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的妹妹是偶像 > 第六十章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第六十章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苏家的四合院在清水井胡同,一路上周姨就开始跟程晓羽打预防针。 ap;   虽然今天这事情闹的也不算太大,也幸好对方是罪有应得,但程晓羽已经是第二次惹麻烦了。这对一向严于律己的苏长青来说,简直不能忍。

        程晓羽只能点头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定诚恳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不足。”

        周姨叹了口气道“千万别再惹事了,在惹事,周姨都不好帮你了。”

        程晓羽也只能默不作声的点头。他既不能推卸责任,也不能说要不是对方打苏虞兮的主意,他也不会想把事情闹大。的确这本来是件很容易解决的事情,在他的冲动下差点就闹的不可收拾。他自己也有点怀疑,是不是对方牵扯上了苏虞兮,才让他有些怒不可遏。我不是妹控,我不是妹控,我不是妹控,他在心里默念到。也更要告诫自己,以后不能再冲动。

        等程晓羽到了苏家进门就台阶高高的四合院子,程晓羽就被等在门口的苏长河叫去东厢房。

        古色古香的屋子,家里一水的古风红木家具,至于是那种红木程晓羽就无从分辨。现在他心里还有点忐忑,做为一个吊丝,厅级干部程晓羽都只在电视上瞧见过,周姨还打了预防针看来被批评教育是免不了了。

        苏长青就坐在书桌后面看材料,秘书吴凡还站在旁边。

        苏长青见苏长河带着程晓羽进了屋,就跟吴凡说“小吴,你今天就先回去吧。”

        吴凡弓腰道了声“好的,部长。”又给苏长青的杯子里添了水,拿起搁在一边的公文包跟苏长河打了招呼就退了出去。

        程晓羽悄悄抬了眼睛,看了下穿着灰色中山装的苏长青,在景泰蓝台灯后面的苏长青,典型国字脸,面相严肃,头有点稀疏的向后梳着。带着金边眼镜,嘴唇抿的很紧,平添了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苏长青将手上的钢笔拧上盖子,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两下,望着苏长河肃穆的说道“长河,你有私生子这事,老爷子都还不知道,都还没写进族谱,姓也没改,你就往老爷子这里领,有欠考虑。”

        “老爷子哪里,我会去说,今天的事,麻烦大哥您了。”苏长河皱了皱眉头回到,又对程晓羽道“你跟大伯说声谢谢,就先出去吃饭。”

        程晓羽已经被这压抑的气氛弄的有郁郁,刚想开口,苏长青抬头看了眼程晓羽说“你先别急,就算你爸认你,不代表你就是苏家的人。你十多年呆在美国,成绩不好,缺乏教养,我不怪你。但现在既然你选择了回国,老老实实做人,不惹是生非就很难做到?你有什么资格做纨绔子弟?你姓程,还不姓苏。”

        程晓羽听见苏长青语气毫无波澜的警告,内心却一点都不好受,他能替自己辩解吗?事实上他表现出来的不堪,就是真实的他,除了一点点音乐才华,确实他也是一无是处。他很想骄傲的甩胳膊就走,不进这个门,让他难受的是现在的他并没有这个资格。而且这样做只会让父亲和周姨更丢脸吧。

        苏长青看着白白胖胖的程晓羽,又看见他背着的包侧面网兜还插了本封面不堪入目的杂志,内心更加厌烦,觉得苏长河不该如此莽撞的就急着把人向家里带。私生子而已,倘若优秀也便罢了,如此草包,养在外面就是,没必要一定要给个苏家的名分给他。

        苏长河脸色也不好看,只能说“平时是我疏于管教了。大哥这事怪我。以后我会严加教导的。”

        苏长青叹了口气道“长河,老爷子心脏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自己就不讨老爷子喜欢,还要带个更气人的去见他?我看你让程晓羽先住酒店,过完年,我找个机会在跟老爷子说。这个事情先这样吧!家里也没跟他留饭,你自己出去给他安排。”

        苏长河脸色由青转白张口道“大哥,爸哪里我去交待。大过年的我不能把小羽一个人丢外面,我亏欠他已经太多了。”

        苏长青却是摇头冷声道“你亏欠他的多,你亏欠家里的就不多?家里都已经默认他的存在了,该给的一样都不少他,你何必带回来让别人看咱老苏家的笑话?倘若他自己争气也便罢,你看老苏家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纨绔。你现在去跟老爷子说,按老爷子那性格,说了你看他这辈子还能有机会上苏家族谱?进苏家这个门?”

