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二十七章 辛德瑞拉和她的许愿树

第二十七章 辛德瑞拉和她的许愿树

        走出商场的时候程晓羽又随意的买了件长款羽绒服给夏纱沫披上,在门口拦了辆的士就朝复旦大礼堂赶。ap;

        路上电话不知道接了多少,短信不知道回了多少。但其实程晓羽内心还算是笃定,毕竟他们节目还远着呢,只是这样属于严重的无组织纪律行为。

        等程晓羽和夏纱沫到了进后台的走廊,演出差不多都进行了一半,下一个节目就是苏虞兮的钢琴独奏《钟》。

        程晓羽和夏纱沫只差被班主任王伟拆了做标本,幸好纪昕老师坐在主席台那边,要不然又多一个让程晓羽散架的人。程晓羽跟纪老师了短信说到了,就和夏纱沫往后台里面走去。

        后台乱糟糟的,有还在补妆的,有站在角落背台词的,有小声吊嗓子的。有穿着欧洲贵族服饰的两个金外国人,那是格致私塾的唱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有穿的赵云京剧戏服的,那是他们学校的孙子豪唱《长坂坡》。各色人等在后台胡乱穿插,跟台前的平静真是冰火两重天。

        直到报幕的陈嘉俊大声念到“下面有请复旦附中高2(3)班的苏虞兮,表演节目,钢琴独奏《钟》。”忽然间整个后台都安静了,好多演员都朝后台两侧的幕布挤过去,哪里是后台唯一能看表演的地方。

        程晓羽乘机抽了两张凳子,找了一个化妆台,叫夏纱沫坐下,拿出纸袋里买的化妆品,一股脑的堆在小小的化妆台上。然后就听见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程晓羽能想象到苏虞兮站在钢琴边鞠躬致了谢,然后坐在沙凳上,抬起了冰肌玉骨的修长双手在黑白琴键上飞快跳跃的画面。

        这曲子程晓羽也很熟悉,他也曾练过。李斯特把帕格尼尼炫技性的《b小调第二号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回旋曲改编成《钟》时就十分确切的表明“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有能力演奏这样的练习曲……”因此《钟》也许是所有钢琴作品中最艰深、需要最高级的表演技才能支持的作品。

        程晓羽竖起耳朵,闭上了眼睛仔细的聆听苏虞兮的演奏。乐曲一开始,经过简练的前奏,很快在**音区出现了“钟的主题”钢琴高音区清脆悦耳的音色和泛音奏法形成短促有力的音响,组成了一连串生动逼真的小钟的鸣响。由于钢琴高音区的音色比小提琴更易于模仿钟声,因此钟声的效果更加明显。接下来的主题(1=b4/6)继续用钢琴高音区的音色特点,奏出了不同节奏的钟声。这两个主题交替变奏形成了高难度的辉煌华丽的段落。

        《钟》主要运用了变奏手法,由两个主题进行交替变奏构成。其高难度技术内容包括:单手极大音程断奏、远距离音程的敏捷跳跃、八度的快重复音、单手同时旋律和颤音、快的跑动音群等。苏虞兮在这些高难度的技巧表现里,毫无瑕疵。就拿单手极大音程断奏来说,高音区错一点都很明显,就像钟突然出了故障,而且跳跃的幅度远远过人手所能达到的极限。所以,光这一点不练相当的时间难以达到高准确性。而且李斯特要求要突出旋律声部音,也就是说,不仅要跳的很准,多一点少一点都是不允许的,最后还要把主旋律突出。个别地方还出现了带装饰音的大跳,真是难上加难!至少程晓羽就还不能完美的做到。

