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二十八章 罪恶王冠,拔剑曲与黄浦江

第二十八章 罪恶王冠,拔剑曲与黄浦江

        (Bgm泽野弘之《拔剑神曲bios》和南拳妈妈《牡丹江》)

        陈浩然握着鼓槌的手粘满了汗水,马上就要轮到他们上台了,在这之前他不过在几十人的小酒吧表演过,而且在漆黑的酒吧,也很少有人能注意到坐在爵士鼓后面的他,他刚才拨开幕布看台上,偌大的舞台被聚光灯照的纤毫毕现,泛着油光的木地板甚至能反射强烈的光,台下黑压压的一片,连过道里都站满了人,看都看不到尽头。他放下幕布,看见没心没肺的程晓羽还在摆弄他的合成器,心情就奇迹般的安定下来,天塌下来先压死个高的,反正有人顶着,想到这里手心的汗也不在往外冒了。

        夏纱沫倒是不怎么紧张,手上还拿着歌词,回忆程晓羽告诉她的演唱难点,她不能出一点点的差错,在这样高难度的演唱里,一点点错误都会毁灭整个演出。她不能让程晓羽倾注了那么多心血的表演失败,她要所有人都被这样的音乐震撼。

        程晓羽正在和复旦大礼堂的音响负责人交流,合成器需要直接接线到音响上面,由于下午他没来最后的彩排和协调,只能临时和音响负责人沟通。当这个五十岁的大叔终于搞明白这玩意不是电子琴不能自己声的时候,程晓羽他们前面格致私塾的踢踏舞表演已经临近尾声。显然这个精彩的舞蹈又掀起了一阵**,当踢踏舞的演员谢了幕如潮水般的向后退时,就有几个学校组织的学生帮陈浩然把架子鼓朝舞台上抬。程晓羽的合成器也被搬了上去放在琴架上,只是线还没接好。夏纱沫脱了羽绒服朝麦克风走去。

        隔着厚重的幕布程晓羽听见了许沁柠悠扬的声音“看完了格致私塾精彩的踢踏舞表演,嘉俊你觉得怎么样?”

        “非常的好看,我刚才在台下都有上去跳两下的冲动。”

        “那现在我们四校联合元旦汇演也快接近尾声了,嘉俊你觉得最佳节目会花落谁家。?”

        “这次优秀的节目非常多啊,比如刚才格致的踢踏舞,比如上高的合唱《华夏颂》,还有沁柠你们学校的歌舞剧《猫》都相当的精彩,但我觉得能获得最佳节目的还是我们学校苏虞兮的钢琴独奏《钟》,台下的观众们你们说是不是?”陈嘉俊的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了潮水般的应答声“是。"字的喊声几乎要掀翻复旦大礼堂的屋顶。

        许沁柠惊讶的“哇。”了一声道“苏虞兮的支持者这么多啊!我也是苏虞兮的粉丝,希望她能获得一个好的支持率,那接下来这个节目也是你们学校的。”

        “是吗?能告诉我是什么节目吗?沁柠?”陈嘉俊假装好奇的问。

        许沁柠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礼堂“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名字:罪恶王冠,拔剑曲与黄浦江。”

        “下面有请复旦附中高三(2)班的,陈浩然、夏纱沫和程晓羽表演。”

        深红色大幕缓缓拉开。

        这个时候程晓羽才匆匆从台下往台上跑,礼堂的音响师不知道该怎么接线,程晓羽没办法,上了台又下去接线。

        程晓羽急匆匆的从后台上来朝台中央合成器走去的时候,根本没现穿着蓝色晚礼服的许沁柠正好在往后台走。然后悲剧生了,再一次他在复旦大礼堂的舞台上摔了个狗吃屎,一声巨响就是他精彩表演的开场,崭新的黑色西装印了不少灰尘的痕迹。

        台下又是笑声响起了一阵,喧闹声也大了起来。

        程晓羽回头看了看拌倒他的许沁柠,正在幕布后优雅的朝他竖起了中指,程晓羽苦笑一下,刚打算爬起来,夏纱沫就赶紧从话筒前走过来,扶他起来,顿时有修养的中学生们,掌声响的异常热烈。当然程晓羽知道大部分掌声应该都是给夏纱沫的。

        夏纱沫扶着程晓羽走到合成器旁小声问了句“没事吧?”

