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五十三章 神之光

第五十三章 神之光

        灯火森林一片寂静,所有的客人都张大了嘴巴,像一群被网捞上岸的鱼,望着坐在聚光灯下满脸汗水的程晓羽。®.  ®  ®

        没有掌声。

        没有喝彩。

        没有鲜花。

        像一个静止了的时空,像一个被定格的镜头。只有聚光灯里有无数的灰尘在静静的旋转。

        手拿吉他的程晓羽犹如打开了地狱之门掌管音符的乌里耶尔(uRIeL).(乌里耶尔又称乌列是恐怖的愤怒天使之貌,和米迦勒、加百列及拉斐尔是站在上帝面前四大天使。乌列的意思是“神之光明”和“神之火焰”。据说乌列可能是大天使,也可能是智天使。配合其形象,是在伊甸园口持火焰之剑把守入口的智天使,他的“千里眼”不但能一眼看穿人的罪行,在『失乐园』中还识破了撒旦想要入侵伊甸园的阴谋。又是监看雷电、恐惧的天使。可是不知怎的,有些神秘主义宗派(可能是诺斯底教派)认为这位正义天使还掌管诗文及音乐。乌列的颜色是紫色,白色和静蓝。是星期一和星期三的天使,也是九月的天使。他是掌管金星的天使,因为金星代表了神的博爱(光芒)。)

        程晓羽从凳子上站起来,这一个轻飘飘的动作激活了这个凝滞的空间,散漫的灰尘被搅动的四处弥漫,在灯光的照耀下像伸开的羽翼。

        这个时候掌声如天崩地裂一样回荡起来,没有一个人还坐在座位上。

        程晓羽抱着吉他,朝所有人鞠了躬。然后不知道谁带头,台下的观众也向程晓羽鞠了躬。

        这是在向伟大音乐致敬。

        霎那间,程晓羽也不知道眼里是汗水还是泪水,这一刻他感受到音乐的伟大,和他的不孤单。这歌对他而言不仅仅是另一个时空无数孤独的夜晚,也是无数次和曾经的乐队一起弹奏的欢愉。

        观众从寂静到狂热也没有用太久时间转换,无数的玫瑰花从后面朝表演台丢了上来,整个灯火森林下起了玫瑰花雨。并不是后面的人不愿意到前面来插,是因为前面人实在太多了,根本挤不过。

        花雨还没停的时候,音响里又传来老板陈景隆的声音,陈景隆咳嗽了一声道“刚才卡8的客人,为酒吧的每一桌客人送一套价值16oo元的人头马xo。庆祝能聆听到这样伟大演奏。”陈景隆顿了一下道“我也替所有的客人感谢卡8客人的慷慨。接下来在酒吧的消费一律五折,请再次为我们的罪恶皇冠键盘手程晓羽鼓掌。”话还没有落音,就有吧生高举闪烁着灯光的托盘,开始给所有的座位送酒。

        掌声更是铺天盖地的奔涌而来,程晓羽也有点诧异有谁这么豪奢的表示支持他。

        平时无人问津的16oo一套的人头马xo,酒吧存货也没几瓶,陈景隆也是赶紧打电话叫人送的,幸好销酒的店铺就在不远的地方,没耽误什么时间。

        陈景隆还亲自去了卡8,那一桌都是一些年轻人,得知那些人都是认识程晓羽的。陈景隆替程晓羽到了谢,也说要告知程晓羽,叫他过来敬酒。

        但其中一个非常漂亮的短姑娘却叮嘱他不要带程晓羽过来,也叫陈景隆千万别提她们。陈景隆有些不解,但却笑着答应。对于这样的豪客,他没有理由拒绝任何要求。

        台下的杜星却是面色灰白,毫无疑问他输了,输的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

        柳花茗和秦义站在杜星身边却没有太多失望。都在安慰杜星。

        秦义拍着杜星的肩膀小声道“输给这样的天才,并不是难看,而是荣耀,没什么羞耻的。”

        柳花茗也收起了她对程晓羽的厌恶,聪明的柳花茗当然清楚,在绝对的实力下,只能选择臣服。而且这个时候她脑子里全是那些迷人的旋律,她想的更远,她想要程晓羽写的歌,这个念头一开始萌芽,就无法抑制,但当下肯定不是什么好时机。她也只能安慰杜星道“秦义说的对,我们应该为聆听到这样的音乐庆幸。”