        程晓羽心里五味杂陈,现做纨绔子弟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舒坦,他现在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暮气沉沉的四合院待下去。鼓起勇气说“爸,没事,我就在酒店过可以的。反正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苏长河或许也自觉没脸说话,转头就朝门外走,程晓羽跟苏长青鞠了躬道“大伯,不好意思,跟您添麻烦了。”

        苏长青坐在书桌后面,眼睛看着桌子上的材料,没有多看程晓羽一眼,也没有要理他的打算。

        程晓羽也没有多大的愤怒,本身他对这个家庭也没有多少归属感,也就转身出了屋子。只是他心里还是有愧疚,因为他知道最难堪的是他的父亲,是周姨,或许还有苏虞兮。

        程晓羽满怀心事的迈过门槛,第一次觉得自己必须要证明什么,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哪些关心他的人。他的人生已经失败了一次,不能够在失败第二次。

        苏长河在门口等他,也没有批评程晓羽,只是低声说道“走,咱父子两住酒店去。不住这里也好,你在门口等我,我跟你周姨说一声。”

        程晓羽内心有种莫名的情绪在涌动,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爸,我一个人住挺好的。”

        苏长河拍了拍程晓羽的肩膀道“期末成绩考的不错,你的诗我都拜读了。人生不止一条路,选择一条你喜欢的好好坚持走下去。我就不愧对你妈妈了。”

        程晓羽也不知道如何作答,只能默然点头。

        苏长河又叫程晓羽在门口等等,程晓羽这下也不能在拒绝一个父亲无言的关爱。

        等苏长河穿了件黑色的大衣出来,两人打了车就去了就近,好一点的酒店。一路上父子两却是同样的沉默,一句交流也无。幸好京城司机都能侃,到也不觉得气氛尴尬。程晓羽和司机交流也就用了三个词汇,哦,是吗?牛B啊!

        父子俩也没有什么促膝长谈的想法,各开了一间房,便睡了。程晓羽今天也的确遭了不少的罪,不光累,身上还疼。洗澡的时候看见背后几道红印子肿的老高,只能自己心疼自己。躺到床上睡下,在醒来就已经到了天亮。

        程晓羽一看手机已经差不多1o点多了,手机上还有未读短信,苏长河来的叫他今天自己先过一天。

        程晓羽当然不是玻璃心,更没有被抛弃的感觉,反而觉得有点如释重负,不用去面对那些不熟悉而又不那么亲切的人。

        起来洗脸刷牙收拾一下,程晓羽就打了电话给汪栋梁。汪栋梁并不是京城人,而是鄂省人,今年因为要留在公司值班,所以并没有回老家。程晓羽昨晚被教育了之后,做点什么的愿望更加迫切,所以就迫不及待的打了电话和汪栋梁见面。

        汪栋梁对程晓羽自然不敢怠慢,他又不知道程晓羽只不过是苏家边缘人物。加之今天上午去取车,派出所态度恭敬的告诉他车已经送去4s修了。修好了便会通知他,只等他去取,钱都不需要付。汪栋梁又旁敲侧击的打听了郑家人的下场,果然如程晓羽所说,这更让他觉得程晓羽家是手眼通天。

        程晓羽百无聊赖的在酒店附近的星巴克等汪栋梁,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放了假,平常堵得一塌糊涂的京城也处处畅通无阻。汪栋梁开着自己的大众来的也快。看见程晓羽坐在窗边,马上停好车就走了过来。老远就喊了声“羽少。起这么早。”

        程晓羽心事重重,也就没和汪栋梁客套的兜圈子,直接就说“今天约你来,主要是想问问,我想开设一个网站。该从哪里入手。”程晓羽前世,完全没有接触过网络公司,对这方面几乎一窍不通。这段时间也没有空做这方面的研究,只能单刀直入。

        汪栋梁只道**想弄个网站玩玩,笑道“这个容易,您在网上申请个域名和空间就可以开始架设您的网站了。您想做个什么内容的告诉我,我找我们网站的工程师就能帮你搞定。”

        程晓羽诧异道“难道开网站,不需要什么手续?不需要资质和相关部门批准?”

