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二十三章 出人意料的结果

第二十三章 出人意料的结果

        第二天中午午休学校张了榜,宣布被选入四校联合元旦文艺汇演的班级节目。ap;一共七个节目,苏虞兮的钢琴独奏写在第一个,高三(2)班列在最后一位。这在学校里并没有掀起什么浪花,当时程晓羽他们的节目上台已经非常靠后了,因为没有乐器而没有表演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所有人都在讨论孙子豪多帅,纪芸芸多美,没有人八卦这个没有话题度的组合。

        然而高三(2)班却是彻底炸锅了。本来李砾伟整个上午都还笑语盈盈的,他昨天是看到程晓羽上了台又被赶下台才走的。他原本以为程晓羽是为了找借口,所以故意不准备乐器,上了台好不表演的。这样即使没被选上他也可以说,不是选不上,而是因为没带乐器。李砾伟甚至昨天晚上都想好了应对的说词,想好了怎么羞辱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胖子,想好了怎么给予他怜悯彰显自己的大度,反正他又不会真的敢去裸奔。可顾漫婷进教室却告诉了他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程晓羽他们的节目入选了。

        李砾伟怀疑是不是顾漫婷看错了,连忙去学校布告栏检查。却现高三(2)班,程晓羽、夏莎沫、陈浩然节目一行字写的清清楚楚。就算班级会写错,名字总不会写错吧。

        李砾伟又失魂落魄的跑去学生会问了负责的文艺部干事纪芸芸,纪芸芸道“我姑姑亲自给的入选名单,不会有错。”

        李砾伟又问“昨天程晓羽他们不是因为没带乐器,被纪老师赶下台了嘛?”

        纪芸芸昨天却是跳了舞就走了,并没看到后面的一幕说道“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她不知道了李砾伟和程晓羽打赌的事情,有点不在意的说“进了难道还不好嘛,管他怎么进的。”

        李砾伟抓了抓一向以来梳理的丝毫不乱的头,也不理纪芸芸朝操场走去,教室他暂时不敢回,他实在不想面对程晓羽那张胖脸,他满脑子都是程晓羽会怎么逼迫他实践诺言,他都预想到了程晓羽会说多肮脏的话来侮辱他。却一点都没有想起昨天晚上他是打算怎么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胖子的。因为高兴,他昨天晚上晚饭都吃的特别多。

        李砾伟在操场站了片刻,感觉四周都是指指点点的目光,这个时候他才后悔不该把打赌这件事情叫人传的几乎全校皆知。眼见马上就要上课了,李砾伟深吸一口气朝教室走去。内心却是犹如刀绞,想要不请假算了,先避避风头,但转念一想被老爹知道了估计要被揍,李砾伟甩了甩头把不切实际的想法放弃,待到打上课铃的时候,在教室门口挺了挺胸,屏住呼吸目不斜视朝自己的座位走去,平时十多秒就能到达的位置,此刻显得如此漫长。

        暴风骤雨般的嘲笑并没有如同他想象中一样到来。事情虽说大家都知道,但普遍还是同情这个比较优秀的班长,甚至还有人说程晓羽胜之不武,因为没人看见他们的节目。

        程晓羽对李砾伟到没有什么报复的**,虽然他是一个天蝎座,但是一头狮子是不会记住一只向他挑衅的蚂蚁的。

        李砾伟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和渺小画上了等号,如果他回头还会现程晓羽连多看他一眼都没有。这个时候的他,在座位上坐如针毡,但还有两节课的时间才到放学,李砾伟第一次如此害怕下课铃响,整个一节课都在心惊胆颤中度过。他都想好了,一下课他就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这个十分钟对他来说是目前人生中最漫长的十分钟了。

        下了课,李砾伟虽说趴在课桌上假睡,耳朵却是听着四周的一举一动,稍稍靠近的脚步声都会让他紧张,四周传来的窃窃私语和隐隐的笑声,他都觉得是针对自己。直到上课铃响,他才假装刚醒,揉了揉自己涨红的脸。

        王鸥则喜不自胜,因为他将成为第一土豪,当然是校园贴吧里的。贴吧里现在已经吵成一片,黑幕的水贴占了整个版面。问题主要集中在没人看见过程晓羽他们表演了什么,有人甚至猜测程晓羽故意将自己的节目拖到了最后,让别人看不到优劣,然后贿赂了纪老师。然后贴子下面纪老师的支持者骂声一片。也有人说程晓羽是绑上了夏纱沫和陈浩然的大腿混过去的,并有板有眼的分析了其中的合理性。