        杜星却不这么想,他觉得秦义和柳花茗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输的又不是他们。而且他一向自诩为天才,然而今天才知道他离真正的天才有多远。他之所以选择吉他这种在华夏冷门的乐器,就是为了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然而这样的梦想还没有开始,就被程晓羽一脚踩的粉碎。

        他内心的痛苦不仅仅是因为输,更是程晓羽的演奏,那些无与伦比的技巧,让他看不到一丁点越的希望。

        杜星英俊的脸上全是铁青色的绝望,快步走到表演台,前面的音箱上搁着他叫的十瓶啤酒。杜星拿起一瓶,仰起头一瓶啤酒就朝嘴里灌去。

        秦义也赶忙上来,也拿起一瓶帮杜星开始喝。

        柳花茗犹豫了一下,也慢慢走了过去,拿起一瓶小口浅斟起来。

        傅惜月离他们远点,见状走过来,也想帮忙,却被杜星一把推开。

        柳花茗伸手拉住一脸难堪的傅惜月强笑一声轻轻道“这对他打击挺大的,你别怪他。”

        傅惜月其实对杜星也有好感,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和柳花茗出来。见杜星对她冷漠的表情,知道他把技不如人这样的情绪泄在了自己身上。傅惜月内心也没有责怪杜星,只后悔自己不该叫住程晓羽。傅惜月低下头对柳花茗道“我没怪他,今天是我多事了。”

        柳花茗仿佛完全不记得事情是因为她而起的,情绪还有点兴奋,悄声问道“哪胖.....哪个高三学生叫什么来着?吉他真是弹得好啊!”

        傅惜月则沉浸在懊恼和一些心碎里,也没管柳花茗的异常,下意识的回道“程晓羽。”

        柳花茗眼见十瓶啤酒,除了自己手上还有大半瓶外,其他的已经快被杜星和秦义喝完了,赶紧拍拍傅惜月的肩膀道“这事你别放在心上,你看什么时候有空,你把程晓羽叫出来,我跟他道歉。”

        傅惜月不疑有他低声回到“哦。”这时杜星和秦义已经喝完了酒,带着嘴角的泡沫,狼狈的朝酒吧门口走去。她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上。

        柳花茗将还有大半的酒毫不经意的搁在手边的音箱上面,对傅惜月道“那我先走了。”又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待杜星和秦义走的稍远,也跟了出去。

        酒吧里也没有什么起哄的嘲讽声音,杜星的表演也是很精彩,如果不是程晓羽太逆天,今天也很难有人胜过杜星。不少妹子还给萧索的杜星送上了掌声。

        程晓羽站在夏纱沫身边对这些人却没有什么情绪,对他来说这样的胜利只是索然无味。看见形只影单不知所措的傅惜月,程晓羽走上去笑着低声道“还想喝一杯吗?”

        傅惜月也没看程晓羽一眼,轻轻摇头,显然她没有说话的**。

        程晓羽只能收起笑容道“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那我先送你回去吧。”说着跟乐团一众人打了招呼,就送傅惜月朝外走。

        程晓羽带着傅惜月朝外走,酒吧里的客人就开始起哄,显然他们误解了程晓羽和傅惜月的关系。这次演奏,让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个牛B的胖子。

        程晓羽听着无数的起哄声,也只能朝这些善意的客人微笑。

        卡座里的许沁柠却是有些兴奋,程晓羽赢得太漂亮了,这让她开心的手舞足蹈,抱着苏虞兮亲了几下。虽然她也不知道她在开心什么。许沁柠拿出手机开始跟程晓羽短信。

        送给全场观众人头马xo的卡8,当然不是别人,就是苏虞兮和许沁柠那一桌。

        音乐刚结束的那会,许沁柠脸上全是红晕,拉住坐在沙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上程晓羽的黄小七道“赶紧买花去,还愣着干什么。”

        许沁柠身上可是分文没带就出门了,她还在惩戒期,兜里是一毛钱都没有。苏虞兮出门也不怎么带钱,一般也就带个几百块,她没有什么消费需求,很多衣服都还是杂志赞助的。

        黄小七还不知道程晓羽和苏虞兮的关系,“哦。”了一声喊来吧生拿出一千块钱道:“送1oo支玫瑰上去给那胖子。”

        吧生却没有接过钱,只是为难的说道“先生,实在抱歉没有玫瑰了。您想送也没法送。”

        黄小七瞧了眼许沁柠无奈道“这可没办法,不是我不支持那胖子啊。这想支持也支持不了啊!”