        汪栋梁自然不敢糊弄程晓羽,便仔细解释道“如果只是从事非盈利性的网站,那么投资较小,有5台左右的办公设备,有adsL,在网上申请域名及空间,然后上传上去,这个时候,你只要用你的身份证办个备案登记就可以。就像很多网站上的*备***号,就这样简单。但如果你要从事经营性的,如利用网络来做广告宣传,网络下载服务,做会员中心,做信息托管,做各种各样的增值服务的话,

        这个时候你就要以公司的名义来经营了,因为个人是不可以从事这样的互联网活动的。所注册的公司注册资金要1oo万元,而且要三名美工,程序员,网络管理方面的人员的毕业证,要办公室租赁合同,公司章程,验资报告等资料。还有你从事这个行业的方向的可行性报告及付费及服务标准,等等,这些都要写很清楚。先办工商登记,注册一家网络科技公司,

        注册资金1oo万元,再回当地的通信管理局办理这个经营许可证才行。”

        程晓羽这才现事情远远不如自己想的简单,沉吟一下问道“你们瞄扑现在价值多少钱?”

        汪栋梁心里咯噔一下,严肃了起来,暗道不愧是**,只搞大买卖,回到“具体的很难估算,但最少四五千万是要的。毕竟现在网站流量,用户活跃度还是挺高的。只是现在没有好的盈利模式,纯粹靠接广告,还是有点入不敷出。如果羽少,您想买的话,真不推荐您买,而且网站这东西真是个烧钱的玩意。别看表面光鲜,实际上人人都指望着大公司能看上,卖出个好价格就烧高香了。说真话,搞网站真不如搞游戏。”

        程晓羽想这汪栋梁还算诚实可靠,只是不知道秉性如此,还是在权势的威压下才这样,笑了笑说“我也没有那么多资金买瞄扑那么大一个网站。我只是问问,好心里有个底,实际上我看中的是校友录。”程晓羽也不想遮掩,直接把自己目标说了出来。

        汪栋梁有点讶异道“这个校友录是瘦狐网的,一直处于亏本运营的状态,由于数据越来越多,服务器维护费用也越来越高。但几乎没有收入,我听说瘦狐很想要把它关了。您买他着实没什么用,现在它对瘦狐来说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吃也不是丢也不是。倒不是不想丢,只是丢了负面影响太大。”

        程晓羽自然知道这类网站最后的结局,历史细节虽然各有不同,但大的方向却都是一致的。注定会消失的东西,还是会难以避免的走向没落,比如戏曲,虽然现在华夏无比的重视,但还是曲高和寡,受众人群在急剧缩小。比如如今的胶卷第一大生产商,华夏的海鸥,据说已经陷入了财务危机,如果还不壮士断腕关掉胶卷业务,倒闭的柯达就是它的将来。还比如诺基亚,程晓羽打算看着诺基亚的垮掉,来验证科技是否有惯性。他还知道瞄扑如果继续以论坛的形式走下去,也只是慢慢的从辉煌跌入谷底。想道这里,心里又是一阵不安,还有一个夕阳产业,那就是唱片业。唱片业在mp3和社交媒体育良好以后将迅的成为昨日黄花。程晓羽想到自己的富二代生活或许没有几年好过,不由得升起了一阵紧迫感。

        校友录对瘦狐来说或许是烫手的山芋,但对程晓羽来说却是巨大的财富,前世的扎克就是从哈佛校友录开始成长为庞然大物的。如果程晓羽能获得华夏校友录这个数据更多的宝库,在推出一款类似前世脸书、围脖一样的社交网站,可以预见他的未来有多么宽广。

        程晓羽主意已定,暗吸一口气对汪栋梁道“梁哥,你想办法帮我搞到校友录的相关资料,这个网站我非常有兴趣。”

  http://www.3zm.la/files/article/html/21/21454/108054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