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四十三章 温暖和幸福

第四十三章 温暖和幸福

        “我才不喊哩,要喊你喊,刚才不知道惹了多大的乱子,才不要陪你挨骂。”

        林黛玉多聪明,瞬间识破了贾宝玉的“阴谋”。

        贾宝玉气红脸,道:“哪个让你陪我挨骂了?我是想让你也开心开心,你只管去喊,有人问,你只管往我身上推。”

        林黛玉撇嘴,不屑道:“那也不喊,你让别人去喊吧。”

        也是奇怪,林黛玉越不想喊,贾宝玉越想让她喊,两人又拧巴起来了。

        林黛玉气急,哭泣道:“我就知道,你惯会欺负我是没娘的孩子。呜呜,你欺负人,我再也不理你了。”

        贾宝玉闻言真如九雷轰顶,目瞪口呆,忽然觉得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冤的人了,天地良心,他真的只是觉得那么喊上一嗓子很有趣。

        刚才他喊的时候,林黛玉等人不是笑的直不起腰吗?

        这么有趣的游戏,他只想和林妹妹分享一下,其他人在他看来都不大配的。

        这么个好心,林妹妹怎么就会不理解呢?

        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看见林黛玉气的哭泣不止,贾探春等人怎么说都没用,贾宝玉只觉得肺要气炸了,又“嗷”的叫了一嗓子。

        “砰!”

        那甬道墙壁上开的小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发出一声巨响。

        贾宝玉见状大怒,咆哮道:“是谁这么没规矩?还不拉下去打死!”

        “你要打死谁?”

        王夫人在王熙凤、周姨娘等人的搀扶下,一步迈入,脸色带霜,眼神冰冷的环视着众人。

        她和王熙凤两人已经知道了刚才的喊声是她那宝贝儿子贾宝玉发出的。

        原本两人就要转头回去,可又有婆子来传话,说贾宝玉和林黛玉又闹起来了,还闹的不可开交。

        王夫人和王熙凤也就过来转转。

        “见过太太。”

        一群人纷纷施礼问安。

        王夫人“嗯”了一声,让众人起来后,皱眉瞥了眼贾环,眼睛里满满都是厌恶,然后看向贾宝玉,道:“你闹什么?刚才是你叫的?哪个混账东西啜叨的你?你就不怕老爷听到了来找你算账?”

        原本还想充英雄硬气一把的贾宝玉,听到“老爷”二字后,瞬间投诚,出卖队友半点都不手软:“是……是三弟带我们来耍的……”

        听到贾宝玉喏喏之言后,王熙凤立刻神补刀:“老三我说你就是个高脚鸡,上不了大台面,屡教不改。早上我怎么吩咐你的?你倒好,转眼就忘,还把宝玉他们拉过来。好的不学尽学些刁钻古怪的,敢情你是打量拉个垫背的太太就不好处罚你了是吧?”

        做恶梦被惊醒惊吓带来的一腔怒气,完美的洒在了贾环身上。

        小坑大坑连环坑,一个接一个的挖着。

        王夫人会不知道这是坑?

        未必,但此刻她只需要装糊涂就好了,脑门子上的包产生的怒气还没地发呢,找个出气筒也不赖。

        赵姨娘头上虽然也有一个,可她年轻美貌,就算多一个包,顶多算多了分俏皮意。

        可她如今已经年过四旬了,老黄瓜一根,头上再顶个包,像颗蒜头似的……

        愈想愈气,王夫人眼看就要发怒,忽然,一直站在一旁胆怯不敢抬头的贾迎春开口道:“太太,不是环弟引我们来的,是我们逼他带我们来见识一下。刚才是……”

        贾迎春突然开口,让贾环身体微微一震,心里猛然间灌入一股温暖的温泉般,他怔怔的看向贾迎春,看到的却是她眼中担忧的神色。

        而一旁的贾探春和贾惜春,则始终低头不语。

        或许,她们认为这个时候触怒太太是不可取的。

        “二妹妹,你少接触外人,不知道这些阴私事,就不要胡乱开口了。再说了,太太还没说话,哪有你说话的道理?”

        王熙凤眼带不屑的看了眼贾迎春说道,贾环闻言眼神攸然变冷……

        王夫人看向贾迎春的脸色也不好看,可能觉得她吃里爬外。

        贾迎春本来是贾赦的庶女,在贾赦心里半点地位都没,她的生母更是连个姨娘的牌位都没落到,就病死了之了。

        这样一个卑贱的出身,被接到贾母身边当嫡亲孙女养着,却成了养不熟的家雀儿。

        好的很!

        林黛玉倒是没有说话,只是一双妙目静静的看着贾宝玉,静的有些吓人。

        贾宝玉正值血气上涌的年纪,无事还想专门惹些事,好在心上人跟前充英雄。

        此刻林黛玉虽然不发一言,可那双眼睛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贾宝玉,之前他发下的宏言。

        只把贾宝玉看的面红耳赤,他决定,就算是被老爷打死,也不能让林妹妹小瞧了去。

        “凤姐姐,你别说了,二姐姐说的对,是不关三弟的事。是我,是我逼迫他让他领我来这里耍的。他本来在屋里睡觉,我是哥哥,所以我的话他不敢不听。都是我,都是我,你们要罚就罚我吧!啊啊啊!!!”

