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二十一章 运动歌

第二十一章 运动歌

        彩霞听到王熙凤的话后,面色都没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又笼统的对众人纳了一福后,就退下了。

        看起来大家也都不怎么在意,显然是已经了解甚至习惯了彩霞的性格。

        唯有贾环有些失望,他还从来没感受过被人暗恋,并且时不时的被人用余光偷偷打量的感觉。

        重生到红楼里假贾环成了真贾环,本来想在彩霞或者彩云身上找一回感觉。

        谁想,人家连鸟都没鸟他一下,想象中的眼光在他身上顿了顿,或者目光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样,这种事一个都没发生……

        奇怪,小吉祥不是说太太身边的彩霞和彩云喜欢他而不喜欢贾宝玉吗?

        ……

        王熙凤和彩霞走后,袭人就温柔的盯着贾宝玉看,看的贾二爷没法子,可怜巴巴的对林黛玉道:“林妹妹,咱们也走吧,太太和老太太那里肯定已经急了。我们……”

        林黛玉可能还记着前事,冷笑了声,话都不说,站起来就走。

        贾宝玉一滞,却也没生气,在袭人的陪伴下颠儿颠儿的跟着出门离去。

        贾惜春更不会说什么,很无所谓的跟在后面走了。

        倒是贾迎春没有起身,低头看着倚在她身边,对她嘿嘿傻笑的贾环,端庄柔美的脸上浮现出令人暖心的笑容,和煦的让贾环再一次体会到如沐春风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环儿,你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贾迎春轻轻的抚着贾环的头发,关心道。

        贾环用力摇摇头,道:“姐姐,我很好。”

        贾迎春微笑道:“可怜见的,你才这么点大,就遭受这样的罪……想出点心吗?姐姐那里有上好的桃酥,听说是从宫里传出来的方子。府里比照着做了些,听说和面的汤就是新鲜的桃子压榨出来的桃汁,味道香甜的很,一处就分了那么一点,我那一份没吃,你跟姐姐去吃?”

        贾环吸溜了声口水,还是摇头,道:“姐姐,我已经长大了,我答应我娘,以后要多吃饭,少吃零食,一直到我壮的可以撂倒一头驴!”

        听到贾环的壮志豪言,贾迎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面若兰花,她用食指轻轻的点了点贾环的额头,笑道:“顽皮!”

        贾环嘿嘿笑,心中暖暖。

        有人说,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对贾环来说,他和贾迎春应该算不上倾盖之交,因为前世他熟读红楼时,就很留意贾迎春这个人物了,也基本上算是熟知她的性格。

        她是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一个简单的人,一个对别人无害的人。

        有人说她是木讷,有人说她懦弱,还有人说她无能。

        贾环都不去否定,但即使如此,每当他看到那句“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时,心里就愤懑难当。

        难道性格木讷,性情懦弱,没有高深的能力就是罪吗?

        因为贾赦五千两银子的欠债,贾迎春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孩儿就被生父强迫嫁给了中山之狼,而后在短短的一年中被蹂躏至死。

        让人悲伤,令人心痛。

        贾环常思索,他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出彩之处的人这般愤慨?

        思之再三后,贾环自认找到了答案。

        因为贾迎春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豪门庶女,她象征了一个庞大的人群,那就是普通百姓。

        比如说贾环自己。

        每个人心里都会觉得自己独一无二,期盼自己与众不同。

        但事实是残酷的,前世的贾环无法否认,他和大多人一样,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更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和绝大多数的社会人一样,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如同贾迎春于贾府中一般,并无什么出彩之处。不是英雄,也没什么地位。

        理想和期盼是美好的,但现实中,不是每个人,都有搅动社会风云的能力。

        或许能在虚拟世界里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粪土王侯,但那只是虚拟的,是虚拟的巨人,是虚拟时代的阿Q,是可悲的。

        但是,这样的人,难道就没有活下去的权利吗?

        这样的人,就可以随便被出卖吗?

        这样的人,就可以被强权肆意玩弄蹂躏致死吗?

        前世,贾环没有翻遍网页,也没有找出答案,只找出了句“落后就要挨打”的格言。

        但是,在这个不知是梦还是幻的红楼世界里,贾环发誓,他一定不要做这样可悲的人,即使去死,也不要被“主子”玩.弄。

        ……

        “小吉祥……”

        贾环躺在炕上,脑袋倚靠着一叠锦被上,和脖子之间形成了一个很别扭的钝角,嘴里发出吊儿郎当让人讨厌的纨绔声调。

        “干吗?”

        小吉祥瓮声瓮气的应道,自从她被贾环连续使唤了一个多钟头后,她对贾环的声音简直深恶痛绝。

        贾环舒服的吭吭了声,笑道:“来,给三爷我唱个小曲儿!”

        “呸!”

        小吉祥啐了口,继续瓮声道:“不会。”

        “那……三爷给你唱一个?”

