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四章 大时代、网红和校花

第四章 大时代、网红和校花

        人生其实一直没有太多选择,虽然我们总以为是我们选择了过怎么样的人生。卍.卍卍而事实上恍然回头的时候才现,我们往往没有太多的选择,就走在了既定的路上。

        当你觉得你已经勒住了命运的咽喉,上帝就会无情的嘲弄你的幼稚。这个世界的幸运儿都是有限的,买彩票中奖的那个人也肯定不会是你。

        当程晓羽看这对面墙壁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转到六点半时,他听到了走廊里匀的脚步声,不快也不慢,节奏始终恒定。程晓羽知道他的父亲苏长河来了。

        他熟悉他父亲的脚步声更胜过他的声音。在这半年的时间里,程晓羽跟苏长河交流的很少,而单独的交谈更是不存在。苏长河没有亲昵的叫他过儿子,而程晓羽更是没有喊过苏长河一声爸爸。

        他们之间几乎是靠周佩佩来沟通的,程晓羽倒是对这个非常漂亮的后妈没有什么偏见,但是他也没有称呼周佩佩为妈妈,只是叫她周姨。

        周佩佩是国内不多的芭蕾舞演员,年轻时获得过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大赛的最高奖项和美国波士顿国际芭蕾舞大赛的最佳女演员奖。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芭蕾舞演员,现在在上海戏剧学院当教授。

        脚步声在门口停了几秒,然后门开了。

        苏长河今年四十五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梳着刻板的背头,眉似柳叶,眼睛狭长而凹在眼窝里,鼻子高而挺,嘴唇略薄,身材高瘦甚至于显得有点单薄,穿着深灰色的中山装,皮鞋擦得光亮照人。

        看上去像三十出头的大学老师,端的是儒雅非凡气质冷峻。程晓羽转头看了看苏长河,没有说话,又摆正头盯着头上那盏吸顶灯。

        苏长河也半晌没有出声,貌似在等程晓羽先开口。而程晓羽不说话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叫一声爸爸那不符合程晓羽的性格,不管是哪个身份的程晓羽都是难以启齿的事情。

        终于苏长河先妥协了,叹了口气说“这次算你运气好,你撞的姑娘昨天度过了危险期,命是保下来了。交警说要不是你最后打了把方向,估计哪姑娘就是当场死亡了。”

        程晓羽愕然,因为关于他怎么撞上那个女孩的记忆完全没有,他只记得那天下过雨,是他母亲一周年的祭日。

        在程晓羽记忆里这是苏长河少有的温和语气,程晓羽低声嘶哑着喉咙说道“当时的撞人的事情我没有记忆了,我不记得我撞到过人,只记得开车到中山南路往外滩去,醒来就出了车祸,那姑娘就躺在我前面,我打了电话报了警,救护车来了,我就到了医院,然后昏了过去”

        其实这里程晓羽并没有完全说实话,那天其实他想去的不是外滩,而是豫园,他的母亲程秋瓷曾多次在豫园点春堂对面的凤舞鸾吟俗称打唱台演过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也演过红楼梦。

        苏长河也没多想说道“你好好休养,撞人的事情我会处理,也不需要有什么心理压力,有什么需要就跟你周姨说,她等下就过来。”

        程晓羽“哦。”了一声便无下文。

        苏长河皱了皱眉头说“我去找李院长了解下情况,这几日事忙,也不见得能再来看你,我会叫你周姨多来的。”说完便转身离开。

        程晓羽长乎一口气,他也不习惯与这样冰冷的父亲相处,苏长河不来看他,正遂了他的心意。

        这个时空的时间并不是他前世车祸的时间,而是2oo9年的11月,具体的日期程晓羽并不清楚,因为他并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

        又过了一会先前出现过的小护士又推着个推车进来,依旧面无情的给换了点滴药水,然后打开病床上的折叠桌,放了一碗糊糊状的流食在程晓羽面前。

        小护士毫无感情的问道“能自己起来吗?”程晓羽心理腹诽了几句,还是自己努力坐了起来。

        程晓羽看了看让人毫无食欲的食物,转头问道“有水吗?”

        小护士也不做声在床头柜里找出一次性杯子,从床底下提出保温瓶倒了杯温水给程晓宇。

        程晓羽端起杯子一口就喝干了,也不好意思在要小护士再倒,勉为其难的开始对付面前的营养糊。期间小护士又倒了杯水给程晓羽并叮嘱他水不要喝多了。

        程晓羽应道好,又顺口问了一个盘亘在心里许久的问题“我昏迷了多久?”

        小护士答道“两天多,这是第三天了。”

        程晓羽哦了一声又多嘴的问道“我这几天怎么上厕所的?”

        小护士脸一红也没答他就推门走了。

        正当程晓羽觉得莫名其妙时,周姨进来了。

        程晓羽这次倒是主动喊了“周姨!”

