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六章 世家

第六章 世家

        上一世的程晓羽也勉强算个不挑剔的吃货。路边摊的地沟油小炒只要味道好也能甘之如饴,米其林三星餐厅也会存上好一阵子钱去香港体验,也曾和朋友一起吃遍了省城的苍蝇馆子并给出了合理中肯的评分。

        自己也是做菜的一把好手,有时在家做菜自娱自乐,只是效率异常低下。偶尔朋友来家里小聚,他四点开始准备,6点开始做饭,一般来说8点最后一道菜才能上桌。而往往这个时候就他一个人在吃了,他的狐朋狗友们早就在他做的时候就酒足饭饱了。

        苏家的别墅并不是老式的江南园林的清新洒脱,也不是欧式贵族的庄严肃穆。是简欧和现代派结合的先锋产物。毫无疑问这样的风格是周佩佩的心血。

        别墅第一层大面积的使用了雅士白大理石贴外墙,这种稀有的石材产自希腊矿山,每年的开采量是受限制的。二三层则使用了大量的金属和玻璃。房屋形状大略是横摆的工字,大门在工字左侧,进大门往左是车库有六个车位。工字前面内凹是一个小型的人工瀑布旁边种了几颗棕榈树。主体结构前一排雪白的玉石柱子立在一二楼之间,顿时让整个高洁典雅的建筑充满了磅礴的气势。而工字另一端的凹里则是一个回字的游泳池,回字中间的口字是一个上面铺了户外木板的平台,还种了颗月桂,摆的有沙茶几。整个别墅的面积当然不止一千多平方,光室内就一千多平方了。更奢侈的是,管家、仆人和司机并不住这边,而是住在隔壁的一套大约五百多平方的欧式小别墅里。

        程晓羽这个时候正和周姨坐在餐厅里看法国大厨让.维雷.弗朗斯站在特制的做牛排的小推车旁边侃侃而谈。

        维雷带着顶很高的蘑菇状厨师帽,在法国厨师帽子的高度象征着手艺的高度。维雷的中文带着浓浓法语腔调,但尚算流利,显然他不是第一次为华夏的达官贵人们展示手艺了。

        “这是一块第六至第八块肋骨间的前胸肉,这是一头牛最好的部位了,由于它是块神户牛肉,那么在这之前它已经在恒温恒湿的冷库里待了28天,这28天已经让肉质更加紧密口感更加好了。所以我们只需要把它从冰箱里拿出来放上两三个小时让它与室温一致。为了符合我们华夏人的口味,这块肉已经用我特制的佐料腌制过。”接着维雷拿起平底锅点火热锅。

        “一般厨师都会告诉你用中火煎牛排,每两到四分钟翻一次。但我习惯用大火。”等锅冒起了淡淡的烟,维雷轻轻的放了一小块黄油进去“黄油比橄榄油更适合煎牛排一点,它能让牛排更香,色泽也更诱人。”待到黄油匀开,维雷用木夹子夹起放在托盘上的神户牛肉,小心的放在锅里,稍稍撒了点海盐在牛肉表面。不远处的程晓羽都能听到美妙的滋滋声,看到了那稍稍泛起的油花跳上那大理石纹路般桃红色神户牛肉上,忍不住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我们等牛肉煎出金黄色的外皮,就会产生神奇的美拉德反应。哈哈,不想做化学家的医生,肯定不是个好厨子。”维雷恰到好处的展示了一下他作为法国人的幽默。

        “美拉德反应具体到牛排上就是蛋白质和糖生作用产生了肉香。”说着他深呼吸一口做陶醉状。

        “我会大概2o秒就翻动一次牛排,让芳香的油脂从外到里沁透整个牛排,那么问题来了,美丽的夫人你需要几成熟的?”维雷熟练的反复用木质夹子翻动牛肉还不忘卖弄口舌。

        周姨显然对这样的场面见惯不怪了,并没有对维雷热情四射的美食表演激起多大兴趣回到“七成熟。”

        维雷又偏头问道“那我们可爱的少爷需要几成熟呢?”

