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五十九章 农庄初体验

第五十九章 农庄初体验

        这一谜团搅的贾环脑仁痛,索性就先丢开不想。

        看着一脸巴巴神色盯着他看的王贵老汉,贾环点点头,道:“放心,刚已经应承你了。只要王成听吩咐,日后无论你在不在了,我都保他衣食无忧,不受人欺负。”

        王贵老汉眼睛又红了,眼泪都下来了,拉着王成要给贾环磕头。

        贾环哪受得了这个,被磕了仨响头后,连连阻止……

        王贵起来后,立马就工作动力十足,给贾环道:“三爷,我这就去找人收拾院子。那群驴日的,见这主屋一直没有人住,院子里进来个鸡羊什么的也不在意。以后谁家的鸡再进来了,三爷你直接命人抓了打牙祭就……”

        “咯咯咯……”

        王贵的话音未落,一只花母鸡打着鸣儿,一副下蛋后的愉悦和骄傲的姿态,缓缓的从三人面前走过。

        贾环好笑道:“老王,这是谁家的鸡?”

        王贵一脸尴尬,不知该怎么说。

        倒是小王一步上前,抱起母鸡,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贾环,道:“这是俺家的小花,它还在下蛋哩,不能宰!”

        贾环好笑道:“我记得那头和你青梅竹马的驴,好像也叫小花?”

        王成一脸正色纠正道:“不,阿花叫阿花,小花是小花,你可不要认错了哩!”

        “啪!”

        贾环看着直吸冷气,他觉得王成之所以智商有点亏欠,很可能就是因为被这一下一下抽的。

        寻常人挨一下就得脑震荡啊,王成的大脑估计从小就每天都在震荡中……

        “你个驴日的!没见三爷想要吃鸡?你不说赶紧去找只大公鸡来宰,说那些子屁话浪话做甚?以后三爷说话你就立刻听着去做,不然老子我打断你的腿,还不给你吃饭。”

        听到王贵的话,贾环心里其实是很庆幸的。

        他庆幸赵姨娘骂人至少不会骂这样的话,不然的话,估计他真的要和今世的这个老娘过过招了。

        驴日的……

        啧啧,太重口味了吧?

        不,太有志向了吧?

        王贵一个糟老头,还梦想拥有驴的那个粗长的货,其志可嘉……

        王成则委屈的看着王贵道:“爹,他也没说要吃鸡啊?家里就大红一个公鸡,它要是被宰了,那小花怎么办?小麻花怎么办?小灰花怎么办?……它们就要守寡啦!”

        “哈哈哈!”

        贾环差点没笑死,他连连摆手,道:“老王,好了好了,别打了,我就那么一说,又不是真的要吃。行了,你去找人清扫院子吧,我和阿成聊聊就行。”

        王贵讪讪的收回铁掌,不过随即又很不放心的再三叮嘱王成,一定要听三爷的话云云。

        还提前向贾环告饶,如果王成不懂事,尽管打骂,别气着了。

        这话当然要反着听……

        最后王贵很复杂的看了眼王成,又看了眼贾环,才满腹心事的离开。

        贾环暗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

        不过看着神思不属的王成,贾环又好笑起来,这个黑壮黑壮的青年,虽然有些傻,但也简单。

        有点心事就全暴露在脸上了,这样的人也好,至少不会担忧他作鬼……

        “阿成,你想什么呢?”

        贾环问道。

        王成初次一个人和贾环这样的“贵人”相处,还是有些不安的,他闻言,先是一惊,然后才狠狠的摇了摇头,瓮声道:“没……没什么?”

        贾环笑道:“我猜你在想阿花。”

        王成大惊:“三爷,你怎么知道?”

        贾环好笑,也不是太憨嘛,还知道尊称三爷,他道:“要不,我们去看看阿花?”

        王成大喜,连连点头,道:“好啊好啊,俺今天刚才找了一头公驴来,吊货大的很……”

        ……

        “三爷!”

        贾环和王成两人还没走几步,后面正房大门内就跑出一个小身影,一脸喜笑颜开的追了上来,不是小吉祥又是哪个?

        贾环鄙夷的看着她,道:“又偷懒了?”

        小吉祥登时委屈的扁嘴道:“哪里是我偷懒,是姨奶奶说我碍手碍脚,让我滚蛋的。”

        贾环闻言失笑道:“怪道你说我娘对你很好,原来是真的。奇怪了,她有这么好心?”

        小吉祥听这话不高兴了,小手叉小腰,瞪着眼睛看向贾环,道:“耶?耶?三爷你咋能这样说哩?姨奶奶对我好着呢,她本来就很好心的。”

        贾环看她那个厉害样,笑骂道:“你个小蹄子……”

        ……

        “呜……昂!”

        “呜……昂!”

        “呜……昂!”

