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歹毒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歹毒

        许多沉稳之人,此刻脸上虽都带有薄怒,但更多的,却是疑惑。

        不管怎么看,叶道星都不是浅薄无智的人。

        以他的眼力,自然应当看得出,他如今在哈密卫大营内,和绵羊进了狼圈没多大区别。

        而他这几天的表现,也很符合他的处境。

        沉默寡言,即使被黄沙军团的人百般冷落,甚至暗讽讥笑,也一言不发。

        这才是有脑子的人该做的事。

        他此行最大的目的,是为了分润收复西域的大功。

        有了军功打底,再有隆正帝的大力扶持,他的太尉之职才可以逐渐名副其实。

        争一时之闲气,不合他的身份和心智。

        那他为何还会在这个时候,主动挑衅贾环,甚至,挑衅整个黄沙军团呢?

        要知道,先荣国当年对秦梁的照顾并不弱。

        而如今秦梁更是贾环的义父。

        在许多黄沙悍将咆哮之时,王巩等人,却面色阴沉,目光锐利的打量着叶道星,揣测他的用意。

        贾环自然也不会认为,叶道星忽然化身中二少年,将脸递过来给他来打。

        帅帐内,他大概是对叶道星了解的最多的人。

        因为青隼收集了太多叶道星的信息。

        推测其人,稍微一思量,贾环大概猜出了叶道星的心思。

        他的确不会平白无故的招惹自己,他是有恃无恐。

        大战将即,这个时候,谁能将他这个隆正帝亲点的先锋大将怎样?

        文官这边本来就对武将一脉有意见,若是今日再将叶道星折辱一通……

        其实贾环倒没什么,回去顶多挨一顿训斥,了不起打几下廷仗。

        真正要作难的,却是秦梁……

        毕竟,这里是黄沙军团的地盘,而秦梁,更是此次西征的大总管。

        军方大将,在自己的地盘,为了义气之争,在大战前将太尉收拾一番。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跋扈了……

        传回神京城,大战之后,朝廷更有理由趁机发作秦梁,将整个黄沙军团分拆。

        而这次收复西域的大功,怕是反而成了杀人的毒药。

        功高盖主,又飞扬跋扈者,岂会有好下场?

        好阴毒的心思。

        贾环抬头看向帅位上的秦梁,却见秦梁正眼神森寒的看着叶道星。

        贾环能想到的,秦梁又怎会想不到?

        他或许不如贾环了解叶道星的为人,但能矗立西北十数年不倒,又岂会是简单的赳赳武夫?

        这人果然鹰视狼顾,天生反骨。

        此贼怕是为了报数日冷落之仇的……

        秦梁暗自揣测,偏生,一时还拿不定主意,他感到颇为棘手。

        不替贾环出头不好,军中讲究一个气势。

        今日若被叶道星得逞,占了先手,往后他愈发要抖太尉的架子了。

        可若替贾环出头,也不好,后患无穷,对他和贾环都不是好事。

        无论他怎样应对,都会中了叶道星的奸计。

        就在这时,王巩已经压下了暴怒的众将,而贾环忽然开口道:“叶道星,你知道太上皇为何会容忍军方由荣国一脉独大么?”

        说罢,他不理会面色微变的叶道星,和满帐都面色肃然的将军,径自道:“很简单,因为不管荣国一脉内部如何斗争,如何为了利益去勾心斗角,但在每每临战前,没有人会对自己的袍泽使绊子,这样做太下作。

        胡人曾两度入主中原,他们为何能以区区不足大秦一省之人马,御亿万皇民?

        就是因为,每每到了王朝末期,总会有些心思阴暗下作,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拼命的党争,构陷。

        哪怕在临战前,也不忘对自己人下手。

        如果我牛伯伯他们是这样的人,黄沙军团绝走不到今天。

        只要卡住黄沙军团的粮饷草秣半个月不发,我义父纵然有天大的本领也无能为力。

        可是我牛伯伯他们从不会办这样的事。

        这,就是他们与你的区别。”

        叶道星闻言,眼神森然若冰,死死的盯着贾环,铁青的脸色,显示出他此刻有多恶劣的心情,他一字一句道:“你什么意思?”

