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孺子帝 > 第二十六章 呼吸

第二十六章 呼吸

        “夫妻之道?”韩孺子首先想到的是罗焕章一直在讲的“仁义之道”,以为这又是皇帝必学的经典,打量宫女几眼,疑惑地说:“你也是太后选派的师傅?”

        佟青娥笑着点点头,“算是另一种师傅吧,陛下即将大婚,奴婢来教陛下如何……行夫妻之道。”

        韩孺子怎么都觉得这名宫女不像是普通的师傅,想了一会,终于醒悟,“哦,夫妻之道,我明白了。”

        “陛下明白了就好,那……”佟青娥也松了口气。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淑女以配君子,义在进贤,不淫其色……夫妻之道就是郭师讲过的后妃之德吧。”

        佟青娥一愣,只好走到皇帝面前,红着脸说:“大臣只是说说而已,奴婢……奴婢……是以身传授。”

        韩孺子这回才真的明白了一点宫女的用意,警惕地退后两步,想起了杨奉曾经做过的提醒:太后希望皇帝能尽快诞下太子,以当作更好摆布的傀儡。

        “哦,这么说来你比郭师还要厉害,你跟谁学的?”韩孺子开始装糊涂,脸上露出微笑,走到椅榻边坐下。

        佟青娥误解了皇帝的话,急忙道:“是前辈宫娥传授奴婢的,奴婢从来……没跟别人尝试过,陛下……是第一个。”

        “这样不好吧,老师傅们都是饱学鸿儒,门下弟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一个人都没教过,怎么能教朕呢?还是算了吧。”

        “这种事怎么能教太多人呢?夫妻之道符合自然之理,陛下试过就会明白。”佟青娥被逼得没办法,顾不得羞怯,缓步走向皇帝。

        韩孺子打了个哈欠,“朕困了,就算要教,也等明天吧。”

        “夫妻之道……就是睡觉的时候才好学。”佟青娥坐在皇帝身边,去抓他的手。

        韩孺子跳着站起来,跑到大床一边,心中越来越警惕,一旦生下太子,他就连傀儡的价值都没有了,到时候真的就只能“功成身退”,“你这个宫女好生无礼,朕已经说过不想学……别再过来,要不然……我叫人啦,梁安和张有才就在外面。”

        皇帝觉得自己受到了逼迫,佟青娥也是身不由己,起身笑道:“他们两个很懂事,不会进来打扰陛下的。陛下无需紧张,试一下无妨,陛下若是不喜欢,以后不再试了就是。”

        韩孺子将心一横,大声道:“我现在就不喜欢,你逼我也没有,不要过来,我命令你停下。”

        皇帝的命令本来就没人听从,现在更是无效,佟青娥笑吟吟地走到桌前,吹灭了蜡烛,“陛下感觉好一点了吗?”

        韩孺子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中计,绝不能生太子,他后悔没跟孟娥兄妹学点武功了,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如此窘迫,被一名宫女逼得无处可逃。

        “你再过来,我叫东海王啦。”韩孺子真的没有办法了,明知东海王绝不会多管闲事,还是将他当成救星。

        屋子里很黑,对面没有声音,佟青娥似乎没再走近,韩孺子等了一会,稍稍松了口气,心想佟青娥大概也是奉太后之命行事,没有别的选择,于是道:“不如这样吧,明天你告诉太后,就说……就说你已经教我夫妻之道了,有人问起,我也这么说,只要咱们两个守口如瓶,别人是看不出破绽的,你就不会受到惩罚了,怎么样?”

        韩孺子不知道这个计划的漏洞有多大,还以为这是最好的办法,等着佟青娥同意,结果对面仍是一点声音也没有,佟青娥好像跟着烛光一块消失了。

        “喂,你还在吗?”韩孺子轻声问,听了一会,自语道:“难道去睡觉了?”

        话音刚落,黑暗中有一条胳膊伸过来,韩孺子像是被蜜蜂螫了一下,腾地跳起来,连退数步,撞在床边,倒在了床上,事已至此,他只能孤注一掷,纵声大呼:“东……”

        那只手跟过来的却快,一指头点在胸前,韩孺子只觉得一股浊气憋在体内,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将浊气吐出来,惊喜地说:“是你?”

        “嗯,是我。”这是孟娥冷淡的声音。

        韩孺子高兴极了,“还好你来了,真是救了我一命。”

        “没人想杀你。”

        “你不明白,太后要的是一个婴儿太子,我一旦做到了,她就会除掉我!”

        “别跟我说这个。”孟娥的语气中显出一丝厌恶。

        “哦,你不想听太后的坏话,好吧,我不说了。你把佟青娥怎么样了?”韩孺子没明白孟娥厌恶的是什么。

        “我让她睡觉去了,明早才会醒。”

        “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点江湖上小把戏。”

        “能教我吗?”