        贾宝玉突然高声哭喊起来,喊到最后,似乎要崩溃掉了,又大叫了起来。

        光叫不要紧,还一把扯掉脖颈上的项圈,揪出上面的玉坠,狠狠的往地上砸去。

        贾环见状,心里呐喊出两万多个艹,然后一步上前,在玉坠着地前垫在地上,之后就觉得胸口猛然一痛,痛的他差点窒息过去,身后一片惊呼。

        尼玛!

        这个臭不要脸的,一遇到尴尬的事就来这一套,他就不想想,要是这块玉因为今天这事给摔碎了摔坏了,最后倒霉的是谁?

        贾宝玉自己装个傻估计也就过去了,可王夫人、王熙凤还有贾母,保管一起将怒火全部倾洒在他和赵姨娘身上。

        人在屋檐下,没有办法,盘算了一圈后,贾环不得不做出舍身救玉的举动。

        话说王夫人本来还被贾宝玉突然高喊的声音震的头昏脑涨,就要令他闭嘴。

        可谁知,随后贾宝玉竟然拿出玉去摔,这不是在摔玉,而是在摔王夫人还有贾母的命。

        因为王夫人和贾母坚信,衔玉而诞的这块玉,不仅是贾宝玉和整个贾府的福气,也是贾宝玉的命。

        玉要是碎了坏了毁了,贾府和贾宝玉的福气也就没了,更甚者,贾宝玉的命就没了。

        一个是贾宝玉的立身之本,一个是他的命,而这两样加起来,就是王夫人的命根子。

        眼见贾宝玉痴病发作,狠狠的摔玉,王夫人差点就要昏过去。

        然后就见贾环一个箭步上前,垫在了地上,好歹护住了玉。

        王夫人见玉无恙,这才长呼出了口气,念了声“阿弥陀佛”。

        她面色复杂的看了眼贾环,没有再说什么,王熙凤亦是,她上前一步从贾环手里接过玉,交到了王夫人手上。

        王夫人看了看玉,又看了看贾环,最后瞪了眼贾宝玉,而后转身离去。

        王熙凤叹息了声,也紧跟着离去了。

        ……

        “姐姐,谢谢你。”

        贾环旁若无人的拉起贾迎春的手,感激道。

        贾迎春摇摇头,道:“环弟,唉,往后要小心行事呢。”

        贾环忽然面色悲戚道:“姐姐,我也没想到,二嫂她……好胸啊!弟弟我倒没事,被骂惯了,只是姐姐你今天恶了一些人,日后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刁难……唉,都怪我,都怪我惊动了太太,才连累到姐姐,姐姐放心,弟弟我别的没有,就有担当。日后谁要是轻辱了姐姐,我就……”

        “你放屁!”

        贾环凄凄凉凉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贾宝玉一步上前,指着他斥骂道:“你胡说什么?谁会刁难二姐姐?她是府里正经的小姐,是凤姐姐的小姑,谁会刁难二姐姐?谁敢?我告诉你老三,二姐姐不是你一个人的姐姐,你少在这里卖乖讨巧,你能做什么?谁敢对二姐姐不敬,我保管把他的牙给敲掉。”

        贾环左一句“怪我”,右一句“担当”,深深的刺痛了贾宝玉……

        听完贾宝玉的话后,贾环一脸“震惊”的看着贾宝玉,语气“崇拜”道:“二哥,我错了,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没想到你这么有担当。我听人说过,一个男人是不是爷们儿,不是看他胡子有多长,声音有多高。也不是看他能做多大的官,有多深的八股学问。而是看他有没有担当,能不能保护家人,为亲人扛起一片蓝天。

        二哥,现在想来,这番话真真就是在说二哥你啊!你没胡子,和姐姐妹妹们说话那么柔声细语的。你不屑做大官,更不屑那些高深的八股学问。最重要的是,如今你居然能够为保护家人出头了。”

        贾宝玉闻言,怔怔的看着贾环,傻傻道:“老三,你是在说我?”

        贾环跟江湖上卖大力丸的高强人士一般,用力的拍着单薄的胸口,大声道:“绝逼是二哥你!二哥,我决定了,小弟日后唯二哥的马首是瞻,鞍前马后,牵马坠蹬,绝不含糊,小弟我要为了我们共同伟大的目标而奋斗!”

        贾宝玉可能有些不大瞧的上贾环,最起码也得带上林妹妹啊,带你个泥做的男娃做什么,面色不悦道:“老三,我们有什么共同的目标,还伟大?我们不是一路人!”

        贾环皱眉低声提醒道:“二哥,就是保护姐姐啊!”

        贾宝玉恍然记起,连忙道:“哦,对对对,一起保护姐姐。”

        贾环乐的冲小黑门外跳脚高声道:“诸位听好了,我二哥说了,日后谁要是敢胡乱猜测,想要讨乖卖好,那没说的,他定把那人的牙给掰掉喽!”

        门外一溜儿站着的婆子和丫鬟们,面面相觑,偶有几人,眼光闪烁间,多了几分忌惮……

        这个年代,不仅女孩儿讲究低声细语是美,男孩儿按礼说,也应该和声温煦,彬彬有礼。像贾环现在这般窜上跳下和泥猴子似的,让外人瞧去定要说句“不似豪门公子,和泥腿子出身一般”的评语。

        然而此刻,甬道里的众多女孩儿们,却纷纷面色复杂的看着他。

        她们不是傻子,岂有看不出贾环是在为贾迎春清扫后路荆棘的道理?

        贾迎春看着贾环卖力喊叫的背影,一双温柔可亲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幸福的……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