        王鸥也了贴子“据知情人事透露,纪老师是跟随程某三人去了练习场地看了表演,然后被程的霸气演奏所折服,当即拍板,这个节目要上的。”然而回复里嘘声一片,一看王鸥的积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知道这货肯定就是知情人士。贴子里就从一片嘘声转变成了人参公鸡。却没人相信这是最接近真实的情况。

        这一切都与程晓羽没有半点关系,他既不在意李砾伟是否会兑现自己的赌约,也不在意王鸥贴吧的积分翻了多少倍。他今天带了新的谱子,打算晚上排练,虽然这曲子相对来说非常简单,但却是男女对唱的歌曲,他对夏纱沫有信心,但他对自己没有。

        放了学,李砾伟如丧家之犬般逃出了教室,往昔这个时候他都在和顾漫婷在班级里秀恩爱。

        程晓羽收拾了书包和夏纱沫并肩走在陈浩然背后,等出了学校,陈浩然的脚步也会越来越慢,直到三个人走成一排。

        到了灯火森林,程晓羽拿出了新歌的谱子给另外两人。陈浩然看了谱子,皱起了眉头道“这歌也太简单了吧?”

        程晓羽却说“一歌的好坏,并不能以它的演奏难度来衡量。我觉得这样和前面的曲子搭配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繁复到简单,激昂到平淡,都是美的曲子,不能这样轻易地划分好与不好。”

        陈浩然也不反驳只道“那先试一下看看效果,如果我觉得不合适,我就会拒绝。”程晓羽对这点却没有一点担心,他精挑细选的歌,怎么可能会有不好的?

        夏纱沫到是对程晓羽言听计从,只是问“这是男女对唱的歌吗?那谁来唱男声啊?”

        程晓羽笑了一笑说“当然是我啊。”

        夏纱沫居然难得的也笑了“早就想听你唱歌了,一直没好意思提呢。”

        黄勇也在插嘴道“哟,您也会唱歌啊,这得仔细欣赏下。”他十分清楚程晓羽在这个乐团中的地位,也知道他的音乐素养不容小觑,因为平时都是程晓羽指导另两个人,他自己也就一些吉他的演奏问题询问过程晓羽,回答的结果让他觉得受益匪浅。

        程晓羽当下却是有点尴尬道“别报什么期望,我只是理论家,道理懂很多,却没怎么练过,不过我相信会越来越好的。”说着他走到电子琴前面开始弹前奏。

        一泓清泉般的舒缓琴声就淡淡的飘荡在地下室里,程晓羽能用这破烂电子琴弹出这般的效果也是殊为不易,因为这地下室没有音响,所以就算把合成器搬过来也没用,程晓羽也只能将就这先练着,好在这对排练来说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虽说这是一男女对唱的歌曲,但实际上程晓羽的唱词并不多,主要是有些和声两人需要些磨合,而整歌的难点都在女声上面,这也是程晓羽有勇气演唱的原因。

        黄勇、陈浩然和夏纱沫三人也很是意外程晓羽唱的一般,原本三人是想接受一场洗礼的,结果却出人意料,黄勇和夏纱沫很给面子的鼓了鼓掌,程晓羽还是有自知自明笑道“我会抓紧练习的,我这音色唱这个歌也不是特别适合,不够明亮,但咱不都是陪衬嘛,这样衬托着summeR声音好听啊。”

        夏纱沫早就习惯了被叫summeR轻声道“还是不错的,吐字清晰,声音稳定,气息控制的也好。”

        程晓羽也知道这是鼓励,转头对陈浩然说“来咱们练练。”

        等程晓羽弹起前奏,到陈浩然该进的点,鼓声响起,在加上夏纱沫清淡温暖的声线缓缓飘了进来,一副美轮美奂的画卷就完整的展现在黄勇的面前。他感觉自己就像捧了杯冒着腾腾雾气的热茶,透过那无暇的玻璃杯子能清晰看见里面盘旋回荡的绿色叶片。穿过那些茶叶片,他看到了漂浮着的风,看到了渔舟唱晚,看到了皎洁的月色,和无尽的乡愁。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