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四十七章 麻烦上门了

第四十七章 麻烦上门了

        卫风是复旦大学大二化学系的学生,罪恶王冠第一天在灯火森林表演的那天是他的生日,他请了平时要好的几个同学去灯火森林喝几杯。当时他就坐在离表演台最近的那一桌。

        卫风属于典型的理科男,平时也不怎么爱好听流行音乐,觉得那太幼稚,打小跟着老爸听京剧,觉得这样才叫艺术。生日那天老爸给了活动经费,请了同学吃了顿晚饭,又想找个地方喝点酒,在酒吧街寻地的时候,同学看见了夏纱沫的海报,说这不就是元旦那天在大礼堂演出的哪个,狂拽炫酷叼炸天的复旦附中小学妹吗。

        卫风同学是他室友,也是复旦学生会的,所以元旦四校文艺汇演,他也混进去看了。回了寝室就开始跟室友安利有个乐团如何吊炸天,主唱妹子如何倾国倾城,只全神贯注的听歌,完全听傻了,都忘记拿手机录一下。为这事,他这室友还在网上到处找视频,也不是没找到,只是找的到的都是拍摄距离很远的,声音都很模糊,更别说图像了。

        后面又在华夏著名的三大音乐网站找了歌曲,他还记得名字,《拔剑曲》没找到,《黄浦江》倒是有不少,但没有一是他在元旦汇演是听到那。只能遗憾的作罢,但一直却念念不忘。

        今天却意外在酒吧街看到了海报,立即要求改换目标去灯火森林。原本他们准备去街口的且听风吟的,那家的驻唱是复旦文学系的系花柳花茗,平时也是唱一些校园民谣,在复旦和交大人气都很高,且听风吟也是酒吧街生意最好的。

        卫风在室友强烈的要求下进了灯火森林,前面的哪个男生驻唱很是让他失望,因此对室友所说的叼炸天的罪恶王冠也没报太大希望,高中生能牛B到哪里去?不过妹子照片还是很漂亮的,不知道真人怎么样。

        等九点钟,夏纱沫上台的时候,卫风就被强行提了把神。卫风文科不好,不知道怎么形容,就觉得夏纱沫握着话筒架配着烟熏妆的样子,就像个眉眼带煞、气质冷冽的绝世剑客。美的生人勿近,美的险峻孤高。卫风顿时觉得看见这样的美眉,就不虚此行,值一回票价了。

        等到夏纱沫开口,画风就突变了。如清泉流涧,风雪入林般的吟唱配着律动十足的鼓点和冷冽的吉他弦声,营造了一副天地间茫茫一片,寒冬的广袤森林里有一处缓缓流淌的温泉的美妙画卷。

        这让他迷失在那无限优美的声线里。

        当夏纱沫结尾的啦啦啦吟唱起来的时候,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爆了起来,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脑海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就这一句简单的啦啦啦惊飞了他的灵魂。

        从这里开始他踏上了漫长的“唯一”之路,将来罪恶王冠的粉丝们都叫“唯一”,意思是罪恶王冠是独一无二的,也是他们的唯一。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卫风现在还不知道罪恶王冠的这些歌会陪伴着他度过这许多的人生。

        听到第四《盛夏光年》的时候,卫风忍不住想起了自己高中的时光,他是他们那个县城唯一考上复旦大学的,他喜欢他们班的班长,高二时卫风成绩都很一般,当他知道班长想考复旦的时候,他就开始拼命学习,现在回忆起来,那是段多么疯狂的年少时光。他考上了,她却没有。

        卫风把几个室友的钱都借了过来,送了299支玫瑰给罪恶王冠。

        他依稀记得高中毕业以后,炙热的暑假,一个午后的黄昏,他抱着299朵玫瑰在班长家的楼下等待表白。西沉的太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好长,闷热的空气让他抱着花的手里浸满了汗水,那天他穿了爸爸的西裤和衬衣像个傻瓜看着班长和别人牵着手回家。虽然很傻,但是他没后悔过,他现在还喜欢她,没有改变过。