        贾环颇有兴致的说道。

        小吉祥无师自通的抽了抽嘴角,实在拿这个变化多端的贾三爷没法,不过,只要不要让她再继续没玩没了的跑腿儿就好,小吉祥点点头,闷声道:“那好吧。”

        贾环嗤笑了声,道:“还这么勉强?嘿,你三爷我当年号称唱遍半条首义路,整条破烂街难寻敌手,愿意给你唱是抬举你这小蹄子……”

        说到最后,许是被自己的**幽默给打动了,贾环发出了一阵嚣张的大笑声。

        “嗯……真他.奶奶滴舒坦啊!这封建社会的日子就是爽!”

        贾迎春走后没多久,原本志气高昂的贾环,就很没出息的腐化在这享受的生活中了。

        招呼着小吉祥端茶倒水又捶了会儿小细腿后,贾环暗自感慨,难怪他前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人都说,要立长志,不要常立志。

        贾环很客观的自我定位了下,然后很简单也很明了的确定他基本上是属于后者。

        做计划,立志向的时候,激.情万分,心怀斩荆披棘的勇气和必死的斗志。

        可真要他脚踏实地的去实践的时候,立马就怂了……

        贾迎春在的时候,他心里还在不停的盘算着,怎么去散发王霸之气而后招纳天下英雄,怎样去大杀四方称王称霸,不当个皇帝也好意思说穿越?

        可当这个温柔貌美的姐姐离开没半个钟头,这个豪情基本上就已经冷却下来了。

        贾环暗自反省,这大概是前世大学养成的恶习,不死到临头,不马上面临着期终考,就不会去翻书……

        得改啊!

        “三爷,你倒是唱啊!”

        突然,耳边响起一道不满的催促声。

        贾环一拍脑门,继续反省,这还是当年留下的毛病,注意力极度不集中……

        “唱,唱,这就唱!讨命鬼似的……”

        贾环乐意逗小吉祥,看她气鼓鼓的鼓起脸包感觉很可爱。

        果不其然,扎着两个发髻的小吉祥鼓起了圆圆的脸蛋,眉毛也纠结的蹙在一起,眼神“苦大仇深”的瞪着贾环。

        贾环哈哈大笑,揉了揉她的小发髻,道:“我教你唱明天早上我们的运动歌,怎么样?”

        “什么是运动歌?”

        终究是小孩子,被可能会很有趣的名堂给打败了,小吉祥眨巴了下大眼睛问道。

        贾环站起身来,做了个伸展运动,然后唱道:“小吉祥,来来来,跟三爷做个运动。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早睡早起,咱们来做运动……”

        “呵,嘿嘿,咯咯咯,哈哈哈哈……”

        看着贾环突然唱跳起来的动作,表情从惊讶到惊恐再到乐不可支,小吉祥发出了平生以来最快意的笑声。

        即使贾环停止了扭屁.股的动作,黑着脸怒视着她,可小吉祥还是笑的要死要活的,而且还笑的眼泪花花的。

        到最后,小吉祥甚至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歪倒在炕上,也笑不出声了,只能一抽的一抽的……

        恐怖如斯,要是这个时候有个外人进来看到这一幕,还不知道会误会贾环到底把小吉祥怎么着了。

        ……

        “好,对,就这样!继续……”

        “抖抖手啊,抖抖脚啊,

        勤做深呼吸,学三爷唱唱跳跳,我才更美丽!

        笑眯眯,笑眯眯,做人客气,快乐容易。

        早上起床哈啾,哈啾!

        不要乱吃零食,多喝开水,咕噜咕噜!

        我比谁更有活力!”

        不得不说,就算贾环现在身为唇红齿白的小正太,可还是远远不及小吉祥这样的小罗丽招人喜欢。

        脆脆嫩嫩的声音唱着,小小柔软的身体手舞足蹈的跳着,实在是既赏心悦目又悦耳动听。

        不过,看小吉祥弯成月牙的眼睛,以及抿起乐个不停的嘴巴,想来她也很喜欢这段歌舞……

        这是贾环当年和表姐家上幼儿园的小外甥女一起玩的游戏,闲的无趣,就教给了小吉祥。

        等到小吉祥跳完最后一段,停下来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眉开眼笑的看着贾环道:“三爷,你怎么不和我一起跳呀?”

        贾环哈哈笑道:“三爷我跳的话,那画面太美恐怕别人不大敢看啊!”

        小吉祥虽然听不懂贾环时不时冒出的非主流的话,但还是知道他的意思是他不愿意跳,顿时不乐意的撅起小嘴道:“三爷,咱们一起耍子嘛,一个人耍没意思哩!再说,屋里又没别人。”

        贾环还是摇头,道:“今天不跳了,都已经中午了,马上就要吃饭。等明儿早上,我们一起早起去跳,就当活动开身体热热身。”

        ……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