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四十四章 在盛夏光年里被催眠(1)

第四十四章 在盛夏光年里被催眠(1)

        因为不是周末,八点的时候酒吧里的人都还不是很多,暖场据说是复旦大四学生的一个男歌手用键盘自弹自唱。®.  ®  ®因为灯火森林实在算不上多顶级的酒吧,吸引的大部分是学生,和刚步入社会不久的白领,消费也不算多高,自然也请不起牛B的乐队和歌手。

        而这种酒吧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口味,歌手和乐队往往都是选择唱一些流行度比较高的歌曲,说的没错,就是口水歌。就算是稍微偏向摇滚的灯火森林为了赚钱也不能置身事外,死亡?重金属?那不可能,流行摇滚和民谣才能在酒吧生存。什么歌火,唱什么,如果你固执的坚持理想,那么请你找下一份工作吧。

        在金钱面前每一个乐手都是孤独的。

        而这个男歌手就在卖力的唱一些当下流行的苦情歌。

        程晓羽他们占了一个偏僻的台子听歌,陈哥送了果盘、饮料和一些小吃,一群高中生没人会喝酒。

        男歌手一曲唱完四周掌声都没几下,程晓羽倒是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当然他不是觉得唱的有多好,在他看来这样过时的演唱技巧和编曲,简直就是表演的车祸现场。但他也不能用自己越时代的水准来要求别人不是?起码别人还是认真的在演唱,这样就应该获得一点尊敬。

        等夏纱沫来,程晓羽便拉着夏纱沫去后台化妆,属于清吧类的灯火森林在复旦酒吧街也不算个小酒吧,整个一楼加二楼大概有个七百平方,卡座、散座也能坐个三十几桌客人。容纳个百来人还是很轻松的事情。

        因为是酒吧演出,程晓羽给夏纱沫画了个暗黑系的烟熏妆,因为暗黑系烟熏妆的炫酷能与夏纱沫的短和唱歌时的高冷气质完美结合,打造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等程晓羽跟夏纱沫画完妆,在拿起定型喷雾跟夏纱沫做型,夏纱沫的短并不是跟许沁柠的短一样,准确的说应该是中长,而许沁柠的短属于已经快跟男孩子的中长差不多了。程晓羽将夏纱沫的刘海三七分开,将少的那边挂在耳后,喷雾定型以后,在顶撒点蓬松粉弄的稍微蓬松凌乱点整个也就差不多了。

        叫夏纱沫站起来以后,把她校服里的白色衬衣从裙子里扯出来,给她系上一条黑色的窄版领带,在叫她把裙子向上提,弄短一些,最后拿了双黑色顶端还有两条白色条纹的足球袜,叫夏纱沫换上。夏纱沫来的时候裙子里面还穿了牛仔裤,程晓羽就退了出去,等夏纱沫换上袜子。

        程晓羽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便敲了敲门,跟夏纱沫说先去酒吧的大厅,在表演台哪里等她。

        夏纱沫应了声好,程晓羽就转身去大厅了。

        等到了大厅里,现一楼的座位基本都已经满了,看来外面夏纱沫的照片还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眼看马上就到了上台表演的时间,程晓羽三人不怎么紧张,反而王鸥是最紧张,看着后台的出口反复的念叨“夏纱沫怎么还没出来。”

        陈景隆和一桌熟客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坐在一起喝酒,其实他心里也是有点忐忑。因为程晓羽他们全是唱的原创,这对陈景隆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冒险。做为一个音乐从业者他觉得程晓羽他们的表演非常棒,但做为一个酒吧老板,他实在不知道普通观众对这种当下并不流行的音乐形式接受度如何。说实话,不是因为夏纱沫变装后非常漂亮,陈景隆也不太敢让程晓羽他们在酒吧演出。大部分的人对美女的容忍度都比较高,就算歌不见得欣赏的来,漂亮的姑娘总归是都能欣赏的。

        等夏纱沫的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后台门口时,程晓羽他们就先上台检查设备去了。

        夏纱沫还没迈上表演台,酒吧里的掌声和口哨声就响成一片。

        黑色带两条白杠的足球袜配着白色低帮帆布鞋装饰了一双夺人眼球的美腿。红色格子短裙白色衬衣加深蓝色修身西装校服,显得活泼清纯,然后这身穿着和突兀的画着烟熏妆的美艳脸庞混合在一起,就变成了无可匹敌的魅惑,这是天使和恶魔的完美结合。