        苏虞兮琴技的高并不止体现在技巧的掌握,她让整个演奏都充满了画面感,开篇就通过空灵的八度让程晓羽透过风声听到远处隐约传来的钟声,那种魅惑的轻微声响预示着听者华美盛宴的开始;优美的旋律通过分解八度的根音徐缓的奏响,透明的冠音生动的描绘了各种大小不一的钟互相撞击出的“叮铛”声,在左手波音亲切的呼唤声中,让程晓羽似乎从演奏者精雕细刻的键盘弹奏中感受到了流水潺潺般美妙的瞬间幻象;摇摆的节奏、变换的织体、登峰造极的技巧将音乐表现得像充满了五颜六色的肥皂泡,光怪6离的头饰那样的五光十色,随着和声色彩性写法的对比,清脆的装饰音与轻巧的音型一唱一和,将节日热情的幽默气氛在无穷动中汇聚成热烈的旋转,精湛的弹奏法、准确的诗意表达、鲜明的舞蹈性使程晓羽的想象也上升到犹如疾风骤雨的**。

        四分多钟的演奏让程晓羽完全对这个曲子的印象生了改观。他原本以为李斯特当年改编这曲子就是为了装B,因为它所需要的高难度技巧实在是让人望而生畏。而听过苏虞兮演奏之后,他现了这曲子极限的优美,而这种美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表达出来。

        钢琴声停,外面又响起了如暴风骤雨般的掌声,这个时代懂得欣赏古典音乐的人远远比前世要多,弹得好坏自然大家心里还是有谱的。更何况由于先天条件的限制,出名的女钢琴家就少,像苏虞兮这样的真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单就《钟》这一曲的演奏勉强能算的上大师级别了,况且还是个长成的这般美丽的极品,怎么能不受追捧和欢迎?《艺术家》都曾邀请过苏虞兮为其做专访,但被苏虞兮婉拒了,她觉得自己的技艺并没有资格上这样的顶级杂志,却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并不只是钢琴。

        程晓羽暗暗叹了口气,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叫他不要表演钢琴独奏了。

        夏纱沫也看出了程晓羽有些灰心丧气问道“怎么了?”

        程晓羽苦笑着说“我原本以为,我和她的差距并没有多大,现在看来我低估了她,看高了自己。我都开始怀疑我适不适合弹钢琴了。”

        夏纱沫笑了笑说“你这样想是错的,每个人的天赋方向不一致,我觉得你的才能,苏虞兮肯定没有。所以她在这里,只能弹别人的乐曲。而我们不一样啊,因为你,我们才能做前无古人的表演。我甚至能够想像,你能用你的音乐开创一个时代。”

        程晓羽望着夏纱沫闪闪光的眼睛说“谢谢你的安慰,我感觉好过多了。等下我们就去告诉他们,世界上还有更炫酷的音符。”

        夏纱沫微微点头。

        这个时候,后台的一众演员们,都纷纷鼓起了掌,苏虞兮回到了后台。程晓羽回头一看,苏虞兮扎着个单马尾,穿着洁白的及膝纱裙,脚着泛着银光的漆皮高跟鞋,正在向鼓掌的演员们致谢。脸上连妆都没有,对她来说,这只是场普通的演奏而已。

        苏虞兮也看到了程晓羽,踌躇了一下走了过来,清淡如雪花般的声音飘了过来“准备的怎么样了?”

        程晓羽有点愣,完全没想到这个妹妹会一反常态的跟他说话,愣了片刻反问“你问我吗?”

        苏虞兮点点头,周围男生的呼吸声都急促了,苏虞兮居然问一个胖子话,这场面太美他们不敢看。

        程晓羽笑了笑说“还行,应该不会丢脸。”

        苏虞兮也没露出什么鼓励的微笑之类的,平淡的说了句“那你加油。”眉宇间的样子就是普通的客套,然后朝后台的出口走去。

        走的时候还驻足了一下,小声对程晓羽说了句“哦,对了,你别在得罪许沁柠了,她找你麻烦的话,你让着点,她也不会真把你怎么样。”

        程晓羽感觉这句话才是她整个对白的重点,多少有点他凶多吉少的意思,头上冒出了冷汗,然后点头。

        程晓羽回头又想我一大老爷们怕什么,一小姑娘又能把他怎么样?心下稍安,叫夏纱沫把脸靠过来,他帮夏纱沫化妆。

        夏纱沫也难得八卦的问了一句“你们认识?”