        贾环一行人终于见到和王成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驴,小花了。

        不过她此时过的,怎么说呢,不知是愉悦还是酸涩……

        因为有一头大黑驴正骑在她身上,嘿咻着。

        看到这一幕,王成的表情极为复杂……

        “三爷,那驴是在干啥哩?”

        小吉祥苹果脸上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眨呀眨,忽然开口向看的津津有味的贾环问道。

        贾环觑着眼横了小吉祥一眼,道:“你说他们在干啥?”

        小吉祥小声道:“人家哪里知道……多羞啊!”

        贾环无语,没好气道:“最近政策开放了,小花和大黑要趁着这个时机,要个二胎。”

        小吉祥:“……”

        王成一脸正色的否认道:“三爷,你说错了。小花昨天还是黄花大闺女,她可守妇道了。以前俺不让她和别的公驴靠近,那她就是不让别的公驴靠近,公狗也不行。小花这是一胎,不是二胎。”

        “我艹!”

        贾环拜服的看着王成,小吉祥则没好气的瞪了这夯货一眼。

        “行了,看也看了,王成,领我们到庄子里转转,见识一下农家乐的风采。”

        少儿不宜的节目看多了会影响肾脏和前列腺的发育,贾环目前对此敬而远之,再说了,还有小吉祥在。

        王成有些依依不舍的最后深情的看了眼小花,然后就带路到庄子上各处看看。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整个庄子,统共也就十来套单立的屋子。

        所有的屋子都被围在一个大院墙内,院内唯一又套了一套院墙的宅子,就是庄主的主屋。

        其他的屋子都围绕在主屋周遭。

        各家又依靠着大院墙,搭建了各种禽兽圈,比如鸡圈、鸭圈、鹅圈、猪圈、羊圈……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圈子不仅可以饲养家畜家禽,还可以当作卫生间使用。

        那一坨一坨……

        呕!

        几个泥头土脸的小孩子,个个挂着两道鼻涕,巴巴的望着和他们岁数差不了多少的贾环,以及贾环身后的小吉祥。

        贾环很和善的冲他们一笑,咳咳,没有得到回应。

        倒是小吉祥耀武扬威的冲他们挥了挥小拳头,引起一片哄笑。

        “嘿嘿,三爷,狗剩子说,他以后要讨这个小姐当婆娘哩,嘿嘿!”

        王成熟悉这些淘小子的圈里话,对贾环和小吉祥翻译道。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小吉祥则差点气的没背过气去。

        她也是有理想有志向的新时代好丫鬟,怎么可能会给什么狗屁狗剩子当婆娘?

        “你们这些蛆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做你们的白日梦去吧!”

        小吉祥叉腰破口大骂道。

        贾环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

        这尼玛,师出名门啊!

        回头看看愤怒的小吉祥,气的一脸通红,毛毛虫眉毛皱在一起,一双大眼睛里尽是愤怒的怒火,小嘴巴“叭叭叭”的骂个不停。

        贾环只觉得好笑。

        “三爷,狗剩子说要和你干架。”

        王成瓮声传达道。

        贾环皱眉道:“哪个是狗剩子?”

        对面一堆屁孩儿里站出来一个和王成差不多黑的小孩儿,鼻子下也挂着两道鼻涕河,可能经常被风吹,脸上起了些癣,不过小小伙儿看起来就很壮士,贾环这样的,估计他一个可以干掉仨都轻松。

        贾环哼了声,道:“这种土鸡瓦狗,还用三爷我亲自动手?王成,给我干倒他!”

        王成闻言,抓了抓后脑勺,道:“三爷,这是狗剩子对你的挑战,按照庄里的规矩,只能你自己打倒他。”

        贾环气道:“什么狗屁规矩,三爷我的话才是规矩。”

        王成连连摇头,道:“俺们庄子上就是这个规矩,俺爹说,俺们祖先都是英雄豪杰,所以俺不能插手,不然就是坏了规矩,俺爹最重规矩,要是俺坏了规矩,他会打死俺的。”

        贾环看着一脸“狞笑”的狗剩子一步步走来,王成这个夯货又是死脑筋,顿时有些慌了,这个年纪的小王八羔子动起手来,哪有个轻重,万一打出个好歹,残了废了,他到哪儿去说理去?

        贾环对王成厉声道:“王成,我命你拦住狗剩子,三爷我要先去练武功,练好了才能和他打。你要拦不住,我就让你爹打死你,还不给你饭吃。”

        说罢,也不看王成到底听话不听话,拉起小吉祥的手,转身就往回跑。

        贾环和小吉祥一气跑回家后,两人一起关上大门,才松了口气,剧烈呼吸着,彼此相视一眼,而后一起大笑出声。

        “三爷,这些刁民真是可气,居然还想打三爷!”

        小吉祥心有余悸,挥着拳头愤怒道。

        院子一角,正在指挥着几个农户清理杂草垃圾的王贵闻言,险些一口气没上来昏过去,尤其是他发现他儿子王成没跟在贾环身边后,心都凉了。

        ……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