        夏纱沫上了台,轻吸一口气,抓住话筒架,回头看了眼程晓羽,示意已经准备好了。

        因为第一次在酒吧表演,所以第一歌,就必须抓住人的耳朵,所以程晓羽选择了节奏稍快的《催眠》,这歌是非常适合酒吧这种场合表演的。

        聚光灯全都打在夏纱沫身上的时候,陈浩然的架子鼓响了起来,电吉他进来,夏纱沫仿佛很随意的哼唱就在话筒里飘了起来,像一阵秋天散漫的风。

        夏纱沫在刚开始练习这歌的时候,也有点抓不住歌曲里那种无所谓的感情。程晓羽演示了几遍,教她在真声中混入比较大成份的假声,同时把声音在很靠近鼻腔的位置声,这样每逢到高一点需要用假声的进气,轻轻一带就可以直接进入鼻腔,放出一种易得,但音色质量还行的假声。这样的真假音混合技巧就是非式唱腔的要点。

        夏纱沫的第一句就惊艳了整个酒吧,这个时代的华夏还没有王非这种是像thenetberries主唱dLoRIes的咽音声唱腔。王菲属于典型轻女高音,尤其《催眠》这歌要唱出迷离和飘渺的感觉,夏纱沫在程晓羽的指导下,抓住了王菲演唱的特点,真假声转换和气声的运用。

        所以当夏纱沫第一句,第一口蛋糕的滋味,出口的时候,听惯了当下唱歌拖声油腻带颤音的流行歌曲,再一听这种干净圆润清澈的唱腔,简直就是三伏天吃冰淇淋,舒服到心里面去了。嘈杂的酒吧,一句过后就整个就安静了,所有人都停止了谈话,静静的聆听音乐。

        第一口蛋糕的滋味

        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太阳上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

        第二口蛋糕的滋味

        第二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大风吹大风吹爆米花好美

        从头到尾忘记了谁想起了谁

        从头到尾再数一回再数一回

        有没有荒废

        啦......

        第一次吻别人的嘴

        第一次生病了要喝药水

        太阳下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

        第二次吻别人的嘴

        第二次生病了需要喝药水

        大风吹大风吹爆米花好美

        从头到尾忘记了谁想起了谁

        从头到尾再数一回再数一回

        有没有荒废

        忽然天亮忽然天黑诸如此类

        远走高飞一二三岁四五六岁千秋万岁

        从头到尾忘记了谁想起了谁

        从头到尾再数一回再数一回

        有没有荒废

        啦……

        当结尾的啦啦响起的时候,所有人的都已经被征服了,这种跨越时空的唱腔,带给了所有人全新的体验,而且这种体验是无比的美妙和动听的。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直到夏纱沫开口轻轻的说了句“谢谢大家。”才渐渐平息。

        在另一个时空,王非凭借她这样的唱腔雄霸了华语乐团天后宝座十多年,直到张惠妹出来才算有个勉强能够一战的对手。

        其实单论唱功的话,王非肯定不是最强的,但是她个性太强,强到连音乐里都能透出来那种清冷孤傲。而她又是一个很聪明很会唱歌的歌手,体现在她的乐感相当好,乐感是一个很虚的东西,说白了就是知道怎么唱才好听,对音乐的旋律、风格的敏感度相当高,包括对音乐的感觉,对旋律的敏感度,以及对旋律变化的理解度。它是唱好歌的关键。

        比如说,有些人家里从来没有搞音乐的,但他一张嘴唱得就好听,这就是先天乐感好的,虽然说不出所以然,但张嘴唱出来,哪儿连,那儿顺,那儿断,那儿混,哪儿强,哪儿弱,都很合理,很入耳。像“冷战”这样难唱艰涩的歌,也只有王非会在现场拿出来唱,并唱得还算不错,这就是她的乐感起到了支持的作用,因为她对这种旋律已经有感觉了,像对一个交往心里有了底一样,唱起来就不乱。

        这样对唱歌基本功很强的乐感也非常不错的夏纱沫来说,模仿起来就非常容易,尤其还有程晓羽这个级作弊器在旁边指导。尤其是这个时空还没有非式唱腔,这样的演唱不引爆观众才叫奇怪。

        这一曲过后,陈景隆悬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去,坐在旁边的熟人,鼓掌连手都拍红了,不停的朝陈景隆打听这姑娘什么来路,当陈景隆说出还是高三学生的时候,这桌客人立刻掏了1oo块钱买了1o支玫瑰,叫吧生插到表演台左侧的花瓶里。

        这是华夏酒吧的规矩,也是给歌手的福利,只要有人花钱买玫瑰送给歌手,这些钱都归歌手得。所以一般唱的好不好,一般下场的时候看得了多少玫瑰就能够知道。当然长的漂亮的,也能获得不少,但最终,还是唱的好不好更重要。

        这还没唱下一歌,花瓶就已经被插满了,吧生只能把玫瑰抽出来清点完了计数,在把花送回吧台,要不然下歌唱完,花就会不够用,这在灯火森林还是第一次。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