        程晓羽随意的“嗯”了一声,又解释道“她爸和我妈认识,所以我们认识。”

        夏纱沫也不在多问,因为程晓羽要她闭上眼睛,帮她化妆。

        目前这个时代的化妆习惯还偏向于浓妆艳抹,舞台装更是如此,很多女演员都扑了厚厚的粉,上了很重的眼妆和腮红。这在程晓羽眼里无比的土气。

        当年出去表演,程晓羽他们乐队的妆都是程晓羽画的,别说程晓羽非主流,他还真玩过一段时间的视觉系,只是视觉系被国内非主流玩坏了,才不得已放弃的。(日本视觉系的本源是华丽摇滚,很多人总会和重金属朋克弄混,这里是指造型容易弄混,音乐风格上朋克实际上就是噪音,而日本视觉系的音乐风格就无所不包了。实际上视觉系在造型上更接近哥特。这里千万不要代入国内村炮洗剪吹的形象,两者的距离就跟高圆圆和凤姐容貌上的距离相当,在说一句,玩视觉系没钱,没高的化妆功底是玩不转的)

        在这里程晓羽并不打算跟夏纱沫画个多夸张的妆容,而是画了眼泪妆,本来夏纱沫就长得够精致了,浓妆艳抹只能遮盖她的美,所以只要略施粉底,增加肌肤的光泽度。为了全眼的闪亮效果,整个眼皮涂上珠光眼影,虽然只是一种颜色,但是能够充分保留出眼泪效果,在用自然褐色眼影在眼皮中间稍稍涂抹给予阴影效果。最后将眼皮分成三等分在眼头1/3处适当给点泪眼效果处理即可。完成眼部这最重要的工作后,贴上假睫毛,画点淡淡的眼线,让眼部轮廓更深邃点,补上一点点腮红,整个化妆就差不多完成了,最后用眉夹修饰了眉形,脸部工作就大功告成。

        等程晓羽回头找梳子的时候,后面已经围了几个女生了。还有人问夏纱沫这是你请的专业化妆师吗?大有出钱立马请程晓羽重新化妆的架势。程晓羽听的是一头黑线。

        程晓羽借来了梳子和吹风,先跟夏纱沫吹了波浪形的刘海,用喷雾定性,在用绯色的头绳扎了个双马尾。是的,扎双马尾纯粹就是为了满足程晓羽自己一点小小的遐想,但幸好此时天资绝色的夏纱沫能够轻松演绎出普通美女很难驾驭的双马尾之美。

        程晓羽要夏纱沫脱了羽绒服站起来看看,身材修长的夏纱沫脱了羽绒服,露出流光溢彩般的珍珠白绸缎旗袍,周围的惊叹声立刻响成一片。夏纱沫赶紧又把羽绒服穿上,生怕围更多的人过来看。

        程晓羽摸着下巴想这样的夏纱沫估计能够威胁到苏虞兮的复旦女神的地位吧。开心的笑了笑,此时的夏纱沫就像他亲手完成的毫无瑕疵绝美艺术品,更让他有种与众不同的满足感。

        等周围的人散去,程晓羽才做完最后一件事情,在夏纱沫的眼睛下方贴上了泪珠状的钻石贴片,在仔细端详夏纱沫的脸,觉得完美无瑕了,拿出了JImmychoo的水晶鞋,对夏纱沫说“换上吧,辛德瑞拉,舞会要开始了,你将是最美的焦点。”

        夏纱沫接过鞋子,显然璀璨夺目的水晶鞋有点闪到了她的眼睛。她眯着眼睛,透过那些闪烁着的七彩光对程晓羽不容置疑的说“我不是王子的辛德瑞拉,我是summeR,夏纱沫。”

        程晓羽看着夏纱沫开心的笑了,轻轻的说了声“永远的夏天吗?”

        正在穿鞋的夏纱沫却没有听见这句呢喃。

        终于辛德瑞拉穿上了属于她的水晶鞋,舞会就要开场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