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二十六章 辛德瑞拉和她的水晶鞋

第二十六章 辛德瑞拉和她的水晶鞋

        苏虞兮扯着许沁柠的手臂往楼下走“你赶紧去复旦准备去,别在这里添乱了。 ap;   ”

        许沁柠也是有点呆住了“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兮兮,那你可要跟我讨回公道啊,你看你哥昨天多过份。”说完抱着苏虞兮的胳膊还撒起了娇。

        苏虞兮把许沁柠推出教学楼道“我上完课就过去,等下你别说认识我,他随便你教训,可以了吧。”

        “他可是你哥啊!!!你怎么这么狠心?"许沁柠的表情也是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还笑闹着对苏虞兮说“哎呀,苏虞兮没想到你面善心狠啊!是不是不喜欢你这哥哥?怕他跟你分家产?”

        苏虞兮没好气的道“你以为都跟你们家一样啊,赶紧去,我还有课呢。”

        许沁柠对苏虞兮做了个鬼脸,挥了挥手说“等会见。”然后朝复旦大学走去。

        苏虞兮望着许沁柠窈窕动人的背影笑了笑,回教室了。虽说许沁柠比她高了一点点,看上去比她成熟一点点,但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苏虞兮在照顾许沁柠,她们虽说是闺蜜,却更像姐妹,没有人能比苏虞兮更懂,坚强冷漠火爆的脾气下面是一颗多么小心翼翼柔软着的心。

        程晓羽前世对时尚还是有自己的理解的,审美观也属于正到让女孩子都震惊的程度。以至于出去玩,有时候姐们介绍他都说是“资深造型设计师”。这样的结果就是女孩子逛街都爱找他陪,当然也不是什么人叫他,他都去,他也是个挑剔的人。

        程晓羽先找了家眼镜店,先要帮夏纱沫配副隐形眼镜,他短信问了夏纱沫的左右眼的眼镜度数,然后挑了一幅深棕色的半年抛,在买了两瓶隐形眼镜药水,就提着袋子继续逛。

        前世一些欧美大牌,这个世界上基本都有,只是更多了许多华夏大牌,都是老字号。程晓羽内心现在还没有一个适合夏纱沫完整的形象设计。并不是好看得衣服穿在身上就会好看,更重要的是适合与不适合。有些人天生就是衣架子,穿多便宜的衣服都能穿出大牌的气质,有些人则完全相反,穿多大牌的衣服都能穿出地摊货的感觉。这并不是说服装的质量与设计不重要。相反,一件合适的大牌,穿出了感觉,整个人的气场都会提升不少的等级。要不然也不会有三分长相七分打扮这样的说法了。当然不要和那些天生丽质难自弃的人比,总有些绝世的美丽妖孽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

        程晓羽漫无目的在商场里瞎走瞎逛,直到看到JImmychoo的橱窗里摆着一双如繁星般璀璨的尖头水晶鞋,鞋身和鞋跟上都镶嵌满了小颗粒的水晶,鞋头上一个小巧的水晶蝴蝶结,在橱窗里散射出夺目的光彩。

        程晓羽属于一眼看上了就不会废话的主,直接进了Jmmychoo的店,由于是个男生还穿着校服,所以没店员搭理他,程晓羽也不生气,一股脑拿了四五双鞋朝店面里的柜台上一摆,土豪的说了句“都给我包起来。”坐在里面的姑娘正在玩手机,听到一声响,抬头看,居然是个穿校服的小屁孩。连忙站起来脸色有点难看道“同学,这是女款的高跟鞋,而且我们这的鞋子很贵的,你看清楚价格了吗?”她几乎已经认定这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学生是来瞎胡闹的。

        程晓羽也懒得和营业员置气道“我真要买鞋,没人理我。”

        那个年轻漂亮的营业员又好气又好笑的对程晓羽道“这里都是卖女式高跟鞋的,你要买鞋去五楼,哪里有运动鞋,nIke、LILIng都有,别在这里瞎玩了。”