        回到寝室,卫风的室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今天在酒吧录的视频上传到了复旦贴吧,因为他们坐的很近,所以录制的质量还算不错。后面又被转帖了瞄扑论坛,当时人气最高的高校论坛。

        帖子的标题叫《史上最牛乐团,妹子不好看,音乐不好听,请艹哭我》。这个帖子创造了当时瞄扑点击记录,被各种道具置顶了一个月。后面沉下去也是因为有人上传了更多罪恶王冠的视频。

        灯火森林算是在酒吧一条街火了,一般情况下八点就没了位置,订座电话天天被打爆。很多人都是看了视频,专门来灯火森林听罪恶王冠唱歌的。

        酒吧生意火爆,陈景隆是笑得合不拢嘴,程晓羽他们到没什么感觉,还是一样的表演,当然他们又排了几新歌,全是程晓羽的作品。

        这天是个周末,虽说复旦和交大等大学都放假了,但依旧影响不了灯火森林的火爆。

        还没到八点,夏纱沫也还没到,程晓羽在地下室教王鸥弹吉他。

        突然他收到了唐雯倩的短信。

        “姐妹,我今天过来了哦。现在在路上。”

        程晓羽这才记得她和唐雯倩的赌约,想到这事情,他有点头疼,现在酒吧天天爆满,这个时候还不一定有位置。他只能回到“姐妹,你早说啊!现在还不知道有位置没有!”

        “晕,不是吧我可是带了个闺蜜过来的,你不是想赖账吧?”

        “靠,我程晓羽虽说是女儿心,可也是言出必行。再说了我跟你安排台子,你不就等于直接认输了吗?”

        “哦,你说的也是!没关系,台子我自己想办法。到了我给你短信。哈哈,有时间限制的哦,我到了短信给你,就开始计时,一个半小时之内必须送一朵玫瑰花给你认为是我的女孩,要是我没看见你送花,就算你输两个要求!”

        程晓羽苦笑一下,没想到这姑娘真来了,也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认真。现在酒吧天天人满为患,要辨别出一个不认识的人,几乎不可能。但他也真没说出去的话不认账的习惯,再说了对面也只是个女孩,要他耍赖也没那脸皮,而且他想这姑娘又不算认识,应该不会提什么特过份的要求。

        只能回“好的,那你自己找不到位置算你输。”

        唐雯倩回到“ok。”

        许沁柠却是在自家的劳斯莱斯上摩拳擦掌,苏虞兮也被她拖了出来,她现在去接真的唐雯倩和另一个叫李凌儿的闺蜜。

        等许沁柠接了唐雯倩和李凌儿到复旦酒吧街的时候。程晓羽他们的演出还有半个小时才开始。今天因为是周末,所以他们乐团会多唱两歌。八点半的灯火森林已经座无虚席了,程晓羽不知道唐雯倩凭什么找位置。心道,最好找不到位置,让她自动认输。

        许沁柠到了灯火森林,叫李凌儿进酒吧看看,李凌儿是唐雯倩的同学,和许沁柠关系也不错。而唐雯倩则和许沁柠带那么一点点亲戚关系,唐雯倩喊许沁柠,柠姐。她爸,是许佳诚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当然生意规模要小的多,可以说是靠着许家吃饭的。所以许沁柠有什么要求,唐雯倩都是从不拒绝的,当然许沁柠对唐雯倩也还算好,肯定不能和苏虞兮比,但唐雯倩那种不是伪装的乖巧性格很讨许沁柠喜欢,因此许沁柠和唐雯倩也是比较好的朋友。

        李凌儿在酒吧里转了一圈,出来说道“这破酒吧怎么生意这么好?”李凌儿却是个泼辣性子,老爹是不小的官,家底也厚,和神经质的许沁柠属于臭味相投的。

        许沁柠皱了眉头道“这块我也不熟,酒吧我没怎么去过,凌儿你酒吧去的多,有认识的朋友熟这里吗?”