        程晓羽笑道“没事,我们要让他们感受不一样的世界。”

        夏纱沫点点头,迈着细碎的步伐朝麦克风走去,她从来没穿过高跟鞋,还有点不适应。这下台下炸锅了,开始所有人都注意出洋相的程晓羽身上去了,现在大家的目光全部集中在聚光灯下闪耀的夏纱沫身上,穿着高跟鞋的夏纱沫差不多一米八,流光溢彩的珍珠白旗袍上秀着细长的红黑色双龙抢珠,那两颗珠都是拇指大的珍珠在肩头闪烁,裙身上还有淡蓝的云纹,高开叉的缝隙里露出穿着白色丝袜的大长腿,镶嵌着亮片和小粒珍珠的蕾丝下摆放肆彰显着无比的雍容华贵,JImmychoo的水晶鞋在这个时候更是相得益彰璀璨夺目,而这一切都被夏纱沫绝美的脸遮盖了光芒。

        这个时代画着眼泪妆的夏纱沫简直就是核弹一样投放进了所有人心中。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双马尾配着这修长的身段精致的容颜只有两个字“无敌。”

        等夏纱沫就位,台下又是一阵掌声响起,四处都是交头接耳的声音问这个复旦附中的女生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复旦附中的学生更觉得莫名其秒,学校里从来没有一个似乎能和苏女神媲美的女孩啊,这夏纱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高三(2)班的学生则震惊了,这是夏纱沫吗??完全不像啊,这不可能是哪个羞怯而又不修边幅的夏纱沫啊。

        这个时刻夏纱沫用手轻轻握住了话筒架,像极了希腊神话里高举神圣权杖的女神雅典娜,那散的光芒没有人能够直视,也许是舞台的灯光打的台过耀眼,也许是夏纱沫的穿着太过耀眼,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不是一个简陋的高校元旦汇演的舞台,这是有着宏大场景的央视晚会。

        然后在圣光里,程晓羽举起了右手,陈浩然知道,这是叫他起节奏。

        先是密集清脆的镲声,紧接着程晓羽合成器录制的交响乐团般华丽的演奏声切进来,几声飘渺的吉他拨完,鼓的声音骤然加快加重,夏纱沫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就这样突兀的在云罩雾拢中拔鞘而出,然后整个世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挤满了人的礼堂只能感觉自己被攥紧的心脏,配合着夏纱沫的声音在跳动。

        诶~~~~~~~一个连续飙的高音长音节就这样轻易颠覆了整个世界。

        在接着清澈的如泣如诉的声音绷紧了所有人的神经。

        dieRuinenstadtistimmernonetbsp;      废弃之墟依旧美丽

        inetgeZeitaufdeineRünetbsp;      我一直在这守候你归来

        inderhandeinVergissmeinninetbsp;      紧握着那支勿忘我

        Itmightbejust1ikeabirdinthenetbsp;      这仿佛是笼中之鸟一般

        hocou1dIreachtoyourheart

        究竟如何才能触碰到你的内心

        Ineedyoutobestrongerthananyone

        我需要你变得比任何人都坚强

        Ire1easemysou1soyoufee1mysong

        我释放我的灵魂让你听见我的歌声

        RegentropfensindmeineTr?nen

        雨滴化作了我的泪水

        indistmeinatemundmeinerz?h1ung

        风带来了我的呼吸和故事

        ZeigeundB1?ttersindmeineh?nde

        枝叶化作了我的身躯

        dennmeink?rperistinurze1ngehü11t

        因为我的身体被冻结在根须之中

        enndieJahreszeitdesTauenskommt,

        每当冰雪消融的季节来临

        erdeinetLied

        我苏醒并歌唱

        dasVergissmeinninethast,isthier

        那支勿忘我,你所给我的那一支,就在这里

        erinnerstdudinetbsp;      你还记得吗?

        erinnerstdudinetort,dasdumirgegebenhast?

        你还记得你对我说的话还有哪些吗?

        erinnerstdudinetbsp;      你还记得吗?

        erinnerstdudinetdemdumir...?