        “我就是来买高跟鞋的啊。没听见我说都包起来吗?”程晓羽一脸惊诧的望着营业员。

        这个营业员也呆住了,第一次看见高中男生来JImmychoo买高跟鞋的,还一买四五双,觉得是不是被耍了,正在犹豫要不要叫保安。

        显然这里的情况引起了店面经理的注意,穿着黑色职业装的经理走过来就问“小方,怎么回事。”

        小方面露尴尬的说“这有个小朋友在闹着玩呢。”

        程晓羽笑着看着经理说“我要买鞋,她不信。”

        经理立马朝程晓羽鞠了一躬说“对不起,先生。这是我们服务的不到位。”然后立刻走道柜台边问“这几双您都要吗?”

        程晓羽摇了摇头说“不要。”

        旁边的叫小方的营业员立马说“经理,我就说这小孩是来胡闹的嘛。”

        经理立马转头对小方说“这位客人你不要管了,你去那边看看。”那营业员就有点不服气的嘴上还念叨着什么,走到另一边去了。经理又跟程晓羽道了“先生,对不起,那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程晓羽用手指了指橱窗里的那双水晶鞋“我要那双,38码的。”

        那经理道了声“先生您眼光真好,这款鞋叫netdere11as1ipper,在意大利制造,采用真皮鞋面,皮革鞋底与鞋垫,饰有7,ooo颗水晶,46颗钻石。鞋跟高4.3英寸,属于全球限定款,全华夏一共才五双,每个码都只有一双。现在我不确定有没有38码的,您稍等,我去查一下”

        程晓羽点点头道“那麻烦您去看看。”

        经理走去柜台在电脑上查了存货,然后走过来对程晓羽道“三十八码的还有,但是现在正摆在恒隆广场的店里做展品。如果您需要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调过来,只是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程晓羽点点头说“那好,你赶紧要人送过来吧,我要。”

        经理吩咐了营业员小方去打电话调货,又来陪着程晓羽道“您看看还有什么别的需要吗?”

        程晓羽随意的看了下,道“不需要了,我先去别的地方逛逛,先把鞋子的单买了吧。”

        那经理微笑着说“没事您先去逛,留个电话就行了,鞋到了,我打电话通知您。”

        程晓羽“哦.”了一声说“那谢谢您了。”报了电话给哪个经理,就出了门,去别的地方逛去了。

        等程晓羽走后,那营业员小方马上走过来对经理说“经理,您怎么不让他买了单在走啊?那双鞋子五万多啊。这调货过来卖不掉,会被上头骂死的。”

        经理笑着摇摇头说“你啊,看人的眼光还得学着点。”她没有告诉小方,她看见了男孩子手上戴的肖邦happydIamonds2o92oo-1oo1款式的手表,虽然肖邦的手表很小众,价格也不算高,但这一款却要一百多万,暴户是不会买这种表的,因为暴户没有这样的品味。只有真正的世家,喜欢玩表的,才会买来做配饰,而不是买来炫耀。

        程晓羽却不知道,经理看到了他母亲留给他的遗物。他母亲把这块表带在他手上的时候告诉他,将来这块表要带在自己想娶的姑娘手上,表示这一世的时间我都给你,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别时间更贵重的了。程晓羽到不介意这是块女表,更没有在乎过这块表价值几何,对他来说这是个怀念,是段回忆。

        程晓羽又四处瞎逛了一会,买了他前世认为好用的一些大牌的粉底液、粉、眼线、假睫毛一些杂七杂八的化妆品,默默选中了几件他觉得合适的衣服,等到JImmychoo的经理打电话来,他去刷卡取了鞋子,带着JImmychoo店员一脸不可思议的眼神回了夏纱沫做头的日本廊。

