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孺子帝 > 第七章 皇帝的招供

第七章 皇帝的招供

        这天夜里,韩孺子果然等来了大事。

        韩孺子坐在床沿,由两名太监替他整理头发,好像皇帝在梦中也要保持庄严似的。

        两名太监都是三十来岁,平时极少说话,服侍皇帝时一丝不苟,韩孺子昨天刚刚骗过他们一次,心中有一点愧疚,于是冲两人笑了笑,说声“谢谢”。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显得很紧张,马上躬身后退,在数步之外垂手站立,他们要等皇帝躺下睡着之后,才能休息,一个留在屋内的椅榻上,一个守在外间。

        就在这时,左吉来了,没用人通报,推门直入,好像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进来之后也不说话,信步闲逛,哪都看看,绕了半圈,最后停在床门前。

        两名太监立刻跪下,韩孺子抬头看着太后的侍者,明白事情暴露了,从他昨晚写“密诏”开始,正好一整天。

        左吉站了一会才躬身行礼,然后挺身说:“陛下让太后失望了。”

        事已至此,韩孺子不想说什么,甚至有点希望太后一怒之下能将自己废黜。

        “陛下在纸条上写了什么?”左吉问道,语气一点也不严厉,透出几分亲切与好奇。

        韩孺子仍不开口。

        左吉叹了口气,“陛下是天下之主,想做什么都行,可陛下也对天下负有最大的责任,陛下的一言一行,都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上梁不正下梁歪,陛下小小一个举动,可能破坏大楚的根基。太后让我提醒陛下:大楚江山是祖宗留下来,不是陛下一个人的。”

        “我从来没认为大楚江山是我的。”韩孺子终于开口,跪在地上的两名太监匍匐得更低了,几乎贴在了地板上。

        左吉又叹了一口气,转向另两名太监,“昨晚是你们服侍陛下的?”

        “是……”两名太监从声音到身体全都颤抖不已。

        “不关他们的事。”韩孺子下床,光脚站立。

        “只是陛下一个人的主意?”

        “全是我一个人的主意。”韩孺子没有出卖东海王。

        左吉笑了笑,这时暖阁的门又开了,先进来的是中司监景耀,身后跟着东海王。东海王一改平时的跋扈,缩手缩脚,一进屋还没站稳,就大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他让我假装摔跤的,皇帝的命令我不得不服从,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景耀看向左吉,左吉道:“陛下也是这么说的。”

        东海王松了口气,“你们还不相信我?我就算要与大臣勾结,也犯不着选礼部尚书啊。”

        景耀向皇帝跪下,左吉让到一边。

        “请陛下以江山社稷为重。”景耀说。

        “好。”韩孺子觉得事情还不算太糟。

        “陛下在纸条上写了什么?”景耀提出的问题与左吉一样。

        “你们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此事需要两相对照,我们希望得到陛下的亲口说法。”

        东海王指着景耀,“哈,你在说谎,你们还没拿到纸条!”

        景耀扭头看了一眼,东海王立刻闭嘴。

        韩孺子寻思片刻,“我是皇帝,用不着非得回答你们的问题。”

        左吉跟着跪下,东海王向韩孺子投去赞许的目光,突然发现景耀仍在盯着自己,急忙也跪下,屋子里只有皇帝一人站立。

        “恳请陛下体谅太后的一片苦心。”景耀继续施加压力。

        韩孺子仍拒绝透露纸条上的内容,他想看看自己这个皇帝到底有多大权力。东海王也想知道,目光在景耀和左吉身上扫来扫去。

        景耀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长跪而起,低声道:“来人。”

        四名太监侧身进屋,把东海王吓了一跳,“你们敢抓皇帝?”

        这四人的目标却不是皇帝,而是那两名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的倒霉蛋,将他们架起来向屋外拖去。

        “景公饶命!”两人知道该向谁求饶。

        “我说过了,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韩孺子吃了一惊。

        景耀跪在那里不动,平时的一团和气此时变成了一团黑气,这回换成他保持沉默了。

        没多久,窗外传来惨叫声,在深夜里显得分外凄凉。

        韩孺子向前迈出一步,“请两位公公转告太后,原谅我的一时鲁莽,放过那两个人,我告诉你们纸条上的内容。”

        东海王皱皱眉头,不敢插口,景耀再次磕头,“陛下无错,陛下初践尊位,忽略某些规矩是正常的,全怪那两名贱奴不懂事,没有尽职尽责地服侍陛下,罪不容赦。纸条的事情,待会再说。”

        外面的惨叫声更响了,没过一会,只剩下棍棒打在人身上的沉闷声音。

        左吉站起身,亲自铺纸研墨,然后转身说:“请陛下将纸条上的内容再写一遍,我们也好向太后回禀。”

        韩孺子没再拒绝,脸色苍白的他已经知道“皇帝的权力”有多大了,光脚走到桌前,提起笔准备写字,旁边的左吉轻声道:“太后慈爱宽柔,一定会原谅陛下的,也请陛下不要再以私心惊动太后,国家正值多事之秋……”

        韩孺子放下已经沾满墨汁的笔,转身说:“我要见太后。”

        左吉一愣,“见太后?为什么?”

