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三十六章 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第三十六章 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程晓羽耷拉着脑袋,闷声开车。.许沁柠正拿着他的手机在和苏虞兮通话。

        “兮兮,你当时是没看你哥那脸色,一脸苍白,一副被我捉奸在床的尴尬。真是笑死我了。”许沁柠一边笑得花枝乱颤一边打量着程晓羽。

        程晓羽摆出陈浩然的独门招牌脸谱,就没打算理一下许沁柠。又想听苏虞兮在说什么,悄悄调小了音乐音量。隐隐听见苏虞兮那边说道别这样什么的,也听的不太清,更不好意思完全关掉音乐,只能放弃。

        只有许沁柠肆无忌惮却又甜又糯的声音在法拉利里回荡,许沁柠在车里早脱了外套,粉色的毛衣里,是惊人的丰盈。程晓羽不经意间扫了一眼,便不敢再看第二眼,心道怎么现在的女孩子才十六七岁就这样勾人心魄,等在大一点那会是何等的美艳绝伦。

        有点恍惚之际,听见许沁柠说“兮兮,等下回去,我住你家啊!你哥先借我玩几天。”

        不知道苏虞兮说了什么,许沁柠又娇嗔道“哎呀,苏虞兮你别小气,放心啦不会跟你玩坏!”

        程晓羽有种被人出卖的不详预感,但又不好意思问许沁柠她们之间说了什么。而且他也觉得,就算他问,也只会惹来许沁柠的耻笑。

        许沁柠挂了电话,却没有把电话还给程晓羽的意思。

        程晓羽此刻心中的不满,对着娇艳的许沁柠也散了大半,却假装很生气的问道“你要吃什么?”

        许沁柠把座椅调的倾斜一点,慵懒的道“随便。”

        程晓羽就最怕女人说随便,当女人说“随便”的时候,她的意思是:我懒得去想,也想不出好的,虽然是让你看着办,但你一定要想出我满意的才行。

        程晓羽也不在问她,就想赶紧请这个大瘟神吃完了饭,送走,就算功德圆满的一件事情了。看见一家湖南菜馆,刚打算靠边就听见许沁柠道“这个不行,湖南菜太油,太辣。”

        程晓羽只得继续往前开,不远处一家潮汕打边炉,程晓羽问道“这家可以吗?”

        许沁柠抬头看了一眼道“这个太清淡了,海鲜吃的有点腻,换个吧”

        程晓羽心里腹诽了几句,只能开口问“本帮菜可以吗?”

        “随便啊!”许沁柠无所谓的道。

        程晓羽这下是打定主意不会理许沁柠了,开车直奔刘一手。到了地头,也不等许沁柠同意,先把车停好,就说到了。

        许沁柠犹豫了一下,下车看见火红的招牌刘一手,问道“这什么破地方啊?不是吃本帮菜吗!”

        程晓羽笑了笑说“火锅!你别告诉我你没吃过火锅啊?”

        许沁柠摇头“听说过,不是很辣吗?而且都是没钱的人吃的东西吧?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就带我吃这个?”她还有点不敢相信。

        程晓羽嘿嘿一笑说“没吃过火锅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既然没吃过,就来感受一下,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

        许沁柠提起她的香奈儿包说道“不好吃的话,可得换地方啊!别以为我好打!”

        程晓羽也不答话,朝店里面走。

        等走到店里,一桌一桌满满当当的客人,和一阵一阵的雾气腾腾似乎吓到许沁柠了,许沁柠从小到大,食堂都是去教师食堂开的小灶,吃饭都只去过高档会所、五星酒店,最不济也是一天一两桌的私房菜。像这样的场所对她而言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来。她没吃过路边摊,没吃过烤串,连棉花糖都只是见过。没人问过她想不想吃,只有人告诉她这些不该是她能吃的。

        程晓羽喊服务员带了位,许沁柠先把凳子和桌子用纸巾狠狠的擦了一遍,然后像好奇宝宝一样开始问这问那。酱料台是干什么的?火锅不该是炭火的吗?那锅是叫太极锅吗?

        程晓羽听的头都大了,等他们的鸳鸯锅端上来,又问白色的汤是可以喝的吗?

        程晓羽面无表情的点头,帮她乘了一碗。

        许沁柠喝了一口道“还真是挺好喝的。”然后夹起了一片西红柿开始吃。

        程晓羽调了两份酱回来,给了许沁柠一碗,也不管许沁柠,开始煮东西吃。

        许沁柠却有点犹豫,桌子上摆的菜,她一样都不认识,只能问程晓羽“这什么草?能吃吗?”

