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四十二章 哲学、诗歌与爱情(2)

第四十二章 哲学、诗歌与爱情(2)

        程晓羽先是愕然,然后记起那次与苏虞兮的哲学对话,他忘记了强大的苏虞兮是个哲学少女。ap

        如果说诗歌最大的敌人是什么?当然不是政治,政治凌驾于诗歌之上。本质上来说哲学才是诗歌最大的敌人。(斯坦里?里森指出:“在《理想国》卷十,苏格拉底提及长期存在哲学与诗的争纷问题。”“从政治观点来看,哲学与诗同为城邦工具的一部分,并不高于诗。”“哲学之所以比诗优越,就在于它可以用智能来解释所理解的东西。然而,诗在寻常的诗性智能方面确实优于哲学。”斯坦里?罗森著,张辉译《诗与哲学之争》。当然诗歌与哲学的争论这里我们不在多做论述,这实在是个无比复杂的事情。)

        所以当程晓羽这个本校最杰出的诗人拿着诗歌来回答苏虞兮这个本校最牛B的哲学家问题的时候,无疑于华夏厨师指着中华料理回答法国大厨,世界上什么菜是最好吃的一样。

        更可怕的是哲学家的爱情观,说出来都是一部血泪史。

        程晓羽记得读大学时有位老师曾讲过这么一个故事:她有一位大师姐是某大学的哲学教授,人长得非常漂亮,有车有房,家底也比较不错,可是不结婚。很多人都为她惋惜无比,可她自己却从来不当一回事。这位老师说真正搞哲学的人有点“癫狂”状,和常人有明显区别。有位老乡是某大学的哲学教授,名气很大,是当今学界“北李南赵”中的人物之一。他前些年去世了,活了七十四岁,终生未娶。

        我们熟悉的还有叔本华、康德等等也是孤老终身。这类现象在程晓羽看来是可以理解的,早已见怪不怪了。哲学家不结婚孤老终生到底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哲学家到底有没有爱情?在程晓羽看来这确实是值得探讨的问题,甚至可以拿来做论文的命题。

        哲学界的大宗师苏格拉底找了一个“泼妇”做夫人,用他自己的话讲是为了锻炼和考验自己的承受能力极其包容能力。史书记载苏格拉底‘生的很丑死得很美’,此外并没有更多相关他长相的描述,看来他长得也许比较抽象。对于他的爱情、婚姻也是草草带过。他本人是述而不作的,全靠他的两位弟子让他名流千古。他为什么会选“泼妇”为妻?真的诚如他所说考验自己,还是只是借口?

        苏格拉底是因为生得太丑只能找泼妇,那么康德就完全不一样了。据说康德是长得比较英俊的,德国《世界报》的一篇文章介绍说,科尼斯堡的年轻女士们的眼光一直追逐着穿着雅致、幽默风趣的康德,但康德对女性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据说康德当年一直暗恋着中年丧偶的凯塞林克伯爵夫人,而这位端庄美丽的贵族夫人对康德也存有爱慕之心。但因等级制度,两人始终没走到一起,在伯爵夫人改嫁另一贵族后,康德再也没有与任何女性有过接触。这不能不让人想起金岳霖和林薇英的故事。康德在哲学和思想领域是个传奇巨人,但在其生活和爱情方面没有任何传奇可言,诚如海涅说他“既无生活,也无经历”。

        哲学家们对智慧的爱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这种爱胜过了他爱的所有人,甚至可以为知识、为智慧“殉道”。在很多哲学名著的序言里会看到这样的句子,‘他将他必胜的精力运用于某某领域’,‘他将毕生奉献给了某某学科’。这不是客套,更不是恭维,至少在哲学世界里是这样的,有许多这样的“殉道者”。

        哲学史是一部战争史,哲学界永远是厮杀的战场,唇枪舌剑,后来人总是踩在前人的累累白骨上:理论体系、学说一次次被推倒又一次次被建立,永无止尽。每一个哲学家都是勇士,又都是烈士。他们是在推翻别人学说的基础上建立自己学说体系的,一场恶战总免不了;而他建立的学说体系也无可避免的会遭到别人的攻击,迟早总是要倒的,于是成了烈士。

        看着苏虞兮无比认真的脸庞,程晓羽这才知道,这个学校最可怕的中二病患者不是别人,正是他那一点都不可爱的妹妹。

        程晓羽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他已经换了一副好看的pRada黑色方框眼镜,然而架在他的胖脸上增加不了什么书卷气。或许换个人这样质问程晓羽,他会一笑置之。但是面对这个傲娇的妹妹他却不想认输。