        周佩佩身高将近一米七,穿着米色的长款呢子大衣配了一双黑色的高筒马靴。跳芭蕾的尤其气质好,手长腿长,比例匀称显的尤为出众。相貌更是端庄秀丽,却又不失大气,举手投足间有洗净铅华的优雅,自带一股冷艳而高贵的气场弥漫在身边。

        周佩佩从门口抽了张木凳子坐到床边,缓了口气说道“小羽,不是阿姨说你,你这次太不小心了。撞了人跟你爸惹了天大的麻烦,现在报纸都登了,说富家子弟闹市飙车撞人。网上都闹开了锅,连你妹妹都受了影响。”

        程晓羽脸色微红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周姨,给您添麻烦了。”

        周姨也有点不悦,也有点无奈说道“你这孩子啊,你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事情都堆在你爸身上了,你这对不起应该跟你爸说去。”

        程晓羽无言以对,想到这些事情苏长河一分一毫都没提起,只得转移话题问道“那被撞的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周姨知道他们父子俩的心结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开的,也不在纠结,缓缓说道“那姑娘现在生命已经安全了,只是还没醒,刚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在学校还挺有名气的,现在我们校园论坛上帖说要找你麻烦的可不止一个两个。如今闹得整个学校都沸沸扬扬。幸好根据监控你当时有点,但不多,交警调查结果够不上危险驾驶罪,现在报纸也在报,麻烦你大伯打了招呼,现在舆论消停一点了。”

        程晓羽这才知道事情有点大条,想起他到医院的时候,记者已经等在哪里了,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惊讶的说道“这么严重?”

        “记者都跑到你学校去采访了,老师说你上课睡觉不认真学习成绩全班倒数,你同学也没说你好话的,说你不仅天天上课睡觉偷吃零食有的时候还逃学。你说你啊!读了半年书,就没一个能帮你说句好话的同学吗?为这,你爸还埋怨了我!”周姨带点调侃的语气回道。

        程晓羽内心有点崩溃暗道“这形象差的有点难以挽救啊!幸好还是个富二代,要不然这身份不如被撞死再投一次胎”嘴上却满怀歉意诚恳的说道“周姨,学习我以后一定会认真对待,撞人这件事情我现在真一点都不想起来了,但对方醒来以后我一定去好好道歉。那天下雨,视线有点不好在加上路有点滑,所以......”程晓羽有点讪讪,也知道这个时候并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虽然他内心对撞人这件事情并没有负罪感,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受害者,况且他对撞人这件事情也真没有一点记忆。

        周姨也没多责怪程晓羽撞人的事情,只是跟程晓羽八了会外面舆论如何的不利,网络上现在几乎已经将程晓羽妖魔化了,整个就是一个不学无术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

        也幸亏程晓羽的大伯苏长青是中央宣传部的副部长,给相关单位打过招呼之后,现在主流媒体以及网上报道都在调转方向说肇事家属积极赔偿,并放上了视屏证明肇事者当时已经打了方向不顾自身安全撞向路边护栏,并用程晓羽在美国接受教育,用的美国驾照,对华夏国路况并不熟悉,当天下雨影响视线,等等牵强理由为其开脱,并且删了不少翻程晓羽家庭背景的偏激帖子,也幸好车祸当时程晓羽昏迷过去,并没有肇事逃逸,要不然程晓羽面临的估计是我爸是李刚人人喊打的悲惨结局。

        周姨走之前,拿了一部崭新的手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给程晓羽。程晓羽摆弄了一会长城牌手机,里面就存了三个电话号码,名字号码都是周姨输的,爸爸,周姨,妹妹。

        这个时代的科技树大概和另一时空的科技展大致是相当的。只有局部的差别,具体到华夏尤其不一样。这个时候的华夏国科技力量与美国是相当的。2oo9年的全球最大的手机厂商是华夏国的长城,其次才是诺基亚,而苹果的Iphone1去年才在美国上市,并没有在全球手机市场上掀起什么太大的浪花,而三星这个韩国企业则沦为了华夏最大的代工工厂。

        由于这个时代mp3技术并没有大规模普及和华夏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到位,没有盗版的威胁,并且网络下载需要付费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这个时候的唱片行业正处于黄金时代。

        这个时代的流行音乐与另一时空区别是很大的,由于华夏国的崛起,黑人很大一部分来了到了华夏,很多现在聚居在台湾、gZ和hn,大大影响了美国黑人数量。再就是华夏文化的输出,导致流行文化里有很重的华夏元素,比如很多黑人白人都能唱一曲字正腔圆的京剧越剧。而现今华夏流行音乐的主流是民歌、民谣以及电视剧电影的歌曲。

        由于世界流行音乐缺少了黑人音乐的影响,以至于布鲁斯,说唱,灵魂乐在这个时代几乎没有什么痕迹。

        而另一大国美国的流行音乐的主流是摇滚,爵士,乡村音乐和舞曲。而流行音乐整个音乐形态几乎是不被艺术界认可的。哪些搞戏曲,歌剧,弹钢琴,演奏交响乐,研究古典音乐的才是音乐家是阳春白雪。