        “那是金针菇。”程晓羽头也不抬的大快朵颐。

        许沁柠夹起几根金针菇,连筷子带金针菇在锅里煮了几分钟问程晓羽“能吃了吗?”

        程晓羽点头,她才学程晓羽小心翼翼的把金针菇放进酱料碗涮了一涮,在用手接着夹到嘴里。然后整个人就疯癫了。惊喜的拍了程晓羽肩膀一巴掌,“这口感好复杂,辣,但是好爽啊!!!快,快还有什么能吃的?”

        程晓羽被许沁柠一惊一乍的搞的有点神经衰弱道“这桌子上,只要是盘子里的都能吃!”

        许沁柠夹起一片黄喉问“这是什么?”

        程晓羽道“黄喉。”

        “那黄喉是什么!”

        程晓羽哪里知道黄喉是什么,敷衍道“黄喉,是不满周岁的公牛喉结,跟熊掌一样珍贵。”

        许沁柠咽了口口水,将夹着黄喉的筷子伸进锅里煮。

        程晓羽见她这样吃不得吃到猴年马月,只能说“你丢进去煮就可以了,等下拿漏勺捞。”

        许沁柠摇头,坚持要自己煮熟,程晓羽只得替她下了不少菜进锅。

        然后许沁柠就进入了暴走模式,一边喊辣,一边喝可乐,一边用筷子捞吃的。

        看着许沁柠红肿的樱唇,程晓羽忍不住想笑,但又觉得这纯真样子的许沁柠,真是美的让他古井不波的心泛起阵阵涟漪。

        等两人吃的满头大汗,一桌子菜几乎所剩无几的时候,程晓羽买了单。走出店门,许沁柠还在直呼辣,但又叫程晓羽明天带她和苏虞兮来吃。

        程晓羽不置可否,站在车边说“那我们说好了的!接下来我送你回去,还是你自己打车回去!放心我会给你车钱!”

        许沁柠站到程晓羽面前,穿着帆布鞋都几乎和程晓羽一样高,双眼盯着程晓羽的眼睛,程晓羽看她的眼泪又要下来了,就开始害怕。

        许沁柠拉住程晓羽的手臂,一颗泪珠已经翻出了眼眶,心碎的呢喃道“皇上,要臣妾回去!臣妾做不到啊!!"

        程晓羽见许沁柠又演上了,也真是毫无办法。转念一想,你不爱演吗!哥哥今天就和你飙一回演技。

        程晓羽两手甩袖,跟许沁柠双手抱拳做鞠,低声下气的道“皇后娘娘,上回的事情,千错万错都是小的的错,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千万别生气,为了小的实在不值得,气坏了您的身子,伤在您身,可疼在我心呐!”

        “大胆奴才,既然知错,还不摆架回宫!”许沁柠角色转变之快,绝对是程晓羽所料未及的。

        程晓羽只得无奈的替许沁柠打开车门道“娘娘请上轿。”

        许沁柠也不在乎无数的人正在偷偷的看美艳不可方物的她,依旧饰演着皇后,手扶着奴才小羽子的胳膊,上了车。

        程晓羽上了车,一脸严肃的喊了一声“驾!”启动车子,踩几下油门,模仿马啸叫的声音。

        许沁柠就在也绷不住了,捂着肚子笑躺在椅子里,大声喊着“哎呀不行了,要笑死我了,小羽子,娘娘要笑吐了!你还不快扶着。”

        程晓羽原本就是冷面笑匠,依旧若无其事的道“娘娘,要想奴才扶你,得马停啊!这叫马走,我知道叫驾,可是叫马停,我不知道叫什么啊!!”

        许沁柠更是受不了,在座位上翻来覆去的笑,喘着气说“叫驴,叫驴!”

        程晓羽感叹一声,学着太监阴阳怪气的说“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哪!现在马儿都会拿乔,不给LV还不停了!”

        许沁柠呆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锤着座椅,“哈哈哈”的声音已经是不能抑止了,眼泪飙的满脸都是,嘴里连一句清楚的话都说不出来。

        程晓羽看着已经笑疯了的许沁柠也笑了,又装严肃道“爱妃,所笑何事?说出来给朕也听听!”

        许沁柠却是一边笑,一边伸手掐了程晓羽的胳膊说“不许占我便宜啊!我占你便宜可以,你占我便宜,no!”

        程晓羽只能忍着胳膊上传来的痛,低声下气的说“那皇后娘娘,您这是要去哪里,总得说啊!”

        许沁柠用纸巾擦着眼泪,想了想道“你先陪我买个手机去。”

        程晓羽想刚好自己要买个Iphone,就开了导航去迪信通。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