        程晓羽回道“我要全熟吧。”

        维雷说话期间一直有节奏的翻动着牛肉,还不时用一个金属探针式的温度计插到牛肉中间测温度。“一般来说七分熟,达到6o度就可以了,全熟65度就差不多。”说完维雷就将这块牛排起锅,放在银色的盘子里盖上了盖子。然后示意他的助手将车推走然后微微鞠躬说道“美丽的夫人与尊贵的公子,请稍等片刻,就能享用美味的神户牛排了。刚刚煎完的牛排并不是最佳的品尝时间,请允许我暂时退下,去完成这上天最完美的馈赠。”

        周佩佩颔道“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候品尝您高的手艺了。”然后这位戴着高帽子的法国厨师,一躬身推出了餐厅,这之后的工序应该就是这位大厨的不传之秘了。

        程晓羽这一顿是吃的大开眼界,不说神户牛肉,餐桌上虽不说是摆了满汉全席,但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燕窝鸡丝汤、海参烩猪筋、鲜蛏萝卜丝羹、鲫鱼舌烩熊掌、米糟猩唇、文思豆腐羹、甲鱼肉片子汤,一品级汤饭碗、芙蓉蛋、鹅肫掌羹、糟蒸鲥鱼、假斑鱼肝林林总总摆满了整个圆桌。

        程晓羽何曾见过如此阵仗,忙对周姨说道“周姨,菜太多了吧!”

        周姨夹起一块熊掌放到程晓羽碗里道“你尽管吃,这熊掌是稀罕物,我也难得吃到一回。今天你生日,你来华夏第一次过生日,周姨怎么能寒碜了你。过不好住不好,总得让你吃的好吧。你爸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在乎的,神户牛肉就是他叫乔三准备的,他以为你爱吃西餐。”

        程晓羽默然,差点又忍不住掉下眼泪来,他想到了很多,想到了前世母亲下的面条,也想到了这一世母亲炖的红烧肉。红了眼眶只能低头扒饭掩饰,不想叫人瞧见内心的软弱。周佩佩何等精明,猜到他一半的心事,也不在做声。

        草草吃完饭,管家乔三思着人收拾餐厅,剩菜当然上了仆人们的桌子。这对没见过世面的菲律宾佣人来说,是可以吹一辈子的佳肴了。

        程晓羽跟周姨离开餐厅,稍稍坠在周姨身后一点。经过苏虞兮的琴房时,周姨转头道“你要跟你爸置气,也不能不练琴啊。明年就要高考了,虽说你上大学肯定没问题,但你要进上戏还得把琴练练才行。你要读钢琴系或者作曲系,都归李韵伶教授管,李教授出了名的古板不好说话。你上次说过要好好认真对待学习的,我就看你表现了。文化成绩你不用担心,差点没关系,但艺考你得加把劲。”

        程晓羽看了看苏虞兮透明的玻璃琴房,里面摆了台白色的斯坦威音乐会三角钢琴,斯坦威钢琴本就价值不菲,白色的更是稀有,琴身上晶莹的he1inetia仿水晶花瓣悬挂在优雅的银色枝干上,犹如浮光掠影,远远望去琴身折射出彩虹色的光芒,仿佛警告着生人勿近。

        程晓羽想起那如珠穆朗玛峰一般高不可攀的妹妹有点心悸,苏虞兮冷淡的性格几乎跟苏长河如出一辙,不苟言笑、冷漠而骄傲,表面上对谁都客客气气礼貌有加,实际上和谁都保持着不可逾越的距离。突然间程晓羽有点怀念丢在旧金山那架二手雅马哈u5,那是八岁时他妈妈程秋瓷送给他的生日礼物。那架老旧的钢琴伴随他度过了漫长的年少时光,他熟悉它每一颗松弛的琴键,每一道浅浅的划痕。

        周姨好似读懂了程晓羽复杂的目光笑着说道“想练琴就进去练练,我晚上跟兮兮谈谈。反正她现在放学了还要去公司练歌练舞,没有太多时间练琴。”

        程晓羽略微思索了一下,有点不想面对苏虞兮冷漠的目光,他讨厌自己有种寄人篱下的尴尬便道“周姨不用麻烦了!我也是爱琴的人,像我们这些学音乐的往往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琴,偶尔倒是没关系,经常碰肯定不能忍。所以您就别问小兮了。我们学校有琴房,我租一个先练着就好。”

        周姨沉吟道“你爸不许你在学校寄宿了,你也别提你在学校练琴。我把靠车库那边的桌球室给你改成琴房吧!就是没兮兮这个琴房宽敞透亮你别介意!”程晓羽内心有点纠结,潜意识里是渴望的,但又觉得花费似乎有点高昂,这不符合他的吊丝思维。

        周姨不待他回答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就这样定了!反正那个桌球室从来没起过作用,到时候你可以自己设计你的琴房,等下我就跟乔三说要他把桌球室先清空。”

        程晓羽有点不习惯周姨的雷厉风行忙道“周姨,您先别急,让我考虑下。”

        周姨也不以为意“这个事,我说的算,到时候你有什么要求跟乔三提就行了。我下午还得回学校一趟,你妹估计要晚上6点多回来,你无聊就先用她的琴练练,哈哈,注意时间就好,被她抓住了我可救不了你!”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