        程晓羽走到正在吹头的夏纱沫身边,现在看她的背后,乌黑的头已经变成了流淌着的瀑布。程晓羽把装着隐形眼镜的袋子放在夏纱沫面前的台子上说“隐形眼镜,你等下吹干了头就换上吧。”转身走的时候又问了夏纱沫“会戴吗?”夏纱沫说了句“会。”程晓羽几走到外面的沙上坐着等夏纱沫弄完。

        夏纱沫当然戴过隐形眼镜,只是觉得隐形眼镜经常要换,太贵了所以才没戴的。

        等夏纱沫吹干头,戴着隐形眼镜走出来的时候,程晓羽都不由自主的看呆了,除去了那看不懂的刘海,乱糟糟的卷和一副难看得框架眼镜,夏纱沫整个人就华丽的变身了,连日本型师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悔没有照一张接前的照片,这可是最好的宣传了。夏纱沫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害羞,显然她还不适应这么美丽的自己,周围艳羡的目光让她觉得有点难受。

        程晓羽在收费单上签了字就走了。一排店员朝他和夏纱沫鞠了躬,目送他们离开。这一票赚的钱,就够这个廊开销一个月了。

        程晓羽看看手机,现在已经五点了,晚会七点就开始,他们的时间很有限。

        心急火燎的程晓羽带着夏纱沫在商场里去试开始他选好了的几套衣服。夏纱沫从程晓羽靠外侧走到了程晓羽靠里,让程晓羽硕大的身形能遮挡住四处朝她注视的目光,她对程晓羽说“我有点害怕,太多人看我了,别人的目光太刺眼。”程晓羽看了看夏纱沫露出了欣慰的笑,现在的夏纱沫像被打磨完的钻石,眉目流转间艳光四射。

        程晓羽又忍不住出呵呵的傻笑,夏纱沫有点含羞的问道“你看着我笑什么?”

        “没什么,我笑我运气好,随便都能捡到宝。”

        “什么宝?”夏纱沫好奇的问,完全没有意识到程晓羽意有所指。

        “自己去照镜子啊!”程晓羽侧身轻轻撞了夏纱沫一下,轻佻的说道。

        “啊,程晓羽你取笑我!”夏纱沫有点生气。

        程晓羽第一次见夏纱沫有生气的表情,笑着说“summeR,谢谢你,不是你,我肯定完不成这样的音乐。”

        夏纱沫红着脸摇摇头说“应该是我感谢你,让我有机会演唱这样的歌曲。”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纪昕老师见这两个宝贝演员还没来复旦大礼堂,电话都打过来了。程晓羽接了电话说“马上就来。”拖着夏纱沫去试衣服。

        试了几套,不是不够美,而是要找一套适合两截然不同风格的歌的衣服比较难。晚礼服隆重过头,小礼裙又不够惊艳,休闲装太随意,都不是程晓羽要的感觉,虽然现在的夏纱沫已经是六宫粉黛无颜色了。但是他希望能完美无瑕的呈现这段表演,让她的出场从各个方面震撼到所有人。

        直到走到一家手工旗袍店,程晓羽喊了夏纱沫进去看看。然后他一眼就看中了穿在模特身上的珠光白,秀红黑龙纹,长下摆,下面半截是蕾丝绣着亮片和珍珠的高开叉旗袍。

        程晓羽喊来店员指着旗袍说“试一试。”

        穿着青花瓷旗袍的店员职业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这件是非卖品。”

        程晓羽道“凡是东西,它就有价,别说不卖,你摆这里就是叫人来买的,不对吗?”

        店员迟疑了下说“这是黄秀华大师的作品,价格上是非常贵的。”

        程晓羽笑了笑把手上提的JImmychoo鞋子的袋子摆到柜台上说“JImmychoo的水晶鞋,全国限量五双。别跟我提贵,不贵的我还不买。”

        店员立即道“您等等。”

        夏纱沫站在旁边有点局促不安问程晓羽“这得要多少钱啊?”