        李凌儿双手插在黄色的羽绒服袋子里,下身穿个黑色牛仔裤,也是个半长不短的头,长得颇有英气,算不上很美,但很有点野性的韵味。李凌儿拿出,但我认识那帮小开,估计不会来这小酒吧。”

        许沁柠也不急,她今天穿的深蓝牛仔裤套马靴,上身穿的短装皮衣,带了顶棒球帽。怕程晓羽认出来,大晚上的还带着墨镜。

        这个点的酒吧街人流如织,苏虞兮、许沁柠、唐雯倩和李凌儿这样各具特色的美女站在路边,真是吸引了无数目光。

        尤其是苏虞兮,穿了件带皮草大帽子的军绿色长款修身棉服,里面穿了件黑色棉质刺绣亮片连衣裙,黑色毛线连裤袜配着马鞍棕的长筒靴,头上还带着黑色毛线帽子,长长的头散在两侧,就是没看见相貌,都让人觉得是美女了。经过这里的十个不论男女,有九个忍不住回头看,苏虞兮的美属于男女老幼通杀的美,完全符合所有人的审美观的没有争议的美。

        许沁柠抱着苏虞兮涎着脸道“小兮,要不你施展个美人计,进去骗个台子算了。”

        两张完美而风格迥异的脸靠在一起,更是引起一片波澜,许沁柠典型的模特九头身,175的个子,胸大腿长,女王范十足。许沁柠略矮,也有171,比例匀称,清纯冷峻,气场上也不逊于许沁柠,端的是一个女王,一个女神,难分轩轾。平时也算是美人的唐雯倩站在旁边,也就显得没那么出众了。

        苏虞兮也不理许沁柠冷着脸道“你硬扯我出来,就让我陪着你在街上吹冷风啊?早知道我还不如在家里练琴呢。”

        许沁柠嬉笑着说“哎呦,苏大小姐,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你那个哥哥在酒吧的表演吗?上次是谁跟我说,他的曲子让你吃惊的。”

        苏虞兮显然不吃许沁柠这套“那你带我进去看就是的,我们两个进去了,他会不起疑心?”

        许沁柠道“没事,你哥目标大,我们等下躲着他走。看戏就成。”

        “你说你成天围着我这个哥哥瞎折腾什么?不是说不计较了吗?”苏虞兮皱着眉头说。

        许沁柠嘿嘿笑了道“你这个哥哥挺有意思的,我就喜欢他这性格。怎么?你不是心疼了吧?苏虞兮!”

        苏虞兮抖开许沁柠抱这她的手说“我们苏家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这个时候李凌儿拉着唐雯倩的手靠过来道“还真巧,黄小七他们在这里呢!据说这个酒吧有个乐团在网上特出名。现在这酒吧是一位难求。我喊了黄小七出来接我们进去。”李凌儿元旦文艺汇演去都没去,和几个朋友去了上海最好的h吧,涅槃酒吧。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罪恶王冠这个乐团。

        许沁柠也不解释问道“哟,黄小七是黄东海家的那喜欢跟着苏虞兮屁股后面流鼻涕的小个子吗?”

        李凌儿哈哈笑了说“就是,柠姐,你还记得啊?别人现在可高可帅了,不是小学那砢碜样了。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把他欺负的都初中不敢和你读一个学校了。”

        “切,谁爱欺负他啊,要不是他和小兮同桌,画了三八线,还整天揪小兮的辫子,我才懒的理他这个小屁孩呢。”许沁柠眉毛一横不屑的道。

        李凌儿贼眉鼠眼的道“黄小七喜欢兮兮姐姐,又不是啥秘密,据说这学期还跑过几次复旦附中去偷看呢!不知道兮兮姐姐遇到过没。”

        苏虞兮还没答话,一个高高瘦瘦,面白如玉,颇为俊朗的男孩子就推门出来了。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