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二章 练武初始

第六十二章 练武初始

        “哈……”

        “啊……”

        “嘿……”

        “呜……”

        一大早,贾环便在焦大的陪同下出了庄子,面向宽阔的农田,扎下马步后,大声呼喊起来。

        不想贾环的“呜”声刚落,不远处的庄子里,忽然响起一阵“呜……昂”“呜……昂”的驴叫声。

        好像是在和贾环唱和一般,气的他暗骂了两句“娘希匹”,感觉不过瘾,又骂了句“驴日的”……

        果然,舒爽多了!

        “你也是贵门公子,怎么……”

        焦大皱着白眉,很不悦的看着贾环。

        他很吃惊贾环居然会说这样的脏话。

        贾环嗤笑了声,道:“老爷子,你可千万别再想什么贵门公子了。我承认我打骨子里就没多少修养,以没文化为荣,以不学为豪迈。我这个人没什么大志向,小家子气的很,所求也不多,唯有亲人安康,友人健康,敌人糟糠……

        至于我自己,也就是希望能够长命百岁,平日里有银子花,有妞泡,最好还没人能欺负。也就这些吧,马马虎虎的。至于修养啊、文化啊什么的,那都是有理想的人才去追求的,比如东府我珍大哥哥,他最有修养,也最有文化了!”

        焦大闻言,顿时没话说了。

        因为无论是贾珍、贾蓉还是贾赦、贾琏,若用贵公子的要求去衡量他们,那他们一个个都属于佼佼者。

        在人前从来都是彬彬有礼,形容举止堪称贵族典范。

        可背地里呢?

        甚至不需要背地里,只要没有外人,不在尊长面前,那些阴私龌龊,足以让人呕吐。

        焦大念及此,叹了口气,就不再多说了。

        贾环听到他叹气,以为老头子见他不听劝,心冷了,便无语道:“行了行了,以后少说脏话就是。你老说的也对,这和贵公子什么的无关,粗鲁不等于率性,想要别人尊重,首先得尊重别人。

        要是开口就骂人驴日的,就算我能耐再大,有些人也会不喜欢。罢了,何苦为了那一瞬间的爽快去得罪人,得不偿失,老头子,你就别叹气了,我受教,受教了!”

        焦大见贾环这般说,心知他是不想让自己作难,苍老干枯的老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而后沉声道:“吐尽了肺腑的废气,就开始跑吧。记住喽,跑步的时候,要注意呼吸吐纳的韵律。这是宁国老太爷的原话,意思就是,鼻孔和嘴巴的出气和进气要讲究……”

        贾环笑道:“这我知道,注意呼吸的频率,配合步伐,才能跑的长久。”

        焦大闻言大惊,道:“你怎么知道?”

        贾环自知失言,抓了抓后脑勺,“迷糊”道:“是啊,我怎么会知道,我明明不知道啊……”

        焦大见他模样不似作假,长呼了口气,道:“看来,你的确是见过荣国公的。想来,是荣国公相告,只是,他告诉你这些做什么?却为何没有传你……”

        焦大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一句已经是低不可闻了,所以贾环没有听到。

        不过贾环的这个口误,也就此揭过。

        焦大冷眼看了眼木呆呆的站马在那里的贾环,皱眉道:“你知道了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跑啊!”

        贾环无语道:“太爷,你还没教我究竟用那种呼吸频率跑呢。”

        焦大冷哼了声,道:“蠢材,不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出气法,哪里能有一个定数。当然是你觉得怎么舒服,就怎么喘!”

        其实焦大听到贾环的话,心里也是一颤,因为当年他就是这么问宁国公的……

        贾环闻言,觉得这是一句废话,不过好像也有些道理。

        想再多没用,还是先跑起来再说。

        伸展伸展手脚,活动活动了筋骨,如今已经入秋了,清晨起来霜重露寒的,贾环就没让小吉祥跟他一起起来跳健康舞。

        想起小吉祥,贾环心里不由一乐。

        因为正房只有三大间,中间的客厅又不能睡人。

        所以昨晚,小鹊跟着赵姨娘一起歇息,而小吉祥,则羞嗒嗒的上了贾环的炕……

        本来赵姨娘的意思,是让年纪大一些的小鹊跟着贾环,这样一来小鹊还能照顾一下贾环,而小吉祥则跟着她。

        这个提议被贾环严词拒绝了,贾环不顾小鹊当面,就直言不讳的指出,他害怕晚上被小鹊给干掉,就算干不掉,他也怕小鹊趁他睡着了,朝他脸上吐口水……

        小鹊说大,今年其实也不过十四岁,说到底,也还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

        虽然心思多了些,但又哪里能有这个胆子和坏心?

        贾环这么说,绝对是以己度人了。

        听到贾环的话后,小鹊生生被气哭了。

        她觉得她才是真正的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虽然贾环又被赵姨娘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过在他的坚持下,最终他还是带着小脸儿红的跟苹果似的小吉祥上炕了……

        唉!