        程晓羽回头一笑说“管它多少钱,你穿完还我就是,当我借你的。”夏纱沫顿时无言以对。

        见那店员去打电话了,程晓羽也不管她,直接把旗袍从模特身上扒下来,递给夏纱沫叫她进试衣间去试。

        夏纱沫没有半分犹豫,接了旗袍就进去了。等夏纱沫出来,正在和程晓羽争辩的店员一起惊掉了下巴,这旗袍简直就是跟夏纱沫量身定做的,任何部位都严丝合缝一分不差,曲线窈窕,前面胸前镂空的一片,露出白皙的肌肤晃的人眼睛疼。美的直接把旁边选旗袍的几个老外直接炸呆了,从包里拿出相机非要和夏纱沫合影。

        程晓羽对店员说“您看我这穿也穿了,你不卖也得卖了。”

        店员也有点急道“先生,真不是我不卖,这个我真做不了主。我们老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您跟她聊好吗?”

        程晓羽急切的道“姐姐,我真的赶时间,我们表演快开始了。您行行好。多少钱,您一句话,立马刷卡。”

        店员也是无奈,赶紧又跟老板打电话。

        程晓羽也不能真抢了衣服跑,又在旗袍店跟夏纱沫选了狐狸皮的坎肩,选了双绛紫色的薄纱长手套,最后拿了一双白色长筒丝袜。这个时候老板才推开门走进来。

        程晓羽回头一看,店员迎上去的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窈窕妇人。穿着黑色的旗袍,外面还套着妮子大衣,头在脑后盘的高高的,还插着个翡翠钗子。

        程晓羽也赶忙走过去露出自认为有魅力的微笑,“姨,旗袍您就卖我吧,多少钱咱都认了。”

        那妇人瞧了眼程晓羽,看他一副暴户的嘴脸,也不带多看,道“不卖,多少钱都不卖,你赶紧出去。”

        程晓羽苦笑,追着妇人道“姨,帮个忙,我家姑娘就适合你这身旗袍,全sh都找不到这么漂亮的旗袍,也找不到这么适合的姑娘了。”

        妇人走进柜台道“你说你个学生,懂什么美不美的,这旗袍卖给你们是浪费,别耽误时间了,赶紧走。”

        程晓羽有点无奈,演出马上就开始了,还不走就来不及了。这个时候换上白色丝袜,套上手套,披上坎肩的绝世妖孽夏纱沫从试衣间走出来了。

        妇人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金丝眼镜,仔细瞧了瞧夏纱沫,又问程晓羽“你家姑娘?”

        程晓羽点点头充满期待的问“还成吗?”

        妇人仔仔细细上下打量着夏纱沫,又围着夏纱沫转了几圈,道“小姑娘,真俊啊,多大了?”

        夏纱沫红着脸道“17.。”

        程晓羽又走上去露出谄媚的笑容问“姨,怎么样?我能去买单了不”

        妇人对程晓羽没什么好脸色,却是微笑着对夏纱沫说“你这么俊的姑娘,和这胖子在一起不合适啊。”

        夏纱沫红着脸说“阿姨,我们是同学呢,您误会了,在说他人挺好的。”

        程晓羽也道“姨,您真是想多了,我们今天文艺汇演呢,还不走来不及了,我真只能抢了。”

        妇人转头对程晓羽笑了“不卖。”

        程晓羽哭丧着脸,叫夏纱沫进去赶紧换了衣服走人。

        妇人却拦住了夏纱沫说“不卖他,但是送你。等下你要留电话给我,有空了过来帮我拍几套照片,做下模特。”

        夏纱沫望了望程晓羽,程晓羽示意赶快答应,夏纱沫才点点头。

        夏纱沫留了电话,程晓羽把丝袜手套坎肩付了款,提上下午买的东西,拉着夏纱沫就朝外走,汇演离开场不过十几分钟了。

        幸好他们节目靠后。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