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三十八章 好本事

第三十八章 好本事

        贾环喏喏称是,站起身来,不过起身前,却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下三人脚上的鞋子。

        没道理啊,这么三个大老爷们儿,走路怎么可能没声呢?

        不止他们,这个时代的人走路好像都没声,这才没两天,连续几次被抓现行了?

        果不其然,贾环发现了一个秘密。

        这些人,包括他,鞋子不是硬胶底子,而是棉布叠起的软底子。

        再加上这些人大多接受过“礼仪培训”,走路不会“粗鲁”的蹬蹬踩脚。

        所以,他们走路几乎都不带声。

        贾环郁闷,以后说话前一定找一个后背死角的地方,然后才能开口说话,不然太吓人了。

        好在刚才这一出算是遮掩过去了。

        不,还没有……

        焦大看他的眼神就一直不大对劲,坏菜了,别毁了大事。

        贾环讨好的对焦大抱以灿烂的笑容,没得到回应……

        贾环心凉,偏偏此刻又容不得他继续扯淡……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想来焦老头儿活了这么久,不会较真……

        贾环目光转向贾政口中的“珍大哥”,原来这个人模狗样的王八羔子就是贾珍。

        虽然贾珍和他是一个辈分,可看起来也有近四十岁的样子,倒是和贾政的岁数差不多,小也小不了几岁。

        贾环还发现,这些勋贵子弟,卖相都还不错。

        若不是贾环心知此人究竟是个什么德行,说不定还会赞赏贾珍是一个倜傥不羁的豪门帅叔。

        可此刻,心里却愈发腻歪。

        什么叫做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不外如是!

        心中虽然这般念着,不过面上的神色却极为恭敬,不如此的话,吃苦头的就是他自己,这种傻事贾环才不干。

        贾环笑眯眯的给贾珍打招呼道:“你是珍大哥?”

        贾珍已经知道贾环不认人的事了,也笑呵呵道:“老三,可大安了?”

        贾环笑着应道:“已经好了,多谢珍大哥关心。”

        贾珍道:“老三,叫我大哥哥就好,宝玉他们就是这般。我们这一辈,就我最年长。”

        贾环差点把隔夜饭给吐出来,脸上的笑容都顿了顿,不过有仇现在也只能记在心里,道:“大哥哥看着就很慈祥……”

        ……

        “老人家,今年高寿?”

        贾政为人还是很不错的,迂腐一点,但对老人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

        尤其这个老人还有功于贾族,还有可能成为他儿子的老师。

        焦大显然不懂得什么叫做受宠若惊,不冷不热道:“八十四了。”

        “哗!”

        连贾赦都震动了,上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番焦大,道:“可有什么秘法?”

        贾家嫡脉的男人,真没几个高寿的,不提战死的两代荣国公,再往上数,活过六十的都不多。

        而贾赦今年已经五十多,胡子都花白了。

        虽然还在娶小妾,可在榻上的感觉,已经有些有心无力了。

        由不得他不急……

        焦大今年都八十四了,可看他的身子骨,比贾赦这个五十四的都要强的多。

        他两人指不定谁先死呢。

        焦大闻言,依旧不冷不热道:“也没什么秘法,无非就是少找点女人……”

        “你胡嗪些什么?”

        见贾赦的老脸登时挂不住阴沉了下来,贾珍厉声呵斥道。

        倒是贾政摆了摆手,道:“不要这样跟老人家说话。”

        贾环倒是觉得,贾珍这么大反应,不只是因为贾赦的老脸挂不住,贾珍自己的那张脸多半也挂不住。

        他现在虽说还没丧心病狂到扒灰的地步,可宁国府里估计也只有门口那两尊石狮子是干净的……

        焦大的话,也算是当面打脸了。

        贾政继续和蔼的道:“老人家,你当年是跟宁国公一起出生入死的,武功一定了不得。”

        焦大丝毫不给面子,摇摇头道:“不会。”

        贾政一个清高书生,能够屈尊下降说这么多,已经实在难为他了。

        此刻焦大不但不感恩戴德,还这么拿捏,就让他十分生气了。

        面上的笑容敛去,眼神淡淡的看着焦大。

        倒是一旁的贾赦又乐了,开口道:“那环哥儿要跟你学什么本事?”

        焦大道:“逃命的本事。”

        “噗!”

        可能是被口水给呛住了,贾珍喷了下,然后面色古怪的看着洋洋自得的贾环,嘴巴张合了几下,不知该说什么好。

        毫无疑问,贾政气的满脸通红,贾赦却哈哈大笑,拍了拍贾环的脑袋,鼓励道:“这是好本事,好本事,环哥儿好好学,用心学。哈哈哈!”

        说罢,背着手,大笑着一摇三晃的走了。

        贾珍见状,连忙跟上,送他离开。

        两人走后,贾政面色难看,长叹了口气,抚摸着贾环的脑袋,道:“环儿,你就学这个?”