        程晓羽想了下说道“你的意思是叫我用理性的哲学去思考感性的爱情?像尼采说的那样告诉你,女人是“多么危险的、鬼鬼祟祟的、潜行的小小食肉动物”。爱情的基础是“两性之间不共戴天的仇恨”、是“一对灵魂的贫乏”;结婚是“终结了短促的疯狂,代之以漫长的愚蠢”。瞧,做为一个哲学家,我必须摆脱职业、女人、孩子、祖国和信仰而获得自由?对那些伟大的哲学家来说,爱情就是最好的优生学。因为爱情是大自然的骗术,所以,婚姻就是对爱情的消灭,并必将导致幻灭。只有哲学家才能获得婚姻上的幸福,可是哲学家从不结婚。”说道最后,程晓羽还朝苏虞兮露出了“瞧,这就是个冷笑话!”这样的表情。

        苏虞兮根本不理程晓羽自以为是的幽默,冷声道“爱情的实质不是互相爱慕,而是互相占有。性是人的动物本能,后来通过文化的包裹,有了爱的外壳,再后来社会制度化,便有了婚姻。所以,请别把爱情描写的那么美好,那么伟大,那么可遇而不可求,爱就是**,意识中的一般性#欲表现,若不是针对着某一定的异性,那他只是为本身着想而已,离开现象来看,不过是求生的**(性#欲的本能)。但若是性#欲的意识,向着某特定的个人,则是”传宗接代”的生存意志。(后一段话是叔本华的观点)”

        程晓羽快的答道“我从来没有把性与爱剥离开来看,在《性学三论》结尾,弗洛伊德将人类的爱情分为三种层次,简单地说,第一层次是完全由性冲动产生的对异性的**,第二类是基于性吸引,外加相互精神层面欣赏喜爱的异性间一一对应的情感,第三类就是完全脱离**,柏拉图那种精神恋爱的思想情感。当然弗洛伊德提倡的是第二种,基于性吸引前提上的,加之精神世界互相沟通欣赏,并且希望长时间共同生活的异性之间情感。而现代的价值观让我们鄙视第一种,向往第二种,歌颂第三种。或许美好灿烂的感情不能够永恒,但那不是你否定它存在的理由。不论爱情缘何而起,爱情是没有逻辑的,模模糊糊的,有些时候甚至是无理而妙的。你如若用是有逻辑,是清楚的,是有假设的哲学来解释,是否太过幼稚?再说了,你说我未曾恋爱过,那么你恋爱过?在你看来丑陋的**(性)你经历过?”

        对于程晓羽的讥讽苏虞兮则反唇相讥道“我没有时间体验那种原始的动物本能,那是你们男人的爱好。你们恋爱的主要目的,不是爱的交流,而是占有一**的享乐。所以,纵是却有纯洁的爱,若缺乏肉欲的享乐,前者也无法给予弥补或慰藉。反之,对某一异性怀着强烈喜爱的人,若得不到爱情的交流,也能以占有**的享乐而自甘。这可由所有的前置结婚获得证明,也可以由金钱或物质买来的爱情,甚至是强行生关系,恭为左证。恋爱当事者的意识中,即使还没有“产生特定的子女”这回事,但实则它也是全体恋爱的真正目的,达到此目的的方法,不过是陪衬的事情而已。而那些从一而终的爱不过是习惯而已,他们习惯了这个社会灌输给他们的道德观,他们习惯了背负这个社会强加给他们的责任,他们只是循规蹈矩而不是因为爱。”

        “你在说你爸妈。”程晓羽沉默了片刻,又轻轻说道“你觉得你不是爱的结晶,而是性的惩罚。”

        苏虞兮脸色有点苍白,眼神里的倔强让人怜惜。聪明的哲学家往往喜欢钻牛角尖,他们偏执的以圣徒精神自律。然而当他们以自己的精神层次去理解世人的话,会现这个世界满是罪恶。

        苏虞兮指尖捻着裙子的边缘,白皙的手上有一条条清晰的经络浮现,她扭头道“看来爱情并是一个具有探究价值的哲学命题。”接着转身就走。

        程晓羽看着那孤单的背影不知为何有点心疼,他不清楚他身处的这个表面无比和睦的家庭生过什么。对于这样智商已经完全碾压普通人的苏虞兮也无从劝慰。做为一个穿越者,他也有种深切的类似苏虞兮一样的孤单感。苏虞兮的孤独是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一匹千里马却被圈养在羊群。

        见苏虞兮渐渐走远,程晓羽大声的喊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这才是我们学习哲学的意义!”

        听见程晓羽这句话,苏虞兮稍微停了停,却没有回头。

        冬天的阳光像透明而寒冷的冰棱,刺入漫无边际的雾霭之中,缓缓的吸允它的躯体。程晓羽看着那美好的背影,荡漾的马尾消失在视界的边际,才撕下那篇《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一个哲学家和一个诗人站在一起,却在讨论爱情。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