        哪些唱通俗歌曲,玩摇滚的是不务正业,捣鼓出来的音乐是下里巴人。连唱民歌的都只能称之为歌唱家,并不能叫艺术家。

        程晓羽这几日身体恢复的很好,醒来后的第二天就能自己上厕所了。他也弄清楚了,昏迷两天多穿的都是成人纸尿裤。而帮他换纸尿裤的就是那个态度冷淡的小护士胡莉莉。

        程晓羽这种老油条当然不会对小妹子看过自己**这种事情尴尬,倒是小护士一看见他就脸红,毕竟小护士调来特护病房没有多久,而在普通病房像这种事情都是患者家属完成的。

        胡莉莉对程晓羽感官不好不仅是因为网络和报纸,向来这种相貌不佳为富不仁的富家子就是电影电视剧里的大反派。况且受害者就在低一层的特护17病房,是她另一个小姐妹照顾的,每日休息的时候就听小姐妹说受害者的母亲在女儿床边以泪洗面,多么可怜的一对母女,尤其女孩子还长的如花似玉美的不食人间烟花一般。

        所以给程晓羽扎针时,胡莉莉向来就是能多扎几次就多扎几次,反正她觉得这死胖子皮厚肉燥,血管本来就难以分辨,就算投诉她,她也有理由跟护士长交代。

        程晓羽到没现小护士的别有用心,只是觉得小护士可能上班没多久学艺不精,也不忍心责怪她,只是默默的承受,每次扎完以后,还要对小护士报以微微一笑,这不笑还好,这一笑更让小护士觉得恶心,觉得这死胖子对自己不怀好意,所以态度对程晓羽越不善。

        周姨每天晚上都来,每次来都打包不少德膳堂的吃食过来,板栗闷乌鸡、红烧狮子头、蟹粉豆腐、腐乳肉每天不带重样。程晓羽更是荤素不忌,每次吃的大汗淋漓撑肠拄腹,饭后更是感怀的想到已经提前进入了无忧无虑混吃等死的境界。

        周姨过来,话也不多,一般就是面带微笑的看他吃完,在帮他收拾下房间,随意闲聊几句便走了。也就第一日来说了说关于车祸的一些事情,再后来就没提过车祸怎么处理的。程晓羽也曾主动说要去看看那个姑娘,周姨说问问他父亲在看。这事到此也就没有下文。

        直到出院程晓羽也没能去瞧瞧一楼之隔的受害者。

        程晓羽伤好的差不多时,也曾在医院里走走活络下筋骨,后面现四周都有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也就不再出去。天天躺在床上用笔记本上网,特护病房里有宽带网络,不是IFI。这个时代的IFI还没用普及。

        程晓羽也曾八卦的上了上戏的校园论坛和贴吧。页置顶的就和程晓羽有关的,标题叫富家子弟飙车酿制惨案,上戏校花至今仍在昏迷。

        这个时代的舆论相对来说是非常开放的,就算是身处中宣部的苏长青也不能说禁就禁,只能就着侵犯**权这些条条款款要求相关网站删除一些涉及程晓羽家人的过激帖子。

        然而程晓羽则没能幸免,入学照片贴的满网络都是,卖相不佳的他对比受害者的清灵隽秀,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更是让民怨沸腾。

        程晓羽点进帖子浏览,才知道那个姑娘叫裴砚晨,是新进的上戏校花,高考还是湘省文科状元,面试更是所向披靡,才艺展示时唱了一黛玉葬花技惊四座,艺考也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上戏戏曲表演专业,是继大明星江岚之后最被看好的未来之星。

        上戏和中央音乐学院并称为华夏文艺界的摇篮,俗称南上戏、北中音,这也是每年最难考艺术院校,几乎所有的戏曲大家都集中在两所学校。而每年的戏曲界盛典梅花奖的所有奖项几乎都是两座学院瓜分,而其他院校往往只能望洋兴叹无可奈何。

        比如去年的梅花奖最佳青衣就是上戏程派第四代传人江岚获得的,虽然最重要的年度最佳曲目是中音的歌剧魅影。这相对于另一时空就是奥斯卡最佳女主演和最佳影片的重量级奖项了。

        你说这样一个未来之星被一纨绔子弟祸害了,怎么不引起轰动。幸好裴砚晨才刚进学校没多久,影响力不足,要是江岚被撞,估计学生都会罢课要求严惩凶手了。

        帖子里有裴砚晨的几张考试的时候要求交给学校的照片。也不知道被那个好事者上传上来。都是些朴素的生活照。

        裴砚晨按媒体的话来说就是华夏一千年一遇的美人,看相片真不能算是言过其实,在这个亚洲三大妖术还没有横行的年代,这样单纯的美真是稀罕到不行,不施粉黛清汤挂面的一张毫无瑕疵面容,配着修长的身段简直祸国殃民。就算程晓羽这样经历过三大妖术洗礼,审美越这个时代十年的挑剔眼光来看,裴砚晨除了胸怀不够伟岸之外没有任何缺点了。

        再翻页过去就看见一水的自己的照片,全是ps过的,有移植在猪八戒头上的,有被刀砍的,有被塞进马桶的,还有不少gIF动图,还为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外号,猥琐哥。

        看到这里程晓羽彻底无语了。上一世没有实现的愿望,这一世轻而易举就实现了。

        他应该是红了。

        不知道这个时代有没有网红这个词。这要放在修真小说里,就该是网红始祖,牛B大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