见不得小人得志,穷人乍富,尤其是不喜欢不懂得尊卑的下人。

        然而她对于懂规矩的下人,尤其是那些受到贾母和王夫人青睐看重的下人,也是愿意开一些玩笑,以表示亲近的。

        袭人的简简单单一句话,将将对应上王熙凤的这些性格特点。

        如果说只是巧合,不管谁信,贾环却是不信的。

        果然,袭人的一句话就说的如同被碰到王熙凤的g点上一般,把她乐的合不上嘴,高声道:“大家瞧瞧这小蹄子,谁还不知道谁?你是奴婢?怕是赶明儿就不是了。要不你求求我,我去太太那里说说,好让你早点当主子!啊?哈哈哈!”

        这话说的明明白白,就差指着鼻子对袭人说,你就是贾宝玉的偏房小妾。

        其实,这一直以来也都是袭人的终极梦想……

        只是,被当着众人的面这般直白的说出来,袭人还是觉的脸上一阵燥热,羞恼道:“二.奶奶,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

        “哈哈!”

        见袭人真的有些恼了,王熙凤虽然也不在意,但她手段圆滑,轻易不会得罪老太太和王夫人看重的人,打了个哈哈,王熙凤转移话题道:“宝玉,你的玉呢?”

        贾宝玉脖颈上戴着一个金质的项圈,是为了配玉的,此刻项圈光秃秃的。

        听到王熙凤的话,袭人果断的顺着台阶就下,脸色骤变,上前几步抓起贾宝玉光秃秃的项圈,也不知是真是假,声音都变了,颤声道:“二爷,玉呢?”

        贾宝玉还是心疼袭人的,见她骇成这样,连忙劝道:“不要急,玉在环儿那里。”

        袭人闻言,刷的一下转头,看向贾环。

        贾环无辜的看着她,然后张开手,让她看看手里的玉。

        袭人深吸了口气,走向贾环。

        贾环心里好笑,面色却显得有些害怕,他倒退了两步,回到贾迎春的腿边挨着,“悄声”道:“姐姐,这个袭人姐姐好可怕,她会不会吃掉我?”

        “噗嗤!”

        本来就不是很大的房间,贾环的悄悄话大家都听的到,让几人忍俊不禁。

        听到贾环的这句话后,大家再看向袭人的目光,就有些玩味了。

        而袭人也尴尬起来,尤其是在贾迎春一双平静无澜的眼睛看向她时,这种平淡让她感觉到了被人居高临下俯视的感觉。

        这让她很不舒服,却又不得不倍感憋屈愤懑的堆出一张笑脸,道:“二小姐,我怎么会吃了三爷呢?真真是说笑了。只是太太先前交待过我,这玉就是老太太的命根子,就算我丢了命,这块玉都不能丢,所以……”

        贾环这才相信,刚才袭人不是装的,她是真害怕了。

        王夫人就算再看重她,可要是贾宝玉的“立身之本”给搞丢了搞坏了,那她这个一等丫头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算是打不死她,可袭人梦寐以求的“主子梦”百分百会破灭。

        这对从记事起就立志做职业小妾的袭人来说,简直是不可原谅的。

        从贾环手中取走那块通灵宝玉,袭人再三检测后,呼出了口气,语气有些责怪的对贾宝玉道:“幸亏菩萨保佑没有摔坏,要是有半点闪失,岂不是要了奴婢的命?”

        贾宝玉这怂货,刚才对贾环横眉竖眼,和怒目金刚似的,此刻在妹纸跟前,被训的耷拉着脑袋,跟斗败的公鸡一样。

        贾环见状不由再次感慨,如果袭人拿贾宝玉作伐,说如果有闪失,他会怎么地怎么地,贾宝玉八成不会鸟她,因为他知道,就算惹怒了贾政和王夫人,老太太最终还是会护着他的。

        可袭人拿她自己比喻,而且上来直接玩儿命,贾宝玉自然舍不得朝夕相伴的丫鬟,也就低头了。

        或许大家并没有想太多,但气氛终究是变了。

        王熙凤也懒得在这里瞎耗时间,对跟她来的另一个女孩儿道:“彩霞,看仔细了?没事的话我们就走吧,你去回太太,我还要去前面小抱厦那边和那群婆子妈妈们打擂台去。去晚了,怕那群老娘们把平儿给吃了。”

        众人笑,贾环不笑,他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那个叫彩霞的丫头。

        这丫鬟看起来,也有十三四了,额头有些宽,眉毛也有些散,方正的脸型,嘴巴有些大,不过眼睛有特点,很静,非常平静。

        刚才众人都大闹啊大笑啊,唯有这个不声不响的丫头始终默默无闻。

        贾环有些纳闷,在红楼里,对贾环有意思的女孩儿,好像就是彩霞和彩云?

        很多红学专家说,彩霞和彩云是一个人,因为两人的出场有很多叠加,也很混乱。

        可贾环现在却觉得似乎有些不大对,这个大他一倍的女孩子,一个看起来心智明显成熟很多的女孩儿,怎么会看上“他”?

        Ps:抱歉,昨天搞合约的事搞的头昏脑涨,忘了定时发布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