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十三章 少年程晓羽的烦恼

第十三章 少年程晓羽的烦恼

        程晓羽当然不会把这种小儿科的幼稚戏码放在心上。 ap;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正是他现在的人生境界。但这不代表他不重视这次文艺汇演,毕竟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不想真的去**跑圈,12月的上海还是有点冷。

        但眼下他也没有什么主意,他不是傻瓜,知道单纯的演奏钢琴肯定行不通。必须想出别的方法才能过关。只是现在他连一个帮衬都没有,事情才变得有点棘手。这让他有些想念乐队的那些狐朋狗友,一起排练赶场,一起撸串喝啤酒,一起通宵玩英雄联盟,一起站在师大女生宿舍下面唱情歌。

        程晓羽走在寂静无声的巷子里,街上的梧桐又掉落片片黄的叶子,踩在上面吱吱作响,不远处有老人推着车子在卖烤地瓜。牵着手的情侣围着同一条围巾,甜蜜而温暖的走在深秋的午后。并不炽热的阳光穿过高楼大厦驱赶着程晓羽孤单的影子。他抬头望见滑过浅蓝色天空的飞机,又有远方的旅人回到温暖的家。这一刹那让程晓羽觉得世界如此绚烂,所有的平凡都那么美丽,在他回忆起那些幸福的光阴不由自主微笑的时候。

        红了眼眶的程晓羽拍了拍了自己的头,使劲的摇了一摇,想甩开那如藤蔓般纠缠着心脏的前世,缅怀过去不如把握当下,我会活的更精彩,让不能再见的你们不用想念我!程晓羽这样轻轻的对自己说。

        到了复旦音乐系,程晓羽心道暂时不要去想文艺汇演的事情,先得把琴练好,毕竟35块一个小时,可以奢侈但不能浪费啊。跟守琴房的中年男子黄叔打了招呼,他进了他提前预定好的琴房。按下心头的杂念。程晓羽又开始例行公事的弹奏卡农、巴赫十二平均律、克列门蒂的钢琴练习曲。

        进行完提高手指对各种技术的适应能力训练之后,程晓羽就会弹贝多芬和莫扎特的《钢琴奏鸣曲》其中的一些。李斯特《爱之梦》第三《匈牙利狂想曲》第11。至于那些高难度炫技类的作品,他一直在也没碰过。对他来说现在还没有到碰那些东西的时机。

        程晓羽今天特地提前结束了古典钢琴练习,漫无目的弹一些记忆中的流行钢琴,好能思索文艺汇演的事情。对他来说这不光是回应班长李砾伟的挑衅,更是他对自己的一个试炼,他想看看他现在做音乐能做到什么程度。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不做则已,做,一定要做到一鸣惊人。

        程晓羽知道单纯的古典钢琴演奏并不是他的长项,并且就算他能演奏十大高难度名曲排名第一的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又有几个人能够欣赏?做为音乐总监的他深知抓人眼球的重要性,艺术性越高的东西往往都是曲高和寡。更何况现在的他根本比不过苏虞兮。

        如果仅仅弹奏那些优美动听的经典流行钢琴曲目,震撼度肯定不够,不搬上一个交响乐团来,肯定是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

        钢琴演奏加唱歌?程晓羽想了想决定尝试一下,他还不知道现在这副嗓子是个什么状况。尝试弹了一遍了周董的《晴天》,这歌是他前世非常喜欢的,曾经扒过吉他谱。而现在的他随手就能用钢琴弹奏出来,这得益于他拥有的神技,就是Bug般的背谱和扒谱能力。单纯的钢琴伴奏有点缺乏表现力,但眼下他没有什么办法,弹第二遍的时候他开始唱晴天。

        前世的程晓羽并没有专业系统的学过声乐,完全靠自己摸索。走了不少弯路,从最初的原始声方法到后面跟专业老师学习的胸腹联合呼吸法。

        要想学习歌唱,先就要明白歌唱的乐音基本三要素(音调、响度、音色),什么是气息,什么是呼吸支点。如何生,如何呼吸和如何共鸣。因为人的真声是有极限的(男生的真声极限大概在g2左右,女生的c3左右,这也因人而异,我们还可以唱出a2,b2,c3,d3甚至更高的c6音,那在专业的角度看都是混声的,而到达普通人难以企及的c6一般都是假声)。