        许沁柠一巴掌拍到黄小七的后脑勺道“怎么说话的,什么那胖子,那胖子的!别人叫程晓羽,你得喊羽哥。”

        黄小七赶紧用推开许沁柠的手道“柠姐,你干嘛呢!这头可断,血可流,型不能乱啊!不就一个驻唱的吗,您至于嘱咐我叫他哥吗?”语气间有点责怪许沁柠有点多管闲事。要换个人拍他脑袋,估计他决计不会给他好果子吃,管他是男是女。

        苏虞兮转头望着有点不满的黄小七轻声道“台上那胖子,是我哥哥。”这是今天晚上,苏虞兮第一次跟黄小七说话。

        黄小七脸上的不满全变成了不能置信,看着苏虞兮绝美的容颜,在转头看看台下的程晓羽。结结巴巴的说“苏虞兮,真是你哥哥啊?”脸上的表情全是复杂的惊恐。

        苏虞兮点头。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承认程晓羽和她的关系。在许沁柠面前她都只是不否认,而没有亲口说过。

        黄小七看着苏虞兮的侧脸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觉得苏虞兮的美,是他一辈子都不能奢求的梦想。定了定神赶紧掏出钱包,一看现金也不是很多,抽出一张卡对吧生道“送五千支玫瑰上去,没有就去外面买。”

        吧生惊得目瞪口呆也不敢接卡,只能也结结巴巴的回道“这晚上怕没有地方买花了。”

        许沁柠又是一巴掌拍到黄小七的后脑勺上道“你傻啊!以为追姑娘呢。几支破花值什么钱?”又转头对心惊胆颤的吧生道“你们这酒吧最贵的酒是什么?”

        黄小七拿许沁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委屈的伸手拦住侧面,深怕许沁柠又打过来。

        吧生想也不想就回许沁柠道“人头马xo,16oo一套,送果盘,六支苏打水,还有两份小吃。”

        许沁柠抢过黄小七手上的信用卡递给吧生道“酒吧里每个人来一瓶。”

        穿着马甲衬衣的吧生感觉脑子都要炸了,在他眼前的整个世界都频临崩溃,勤工俭学的他从没有见过这么土豪法的啊。一脸木然的望着酒吧里还带着蛤蟆镜的许沁柠道“您等等,这个我做不了主。我叫我们老板来!”他觉得他八成是遇到神经病了。一个人一瓶人头马xo,这酒吧少说也有上百号人啊,这少说也要十几二十万啊。

        陈景隆听了吧生的吐槽赶紧走过来,这桌客人他还是有映像。因为这一桌美女特别多,还有两个极品。

        陈景隆微弓着身子听了黄小七按许沁柠的话说了一遍,想了想道“每人送一瓶没必要了,人头马xo没那么多存货,何况我们实在也没办法统计那些人送了那些人没送。要不就每桌送一套吧!”陈景隆还算是一个有良心的商人,没打算把这桌年轻人当冤大头宰。

        黄小七对几十万这样花出去,却一点也不心疼,苏虞兮的哥哥,那比他自己的哥哥还重要。只要这点钱能博苏虞兮一个笑容,对他来说就值得。虽然他还没到土豪的几十万这样花,毫无感觉的境界,毕竟他一个月最多也就花个十来万。

        黄小七看着替他着想的陈景隆,一点都不领情挥挥手不耐烦的道“就一人一套,别废话了。十几二十万的,支持羽哥,我还嫌不到位呢!”

        陈景隆这一见是程晓羽认识的,更觉得不能这样不负责任的乱来,只能耐心的解释这样做酒吧很难做到,苦口婆心的劝黄小七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计划。况且对陈景隆来说,每桌一套,他赚的就够多了。每人一套,他实在没那个脸皮去赚程晓羽朋友这个昧心钱。

        黄小七更为难,有钱花不出去,这对他也是头一回的事情,只能不知所措看着许沁柠。苏虞兮他没胆子看,只敢偷瞄。

        许沁柠虽然神经质,但也不是蛮横无理,懒得听陈景隆继续罗嗦,对陈景隆道“那行,就一桌一瓶,就说是力挺程晓羽的啊!”

        陈景隆微笑着答应,第一次陈景隆觉得赚钱也是件有负担的事情。陈景隆离开的时候又问要不要把程晓羽叫过来。

        许沁柠赶紧叮嘱陈景隆千万别叫程晓羽过来,也别提起他们。

        于是就有了开头,全酒吧送酒的那一幕。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