        “你现在学不了,而且学了也没用。”

        韩孺子真心觉得这一招大有用处,可孟娥不愿教,他也就不再勉强,“那你以后每天晚上都来一趟,让佟青娥早点睡觉吧。”

        “不行,不到轮值,我没办法靠近慈宁宫,而且总让她这么睡下去,迟早会引起怀疑。”

        韩孺子大失所望,“那你快教我武功吧,这样我就能自保了。”

        “你真想学?”

        “想学。”韩孺子原本觉得武功的用处不大,孟徹的身手很不错了,据他自己说,在战场上顶多能抗衡五名训练有素的士兵,跟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没法相提并论。通过这一晚的经历,韩孺子改变了看法,想掌控十步之外,先得从十步之内做起,杨奉、罗焕章传授的大道只对真皇帝有用,对现在的他来说,还只是纸上谈兵。

        皇帝答应得如此干脆,孟娥反而沉默了,等了一会才说:“你要知道,这就意味着你欠我一个报答,以后等我开口的时候,你必须同意。”

        “你现在就可以提出来。”

        “不行,现在提出来也没用,等你真正掌握大权的时候再说吧,但我可以保证,那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肯定在皇帝的能力范围之内。”

        韩孺子逐渐冷静下来,又能正常思考了,“你们兄妹帮助太后也是为了同样的报答吧?可太后已经掌握大权——她拒绝给你们报答吗?”

        “别乱猜,我不会给你回答。还有,来找你是我自己的主意,我哥哥不知情,不要在他面前泄露。”

        “好。”

        孟娥又沉默了一会,正当韩孺子以为她走了,孟娥说道:“我这一派的内功比较复杂,要内外兼修……”

        “你是什么派?”韩孺子问道。

        “不许提问题,按我教你的方法修炼就是了。”

        这是一位严厉的师傅,比罗焕章有过之而无不及,韩孺子重重地嗯了一声。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不能大张旗鼓地练功,有一套简化的功法正好适合你。”

        “简化的功法是不是比较弱啊?”韩孺子没忍住,又提出问题。

        “是强是弱看你的悟性与努力,你非得学最强的功法吗?”

        韩孺子想学武功只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能有一点自保能力,确实不需要太强,于是道:“你说得对,继续吧。”

        “我的时间不多,今天先教你一点入门功夫,很容易,只要你能坚持下去就行。”

        “我能坚持。”

        “好,我先教你呼吸之法。”

        “呼吸?这个人人都会吧。”

        “想学我的功法,就不要问东问西。”

        “好吧,你说。”

        “呼吸人人都会,但那是自然之呼吸,修炼内功有逆顺两法,先行逆法,找到经脉之后再行顺法,你试着鼓腹时吸气、收腹时呼气。”

        这与正常的呼吸方式正好相反,但是并不难,韩孺子试了两次就做到了,笑道:“这个的确容易。”

        “难就难在坚持,以后你走路的时候要练、坐着的时候要练,睡觉的时候也要练。”

        “睡觉?”韩孺子警惕起来,突然想到孟娥也是女子,比佟青娥大不了多少,还是太后的手下,要说别有用心,孟娥更可疑。

        黑暗中一个巴掌拍在皇帝的头上,“不准胡思乱想,专心练功。”

        韩孺子收回猜疑,又试了几次,“我学会了,每天要练多久?”

        “越久越好,但是不必强求。”

        “好,接着教吧。”

        “今天就到这。”

        “就这么一点?”韩孺子很失望。

        “修炼内功要循序渐进、日积月累,过些日子等你有了进展之后,我再传你下一阶段的功法。”

        “行。”

        “还有,你要想办法让我哥哥教你百步拳,内外兼修效果更好。”

        “百步拳不是很普通的拳法吗?”韩孺子没法不提问题,他还记得侍从张养浩用的就是百步拳,据说那是楚军士兵用来强身健体的拳法。

        “我不能教你本门的外修拳法,你学了就会用,懂行的人一眼就能认出底细来,尤其是我哥哥。百步拳虽然普通,用来外修也足够了,你只需记得一件事,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在练拳的时候都要尽量坚持逆呼吸之法。”

        “我记住了。”韩孺子等了一会,发现对面悄无声息,孟娥已经走了。

        “不知多久才能练成,明天晚上我怎么办呢?”韩孺子呆呆地坐在床上,杨奉不在京内,孟娥不能随时过来,他真的变成了孤家寡人,隐隐觉得黑暗中似乎有怪兽在盯着自己。

        (求收藏求推荐)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263/106597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