        贾环点点头,道:“先和焦太爷学习,锻炼好身体,以后有机会再学别的。父亲,孩儿总不能痴心妄想一步登天。”

        贾政再次动容,注视着贾环,缓缓点头,道:“你是好孩子,你是好孩子。那你就跟老人家好好学吧,不要怕吃苦。为父会给府上打招呼,从我的常例银子里拿出一些,专门给你养身体用。就像你说的,先把身体锻炼好,其他的以后再说。”

        贾环闻言,凝视着贾政,没有再打虚腔,诚恳的说了声:“谢谢父亲。”

        贾政欣慰的点点头,道:“知道上进,总是好的。不过,不许你再乱来了,拜夫子是要敬献束脩的,你不敬不说,还,还……”

        贾政一个读书人,对儿子刚才的行为实在难以启齿。

        贾环嘿嘿笑道:“我是和焦太爷开个玩笑,哪里真要他老人家的银子。”

        贾政闻言,又回想了下刚才初见时的场景,也有些忍俊不禁,“哼”了声,道:“我看你不像开玩笑,也不知是跟谁学的……好了,你就在这里和老人家好好学吧,我回去给你姨娘说一声,让她给你准备一份束脩,明天自己带来给夫子。”

        虽然口中说的是夫子,可贾政着实不喜欢焦大这个不知礼仪为何物的老倔头,只是冲他淡淡的点了点头,也背着手离开了。

        ……

        “太爷,您得听我解释,我之前对你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半点玩笑都没有。唉,苦啊……”

        贾政的身影刚一离去,贾环脸色又变回最开始的那副苦菜花的样子,满脸辛酸道。

        焦大觑着眼看他,嘴里“呵”了一阵,然后冲一旁用力的“呸”了一口痰……

        贾环权当没看到这么不文明的行为,年纪大了,理解。只是见焦大完全不动心,就难以理解的摇头叹息人心不古,没有善心。

        发现依旧没用后,贾环不再纠结,爽利的转移话题谈正事:“焦太爷,您说说,到底还有些什么法子?我就不信当年宁国老太爷就只是让你吃小鸡炖蘑菇。”

        焦大瞅了贾环一眼,可能不明白这孙子脸皮怎么这么厚,真当前面在唱戏?

        不过看贾环脸上丝毫没有当回事的意思,他也只能暗自苦笑了下,感叹道:“你和荣国公真的太像了……唉,不提也罢。是不能只吃小鸡炖蘑菇,你且记清楚,这般、这般……”

        ……

        “什么意思?”

        王夫人将手里的茶盅放在几上,发出不轻不重的一声响,她面色淡然的看向贾政。

        贾政却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般,轻轻的喝了口茶后,道:“每月从我常例银子里拿出十两给赵姨娘,让她照顾好环哥儿的膳食。”

        王夫人皱眉道:“环哥儿的膳食不好吗?”

        贾政摇头道:“不是不好,是不够。他如今从武……”

        “从武?”

        王夫人面色一变,声音有些清冷,道:“老爷,不是我这个当主母的不贤惠。从武这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这是一件大事。而且,真要练起武来,别说老爷的那十两,就算把我那二十两也全部添进去都不够。”

        贾政有些不悦道:“那是日后的事了,现在他还用不了几个银钱。环哥儿如今跟着东府里的焦大学,那焦大只会跑步。”

        “这更是笑话了,堂堂公侯子弟,学习跑步像什么事?”

        王夫人冷笑道。

        贾政叹息了声,道:“你当我不想给他找名师吗?可我还没开口,大哥和珍哥儿都不乐意了。他们的想法你也能猜到……只能委屈环儿,先跟着焦大把身体练好。日后的事,日后再说吧。练武没那么简单,环儿也未必能受的住那些罪。看看你大哥那边,不也一样吃不了练武的苦,没有习武。还不是我们托了门路,帮他进的武官。”

        王夫人嘴角的冷笑愈盛,道:“老爷的意思是,日后环哥儿也进武官?”

        贾政面色淡淡的看着王夫人,道:“我这一房的家俬,日后定然是宝玉和兰哥儿拿大头,环儿分不到什么的。如今他自有造化,蒙祖宗指点,又知道上进,我们做老爷太太的,难道还能拦着不成?”

        王夫人面色很不好看,但却又不能在贾政面前再说什么,毕竟贾政的意思很明白,日后分产贾环是没什么份的。

        她只好叹了口气,道:“罢了,他要能学就让他去学好了,只是老爷给环儿多拨了十两银子,那宝玉那里……”

        贾政闻言好笑道:“那个孽障还缺银子使?”

        王夫人不悦道:“不是缺不缺,只是环儿有的,宝玉断没有缺一份的道理。如今我就这么一个命根子,看不得他受委屈。”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