        贾环呵呵笑道:“你说我什么意思?怎么,还要给我咬文嚼字,辩驳一番?”

        叶道星寒声道:“北海是不是不毛之地?就算划给厄罗斯,他们能在那里驻扎?与其空守一个虚名,何妨让给那些罗刹鬼?本爵所言,可有哪点不对?

        唯有心思卑微下作的人,才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贾环一脸讥讽的嘲笑道:“叶道星,你若没这个心思,你根本不会动怒……

        罢了,我懒得和你耍嘴皮子。

        我只是想建议,如果你想同我找茬,等大战完毕后,我随时奉陪。

        比战功,比武功,又或者是阴谋诡计,都随你。

        不过我还是想奉劝你一句,夹着尾巴好好做人,顶着个虚名活一辈子不也挺好?

        论战功,我身上背着半个灭国之功,除非劳师远征去灭了厄罗斯,否则,你再怎么蹦跶,这辈子都超越不了我。

        论武功……

        哈哈!叶道星,我都不忍再笑话你。

        等战争结束后,我会主动约战于你。

        军中嘛,自然要以武力称雄。

        希望到时候你敢应战,不要做缩头乌龟。

        我大秦,没有一个缩着脖子的太尉。”

        叶道星闻言勃然大怒,眼中瞳孔收缩成针,死死的盯着贾环。

        不过,他却不是傻子,怎么会答应以一九品高手应战一武宗?

        当然,他并不知道,贾环这个武宗严重的名不副实……

        但自取其辱的事,对于一个自视甚高的人而言,是绝不会接受的。

        因此,他只是阴沉着脸,沉默相对。

        对贾环的挑战,充耳不闻……

        “吁……”

        一群好事将军们,纷纷对叶道星报以嘘声。

        更对贾环一番指桑骂槐,甚至是直接打脸的说法,感到痛快。

        秦梁给王巩使了个眼色,王巩便挥退了帐内诸将。

        待帐内只剩下秦梁、王巩、郑德、孙仁并贾环和叶道星五人后,秦梁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气,冷冷道:“叶太尉,环哥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战时,本帅不允许任何人肆机生事。

        你是陛下所遣,本帅不好拿你立军法。

        但你若再敢放肆,这次战事,就没有你什么事了。

        本帅不能将你如何,却可另选先锋大将。”

        叶道星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梁,鹰一般锋利的眼神,与秦梁对视了一阵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大将军,此人,不是善类。”

        待叶道星出去之后,王巩看着他已经消失的背影,叹息一声道。

        秦梁眼神闪烁,沉声道:“若非如此,太上皇又怎会按着他三十年不给他露头的机会?若非太上皇看重其父当年舍身赴死的救驾之情,只凭他鹰视狼顾这一条,他就不该与军方发生任何干系。

        此子的隐忍和深沉,确实了得。”

        贾环笑道:“义父,倒也不用太惧他。我总觉得,陛下不是真的用他……”

        秦梁眼神一凝,看了贾环一眼,道:“这些都是后话,如今之计,唯有取得西域大胜!

        环儿,带好你的人,约束好他们,不要出了岔子。

        你希望带着他们去见识见识真阵仗,我可以答应你。

        但是,铁网山之夜,陈贺之流所行之事,绝不可发生在这里。

        否则……”

        贾环沉声道:“义父放心,上了战场,便只有前进冲锋一条路,我都将生死置于度外,其他人,谁敢退,我杀谁。”

        ……

        ps:更新不给力,我认罪。

        主要是身体原因,胃溃疡一直没好啊……

        消化科的同事告诫我不能熬夜,不能太累,我问他,你累不累,他只有苦笑,这种话,从来都是对别人说的……

        其实累倒也罢了,马上年终了,想想年终奖也能撑得住。

        就是不能吃东西,太痛苦了。

        辛辣的不能吃,凉的刺激的不能吃,关键是,不能多吃,吃饱一点就胃痛。

        我瘦了好多啊……

        希望大家宽容一下……

        (未完待续。)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036/145144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