        拿《死了都要爱》这歌的难点来说,就是副歌部分c3的连续高音咬字(穷途末路都要爱)(到绝路都要爱)全是c3咬字,不淋漓尽致“不”d3咬字。《死了都要爱》一共:8个d341个c325个b242个a225个g2。这歌差不多一共2oo个字左右的高音,也就是说一368个字的《死了都要爱》有一大半过男生真声极限(青藏高原的最高音是g#5)。不去学习正确的演唱技巧是没有办法唱这歌的,注意是唱而不是吼,唱是利用胸腔与头腔的共鸣来声。

        当然演唱并不是仅仅只有高音,也不是说高音唱的好歌就唱的好,但不可否认的是当下炫技类的高音曲目演唱是最容易抓住人耳朵的。但是有大量的技巧不经过练习是不可能达到的,例如花腔高音的演唱技巧(男生没有花腔这种说法vitas属于假声男高音,和花腔女高音有点类似),玛丽亚凯莉著名的海豚音以及高音三连音的演唱等等。而且科学的训练不仅能够提升音域,还能打开你身体更多部位产生共鸣。

        这一世的程晓羽声音底子还算不错,声音比较粗,音质比较哑不属于很清澈明亮的哪一类型,但是撕裂稳定,这样的声音厚度是足够了,可是往往音域不够宽,达不到足够的高度。几天的训练肯定不足以让自己上台去演唱一具有震撼力的歌曲。因为拓宽音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现在有先天的理论知识,但歌唱有的时候也要看老天爷赏不赏饭吃。典型的就是玛丽亚凯莉高音能达到c6,而很难想象她小时候只受过简单的声乐练习(主要是生、共鸣)。当然这只是极其少数的个例,何况我们也不能忘记她的母亲是纽约歌剧院的席演唱家。

        &1t;晴天>这歌虽然音不是太高,但是要唱好就非常的具有难度,必须熟练的掌握气息,尤其进入副歌部分,曲子会卡你换声点如果你不换声很憋,如果你换声又痕迹很大很容易破音,必须熟练的平滑换声才行。而他现在连这样的难度相对来说不是很高的歌曲都无法掌控,更别说别的歌曲了。显然弹唱这条路也是个死胡同,对他来说短短的十二天准备时间,是不可逾越的障碍。

        其实前世的程晓羽hiphop、poppIn和JaZZ也还跳的不错,但眼下他这身材跳舞就怕给人的不是震撼而是滑稽了。在加上还要去配专门的音乐,如果是独舞的话效果真不见得比表演武术强,如果是群舞的话,他要去哪里找队友?

        总的看来,程晓羽想要在元旦汇演上一鸣惊人,难度不是一般大,他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本校的节目,还有另外三大名校。如果只需要节目被选拔上,他相信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但他对自己的要求远远不止于此。

        程晓羽茫无头绪之际随意的开始弹奏《克罗地亚狂想曲》,脑海里有灵光闪过,却又抓不到要点。直到王华生打来电话,说已经在学校后门等他了,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程晓羽只得离开琴房先回家,直到上了车程晓羽还在一路的碎碎念“要震撼啊,要震撼啊!”弄的苏虞兮都多看了他几眼。

        晚上王鸥打了电话过来,校园八卦小王子已经知道程晓羽和李砾伟打赌的事情。王鸥毫无义气的对这个新晋死党表示了强烈的担忧,电话里满怀情谊的对程晓羽说道“要不你放学别去练琴了!跟我去练跑步吧!”

        程晓羽不解问道:“怎么,你要和我表演一百米?”

        王鸥沉着的说道“不是,这样你裸(Luo)奔的时间好能短一点啊!”

        程晓羽冷笑道“王大壮,我不删光你手机里的私密照片,我就跟你姓!”

        王鸥哈哈道“程小胖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求李砾伟给你留条三角裤的,做兄弟我算是仁至义尽了!”

        程晓羽“艹”了一句说“你妹的王大壮你现在跟哥哥洗干净屁股等着,哥哥马上来教育你做人!”

        王鸥立马做娇嗔状说“皇上,臣妾做不到啊!”

        程晓羽干呕着挂了电话,马上就收到了王鸥着笑脸符号的短信,后面跟着两个字加油。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