        你还记得那一天的你是什么样的吗...?

        enndieJahreszeitdesVergissmeinnichtskommt,

        每到这个勿忘我盛开的季节

        singeinetLied

        我将再次歌唱

        enndieJahreszeitdesVergissmeinnichtskommt,

        每到这个勿忘我盛开的季节

        rufeinetbsp;      我将为你歌唱

        erinnerstdudinetbsp;      你还记得吗?

        erinnerstdudinetort,dasdumirgegebenhast?

        你还记得你对我说的话有哪些吗?

        erinnerstdudinetbsp;      你还记得吗?

        erinnerstdudinetdemdumir...?

        你还记得那一天的你是什么样的吗...?

        Itcou1dbetheho1eoftheprob1emnetgeyourbody

        这可能是问题的全部改变你的身体

        Ineedyoutobestrongerthananyone

        我需要你变得比任何人都坚强

        Ire1easemysou1soyoufee1mybreath

        我释放我的灵魂所以你感受到我的呼吸

        Fee1mymove

        感受我的感受

        RegentropfensindmeineTr?nen

        雨滴化作了我的泪水

        indistmeinatemundmeinerz?h1ung

        风带来了我的呼吸和故事

        ZeigeundB1?ttersindmeineh?nde

        枝叶化作了我的身躯

        dennmeink?rperistinurze1ngehü11t

        因为我的身体被冻结在根须之中

        enndieJahreszeitdesTauenskommt

        每当冰雪消融的季节来临

        erdeinetLied

        我苏醒并歌唱

        dasVergissmeinninethast,isthier

        那支勿忘我,你所给我的那一支,就在这里。

        整个演唱**迭起,一直在燃烧着所有人的灵魂,像一波接一波的浪潮把人从谷底抛了起来,越抛越高,你转头朝下看,那咆哮的浪花像没有尽头,带你朝望不到头黑暗狂坠,这种紧张不是对未知的害怕,而是想要战斗的刺激,想要征服这没有边际的世界涌起的喷薄而出的快()感。

        一曲完毕,所有的人都没能反应过来,还在随着音乐在幻想的世界突进狂飙,还能感受到暴风骤雨的大海上压抑的黑云,滔天的巨浪。然后阳光进来了,如清泉般的钢琴声缓缓的飘荡在疾风骤雨的大海上,风浪平息了,乌云四散,郁郁葱葱的6地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划着竹排的渔人,带你走进平缓的黄埔江。带你进入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渔庄。所有躁动的心都被温暖的甜美悄悄抚平,所有燃烧着的热血都随着细雨般的声音静静熄灭。

        弯成一弯的桥梁倒映在这湖面上

        你从那头瞧这看月光下一轮美满

        青石板的老街上你我走过的地方

        那段斑驳的砖墙如今到底啥模样

        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

        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谁在门外唱那黄埔江我聆听感伤你声音悠扬

        风铃摇晃清脆响江边的小村庄午睡般安祥

        谁在门外唱那黄埔江我脚步轻响走向你身旁

        思念的光透进窗银白色的温暖洒在儿时的床

        弯成一弯的桥梁倒映在这湖面上

        你从那头瞧这看月光下一轮美满

        青石板的老街上你我走过的地方

        那段斑驳的砖墙如今到底啥模样

        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

        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谁在门外唱那黄埔江我聆听感伤你声音悠扬

        风铃摇晃清脆响江边的小村庄午睡般安祥

        谁在门外唱那黄埔江我脚步轻响走向你身旁

        思念的光透进窗银白色的温暖洒在儿时的床

        谁在门外唱那黄埔江我聆听感伤你声音悠扬

        风铃摇晃清脆响江边的小村庄午睡般安祥

        谁在门外唱那黄埔江我脚步轻响走向你身旁

        思念的光透进窗银白色的温暖洒在儿时的床

        黄埔江弯了几个弯小鱼儿甭上船咱们不稀罕

        捞月亮张网补星光给爷爷下酒喝一碗家乡

        黄埔江弯了几个弯小虾米甭靠岸咱们没空装

        捞月亮张网补星光给姥姥熬汤喝一碗家乡

        当最后一个音符在礼堂里回荡直至熄灭的时候,程晓羽、夏纱沫和陈浩然走到舞台前面,鞠躬致谢。

        台下所有的人都站起来鼓掌,这是史诗般的演出,从来没有音乐有如此般魅惑人心的力量。

        这是奇迹般的演出,所有人都被这音乐带入了幻境般的世界感受到了一段奇妙的旅行。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