        七岁的黄毛丫头,和男孩儿有个屁的区别。

        就这样,她还扭扭捏捏的,一副奴家很羞射的样子。

        贾环完全嗤之以鼻,一把把她塞进被窝里,然后抱着睡,全当暖手宝用。

        别说,小姑娘还是有些不同的,香喷喷的。

        “你再不把嘴巴边的口水擦掉,就要滴到地上了。”

        焦大冷淡低沉的声音,将回味中的贾环惊醒。

        他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唔,老头子还真没骗他……

        不过贾环怎么肯低头,他不屑道:“老头子,你可真没文化。这叫口水吗?”

        “不叫口水叫什么,马尿?”

        老焦的话永远都是那么不近人情,活该他一辈子都姓焦……

        心里腹诽了句,贾环翻着白眼儿,认真纠正道:“口水只是它的俗称,它的雅号,叫哈喇子!”

        焦大眨巴了下老眼,然后抬脚,在贾环撅起的“翘臀”上不轻不重的踹下去,冷声道:“滚!”

        ……

        “呼……”

        “呼……”

        “呼……”

        贾环此刻真是觉得,嗓子里在冒烟儿了,肺里都火辣辣的疼。

        什么狗屁呼吸频率,什么狗屁韵律,跑了没几百米,贾环就全然忘记了。

        就觉得一双腿是越来越沉,吸进来的空气怎么都不够用。

        他是真想停下来,孙子才不想停。

        可是他只要慢一点,屁股就会被焦大踹一脚。

        踹的贾环都火了,管他是老的还是小的,张口就骂,连他十八辈祖宗都没放过。

        焦大对此毫不理会,当然,也不是不理会,他踹的更狠了……

        事情也是奇怪,贾环总觉得他快要跑不下去了,可偏偏被踹了几脚后,又坚持了下去。

        一次次的突破后,跑的反而轻松了些。

        然而当他想继续跑下去的时候,焦大又让他停下了,给出的理由是:“你现在的身子骨太弱,跑的太狠了不行。”

        你先人个板板滴!

        贾环懒得和这个浑人废话,一屁股坐在土地上,粗喘着气。

        “起来。”

        焦大皱着白眉,不近人情的道。

        贾环气笑道:“小爷我嗓子里都要起火冒烟儿了,你还不兴我歇一会儿?”

        焦大道:“刚跑完步,不能坐,不然腿会抽筋。”

        贾环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个说法,也就咬了咬牙站了起来。感觉身上黏黏的,一身汗,道:“老爷子,没事了吧?没事了我回去歇息了,再洗个澡。”

        焦大哼了声,道:“没事?这还没开始呢。”

        贾环闻言大惊:“老焦,我这都已经快熄火了,你还没开始?还要跑?再跑估计我就要去见荣国公了。”

        焦大觑着眼不屑的看着贾环,道:“你怂了?这就是你说的要立志从武?”

        贾环大怒,道:“这不是怂不怂的问题,就算小爷我立志从武,可总要讲科学……可总要讲道理吧?你自己也说了,我现在身体太差,不能多跑,怎么你说话跟放屁一样,不算数啊?”

        焦大奚落道:“放屁?嘿,老子我看你才是放屁。你哪只耳朵听我说要你继续跑了?”

        贾环闻言一怔,道:“你刚才说……”

        焦大道:“我说的是,这才刚开始,可没说让你跑步。”

        贾环想了想,自己也笑了,摇头道:“老焦啊老焦,难怪你姓焦,你老是鸡贼啊!给小爷我挖坑儿!”

        焦大现在已经看透了贾环势利的本质了,求人请教的时候就“太爷”“太爷”的喊的热乎。

        感觉一般的时候就降格为“老爷子”,甚至“老头子”。

        等到翻脸的时候,就成了“老焦”了。

        不过……

        “这和老子姓焦有什么关系?”

        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贾环,焦大有些摸不着头脑。

        勉强打起一些力气,贾环摆了摆手,强忍着笑道:“这是像我这样有文化,志向高洁的人,才能体会到的乐趣。老焦,你没读过书,听不明白的。算了,不说这些太深奥的了。你还有什么招术,尽管放马过来。小爷我要是低头认个怂,就他娘不是带把的!”

        焦大冷淡的看了贾环一眼,道:“你果然有文化,下.流文化。”

        贾环不耐烦,道:“你老倒是教还是不教,再不说我就回去洗澡了。中午还有事要做呢……”

        焦大正色道:“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当年宁国老太爷发现我经脉特异后,特意四处寻摸法子,想助我成才,最后,从太祖高皇帝那里寻来的一道良方,也就是你说的什么心法秘籍,你听仔细了。”

        贾环此刻眼睛贼亮,一脸亲切敬仰的笑容,恭敬道:“哎哟!老太爷诶,小子我就说没看错您老!您放心,打今儿往后,只要有我贾环一口干的,就绝少不了您老一口稀的!”

        ……

        Ps:感谢余光扫遍世界兄的打赏,感谢岛主来朋的打赏。

        咳咳,最后照例求一个收藏和推荐,谢谢~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036/10460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