        “因为入宫之后我还没有见过太后本人,而且我要亲自向太后解释这件事情。”

        “陛下每天早晨都见太后。”左吉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不对,我只是对着太后寝宫跪拜,从来没有见过太后真容。”

        “都一样,太后就在寝宫里,身体不适,没法见外人……”

        “我不是外人,你说过,太后是我唯一的母亲,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是母子,你和景公才是外人,母子相见,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跪在门口的东海王噗嗤一声笑出来,他领教过皇帝利用对方说过的话做出反击的本事,因此一点也不意外,左吉却一下子哑口无言,完全没料到一向木讷的皇帝突然变得能言善辩。

        左吉脸色变了又变,扭头看向景耀。

        景耀站起身,心中鄙视这名以色得宠的太监,表面上却没有露出半点的反感,反而向他心照不宣地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在控制中。

        老太监缓步走到皇帝身前,看了一眼桌上的白纸,“陛下替那两名受罚的太监感到委屈吗?”

        “既然是罪不容赦,我能说什么呢?”韩孺子平静地道。

        东海王也站起身,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一幕,好奇皇帝的倔强能坚持多久。

        景耀轻叹一声,“陛下还在相信外面的大臣吗?老奴服侍了四位皇帝,让老奴告诉陛下真相吧:大臣有自己的利益,他们嘴里喊着君君臣臣,心里想的却是瞒上欺下。随便抓一位大臣,把他扔进大牢,不出三天,他能供出一连串的团伙来。这些人白天在朝廷上争得你死我活,夜里无人时把酒言欢,目的只有一个,蒙蔽圣听,好混水摸鱼。每一份秦章、每一句慷慨陈词的背后,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弹劾异己的同时总会巧妙地赞扬同党,今天你推荐我,明天我提拔你。太监是卑微的,可我们没有异心,也不可能有异心,太后与陛下是我们唯一的主心骨,离开你们,我们连泥土都不如。”

        左吉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东海王不屑地挤眉弄眼,韩孺子说:“事情没有你们想得那么严重,我只是给礼部尚书……递张纸条而已,纸条上没有你们担心的内容。”

        老太监将一只手搭在皇帝肩上,此举不太恭敬,但他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又叹息一声,“纸条的事情我们会处理,不急,先发酵几天,如果元九鼎聪明的话,明天就会将纸条交出来——最好是今天,可他没这么聪明——如果一直不交的话,我们倒要看看他能纠集多少大臣,或许这是一个机会,能借此除掉朝廷里的一伙奸臣。”

        韩孺子喉咙里有些发堵,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就是有人因为他而受苦,可眼下的状况根本不由他做主,“招供”只能用来表明他的服从,无论他怎么做,太监都要利用一切借口向大臣下手。

        东海王笑着奉承道:“景公妙计,放长线钓大鱼……”他闭嘴了,以免得罪皇帝,将一切真相都说出来。

        “景公刚才说的‘我们’,是指谁?”韩孺子问。

        景耀脸色一变,少年皇帝到这个时候还如此固执,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左吉笑了两声,“景公说的‘我们’当然是指太后和陛下,陛下再写一遍纸条上的内容,无非是为了表明陛下真心实意孝顺太后,没在想另一个母亲。”左吉收起笑容,向景耀问道:“王美人已经搬家了吧?”

        景耀点下头。

        韩孺子感到极度愤怒,心中的一根底线被触碰到了,可他没有叫喊,而是拿起笔,在铺好的纸上迅速写下四个字。

        其他三人同时看去,东海王茫然地说:“皇帝疯了。”左吉笑着摇头,“陛下辜负了太后的苦心。”景耀脸色更加阴沉,“陛下在开玩笑吗?”

        “我没开玩笑,这就是……”韩孺子话未说完,外面又进来一个人。

        好久没有露面的杨奉终于出现,连表面上的客气也省去了,没有跪下磕头,只是微微弯了下腰,“事情到此为止吧。”

        左吉窃笑了一声,景耀冷眼打量杨奉,“杨公何出此言?我们奉太后旨意行事,哪能随便到此为止?”

        杨奉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纸包,“原件在此,太后已经看过了,不是什么大事。”

        景耀和左吉都是一愣,东海王更是一惊,皇帝以密诏向大臣求救,竟然不是什么大事!

        景耀走来,接过纸包,满腹狐疑地盯着杨奉看了一会,然后才打开纸包,只看一眼就露出惊讶的神情,左吉走过来,看过之后显得很尴尬,东海王忍不住好奇,来到两名太监中间,观看纸条上的字。

        杨奉带来的原件与桌上的白纸写着同样的四个字:我想吃肉。

        (求收藏求推荐)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263/106597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